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82章 媳妇儿你太豪迈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readx();某人为了行这不义之事,也是蛮拼的,坐着轮椅在墙角等了老半天,精心地算计着里头的人从躺下到入睡的时间,估摸着差不多了,这才在门口两名守卫鄙视的目光中特别不要脸地摸了进来。()

临关石门时还听到其中一名守卫嘟囔了句:“将军也是的,要进就大大方方的进呗,整的跟做贼似的干啥?”

另一名守卫告诉他:“明显是县主不想让他进来,不然就在那边歇下多好,何苦躲到这边来?”

“那咱们把将军放进去,县主醒来会不会生气啊?”

“如果不放,将军现在就会生气。行了行了,反正是他们两口子的事,咱们少管。”

玄天冥抽了抽嘴角,这俩小子还算上道儿。

凤羽珩进了空间时,是把这卧窟里的烛火都灭过的,玄天冥轻轻转动着轮椅往床榻边蹭,也看不清楚床榻上的人是怎么个姿势睡的,就伸手往边上一摸,空的。他想,人肯定是睡在了里面,正好,也省得他费事了。

一欠身,人从轮椅上挪到床榻上来,鞋袜脱掉,外袍脱掉,想了想,把上衣也给脱了。

还得是跟媳妇儿一起睡觉踏实啊!他抱着这样的想法往枕头上躺去,手臂往里头一伸,就准备把死丫头捞过来搂在怀里。谁成想,却扑了个空。

恩?

玄天冥纳了闷,再伸手往里划拉划拉,还是没人。

他大惊,腾地一下坐起来,从脱下来的外袍里摸出火石,打开之后冲着卧窟墙壁的几个上弹了几下,窟内瞬间通明。

再转回头往榻里看去,哪里有凤羽珩的影子?

“外头的人,进来!”猛地一声大吼,他一边穿衣服一边坐回轮椅上,待守卫推开石门进来后马上就发问:“县主呢?”

两名守卫看了看窟里,也是一愣,“不对啊,属下明明看见县主进来的,而且进来之后就再也没出去过。”

玄天冥指了指床榻,再指了指四周,“人呢?”

那两人吓坏了,凤羽珩确实没在卧窟里,难不成是失踪?不可能啊!这卧窟就有一道石门,还有个小的通风口,可是那通风口太小,连三岁小孩都爬不过去,更别提是大人。

于是这二人一口咬定:“县主一定还在卧窟内,绝对不可能出去!”

其中一人又道:“要不将军您再仔细找找?没准儿是县主跟您闹着玩儿呢!”他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这窟里放着的几只箱子和几个大柜子,意思很明显,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能在外头蹲点儿守候,就不行人家也躲起来拆你的台?

玄天冥到没这么想,不过这人的话到是给他提了个醒。卧窟除了门之外,是出不去的,这个他肯定,更何况他之前自己也在外头守着,并没有见到那丫头出来。既然这样……死丫头袖内有乾坤,她该不会自己把自己给塞到袖子里了吧?

“行了行了,你们先出去。”他挥手赶人,还不忘提醒一句,“这事儿不可对外张扬。”

两名守卫赶紧点头称是,齐齐退出卧窟。

玄天冥到也不是对守卫的话完全没上心,见石门从外面又关了起来,他赶紧把这屋里的箱子柜子都翻了一遍。每打开一个柜门时,心里配合着的潜台词都是--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然而,所有箱柜开过之后,人还是没看到影子。

此时,他几乎已经可以断定那丫头是动用了腕间乾坤,此时人不知道隐到什么地方去了。玄天冥重新坐回床榻,衣服又脱了一遍,这床榻铺得很用心,十分舒软,死丫头不睡,他睡。

只是一闭眼,就又开始琢磨起来凤羽珩那腕间到底是何乾坤,不但可以装物取物,甚至还能把一个大活人都给装进去?玄天冥纠结了,人怎么才能把自己给塞到自己袖子里?

带着这个疑问沉沉睡去,卧窟外头两个听墙角的守卫也直起身来重新站回到岗位上,“没动静了,看来是搞定了。”

“我就说嘛,人明明进去了就没出来,怎么可能没有。将军也真是大惊叫怪。”

而此时,空间里头的某人正四仰八叉地趴在床上,一点形象也没有,根本就不知道空间外的那张床已经被人征用了。

其实她一直就喜欢这么没形象地睡觉,可是来到这大顺朝,为了让自己能更淑女一点,她总是刻意地告诫自己睡觉一定要文雅,不然万一哪个丫头进来,一看到她如此睡姿,还不得被笑话死。

可惜,文雅什么的,一睡到熟悉的床上就全都抛在脑后了,更何况她现在还来着大姨妈。

凤羽珩这一觉睡了一天一夜,再醒来时,精神总算稍微好了一些。

她起床洗漱,还喝了杯牛奶,喝完之后也没多想,人还坐在空间的椅子里,意念一动便从空间里出了来。这个距离和地理位置也不知道是怎么找的,这一出来,居然人直接就是在床上的。

凤羽珩揉揉鼻子,好巧,呵呵,真的好巧。可是……

她动了动,屁股底下是个什么东西?软软的,好像还会动。哎,不对,怎么又变硬了?

