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91章 胆大还是心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白泽可不管那些个,他原本只听玄天冥一个人的话,后来有了凤羽珩,就开始听他们两个的话。别说只是让他打几个守门的兵,就算让他去杀皇帝老子,他都不带皱皱眉头的。
  
  凤羽珩一句话出,再一眨眼,白泽已经飞身下车,佩剑都没往外抽,就挥起双拳,对着那些守门兵砰砰砰砰地就敲了过去。
  
  守门的兵能有什么真功夫啊,杆杆长枪挑起的架势还没等拉开呢,白泽鬼魅般的身影就已经到了眼前了。这些人完全看不清楚白泽的拳是什么时候挥出来的,没有一点点防备的,鼻子、眼睛、脑门、脸颊、胸口的重创便接踵而至,打得他们眼冒金星,扑通扑通的就往地上坐。
  
  等着出城进城的百姓对着场面纷纷叫好,因为他们不只受了被盘查的气,刚刚有人说他们是跟千周人不能比的贱民,可把百姓们给气坏了。眼下看到将士被打倒,有脾气大的就喊了起来——“打得好!居然逞千周的威风骂我大顺的子民,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你胆敢殴打我们!”倒地的人里总算还有人能说得出话,但他完全不敢相信,面前这伙人到底有什么来头?这里可是京城啊,居然敢打京城守卫?
  
  上前与白泽对峙的并非所有的守卫,还有一部份人依然在城门口站着,完全不与这几名同流合污。那些在正常站岗的将士算是守城的老人,虽然也不过三十多岁的壮年,这守门的活却已经干了十几个年头了。他们这些人整天都在四个城门轮翻站岗,对京里大大小小的各类人物那是认得比谁都清楚,甚至连京中经常出入城的百姓都记得个大概。
  
  早在玄天冥的宫车到了城门前时人家就认出来了,那是九皇子的座驾,赶车的也不是普通车夫,而是他的随身侍从,车厢里出来的女孩更不简单,那是赫赫有名的济安县主。哼,几个向着千周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这回算是惹上大祸了。
  
  眼见被打倒的人还在指着白泽叫骂,凤羽珩一声冷哼,扬声道:“打的就是你们这群狗东西!为了给千周找孙子,居然如此折腾我大顺子民?今儿就是把你们打死了也是活该!说我大顺子民是贱民是吧?”她突然往百姓堆儿里一指,随随便便就点了一个年青人:“你——进城去跟京兆尹说,让他把这些人的户籍从大顺给我清出去!我大顺没有这样的败类!不是说千周好么?有本事让他们去入千周籍,本县主到是要看看,千周收是不收!”
  
  “本县主”三个字一出口,那些原本就看着凤羽珩有些眼熟的百姓一下就反应过来了,纷纷跪倒在地,齐声高呼:“叩见济安县主!”
  
  被打倒在地的守门兵也傻了,什么?济安县主?这个女孩就是济安县主?糟了,听说济安县主嫉恶如仇,他们此番得罪,会不会被杀头?
  
  也有人心里松了口气,只道,还好,还好只是县主一人,如果九皇子也在,他们可真就不用活了。
  
  正想着,就见那宫车的帘子一掀有个紫衫男子坐着轮椅从里面出了来,脸上的黄金面具在夕阳的余辉下,晃得人眼生疼。
  
  那些守门兵心里头瞬间就升腾起两个大字来——完了!
  
  对,完了。
  
  九皇子也是在的,济安县主跟千周本就不睦,九皇子又是个护妻狂魔,栽到这二人手里,怎么可能还有命在。
  
  果然,玄天冥才一出宫车,第一句话便是冲着人群里那被凤羽珩点到的青年人说:“县主让你去找京兆尹,怎么还不去?”
  
  那青年一蹦高就跳了起来,朗声道:“刚才只顾着给县主嗑头了,草民这就去!”话音一落就已经跑没了影。
  
  玄天冥和凤羽珩一表露身份,城门口那些还在站岗的将士也跑上前来,行礼之后有一人带头道:“启禀殿下,县主。”他指着那些倒地的人说:“这些人原本不是城门的守门,他们是守驿馆的。千周使臣进京,他们就负责保护使臣安全,一来二去的,也不知道千周人许了他们什么好处,竟就能如此偏向。从今日一早直到现在,出入城的百姓可是没少受苦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玄天冥的面色再度阴暗起来。
  
  白泽说:“殿下,这样的人真不配留在大顺,要我说,打断手脚把他们扔到北界千周去吧!”
  
