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88章 红孩儿还是白骨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次日晌午,宿醉的某人是在一阵的歌声中醒来的。就听着身边有人不停地走来走去,嘴里轻哼着: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
  
  凤羽珩突然就打了一个激灵,腾地一下坐了起来。
  
  该不是又穿回去了吧?
  
  她有些害怕,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个时代,好不容易混得还算是风声水起,连终生伴侣都找到了,这种时候再给她送回去,老天爷绝比是在玩儿她啊!
  
  “小姐你醒啦!”是忘川的声音。
  
  她扭头,又一眼瞄到端着水盒还在哼歌的黄泉,昨天晚宴的记忆匆匆而来。
  
  好不容易眼开的睡眼又闭了起来——老天!昨天晚上她到底干了神马?唱军歌也就算了,居然还带着全军将士大跳广场舞!哦上帝,简直没脸起来见人。
  
  “小姐。”忘川坐到她床榻边,“都晌午了,小姐该起了。奴婢叫人煮了白粥,小姐喝点清清胃。”
  
  她指指黄泉:“能让她别唱了吗?唱得我……胃疼。”
  
  黄泉不解,“小姐,挺好听的呀,虽然话是有些直白了,奴婢也不好意思唱,但只哼哼曲调还是不错的。”
  
  她嘴角有点抽筋,这时,帐外有个将士叫了声:“县主起了吗?”
  
  黄泉赶紧答应着出了去,再回来时,手里就提了一篮子苹果。“小姐你看,这些都是将军一大早去山里摘的,可新鲜呢。”
  
  凤羽珩大囧,这一篮子苹果带给她的刺激实在太大了。
  
  她发誓,一定要——戒酒!
  
  随着第一块钢的炼制成功,新钢在西北军中全线投入生产。所有铁匠和学徒分成了十二个小组,分别在不由的熔炉地内进行炼钢工作。玄天冥和凤羽珩分头指导,确保每个小组要至少先有一人将该组所需进行的环节彻底融会贯通。
  
  与此同时,第一柄钢刀的打制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老铁匠第一次打制这种新型材料,多少有些下不去手,生怕打坏了浪费这块钢。后来看到全营人都已经投入炼钢,玄天冥告诉他,很快就会有大量的成品钢被造出来,他这才放开手脚。
  
  十天之后,大顺的第一柄钢刀终于出炉。
  
  那老铁匠几夜没睡,熬得眼睛通红,刀终于制成时,一下就跪到地上了。他的小孙子在边上扶着他不停地劝:“爷爷,你千万别哭,您的眼睛可禁不起再流泪了。”
  
  对于第一柄钢刀的产生,全军将士都异常兴奋。玄天冥将钢刀交到钱里手里,又亲自点了五名将士上场试刀。
  
  将士们怀着激动的心情,带了自己的随身武器上场。钱里还记得当初自己的长刀被凤羽珩斩断那一瞬间的震惊,他哈哈大笑,“今日就让你们也试试断器的滋味。”
  
  虽是断器,但将士们却并不觉得是耻辱,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往前冲,几个回合下来,刀断剑裂,就连一把大斧都卷了刃。
  
  钱里从来也没感受过这样的成就感,即便当初在西北打仗,他一刀连砍十个敌人,也没让他像今天这样痛快过。
  
  五名将士的兵器全废,立即又有五人冲上前来。又是几个回合下来,对方一样的下场,可他手里的钢刀却依然崭新如初,连边儿都没见破。
  
  钱里乐得都要蹦起来了,提着钢刀到了玄天冥和凤羽珩面前,将刀往二人眼前一横:“将军,县主,你们看!”
  
  凤羽珩心里自然有数,玄天冥还是有些不放心地看过去,直见到钢刀无一丝破损,这才点了点头,然后对凤羽珩道:“准备一下,咱们明日回京。”
  
  钢刀制出,自然是要带进宫里向天武帝呈禀,只是这大营正在炼钢,是全国防范的重中之重,他二人这一离营,将士们心里还真是有些没底。
  
  玄天冥将三军将士做了重新部署,从大营到虚天窟熔炉地,多加了三层守卫。凤羽珩也带着天机组连夜布下了一套防御阵法,并将神射组安排在所有防守的最外围。
  
  大阵布完,人员当排妥当,天都已经亮了。此番回京,姚京也跟着一并回去,凤羽珩打算见完皇上之后便挑个空档亲自送姚氏去萧州。
  
  车队一路奔着京城的方向疾行,她躺在玄天冥的宫车里,睡得极没形象。忘川几次想把一张薄毯子给她搭到身上,好歹把自家小姐的不良睡姿给遮一遮。可盖一次被踢下来一次,盖一次被踢下来一次,如此折腾了几个来回,玄天冥看不下去了——“你就放弃吧!这丫头今儿睡的已经算是好看了。”
  
  说笑间,就听到前方突然有个声音传来——“救命啊!救救我!”声音清脆,听起来像个孩子。
  
  紧接着,就又是姚氏的声音也传了来——“停车!快停车!”
  
  那辆车一停,玄天冥的宫车也只能跟着停下来。马车不再颠簸,凤羽珩一下就醒了过来,皱着眉问:“怎么了?”
  
