神医嫡女 第353章 动我的人、钱、吃的,都该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梅香是被黄泉用绳子捆住双脚,拖着去凤府的。忘川留在同生轩照看姚氏,刚刚赶回府的清玉跟着凤羽珩一并往凤府那边走去。

梅香一路不停地哭喊,惊动了凤府所有的人。

安氏和想容最先听到消息,原本是要往同生轩那边去的,才走一半就看到凤羽珩一行带着腾腾杀气往这边而来,两人吓得脸都白了。

可凤羽珩却看都没看她们,匆匆而过,目标竟是凤瑾元所在的松园。

若按二十一世纪的纪元算法,她五月二十号生人,金牛座。有着典型的金牛座特质,是对爱和憎充满绝对意识的人。

动她的人不行!

动她的钱不行!

动她的好吃的也不行!

只要被她视为领域范围内的一切,哪怕只是一把椅子,也绝对不允许有人未经同意就坐上去!

茹嘉骂玄天冥,被她抽了个半死。如今竟然有人胆敢把手伸到她娘亲的身上,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虽说冤有头债有主,但动手下毒的梅香,死罪!一直以来都支持着三皇子玄天夜的凤家,人人都不能轻饶!

她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清玉和黄泉,黄泉手里拖拽着梅香。再后面,侧是安氏、想容,以及这一路好奇跟上来的凤家下人。

渐渐地,粉黛也来了,金珍、程氏姐妹、康颐,最后甚至连老太太都到了场。

凤瑾元此时就在松园的书房里坐着,可愣是没敢出屋,因为小厮正在跟他说:“二小姐找到了那梅香,叫人梆了脚,此刻正倒吊在松园门口呢。”

凤瑾元虽然还不知道梅香背后的人究竟是谁,可人已经被抓了,凤羽珩自然早就进行了拷问,如今却给倒吊在了松园门口,他不傻,甚至还挺聪明,竟是一下就想到了三皇子玄天夜。

可是凤瑾元却无论如何也猜不透,凤府上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丫头,怎么会和玄天夜扯上关系?

小厮问他:“老爷要不要出去看看?大夫人和老太太都已经到了。”

凤瑾元摆手,“叫松园的人不要轻举妄动,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到门口去看。”

那小厮应声而去,凤瑾元站起身,自己走到火盆前往里加了几块儿炭。他怎么觉得这么冷呢?

松园门口,梅香已经被吊好,那丫头本就一身狼狈,再加上之前被凤羽珩抽了几鞭子,双被黄泉这一路拖着过来,身上早就已经沾满了血迹。按说这么折腾早就昏过去了,可偏偏凤羽珩给她扎了一针,那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扎下去之后竟让梅香精神了许多,一点要昏死的迹象都没有了。

可越是清醒就越疼,越难受,倒吊着挂在一棵歪脖树上,全身的血脉都倒流着,拼了命的往头顶冲。她就觉得头快要炸开了,眼睛都是往外鼓着,偏偏绳子还在晃悠,面前好多倒着的人影,有想容,有安氏,还有老太太和姨娘小姐们。

梅香越来越害怕,她突然就意识到,落入二小姐的手里,简直比坠入地狱还要可怕。

此时,凤羽珩手执软鞭,正对着松园大门往里面看着。松园里头静悄悄的,仿若无人。可是凤家人都知道,凤瑾元就在里面。

老太太哆哆嗦嗦地问了句:“阿珩,这是要干什么?”

她回头,指了着梅香道:“祖母没看见么?抓到了人,送到这里来跟父亲讨个公道。”

老太太不解,“为何要跟你父亲讨公道?不过一个奴才,你大可以把她杀了。”凤瑾元明确地告诉过她这事儿不是他做的,也不是沉鱼做的,所以老太太心里有底。“阿珩,我知道你生气,可是冤有头债有主,这事儿跟你父亲没关系啊!”

“是啊!”凤羽珩扬声道:“如果跟父亲有关系,今日吊在这里的人就不该是梅香,而是他!”最后三个字几乎是喊出来的,凤羽珩已然气到极点,手中软鞭一挥,猛地朝着那梅香身上就抽了去。

啪!

一声鞭响,梅香身上又是一道子皮肉外翻。

老太太没成想她说打就打,吓得一哆嗦,连连后退。

梅香凄厉的叫声听着都让人心颤,可却并没有任何人同情她。一个丫头,居然敢对姚氏下那样的毒手,真是死不足昔。

凤羽珩连抽了三鞭,梅香身上的血已经顺着头发丝儿往地上滴了,只一会儿的工夫就流了一地。可偏偏她人还是清醒的,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血从身体里流出,那种感觉简直是比死亡还要恐怖。

康颐心里有了几番猜测,可还不是很确定,于是硬着头皮问了句:“阿珩,这丫头到底是受谁指使?”

