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399章 当初欺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云妃往乾坤殿走一趟,就做好了被骗的打算。她知道今日玄天冥和凤羽珩都进宫了,如果能在这两人的眼皮子底下再让千周人把皇帝给伤了,那他俩也不用混了。
  
  但到底是千周行刺,这可跟平日里天武拿来骗他的那些小儿科手段严重多了。云妃思来想去,这一趟乾坤殿是非走不可的,即便不为了自己,也得为了她的儿子。
  
  当然,她原本也没打算进去见天武,就想着最多在外头隔着门帘子说几句话就回来,谁成想,还没等走进殿呢,就听到天武那样一番话,气得她调头就走。
  
  月寒宫的宫女早就接受云妃不见天武这个事实了,也习惯了云妃张口闭口的跟天武叫老头子,听她这么问,赶紧就答:“娘娘多心了,皇上骂谁也不可能骂娘娘的。”
  
  云妃翻了个小白眼,“哼,他念叨也是算骂。”
  
  适才外头天武叫门的声音很大,月寒宫上上下下都听到了,这宫女有些可怜天武,便试着劝了句:“要不娘娘就见见皇上吧,这么大岁数了,也怪可怜的。”
  
  “他可怜?”云妃眼一立,“当初骗了我,把我这辈子都困在这个牢笼里,这样的人我见他做什么?这样的话以后莫要再提了。”
  
  宫女吓得一缩脖,再也不吱声了。
  
  云妃到是又问了句:“华儿去外省办差,是不是也快回来了?”
  
  那宫女答:“七殿下离京快两个月了,想来应该快了。”
  
  “恩。”云妃点点头,再对她说:“你去乾坤殿跟冥儿和阿珩说一声,别光顾着抓人,差不多了就过来吃饭,这都什么时辰了,再不吃还不饿坏了。”
  
  而这时,玄天冥跟凤羽珩二人正在讨论关于茹嘉的事,玄天冥说:“人应该是想办法要出宫去的,外头一定有不少隐藏起来的千周人,除去随着皇叔进京的那些随从之外,百姓中定也混入不少。”
  
  凤羽珩想了想,道:“之前不是有人说那封坤仗着自己是孩童去见过茹嘉几次?想来,肯定是有一些话跟茹嘉交待过了。宫里千防万防,就是没想到一个看起来不过是四岁孩子的人,竟是个有着成年思维的侏儒。你猜,这会儿她出宫了没有?”
  
  此时,大臣们都已经离了宫,就只剩下凤瑾元还站在大殿之上,他说为了避嫌,为了表态,等康颐抓进宫之后自己再回去。玄天冥便也没说什么,就任由他在那里站着,而他与凤羽珩的这一番对话,自然也落到对方的耳朵里。
  
  凤羽珩说话时还特地往她父亲那边看了一眼,状似探讨地接着问了句:“父亲,您也猜猜。”
  
  凤瑾元低头不语。
  
  玄天冥却是冷笑一声,“还非得本王亲自问了。凤相,你说那茹嘉公主,如今是在宫里,还是在宫外?”想了想,再道:“如果是在宫外,你再猜猜,她能去哪里?”
  
  玄天冥问话了,凤瑾元就再不能装傻,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答,就只能说了句:“臣实在不知。”
  
  “所以就说让你猜猜。”玄天冥还是坐在自己的轮椅上,就挨着天武帝的那张龙椅,说起话来还是那个懒洋洋的调调,话里的意思听着却让人十分心颤。“如果你要是知道,本王就直接跟你要结果了。”
  
  凤瑾元一惊,他突然起了一个念头,且不管茹嘉能不能逃得出皇宫,又是怎么逃出去的,单论她若是成功地逃出了出去,该不会……该不会是去凤府吧?
  
  这念头一起,立即惊起一身的冷汗,最要命的是,他竟然越来越觉得茹嘉会去凤府的可能性十分之高。可是这话能说吗?当然不能。他人还在宫里,家里全是老弱妇孺,还有个大着肚子的小妾,宫中人抓康颐好抓,茹嘉却是藏在暗处的,真要是翻找起来,凤家的脸面荡然无存不说,只怕老太太她们也受不起这番惊吓啊!
  
  凤瑾元低下头,脑袋几乎都要耷拉到胸口,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这时,有个宫女从大殿外头走了进来,正是月寒宫来请人回去吃饭那位。
  
  玄天冥听到这宫女的话之后十分爽快地就应了下来,然后拍了拍凤羽珩的手背:“走吧,我们去吃饭。”
  
  凤羽珩一脚踢上那轮椅,“起来,自己走。”
  
  玄天冥不干:“坐习惯了,不想起来。”
  
  凤羽珩气得咬牙,“你就装。”
  
  玄天冥很是认真地道:“本王是真的习惯了。”
  
  她无奈,总不能在这大殿上跟他争论吧,毕竟是个皇子。于是只好撇撇嘴,气呼呼地推着轮椅走了。
  
  那宫女快步在后头跟着,一路掩口窃笑,九殿下这性子,也就济安县主能治得了啊!
  