  黄泉正掀了车窗帘子往外看,边看边说:“有一个小孩被倒吊在悬崖边的歪脖树上,整个身子都悬着。他在呼救,夫人听到了就叫车停了下来,现在人已经被清玉扶着下了马车了。”
  
  听说姚氏下了马车,忘川再坐不住,赶紧也跟了下去。
  
  玄天冥提醒她:“看仔细了,小心有埋伏。”然后再回过头来跟凤羽珩说:“有点儿意思,本王从这条路来来回回不知有多少趟,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事情。”
  
  凤羽珩也爬起来,坐到车厢边去看,边看边说:“这是官道,虽说邻着悬崖,却也只是一小段而已。京郊的官道上有人绑了孩子吊在树上,这事儿蹊跷啊。”
  
  说话间,姚氏已经由清兰扶着往悬崖边走去,忘川迎上前把她们给拦了下来,说了几句什么,姚氏便不再往前走,但却仍然大声地嘱咐忘川:“可一定要把他救下来啊!”
  
  凤羽珩无奈,姚氏的同情心又发作了。
  
  忘川小心翼翼地上前,就见那孩子因被倒吊着,脸上已经充血,面色胀红。她不由得也有些心疼,却始终记着玄天冥的嘱咐,便谨慎地问道:“你是哪家的孩子?缘何被吊在这里?”
  
  那孩子哭得眼睛都红了,“有一伙坏人把我爹娘都推到悬崖下面去了,他们抢了我脖子上的金圈,还把我吊在这里说是喂老鹰。姐姐,救救我。”
  
  这孩子四五岁的模样,一身狼狈,衣裳都被划破了。忘川再看看四周,很明显的能看出打斗的痕迹,心下稍微放松下来,但还是又问了句:“你的家在哪里?”
  
  孩子哭着道:“我家好远,我不知道,爹爹说要搬来京城做生意,可是被他们推到悬崖下面了。”
  
  姚氏又在后头喊了句:“忘川,你把他救下来吧。”
  
  忘川点了点头,快步上前,就准备跳上歪脖树去把绳子解开抱孩子下来。可是没想到,她飞身而起,人才刚落到那树上,原本还能吊得起来一个孩子的树突然就连根而起,直冲着悬崖下面就栽了去!
  
  姚氏和那孩子同时发出“啊”地两声惊叫,凤羽珩亦神色微动。黄泉却道:“没事,忘川最见长的就是轻功,这样的高度她可以轻松上来。”
  
  话刚说完,就见那悬崖下面忘川的身影又回到人们的视线,不只她自己回了来,手里还拎着那个孩子。
  
  两人一落了地,那孩子“哇”地一声就大哭起来,也不理忘川,甚至顾不得起身,直接就在地上爬着奔向姚氏。
  
  姚氏本就心软,眼下一见这孩子可怜的小模样,慈母心瞬间就被彻底激发,奔上前一把就将孩子给抱在怀里,不停地拍着他说:“不怕不怕,乖,咱们现在安全了。”
  
  忘川在后头,递给了凤羽珩一个无奈的眼神,也在向她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凤羽珩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孩子身上,看着她在姚氏怀里撒娇,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她扯了扯玄天冥的袖子,小声道:“小孩子被人摸头是不是很正常的事?我也总会摸飞宇的头,他都没有表现出不乐意的样子。可是你看他——”她用下巴呶了呶那个小孩,“娘亲每次摸他的头他都会故意躲开。”
  
  玄天冥冷笑,“何止是摸头,这孩子撒起娇来也不是很得心应手。”
  
  “我过去看看。”她起身跳下了宫车,快步往姚氏那边走去。
  
  也不知是不是她神经太敏感,总觉得那孩子见她过来时,目光中带着一丝期盼,也带了一点戒备与紧张。两只小手死死地抓着姚氏,怎么也不肯松开。
  
  清兰笑着说:“这孩子还挺粘夫人呢。”
  
  姚氏爱听这样的话,笑着道:“这可能就是缘份吧,这些年除了子睿,还是第一次有小孩与我这样亲近。”
  
  “娘亲这是想弟弟了。”凤羽珩已经走到近前,笑着对姚氏说:“待回京逗留几日,我便送娘亲去萧州。”说着话,又看向那个孩子,看时一愣,随口就来了句:“哟!这孩子长得可真难看。”
  
  小孩面色沉了下来,姚氏赶紧又把他往怀里揽了揽,然后跟凤羽珩说:“这孩子够可怜的了,你别吓他。”再跟那孩子说:“不怕不怕,姐姐逗你玩呢。”
  
  凤羽珩也道:“没错,是逗你玩呢,小孩子无关好不好看,可爱就行。所以你不要总是皱着眉头,那样会失了童趣,显得过于老成。”她一边说一边朝着孩子伸出手,“来,悬崖边上吊了这么久,我来给你看看身子有没有什么不适。”
  
  孩子想躲,却被姚氏给拽住了,劝着他说:“乖,姐姐是大夫,让他给你看看,咱们也好放心。”
  
  他再躲不过,只好极不情愿地把手腕递了过去。
  
  凤羽珩一点都没客气地把人拽到自己面前,手上加了劲儿,用力往脉上一掐,心道:果然。神医嫡女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