凤羽珩扭头看她,目光带着无尽阴寒。

可她却没回答康颐的话,而是转过身又正对向松园,然后暗自运了内气,冲着松园里头扬声道:“父亲选的好人!凤家选的好路!凤瑾元你给我听着!三皇子玄天夜指使梅香害我母亲,这笔帐,可不是死一个丫头这样简单!”

老太太差点儿没被吓死,三皇子干的?三皇子的手居然伸得这么长?都能指使凤府里的丫头了?

康颐心中暗惊,可同时也暗怪玄天夜做事不利落,既然事情已经败露,为何不派人在外头就把这丫头给做了?居然还让凤羽珩把人又给找了回来,这不是自找麻烦么。

她看着凤羽珩那双血红血红的眼,心里就“咯噔”一下,有一种极其不好的感觉从心头冒了出来。她怎么觉着……三皇子要倒大霉了呢?

可是再想想,不能,凤羽珩虽然是跋扈了些,可她也就是在府里逞逞威风。皇上再宠着她,还能纵容到她可以惨害皇子?

不可能!

康颐甩甩头,自顾地安慰着自己。

此时,凤羽珩的鞭声又响,每抽一鞭子她都要朝着松园里喊上一句。

凤府众人就听到她一句一句地说——

“里头的人给我听好了——我抽死你个结党赢私的睁眼瞎!”

“我抽死你个助纣为虐的王八蛋!”

“毒害我母亲就该下十八层地狱!”

“松园的大门既然走不出活物来,我就用血给你洗洗!”

句句针对凤瑾元,句句都是大逆不道。可是没有人敢坑声,就连康颐都选择了闭嘴。

在她们看来,凤羽珩已经疯了,凤家支持三皇子虽然没有明说,但家里人也个个都清楚。如今三皇子意图谋害姚氏,还被人家给查了出来,那就只能怪他做事手脚不利索。而至于凤瑾元,既然选择了支持,那就是跟人家站在同一条站线上的,被骂几句也没有什么可委屈。

只是……老太太心里害怕呀!她怕凤羽珩抽梅香骂凤瑾元还不过瘾,万一把气再撒到她们身上可怎么办?

她哆哆嗦嗦地倚在赵嬷嬷身上,瞅着梅香流了一地的血,都快吓晕过去了。可凤瑾元就是躲在里面不出来,这番做法到是让凤家人都对他生出几许鄙视。

你都被你女儿骂成这样了还能沉得住气?这当爹的得是窝囊成什么样?

凤羽珩也实在是恶心原主这个爹了,这还是个男人么?老婆孩子都在外头站着呢,他就能如此龟缩?

她咬咬牙,运了内力,最后一鞭猛然挥下,直接甩上了梅香的脖子。然后,也不知她这小小的身体里到底是蕴含着多大的力气,居然在鞭子缠住梅香脖颈的一瞬往回一扯,生生地将梅香的头颅给拽了下来!

倒吊着的人突然没了头,那血就像火山喷发一样的喷了出来,冲向地面,溅到每一个人的身上。

老太太直接吓晕过去,粉黛和想容齐声惊叫,安氏和金珍腿软跌坐到地上,下人们有吓吐的,有吓晕的,有吓哭的,有吓跑的,还有吓尿的。

就连见惯了各种各样凶残杀戮的康颐都觉得胃里一阵翻涌,下意识地别过头去不敢再看。到是那程家姐妹更大胆些,盯着那尸体,心底更加确定了出宫之前姑姑与她们说的话:济安县主绝不能惹,你们在凤府能不能过得好,并不是仰仗左相凤瑾元,而是得靠凤羽珩。

梅香的血终于流完了,松园门前的一片空地已经全部成了血红色,园里头的下人虽说得了命令不可以轻举妄动,可见了这番景象也是吓得不轻,有人连滚带爬地去禀报凤瑾元,同时也听到凤羽珩在外头又扬声道:“我说过,动我母亲的人一旦查到,我一定拧下他的脑袋!梅香是把刀,本县主如今卷了它的刃,接下来,就该去会会那持刀的人了!”

她这话一出,康颐直接就一个哆嗦,难以置信地看着凤羽珩,这丫头难不成是要去找三皇子玄天夜?老天!她究竟是哪里来的胆子?她究竟有多大的本事敢去跟玄天夜抗衡?

康颐这边正惊讶着,就听凤羽珩又喊了一嗓子——“来人!”

那些原本守在同生轩的御林军却不知何时已经有一队人进了凤府,并集中到松园这边。一听凤羽珩喊来人,赶紧就上了前来。凤羽珩吩咐:“找副单架把尸体抬好。”说话间,声音突然高扬而起,冲着松园里面就道:“襄王殿下养在凤府的女人死了,咱们给送回襄王府去!”

这一嗓子终于把松园里头那个一直都不敢露面的左相大人给喊了出来,就听凤瑾元那带着极具惊恐和颤抖的声音传了来——“不能去!不能去啊!”神医嫡女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