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89章 姐可真是没有那个好心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什么四岁的孩子,这分明就是个侏儒,还是个连面部特征都随着身体一起停止生长的侏儒。
  
  凤羽珩中射出精光,在面前这侏儒脸上转了一圈。那侏儒到也聪明,一下抽回手腕,又揽住姚氏的脖子,嘴里还学着小孩子一样的叫着:“姐姐好可怕,我要阿娘。”说着,眼泪还掉下来了。
  
  姚氏赶紧把他抱住,轻斥凤羽珩:“你别吓他了。这孩子爹娘都被歹人杀害,咱们可不能放任他不管。”
  
  凤羽珩怕的就是这个,无奈地跟姚氏说:“把他救下来已经是尽了道义,娘亲难不成想收养他吗?”
  
  “也不是不可以啊!”姚氏目中带着企盼,参被我们遇见,这也是种缘份,阿珩,你的心肠不能总是那么硬。”
  
  凤羽珩皱着眉看着姚氏,说实话,此时此刻她的内心是十分委屈的。自从回了凤府,她为了护着母亲和弟弟,拼了命的跟凤家人周旋,就连姚氏的和离书都是她用自己的恩典跟皇上换来的。结果到头来,她的母亲就给她冠上了一个心狠的罪名。
  
  她心中不甘,随口就来了句:“我若不心恨,咱们娘仨早就被那座凤府给吃了!”
  
  姚氏也知自己的话是说重了,有点后悔。但凤羽珩已经指使忘川要把她怀里的孩子抢走,孩子的哭声传入耳来,撕心裂肺的,听得她心都碎了。
  
  她不顾凤羽珩的情绪,干脆站起身来强硬地道:“我是一定要把他给留下的,如果你觉得住在你的县主府不妥,那我可以带着她去住客栈,等你办完事,我再带着他一起去萧州。”
  
  “夫人!”忘川都听不下去了,“县主府也是您的家。”
  
  “可是我却连带回去个孩子的权力都没有。”姚氏跟凤羽珩算是较上劲了,怎么的也不肯松口。
  
  看着面前这个娘亲,凤羽珩突然就笑了起来。虽然有着十分相像的面容,但姚氏终究不是她前世那已去世多年的母亲,自己占了原主的身体,给这身体带来的变化根本没办法逃得过人家的亲娘。姚氏早就看出不对劲,却一直忍着没说,想来,也算是对她的一种宽容了。
  
  “娘亲。”她说,“如果从前在面对凤家人的时候你也能这样强势起来,咱们娘仨也不至于被赶到西北去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如今你有本事去护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了,当初怎么就不能也像现在这样,护好我跟子睿呢?”她话语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罢了,你想留就留着吧,他也可以跟你一起住到县主府,那不只是我的府,也是你的家。”她说着,转过身往宫车那边走,边走边说:“忘川,夫人体弱,让那孩子跟我们一起坐吧。”
  
  姚氏见她终于答应下来,总算是松了口气,连声劝着那侏儒跟忘川走。侏儒虽不是很乐意,却也知道能被留下十分不易,乖乖地跟着忘川也往宫车那边去了。
  
  姚氏看着她们上了宫车,这才由清兰扶着也回了自己的马车上去,直到马车重新前行,她这才怔怔地问了清兰:“你说,她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夫人是说小姐吗?”清兰赶紧劝她:“怎么会呢?小姐待夫人最是好了,不想带那孩子也是怕有危险,夫人千万可别多想。”
  
  “是我想多了吗?”姚氏自言自语,“我和子睿于她来说总归是个累赘,指不定哪一天她心烦了,不想再负这个责任了,就会把我们也给扔了。”
  
  清兰被她吓得不轻,不停地劝着她,生怕姚氏再说些什么过份的话来。万一传到二小姐耳朵里,把她给惹火了可怎么办?
  
  她又怎知,姚氏想的这些即便凤羽珩听不到,也能猜得个*不离十。通过这次中离魂散,姚氏的性子照之前相比是有变化的,从前那么顺从娇弱的人如今也懂得了反抗,只不过,这种反抗没对着别人,却是对上了自己的女儿。
  
  凤羽珩心里不痛快,倚着玄天冥坐在宫车里,那侏儒被黄泉忘川二人带着,到也算听话,只是小眼睛四处转悠,还在玄天冥的腿上停留了许久。
  
  黄泉虽然没下车,却也将刚刚那事情的整个过程看在眼里,眼下对这侏儒一点好印象也没有,看他眼睛乱转,便狠狠地训斥道:“瞎瞅什么呢?再乱看小心我把你眼珠子给挖出来!”
  
  那侏儒装模作样地一哆嗦,嘴一撇就要开哭,却听玄天冥道:“本王最讨厌有人在面前哭。”一边说一边摆弄着手里的鞭子,再盯着那侏儒道:“不信你就试试,敢出一个动静,看本王一鞭子能不能把你抽成两截。”
  
  忘川觉得有点儿血腥,虽然这孩子惹了小姐不痛快,但到底他还小,也不懂事呢。她不敢说玄天冥,便只能拉了那侏儒一把,声音平和地道:“你到我这边来坐吧。”
  
  侏儒瘪下去的嘴又被玄天冥给吓得重新鼓起来,愣是一个眼泪瓣也没敢掉。凤羽珩背过身去,对着玄天冥用唇语无声地道:“不是孩子,是个身体和皮相都不生长的侏儒。”
  
  玄天冥到也没多大惊讶的反应,只点了点头,又看了那侏儒一眼,而后不解地问:“你很热?”
  
