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96章这儿媳妇可真懂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再建一个大汉朝 
乾坤殿内,天武帝捂着心口仰面倒在龙椅上,章远扯着脖子大喊:“传太医!快传太医!”
  
  凤羽珩与玄天冥二人进殿之后,她立即上前去为天武把脉,只觉天武脉象确是稍有虚浮,却也没有大碍,上了年纪的人脉象浮一些也是常有的事,特别是经了一场行刺之乱后,因惊讶而血压升高,出现暂时的胸闷气短也是正常。
  
  她放下开武的腕脉,轻声说:“父皇不用担心,没有什么大碍,等一会儿太医来了再诊一次,父皇就能放心了。”
  
  天武一听说自己没事,不但没高兴,反而来生起气来,直抓着章远说:“不对劲啊,朕总觉得天旋地转,头也疼,难受着呢!”说着说着人就往下滑,吓得章远赶紧叫人一起把天武帝给扶住。
  
  玄天冥无奈地提醒天武:“差不多得了,还四个人等着你审呢。”
  
  天武捂着心口道:“先押下去吧,朕实在难受,刚才一定是有人伤到了朕,这心口闷得厉害,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凤羽珩挑眉,有那么严重么?
  
  这时,一众太医匆匆而来,围着天武帝左诊右诊,诊断结果却跟凤羽珩说的一般无二。可天武帝就是叫着难受,人们也没了办法,就有太医说:“八成是中暑了吧?”
  
  章远一直扶着天武帝,就觉得他身子好像轻轻抖了一下,又一眼撇见他微微嵌开眼皮去偷瞧那些太医,然后嘴角还撇了撇,明显对中暑的诊断结果并不满意。
  
  章远似乎明白了什么,唇角抽了抽,瞪了天武一眼,然后十分无奈地跟那些太医说:“怎么可能是中暑,明显是惊吓过度,再加上打斗间偶有波及,皇上恐怕是受了内伤了。”
  
  他说得一本正经,把那些太医都给说糊涂了,有心眼儿直的太医抢着说了句:“不可能!”
  
  凤羽珩却在这时及时地插了口:“可能!怎么不可能!刚才的情况这么多人都亲眼所见,皇上上了年纪,定是受了大惊。章公公,快把皇上扶到后殿去休息,本县主亲自来照料。”
  
  章远一喜,心说还是济安县主最上道啊,怪不得如此得皇上心意。于是赶紧叫人帮忙,把天武帝给转移到后殿去躺着了。
  
  凤羽珩同那几位太医说:“几位大人不必惊慌,对外若是有人问起,就说皇上因千周人行刺而受了惊吓,现正由本县主亲自调理。”
  
  为首的太医赶紧给凤羽珩行礼谢恩,然后抹着额上的汗又匆匆地退下了。
  
  殿内的臣工们中心阵阵后怕,千周人突然发难,居然当着皇上的面儿就干起行刺之事,若不是有九殿下和济安县主在,只怕皇上的安全也实在是难以保证。即便是这样,皇上还是受了惊,可见今日之事该有多惊险。
  
  众臣工议论纷纷,皆在讨论适才发生之事。平南将军亲自守着那四个已然被拿下的千周人,除去一个睡死过去的封坤外,另外三人都被五花大绑着,三人背靠背绑在一处,嘴巴里塞着布条,全身无数道伤口正狰狞地外翻着,血染了一地。
  
  玄天冥看了一会儿便道:“押到山牢里去,四个人分开关押。另外,传本王的话,全城搜捕所有千周余党,包括宫里的茹嘉宫主,以及……”他说着,瞅了一眼已经吓得一脸惨的凤瑾元,却还是说出了那句让凤瑾元心凉到底的话:“以及凤家主母封昭君。”
  
  凤瑾元扑通一下跪到地上,双手拄着地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殿上瞬间安静,汗顺着凤瑾元的额头滴滴哒哒地落到乾坤殿的地面,那声音落进人们的心里,转化成同一个意识:凤家,怕是要完了。
  
  不过平南将军却不这样认为,不管济安县主本人与凤家的关系究竟如何,但至于在外人看来,她是凤家的二女儿,她的一切荣誉还是与凤家息息相关的。特别是在大顺百姓心里,济世救人制钢强军的济安县主是凤家的女儿,这个凤家女儿正在辛苦炼钢,如果这种时候动了凤家,那可相当于是凉了百姓们的心啊!
  
  果然,不出平南将军所料,就听玄天冥道:“当初凤相迎娶千周长公主一事,本王也有所耳闻,实是因为有古蜀皇子提亲在前,为阻止两国和亲,凤相挺身而出,乃我大顺有功之臣。此番千周发难,与凤相无关,你且起来吧!”
  
  一句话,定了凤瑾元无罪。但是谁都明白,有罪无罪,看的都是济安县主的面子。可不是有济安县主在,只怕凤府满门跟着康颐一并抄斩都不为过。
  
  凤瑾元自然也明白这其中道理,可惜,他从来都不是懂得感恩之人,若说从前他对凤羽珩是忌惮,那么自从凤羽珩重伤了三皇子之后,凤瑾元对这个女儿就已经兴起了滔滔恨意。
  
  就像此刻,明知凤家能逃开此番劫难当属凤羽珩的功劳,可他起身之后,却还是朝着还没有往后殿去的凤羽珩那边瞪了一眼,眼中怨气不言而喻。
  
  他瞪完,觉得自己也算是小小的发泄过,于是就准备退回臣工群中,静观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却没想到,他那一瞪竟然把凤羽珩给瞪毛了——“父亲瞪我干什么?可是对御王殿下的安排有疑议?”
  
