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98章 丢人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此时此刻,天武帝恨不能抽自己两个嘴巴。装来装去,敢情是装给皇后那帮人看呢?真正想要瞒的人却被他如此不小心的就给穿了帮,这可该如何是好?
  
  眼瞅着他发愣,而已经走到门外的云妃一行却并没有进来,章远也着急了,赶紧捅了捅天武,小声提醒着:“皇上,云妃娘娘怕是要回去,快点追啊!”
  
  天武这才反应过来,随即抬腿就往外头跑,一边路一边喊:“翩翩!你等会儿,听朕解释!”
  
  可惜,出了大殿时,就只见云妃远去的一片衣角。
  
  天武一咬牙,也不管形不形象,更不管自己刚才还对外宣称是昏迷,拔步就跟着往外追。
  
  云妃坐着四人抬的软椅,抬轿的人轻功在身,几步是脚不沾地的往月寒宫的方向飘。
  
  天武在年轻的时候也是亲入过战场的硬汉,一身功夫很是了得,但战场打硬仗的人怎么及得上轻功加身的江湖高手。他自认为已经跑的极快了,却还是被前面的软椅渐渐的落远。
  
  天武不放弃,一门心思的往前追,而在他身后,那章远也是喘着粗气远远跟着。凤羽珩却留在了乾坤殿没有跟出去,能帮的她已经帮了,接下来就只能看天武自己的造化。她一边往前殿走想去找玄天冥,一边在心里合计着,但愿云妃不要怪她帮了天武帝这一把啊!
  
  从乾坤殿到月寒宫,天武足足追了两柱香的时间。眼瞅着云妃的软椅抬进了月寒宫的大门,他咬咬牙,脚上发力,直奔着就要关起的大门冲了过去。
  
  然而,还是落后了一步。
  
  大门关起来,夹住了他的衣袖,天武就这么被不尴不尬地被关在了门外,想进进不去,想走也走不了。
  
  他试着拽了拽袖子,没拽出来,天武乐了:“翩翩,你要是想朕就直说,总这么扯着朕的袖子多不好。都一把年纪了,让人看着笑话。”
  
  里头没动静。
  
  天武不气馁,继续道:“翩翩,朕知道你心里是有朕的,不然也不会到乾坤殿去,朕是骗了你,可也是为了见你一面啊!是善意的谎言,善意。”
  
  里头还是没动静。
  
  天武有些冒汗,“内什么,翩翩,你把门开开,咱们进屋说好不好?朕好歹也是一国之君,就这么在门口待着,不太合适。”
  
  月寒宫一片寂静,只能听到夏风吹起树叶沙沙的响声,一丁点别的响动都没有。
  
  这时,章远呼哧呼哧地也追上来了,一看天武这个狼狈样,就有点不平,于是也冲着宫门大声喊道:“云妃娘娘,皇上今日确实是受了惊吓,只不过你到那会儿刚刚好一点。这人都到宫门口了,好歹也得请进去喝口茶啊!娘娘!你听见了没有?”
  
  天武听着章远喊的都不是动静,还带了股子怨气,赶紧拉了他一把,喝斥道:“瞎喊什么玩意呢?”
  
  章远忿忿地说:“太欺负人了。”一边说一边帮着天武拽袖子,怎奈月寒宫的大门关得实在太紧,怎么也拽不出来。
  
  天武斥他:“用你管?朕就乐意被欺负,怎么地?”
  
  章远说:“奴才不是怕您吃亏嘛!”
  
  天武翻了个白眼,自我安慰地道:“吃就吃,这么多年早就吃习惯了。对了——”他往后头瞅了瞅,问章远,“阿珩呢?没跟着来?”
  
  章远说:“皇上啊!县主这头儿眼您叫着父皇,另一头也得跟云妃娘娘叫母妃不是。刚刚都帮了您一把,让您自己给演砸了,这时候要是再来,那以后她可怎么向云妃娘娘交待?”
  
  天武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可是他自己把戏演砸了这个事儿就实在是让他有些接受不了,无奈地叹了口气,自语道:“真的就没有补救的办法吗?”
  
  章远一跺脚:“皇上,事到如今,补救怕是来不及了,要不您就硬气一回,奴才护着您从这大门冲进去!不就是座月寒宫嘛,又不是龙潭虎穴,都僵持十几年了,怎么就进不去呢?”
  
  天武气得鼻子都歪了,他的死太监怎么就不长长脑子?要是想闯,早十几年前他就闯了,还用等得到今天?
  
  还不等她喝斥章远,这时,就听阵阵的脚步声四下传来,好像有大批的人马在不停的跑动。不多时,就见一队队御林军四下活动开来,看着有些混乱。
  
  天武摸了一把汗,问章远:“怎么回事?该不会是宫变了吧?”
  
  章远无奈,“皇上咱能想点儿好的吗?”
  
  于是天武换了个说法:“是不是有人要夺位啊?”
  
  有什么区别吗?
  
  章远往小道上走了几步,叫了一位御林军过来,问道:“出了什么事?”
  