这丫头一下就清醒过来,医学知识瞬间回传大脑,她立即意识到,屁股底下坐着的这个可以随着她的扭动而从软到硬的东西,好像是男性身体上的某个器官。

她气得暴叫——“玄天冥你个滚蛋!又爬我的床!”

这一嗓子动静极大,直接把外头的守卫给震翻了。这二人经过一轮换岗,已经又换回来,两人还在打赌屋里二人会在什么时辰起床,突然就听到这么一嗓子,当时就吓得一哆嗦。

不亏是济安县主啊!这天底下敢这样骂九皇子的,怕是除了皇上也就只有她了。

卧窟里,被她坐到屁股底下的人一声闷哼,某个部位的东西又长大了些。

“你要是再不起来,本王可就不客气了。”

凤羽珩腾地一下跳了起来,满面涨红地瞪着他,咬牙道:“流︶氓!”

玄天冥被她坐得这个难受啊!原本正做着搂媳妇儿睡觉的美梦呢,突然就来了这么一下子,他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啊,哪里能受得了这个。

他坐起身,低头看了一眼已经被凤羽珩成功唤醒的兄弟,无奈地道:“咱俩也不知道谁是流︶氓,没听说哪个姑娘家直接就往男人身上骑的。”

“那是因为你爬了我的床!”凤羽珩气得双手插腰,“谁知道你会在这儿啊?我坐我自己的床怎么了?有错吗?”

玄天冥到也有话同她说:“错是没错,但是爱妃,你能不能给本王讲讲,你是怎么坐上来的?或者换句话说,你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突然坐到本王身上的?”

噗!

直戳软肋。

凤羽珩蔫儿了,站在床边对手指啊对手指,“人家本来就在屋里,本来就在床上,本来……”尼玛,编不下去了——“你管我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我现在是在问你为什么要爬上我的床!”

玄天冥早就想好了理由:“本王早就醒了,想过来叫你一起吃饭,吃完了咱们好继续炼钢。谁知道你不在卧窟,外头的人还说你没出去过,本王没办法,就只能留下来等你。谁知,等着等着,居然就睡着了。本王承认不应该睡着,可是,爱妃你的唤醒方式实在是有点特别,本王有点受不住了!”他的脸也有些红,当然这绝对不可能是不好意思,而是某些生理原因导致的发胀。

“哦,等我的时候等睡着了。”她点点头,不怀好意地盯着他身上看,“我长大这么大还头一次听说在别人房间里不小心睡着,还能正正好好睡到床榻上,更没听说过还有把衣服脱得这么利索的。玄天冥,你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我又不是第一天见了,跟我装什么装!”

他也不干了,“死丫头,你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没照我差到哪去!我在这儿等你一天一夜了,你砰地一下就凭空出现,当我是傻子呢?”

凤羽珩语结,瓦擦,被发现了?

“那个……你究竟,看到了什么?”她小心翼翼地问,脑子里不停地打转,如果玄天冥一定要在这个问题上追问到底,她该怎么答?

“我看到你坐在我身上,正对着我,不停地扭来扭去,还用你的小爪子往下摸了两把。”玄天冥气得咬牙,该死的,替别人圆谎这事儿他还真是第一次干,好奇心已经快要把他逼死了好吧?可是看这丫头一脸懊恼又紧张模样,他知道,很多事情她若想说,自然会同他说,可换做他来逼问,性质就变了。他宁愿自己好奇得苦一些,也不想为难这丫头半点。心中苦叹,又补了句:“反正一睁眼你就已经在我身上坐着了。”

凤羽珩小心追问:“你刚才不是说我砰地一下就凭空出现么?”

他握拳,“夸张!一种夸张的说话方式,你懂吗?你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凭空出现,做梦呢你?”

她松了一口气,面上一下轻松起来,笑嘻嘻地坐到床榻边跟他解释:“洞窟里又不分白天黑天,总是暗乎乎的,我哪儿知道你在这里呀。好啦是我的错,你快起来,我都饿了呢。”

刻意地避开她失踪一天一夜的话题,凤羽珩点了烛,强行地把人给从床榻上拖了起来,很是殷勤地亲自侍候他穿衣,穿袜,穿鞋。再到墙角去把脸盆架子给挪到了他跟前,“夫君,我来侍候你洗漱。”

玄天冥看到那脸盆架子边上还放着凤羽珩独家提供的香皂,还有牙膏牙刷,还有一条软软的毛巾。他抽了抽嘴角,忍了几次到底还是没忍住,说了句:“本王记得,这卧窟内的脸盆里,原本是没水的。”

...神医嫡女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