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75章 她知道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女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虚天窟很大,凤羽珩算计着,她推着玄天冥在里面已经转了至少两个小时,可还没转过这虚天窟的三分之一。()
  
  山体上无数甬道,每条甬通都通往一个新的洞窟,她实在走不动,干脆停在一个台阶处坐了下来。
  
  玄天冥笑她:“也不知道是谁誓言坦坦地说要把这虚天窟都逛一遍,这才多一会儿工夫就受不了了。”
  
  她干脆也认了怂,“谁成想这里这么大啊!”一边说一边抹汗,“大冬天的,又是阴凉的山里,居然还走了一头的汗。这地方要是能一直留存到后世,都能申请世界遗产了。”
  
  “什么?”他又没听明白,这丫头说的话他总听不明白。
  
  凤羽珩随口解释道:“就是说这里很壮观,举世瞩目。”无意在这个话题上再做纠缠,凤羽珩伸手去扯玄天冥的袍角,“有个事情,关于炼钢的,你帮我拿个主意。”
  
  “你说。”他亦正色道。
  
  “还是关于技术保密的事。虽说可以划分流水线作业,每个环节我都亲自来盯。但我毕竟不是专业的匠人,有很多地方我不懂,所以,身边必须得有一个匠人全程跟着。也就是说,这一套炼钢术,说到底还是得传给一名手艺人,这样才能保证炼钢顺利进行。可是这样的人,上哪里找呢?”
  
  玄天冥也在合计着她的话,“这人不但手艺要好,还得对大顺绝对的忠心……你看我行吗?”
  
  “你?”凤羽珩震惊了,“你会打铁?”
  
  玄天冥点头,“少时曾痴迷过一阵子,皇宫里的铁匠师傅被我缠着教了我整整一年。一年之后,我自己制铁,自己打器,第一柄剑做成之后,那铁匠师傅居然去跟父皇请辞,理由是,一个皇子都比他打铁打得好,他实在没脸再在宫里混饭吃了。”
  
  凤羽珩抚额,“人家说得没错。当主子的什么都会,还要奴才干什么?你给人留条活路不行吗?”不过……“你会打铁,那就太好了!玄天冥,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用愁了!”
  
  玄天冥点头,很是得意地等着这丫头再夸他两句,心里琢磨着接下来要扔出去台词就是:珩珩放心,有为夫在,什么都不怕。
  
  可是他媳妇儿却没了下文,不但没了下文,人家甚至连瞅都没再瞅她,正低着头,手里拿了只她惯用的那种奇怪的笔,还有一个奇怪样式的本子在写写画画。
  
  玄天冥抽了抽嘴角:“你这些东西从哪儿拿出来的?”
  
  她理所当然地说:“袖子里。”
  
  他嘴角抽得更厉害。凤羽珩的袖子!哼!早晚有一天、就是她嫁给他的那一天,一定要把她的袖子好好的检查一遍。
  
  凤羽珩还在奋笔疾书,不一会儿的工夫就写了满满一大篇子,然后又在袖子里掏了掏,掏出另外几张纸来,而后扬音道:“班走!”
  
  黑影一闪,班走站到了二人面前。
  
  她将本子上写满的那一页扯了下来,再将另几张纸一齐递过去给他:“这些东西你亲自去采办,记住,所有东西一定要买好的。”说完还不忘嘱咐:“不是说贵的就是好的,你要看清楚质量。”
  
  班走看了看几张纸上写的东西,全部都是一些匠人用具,专业性还挺强,他想了想,跟她说:“最好能带个铁匠师傅一起去。”
  
  凤羽珩点头,“行,你到熔炉地去挑一个吧,总之,东西尽快买回来,一定要齐全。”
  
  “主子放心。”再想想,又道:“我再调两名暗卫在你身边。”
  
  “不用不用。”凤羽珩连连摆手,“我这些日子哪里都不去,就只在大营,时时刻刻都跟你们家殿下在一起。有几万将士在,你还怕什么。”
  
  班走一想也是这么回事,便不再多说什么,闪身走了。
  
  凤羽珩跟玄天冥说:“等班走把东西采办回来,我想,咱们俩个先试一次,从头开始,一步一步的都亲自来,看看经由你的手法,这炼钢的难易程度究竟如何。”
  
  玄天冥也是有些期待,摩拳擦掌地就准备再跟她问问炼钢到底需要怎么做,他好提前做些准备。可话还没等开口呢,就见一个将士匆匆地跑了过来,也来不及行礼,急声道:“将军,县主,快去看看吧,姚夫人的病又犯了!”
  
  两人匆匆而回,待到姚氏所在的营帐前时,就听到里面传来姚氏凄厉的大喊:“我受不了了!点心!给我点心!”
  