  说这话时,宫里的御林军已然四下散开去完成差事,就连平南将军都主动请命一同去捉拿千周余党。
  
  凤羽珩的话引起来群臣愤慨,当然,这种愤慨是冲着凤瑾元的,他们觉得这凤瑾元也太不要脸了,人家九皇子看着济安县主的份儿上给你凤家找好了避祸的理由,你不感谢也就罢了,怎么的,还瞪人家?有病吧?
  
  有心直口快的人۰大声道:“凤相是不是觉得凤家不该被排除在外?做为千周长公主的婆家,理应一并关进山牢才是!”
  
  凤瑾元急了,厉喝一声:“一派胡言!”然后再对凤羽珩道:“为父没有疑议,也不是瞪你,是眼光,看不清楚,想瞅仔细一些。”
  
  “哦。”凤羽珩点头,“眼疾是小病,回头女儿给父亲施上几针,也就能好了。”她说完,转回身跟玄天冥道:“前面的事情我也插不上手,我去后殿看看父皇吧。”
  
  玄天冥点头,“去吧。”再想想,又道:“我看老头子八成也是欠扎,你给他扎几针他就老实了。”
  
  凤羽珩心说我哪儿敢,父子是父子,儿媳到底是外来的,我要做的是顺着他划的道儿往前走,而不是从中间再横生什么枝节。
  
  乾坤殿的后殿有间暖阁,是供天武帝临时休息的地方,凤羽珩到时,老皇帝正跟章远说着些什么。她离着老远就轻咳了两声,章远听到了,赶紧从天武帝的耳边直起身来,然后一脸凄哀地道:“皇上,您可一定要挺住啊,奴才还没侍候够您呢,千周那帮孙子还等着您亲手收拾呢,可千万要挺住啊!”
  
  天武帝躺在床榻上,一副气若游丝的样子,半张着嘴,随着章远的话嘴巴一开一合的,看上去十分虚弱。眼瞅着凤羽珩走到近前了,这才费力地挤出些声音来,是对章远说:“小远子啊,你跟着朕多少年了?”
  
  章远算了算:“快二十年了,奴才生在宫里,承蒙皇上天恩才能保住一条命,打从记事起就跟着师父一起侍候皇上了。”
  
  “啊!”天武又叹了一声,“都这么久了,如果朕死了,你一定特别伤心。”
  
  章远气得都快说不下去,可还是强迫着自己继续往下顺,“皇上是万岁,一定会平安的。”
  
  “胡扯!”天武突然来了火气,大吼道:“平什么安平安?朕都这样儿了,哪里平安?”随即又觉得自己这样表现着,气脉又显得太足了,赶紧又开始装怂,“小远子啊!朕怎么上不来气儿了呢?”
  
  章远忙上前帮他顺气,边顺边说:“皇上息怒,许是怒气来得太急,喊岔气儿了。”
  
  凤羽珩听着这一主一仆的对话,不停地翻着白眼,只道这章远也就是不会那些二十一世纪的磕儿,不然他这会儿说的肯定就是:上不来气儿?喊缺氧了呗。
  
  她再也不能站着看热闹,主动伸出手去再次给天武帝把了脉。章远小心翼翼地盯着她问:“皇上受的这番惊吓是不是……挺严重的?”
  
  凤羽珩也无奈了,干脆反问他:“你猜。”
  
  章远到也不客气,“那奴才就猜……严重!”
  
  “好!”她点了点头,“章公公说严重,那就是严重。”
  
  “哎哟我的好县主哎!”章远都快哭了,“奴才说的可不做数,得您亲自说才行。”
  
  凤羽珩将天武的手放到被子里,一不留神就看到了老皇帝一个狡黠的目光,她哪里还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在他手背上轻轻拍了拍,安慰道:“父皇放心,您的心思儿媳都明白。”
  
  天武一愣,随即有点不好意思,不愿承认,“朕哪有什么心思,你别瞎说。”
  
  “没心思?”她一愣,随即又道:“那是阿珩想错了,还望父皇赎罪。”而后立即又对章远说:“我给父皇开一剂安神的药,吃过之后睡一觉,明日就会好了。也请章公公莫要出去乱讲,父皇身体好着呢,什么病也没有。”
  
  “你等会儿!等会儿!”天武腾地一下从床榻上坐了起来,一把扯住凤羽珩的袖子,“性子这么急呢?”往下又有点儿不好意思说了,一个劲儿地拿眼神瞪章远。
  
  章远无奈,只得又道:“县主,您就别为难奴才了,奴才也是不容易啊!”一边说一边又去拉天武,“躺下,你先躺下,没听说病重的人还能自己坐起来的。”
  
  天武反应过来,赶紧又躺回床榻,可是那期待的小眼神儿却一直看着凤羽珩。
  
  她轻叹了一声,道:“父皇放心,儿媳的心肯定是向着您的。”然后再跟章远说:“千周人于宫中生乱,父皇受到极度惊讶,现已昏迷不醒,请公公通知各宫娘娘来乾坤殿侍疾吧!”神医嫡女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