  玄天冥冷哼一声,“舟车劳顿,我大顺的车夫可不载这样的败类。等京兆尹给他们办完户籍,就让千周使臣把人领走吧。”他拉过凤羽珩的手,“别在这儿站着,咱们回去,赶在天黑之前进宫。”两人转回身,就听玄天冥在回到宫车之前扬声扔下一句:“千周来的都是大人,连个小孩都看不住,这样的脑子就算孩子找回来,他们也养不好。大顺没义务为一群脑子不好使的人如此盘查自家百姓,都给本王散了,谁也不许生事。”
  
  这一句话引起百姓欢呼,那些城门本身的驻守者也松了口气,张罗着放开关卡,让玄天冥一行人先过去,然后百姓再行。
  
  姚氏车里的那个侏儒被班走偷偷摸摸的点了昏睡穴,此刻正躺在姚氏身边睡着。姚氏无奈地说:“千周的世孙也丢了,这世道真是越来越不太平。”
  
  进了城门之后,两辆车就要分开两路,凤羽珩亲自下车来到这边跟姚氏说:“我跟殿下要立即进宫,娘亲先回府,您可一定要记着,莫理凤家的人。柳园那边的小门早已经堵上了,凤家人现在只能从大门进,忘川,你嘱咐好,一个人也不能给放进来。”
  
  忘川点头,“小姐放心。”
  
  姚氏却指着那侏儒有些为难:“阿珩,他可以进去吗?”
  
  凤羽珩看了那侏儒一眼,耸耸肩,“他要是能跟着娘亲进去,那就进吧。”
  
  姚氏没听出她话里意思,只当她是同意了,便很高兴地道:“那你们快快进宫,家里不用惦记。”
  
  凤羽珩依然留了忘川和黄泉陪着姚氏,班走左右进不去皇宫,便也留下来暗中保护。宫车与马车分开两路,往皇宫行去时,玄天冥说:“你算好了那侏儒不会进府?”
  
  凤羽珩道:“他若不傻,就不会自投罗网。眼下他已经作茧自缚,想跑都困难了,若再冒失的进了县主府,你说,待我回去,还能留他命在?”
  
  他哈哈大笑,“媳妇儿,不要这么暴力。”
  
  “哪有。”她翻了个白眼,笑嘻嘻地说:“对敌人宽容就是对自己残忍,若是友,我可以倾尽家财真心相待。倘若是敌,我至少有一万种方法把他给弄死,另外还有一万种方法让他生不如死。”
  
  事实证明,凤羽珩想的是对的,那侏儒只是身量残疾,脑子可并不残疾。他半路劫杀凤羽珩和姚氏不成,已经算是失算一次,眼瞅着一名暗卫加两个武功高强的丫头把自己团团包围,一路上就被点了昏睡穴从大河边一直睡到进了京城,他眼下连姚氏的身都近不了,还妄想着进县主府去,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他从进京城之后转醒过来就一直在想着脱身的办法,这侏儒明白,眼下已经不是他想害人的买卖了,他这相当于反被目标人物所劫持,这个脸可真是丢到了姥姥家,该怎么才能逃离这伙人的魔爪呢?
  
  思索的工夫,县主府就已经到了。这地方他到京城之后也来过几次,知道这县主府守卫森严,门口都不是普通的侍卫,而是皇家的御林军。从前他曾经想过该怎么样才能混进去探探虚实,可现在却恰恰相反,现在他想的是,该如何能不被带进府去。
  
  姚氏看他脸色不对劲,好奇地问:“你怎么了?”
  
  黄泉冷哼一声,“怎么,嫌咱们的府门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那侏儒没说话,小眼睛提溜乱转,终于看到街上走过一队巡逻的官兵,他眼一亮,突然大叫一声:“救命!我是千周世孙,这帮人劫持了我!”一边喊一边拼了命的往那队官兵面前冲。
  
  姚氏吓了一跳,张着嘴巴看向那侏儒,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是她救了这孩子,为何现在对方却说是被劫持的?
  
  侏儒的行动没人拦着,忘川叹了口气,跟姚氏说:“小姐早就看出他是千周的人,不敢说出来是怕撕破脸他再出手伤了您。可是夫人却因此误会小姐,还说了那么重的话,夫人可知小姐有多伤心。”
  
  姚氏还傻愣着,千周二字在她脑子里转了好几圈,终于意识到这一路上是有多危险。
  
  可眼下哪里容得她多想,那队官兵自然知道千周世孙被劫持的事,也早看过世孙画像,眼下一看这孩子,立即就认了出来,赶紧就上前把姚氏众人团团围住。
  
  可守在县主府门前的御林军不干了,就见其中一人走上前来,冲着那队官兵大声质问:“你们在干什么?”
  
  官兵态度到是不错的,立即回话道:“千周世孙被劫持,如今他亲自指控,咱们多少也得做个样子不是。”
  
  御林军冷哼,“做样子?做样子也得分拿谁做样子。你可知你们围住的是什么人?”
  
  官兵自然知道这是济安县主府,又听这话立即便意识到八成是冲撞了哪位贵人,赶紧都撤了回来。
  
  就听那御林军又道:“带济安县主的母亲、圣上亲封的一品诰命夫人做样子,我该说你们是胆儿大还是心大?”神医嫡女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