  那御林军将士一眼就看到天武夹在宫门里的袖子,嘴角一阵抽搐,好半天才能答话:“回皇上,原本在宫里养伤的茹嘉公主不见了,九殿下令全宫搜捕。”
  
  “啥?”天武怒了,“妈了个巴子的,千周真是作死啊!男的女的一起作死,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真是不行了!”他吩咐那将士:“快去搜,给朕搜仔细了,挖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出来。”
  
  那将士大无所忌惮应道:“是!”然后又匆匆地跑开了。
  
  天武有点着急了,也不进月寒宫了,招呼着章远说:“快!跟人借把刀,把这袖口子割了,咱们赶紧回去。”
  
  章远说:“您这是要割袍断义啊?太不吉利了吧?”
  
  “那你说咋办?”
  
  “要不……您把外衫脱了吧!”章远给他支了个招儿,“就当把这衣裳留下来给云妃娘娘做个念想,总比割了强。”
  
  天武一想也是这么回事,于是转了个身,自己把外衫就给脱了下来。
  
  “走走走,回乾坤殿!”某皇帝主动拉着自己的小太监就要往回走,可是才走两步就觉得不太对劲,再低头瞅瞅,哎?就剩白棉布的底衣啦?这多难看?“内什么,咱们走这边。”他又拉着章远往边上靠了靠,两人挑着小道走。
  
  就这么一路偷偷摸摸的往乾坤殿的方向摸,章远心里就想啊,这怎么跟做贼似的?谁成想,刚这么想完,就听到边上一声大喝——“什么人?出来!”
  
  章远心说,完蛋!这下丢人丢大发了。
  
  紧跟着,数支长枪齐齐往花丛间探了过来。吓得章远一声大叫:“大胆!”
  
  御林军们本来是搜找茹嘉的,找到这里,就发现小道两旁的花丛间似有异动,谁知长枪一探,听到的竟是个太监的声音。
  
  紧接着,他们就华丽丽地看到天武帝身边儿的大太监章远顶着一脑袋树叶和花瓣就从花丛里站起来了,在他身后,还站起来另外一个只穿了白棉布底衣的男子。
  
  御林军们有点儿摸不清路数,夜里天黑,天武又躲在章远身后,以至于谁也没看出来他是谁。就听一个御林军问章远:“公公不在皇上身边侍候,躲在这里做什么?”再往后瞅瞅,感觉有些不对劲,这边是后宫,男子怎么可能到后宫里来?难不成也是个太监?太监为何穿成那样?无数疑问在心头窜起,那将士疑惑地再开了口:“公公身后的……是哪位公公?”
  
  “放屁!”一听说把自己也当成了太监,天武一下就炸了,大骂一声走上前来,抬脚就要往那御林军身上踹。
  
  御林军条件反射地往后躲,同时手里长枪就要前刺。天武气得单手把那长枪往怀里一拽,大力一发,直接就给那御林军带得一个咧斜。
  
  将士们这下算是看出来了,这哪里是公公,这分明是皇上啊!于是赶紧跪地求饶,就听那个跟天武叫公公的将士说:“卑职实在不知道是皇上在此,皇上饶命啊!”
  
  天武从来都把面子看得特别重,要不然他也不能钻草丛,谁知弄巧成拙,到是被人当贼给逮了,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天武觉得这也忒没脸见人了,于是干脆一把将章远给扯到身前,再次将自己挡住。
  
  章远也没脸啊,但他身为天武的近侍太监,这种时候是必须得冲在前头的。于是他挺了挺腰板,对着面前这些御林军大声地道:“皇上得知千周公主逃窜,是准备亲自把人抓回去的,你们别到处嚷嚷,散了,都散了吧!”
  
  御林军们心头各种腹诽,骗谁呀?穿底衣出来抓人?瘾头这么大呢?
  
  但这话也只能在心里说,人家是皇上,不管穿啥干啥,都显得是那么的有理。于是御林军们听了章远的话,又跟天武说了告退之后,纷纷散开了。两人就听到那些散开的御林军正跟另外一拨要往这边来的人۰大声地喊道:“这边不用查!皇上刚从月寒宫出来,衣裳还没来得及穿呢,都别过去添乱。”
  
  章远一把抱住天武的胳膊:“皇上,冷静啊!都是自己人,千万可别冲动!”
  
  天武不解,“朕为什么要冲动?”
  
  “他们说……”
  
  “他们说朕刚从月寒宫出来,还没来得及穿衣裳。哈哈!很好,这样很好!给老子编个故事听着过瘾也不错。走,回昭合殿。”
  
  昭合殿是寝殿,在千周作乱、全宫搜捕逃跑的茹嘉时,天武帝居然选择回寝殿去睡觉!
  
  章远眼眶有些湿,鼻子有些酸,他知道天武这是在逃避,这是选择用一句谎言来欺骗自己了。宁愿活在这个谎言里,也不想接受真相。
  
  他回头看看那座月寒宫,就觉得云妃实在是太心狠了,一个皇上能为一个妃子做到这个份儿上,她还图啥呢?真是……任性啊!
  
  彼时,月寒宫里,大伏天的晚上,云妃走着走着就打了个喷嚏。她站住脚,问边上的宫女——“你说,是不是老头子背后骂我呢?”神医嫡女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