  乾坤大殿上,除去留守的宫人,就只剩下凤瑾元一人。去吃饭的两人临走时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那么随意地与他擦肩而过,凤瑾元觉得,他这个丞相一定是史上最憋屈的丞相。
  
  但有的人就是这样,憋屈他不从自己身上想辙,他非得从别人身上找客观原因。就像千周人的行刺,他认为这全部都是被凤羽珩给逼出来的!明明都好好的,千周人送了聘礼,老太太十分高兴,那被他二人联手坑的一千万两黄金也抬到县主府了,只要多注意些不要再得罪凤羽珩,以后的日子应该是风调雨顺的。
  
  可惜,凤羽珩才刚刚回京多大一会儿工夫,居然就能逼得千周人行刺!怪不得当年那紫阳老道说她是煞星,会克凤府,如今看来竟是真的。
  
  凤瑾元完全不考虑千周带着个假扮成世孙的世子来大顺干什么,他只知道,康颐完了,茹嘉完了,凤府虽说逃过一劫,但谁知道日后会不会被人寻了别的错处也收拾了去。千周,他将思维远远地飘到那个极北之地的冰寒国度,竟然在想着,如果千周有实力与大顺抗衡,对于凤家来说,会不会是一条后路?
  
  他这边在宫里胡思乱想着,另一头,大批的御林军出了皇宫,直奔着凤府就疾行了去。
  
  凤府的人早已在各自院落中歇息,老太太由赵嬷嬷侍候着已经沐浴过,想上榻歇息吧,又觉得时辰尚早,更别提院子里的蝉鸣声实在闹人,叫得她心烦意乱。
  
  赵嬷嬷看她有点儿不自在,便提议道:“要不咱们到园子里走走吧,夏日天头长,这就睡觉是早了些。”
  
  老太太听着要去园子里走走也是心烦,拧着眉毛道:“大晚上的上园子里干什么?蚊子多得很。”
  
  “那要不,咱们到湖边坐会儿?”
  
  “湖边风凉。”
  
  赵嬷嬷知道了,老太太今儿就是不顺心,自己怎么说都不对,干脆也不说什么,就在边上打着扇子陪着。
  
  这晚的凤府,不止老太太一个人闹心,康颐也闹心,也是没来由的。夏蝉就看着她在屋子里团团转,不停地跟下人打听自己的侄子进宫之后有没有回到驿馆,可下人们谁都没出府,除了静等外头传回消息,也是一问三不知。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康颐的影响,夏蝉也开始有些心慌,这丫头到底是老太太那边的人,心思剔透,总觉得那千周的世子走丢了,然后又怪到姚氏头上这事儿十分蹊跷,便借口去厨下拿些点心,从康颐的院儿里跑了出去。
  
  夏蝉一出来就奔舒雅园,可没等跑一半呢,就听到前院儿一阵喧哗,好像来了很多人。她好奇跑过去看,这才发现冲进来的人竟然全是将士,个个都跟守在县主府门外的那些御林军是一样的打扮。她心说不好,调了头就去找老太太。
  
  不多时,凤家所有人都被集中到前院儿,康颐更是被御林军绑着押了出来。
  
  老太太吓得差点儿瘫坐在地上,要赵嬷嬷和另一个丫头用力扶着才不至于摔倒。而那康颐,此时到是冷静下来,只低着头,一句话不说。哪怕御林军推搡之下用大了力,她最多也就皱皱眉头,什么话也没有。
  
  此番抓捕康颐,是二皇子亲自带兵上门,面对凤府一群哆哆嗦嗦面色苍白的女眷,他面上到也和善,从容地跟老太太解释道:“千周来使作乱,于宫内行刺皇上。父皇已经下令通缉所有在京的千周人士,包括府上的夫人。”
  
  老太太一听这话,心里立即就凉了半截儿。她就觉得今日心慌怕是要出事,只是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
  
  “殿下。”她开了口,声音打着颤,“瑾元呢?”
  
  老太太这时只关心自己的儿子如何了,还有,康颐若是敌,那凤家算什么?
  
  二皇子明白她的心思,安慰道:“老夫人放心,凤相没事,凤府当初是为了阻止千周与古蜀和亲,才由凤相勉强迎娶千周长公主的,如今出了事,自然不会把罪怪到凤府头上。更何况,济安县主新钢大成,实乃我大顺第一功,就是看在县主的面子上,凤家也保得下。”他说完,再不看凤府众人,一转身,冲着身后将士手一挥:“回宫!”
  
  大批的御林军押着康颐就出了凤家的大门。
  
  老太太实在坚持不住,一屁股跌坐在地,却听凤沉鱼狠狠地说了句:“凤羽珩,又是她!这个克星到底要把咱们凤家克到什么地步?”神医嫡女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