  他这一问人们才发现这孩子冒了一头的汗,虽然他极力的控制着,却还是止不住汗透过皮腺自己往外流。
  
  忘川皱了皱眉,“虽然是伏天,但现在还没出山,山风是有些凉的,怎也不至于热成这样。”
  
  凤羽珩却突然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玄天冥,见对方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这才道:“咱们觉得凉快,但是对在更凉快的地方待习惯了的人来说,却实在是酷热难耐了。”
  
  这话一出口,那侏儒明显的怔了下,然后就别过头去,不再看凤羽珩。
  
  她亦懒懒地靠在车厢上,翘着二郎腿,目光却未曾从那侏儒身上移开。
  
  忘川看出门道,向她投来疑问的目光。凤羽珩没办法立即跟她解释侏儒症的事,便只用唇语讲了两个字出来:千周。
  
  忘川大惊,黄泉也看到了凤羽珩的口型,下意识就要去抓那侏儒,却被忘川给拦了下来。“你性子好动,一会儿下车之后随你便玩耍,现在可别吓到孩子。”说着,冲黄泉使了个眼色,黄泉心领神会,笑着在那侏儒的另一边坐了下来。两人一边一个,将侏儒夹到了中间。
  
  马车继续前行,又走了近两个时辰,山区已出,渐渐的便能听到河水流动的声音。
  
  凤羽珩说:“马上咱们就要看到的那条河,我对它很有感情。回到京城之后第一次落难就是被人逼着跳到那条河里,是吧,忘川。”
  
  忘川点头,“是啊,多亏了七殿下路过救了咱们。小姐可是想在河边稍做休息?”她看出凤羽珩的心意。
  
  凤羽珩笑道:“好啊!舟车劳顿,是该歇一歇。”
  
  说话间,流水声愈发的清晰了。忘川走到车厢外跟车夫吩咐了一声,就见车夫冲着另一辆车一声吆喝,然后两辆车直奔着河边就驶了去,不一会儿的工夫便停了下来。
  
  黄泉主动抱了那侏儒一起下车,凤羽珩推着玄天冥的轮椅,另一头,清兰也扶着姚氏下了车来。
  
  侏儒一见了姚氏就要过去,黄泉却根本也不撒手,他挣扎了几次无果,干脆叫起来:“阿娘!阿娘!”
  
  玄天冥提醒他:“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亲也不能乱认,谁是你阿娘啊?”
  
  这话姚氏也听到了,但是她敢反驳凤羽珩,却一点儿也不敢跟玄天冥较劲,便只当没听见,走过来就要从黄泉手中把孩子接过去。
  
  黄泉看了看凤羽珩,见对方微微摇头,便赶紧往后退了两步,开口道:“夫人,这孩子身上脏,还是奴婢来抱吧!等回去之后给他好好洗洗,再让他陪伴夫人。”
  
  姚氏心里有些不快,她觉得凤羽珩实在是管得太宽了。只是她自己还没有意识到,在中那离魂散之前,凤羽珩管的也不少,只不过她都觉得理所当然,还很乐意听女儿的安排。自从中了离魂散,现在虽说已经没事了,可这脾气秉性却有了不小的变化。这种变化连清兰都看得出,她自己却无从察觉。
  
  凤羽珩推着玄天冥又往前走了走,一直走到河边才停下来。她挑了边上一块高点的石头坐下来,扬声道:“还真是凉快呢。”说着,又瞅了一眼那侏儒,对方还是一头的汗。她笑着问,“从来没过过夏天吧?也真是难为你,这么热的天还要演出这么一场漏洞百出的戏,想想都累得慌。”
  
  那侏儒警惕地看了凤羽珩一眼,低了头做委屈状。
  
  黄泉冷哼一声,一松手就把他给扔到地上。侏儒触不及防,“砰”地一声落地,摔得个结结实实,连门牙都掉了两颗。
  
  姚氏“呀”地一声惊叫,不管不顾地冲上前来,一把将他从地上给抱起,大声喝斥黄泉:“你这丫头怎么做事的?毛手毛脚!”再低头一看,孩子的门牙没了,心里就又是一揪一揪地难受。“跟着你家小姐跟久了,也学了个冷漠的性子。这孩子还这样小,你们怎么下得去手?”
  
  凤羽珩忽然一下站了起来,姚氏吓得一哆嗦,就见她一步一步往自己面前走来,一伸手,猛一用力,一把就将那侏儒给拽到自己身边。
  
  那侏儒原本是因为掉了牙疼得哇哇大哭的,突然被凤羽珩扯了这么一下,到是给吓得把哭声都憋了回去。
  
  凤羽珩说:“娘亲别急,我看这孩子热得一头的汗,带他到河边洗洗。”说完,也不等姚氏有何反应,拉着侏儒就走。到了河边,一把将人脸往水中一按,再抬起来时,脸不但没洗干净,还沾了好些淤泥。
  
  那侏儒终于忍受不住,突然别过头看向凤羽珩,目露凶光,头上青筋都暴起来了。
  
  凤羽珩一下就笑了,“怎么,嫌河边洗的不干净?那本县主带你到河中间去洗洗吧。”
  
  话毕,猛地一抓那侏儒的衣领,身形突然窜起,施展开她那没学多久还半颤着的轻功,直接就往河中间飞窜了去。
  
  姚氏大惊,就想喊她快点回来,却突然发现凤羽珩身形一晃,人像是飞不稳一样,在空间直打了两个转。她手里抓着的人也跟着转了两圈,然后就听“扑通”一声,那侏儒被凤羽珩扔河里了——神医嫡女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