  她脚步顿住,心里狠狠地揪了一下。
  
  玄天冥拍拍她的手背,“快进去看看,别多想。”
  
  她也知道眼下不是多想的时候,推着轮椅就进了营帐里头。
  
  此时,忘川黄泉正合力将姚氏抱住,习武之人力气大,可即便是力气大,还是被发了疯的姚氏给折腾得满头大汗。而其它的丫头根本就近不了身,清兰就只能在边上干着急的抹眼泪,一点办法都没有。
  
  一见凤羽珩来了,众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忘川道:“小姐快来看看夫人,奴婢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她轻叹,其实她也没有办法,可这话却不能说。
  
  黄泉问:“夫人醒了好一阵子了,吃了点东西,要不就让夫人继续睡着?”她知道凤羽珩总会给姚氏打一种针,打了之后姚氏就会沉沉睡去,最少也能睡上几个时辰。
  
  凤羽珩没说什么,走上前,自袖子里将针盒拿了出来,又像平常一样将针剂推注进去,然后再把那盒子塞回袖口。
  
  谁也没心思去想她是怎么把那么大一只盒子塞到袖子里的,人们都在等,等姚氏再像从前一样昏睡。可是这一次也不怎的,针都打完快半柱香的工夫了,姚氏却还是十分精神,还在叫着闹着,但是明显的比之前的疯势要轻缓了许多。
  
  忘川不解,还以为姚氏的病情加重了,担忧地问:“现在不能让夫人睡了吗?”
  
  凤羽珩摇头,“不是针剂不管用,而是我给母亲打的根本就不是那种让她昏睡的针。”
  
  “啊?”黄泉小吃一惊,“可是如果不睡,夫人这样子能行吗?”她一边说一边上前去给姚氏擦汗,几次都险次被姚氏咬到了手。
  
  凤羽珩轻叹着摇头,“不行也得行,总昏睡不是办法,人的身体抗不住的。”她一咬牙命令二人:“把人塞到棉被里,再用绳子绑到床榻上!”
  
  两个丫头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凤羽珩。她无奈,只得再说一遍,却被黄泉抗议:“那怎么行?”
  
  “必须要这样。”这一次,凤羽珩的态度十分坚决。“我告诉你们,想要戒掉离魂散,这是最直接的办法。赶紧动手,刚刚的针只能缓解一小会儿,药劲儿过了之后你们就绑不上了。”
  
  “听小姐的吧。”忘川主动开口,“黄泉,去拿被子。”
  
  黄泉抱来棉被,把姚氏强行裹住,再用绳子将人固定在床榻上。姚氏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恐,可很快就被浑浊所替代,人还在拼命的挣扎,却无论如何也挣不开那些捆紧了的绳子。
  
  凤羽珩走到床榻边,就坐在那里,不停地跟她说话,从西北的生活,一直讲到她们回到凤府。说起凤家人情淡薄,说起凤瑾元真不是人,说皇上早就应允姚家子嗣可以科考,也说起凤子睿在萧州念书门门功课都是第一名。最后,她说:“阿珩想过了,待娘亲病好,就送您到萧州去,让子睿在您跟前,承欢膝下。”
  
  一提到子睿,姚氏的眼中明显的闪过一丝清晰的神彩。凤羽珩抓住这个机会,急声道:“娘亲,这个离魂散没有更好的办法解除,您必须得挺着,熬过了这一关,就全好了。娘亲,为了子睿,您可一定要好起来!”
  
  姚氏的反应越来越强烈,就听她拼着力从已经嘶哑的嗓子里挤出一出一句话来:“真的,可以去萧州陪子睿?”
  
  她点头,“真的,只要娘亲能挺过十次发病,阿珩保证您可以痊愈,即刻便命人在萧州那边买好宅子,送您过去。”
  
  这个信念就像强心剂一样注入姚氏的心里,她头脑不清楚,但却把“能陪着子睿”这句话突显出来。满脑子都是这一个念头,满心都想着去萧州陪子睿。原本挣扎不停的身子也停止了扭动——“好,为了子睿,为了我亲生的孩子,我一定要撑过去。”
  
  凤羽珩能看得出来,她是在硬撑着不让自己爆发,全身都在哆嗦,牙关紧咬,额上都崩了青筋。
  
  她不停地鼓励姚氏:“对,就是这样,娘亲做得很好。现在的一切苦难早晚有一天会结束,等你好了,咱们就去萧州!”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这一轮毒瘾总算是被强行压制下去。姚氏再受不了,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凤羽珩松了口气,嘱咐丫头们好生照看着,然后再不多留,推着玄天冥就出了营帐。直到呼吸到大山里的空气,这才觉得身心顺畅了些。
  
  玄天冥看出门道:“你心里不痛快。”
  
  “恩。”她也不瞒,点点头,承认了去。
  
  “因为夫人心里念着子睿那孩子?”他有些不解,“你的亲弟弟,这吃的是哪门子醋?”
  
  凤羽珩无奈苦笑,走到前面的小土包上坐了下来,这才道:“我不是吃醋,我也想子睿,如果可能,也希望他能陪在身边。那孩子生得可爱,除了凤家的人,谁不喜欢他呢。只是,娘亲的话让我突然认清了一个事实。”她抬起头,认真地看向玄天冥,突然说了句:“原来娘亲知道,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女儿……”
  
  ...神医嫡女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