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03章 朕还得追你娘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茹嘉几乎被吓疯了,条件反射般转头就要跑。可惜,到了这种时候,她哪里还跑得了。身后凤羽珩的小手就那么轻轻的往她肩上一搭,也没见多用力,茹嘉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然后一阵眩晕过后,“砰”地一声被摔进屋里。
  
  铺子大门再重新关上,茹嘉一抬头,正对上玄天冥面上那副黄金面具。在这样昏暗的烛光下,那面具依然闪着光,晃得她眼睛生疼。
  
  茹嘉别过头去,这才发现,屋里地上,四个伙计被捆成一团正蜷缩在角落里,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看向她的眼神却是带着绝望和凄凉。
  
  就像她指望着铺子里的人救命一样,铺子里的这些千周暗哨也指望着两位公主能救他们一命。可惜,两边的希望都落了空,摆在他们面前的路就只有一条,那就是死。
  
  玄天冥一抬头,对身边的白泽道:“都拖到后面去拷问,务必让她们招出另外几处窝点的详细位置来。”
  
  白泽阴笑着走到茹嘉面前,一伸手扯住她的胳膊,就在地上拖着又往墙角走去。直到拽住那四名伙计绑身的绳子,这才道:“走吧!跟小爷到后头去说个清楚。”
  
  大约半个时辰后,白泽终于回到前堂来,在二人面前行了个礼,道:“有一个伙计禁不住拷打,全招了。京城里还有另外三处据点,分别在城北、西、东四方,具体位置属下已得。”
  
  “好。”玄天冥站起身,扯着唇角泛起个冷笑,再冲着凤羽珩伸出手,“爱妃,本王带你打架去!”
  
  就在这样一个狂风席卷着暴雨又混夹着闪电惊雷的夜晚,九皇子玄天夜伙同济安县主凤羽珩,顶着雷雨行走于京城四个角落。一间包子铺,一间点心铺,一间首饰铺,还有一间米行统统被她二人联手捣毁。里面所有人无一逃脱,也无一死亡,全部被生擒活捉。
  
  那跟着他们一起行事,随时随地准备打下手的官兵们都看傻了眼。从没见过这么利落的行事作风,从没见过这么爽快的打法,传闻九皇子带兵打仗是高手,传闻济安县主是当世神医。可直到今日他们才知,这二人的武功竟也高得如此出神入化,就好像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勾魂使者,一身的煞气在这样雷雨交加的夜晚,勾走那些被他们看中的人命。
  
  暴雨将这场行动掩饰得更加隐蔽,百姓们皆紧闭门窗来躲风雨,即便是外头有点动静,也在一声声惊雷中化得一干二净。谁也不知道这一夜都发生了什么,直到第二天早上风停雨止,人们出去买包子买点心,这才发现铺子竟在一夜之间就换了人经营。
  
  但是谁去理换不换人啊,买到了自己想吃的东西,旁的事便与己无关。
  
  当那些隐藏在四间铺子里的暗哨连同茹嘉一齐被送进山牢时,一直忍着没有发作的康颐终于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痛哭起来。而封坤也终于明白,千周斗不过大顺,仅仅一夜的工夫,他们十年部署便毁于一旦。
  
  而这时,玄天冥与凤羽珩二人已经站在昭合寝殿的外堂,刚刚把昨夜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正在穿龙袍准备上朝的天武汇报完一遍。
  
  天武听得那是热血沸腾,期间打断了多次,不停叫好,惹得章远实在没办法,不得不提醒他:“皇上,这身龙袍都穿半个多时辰了,您能不能让奴才好好的把它给穿完?”
  
  天武哪还顾得上穿,干脆把外头那层怎么系都系不上扣子的袍子给脱了去,然后背着手在屋子里走了两圈,终于停下来时,面上了覆了一层郑重之色。
  
  “千周与大顺一战朕似乎已经听到兵器交戈的声音了,前些年北界也偶有小股贼人作乱,但大顺采取的态度主要还是安抚。这一次是彻底的撕破了脸面,既然要打,那就得打出点儿门道来!唯今之计还是要抓紧炼钢——”他看向凤羽珩,“半年太久,朕最多只能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至少京郊大营的将士得用得上钢制的武器。”
  
  凤羽珩锁紧了眉心,三个月,太匆忙了。可却也知道这其中厉害关系,千周一事再怎么拖也拖不过三个月,只要消息一传回千周,那边势必会有动作,首当其冲的北界三省就要动乱。这对于大顺来说,实在是极大的威胁。
  
  她沉思半晌,点了点头,“我尽力。”
  
  天武却纠正她:“不是尽力,而是必须要成。”
  
  玄天冥不干了,“哪那么多必须?钢是说炼就炼的?”
  
  凤羽珩扯了扯他的袖子,微微摇头,“是得抓紧了,怎么算,时间都不够。”
  
  玄天冥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他只是看不惯天武催着凤羽珩,想了想又道:“除了新钢,至少我们还有一个神机营,那也是制胜的关键。”
  
  “对。”凤羽珩道:“神机营的确也能给我们争取不少时间,我们会尽快部署,先在暗里派一小部份天机组的人潜入到北界,看有没有可能先行布下一些小而有用的阵法。”
  
  天武大手一挥:“朕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他一边说一边坐到椅子上,再跟玄天冥道:“你也看到了,你老子我这个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所以这个千周的事儿你就是从孝道上来讲,也不该再让多从操心。更何况这是给你媳妇儿打天下,只要千周打下来,她就是千周的女王。”
  
  玄天冥一听,“你这是要甩手不管?”
  
  天武眼睛一瞪:“管什么?不是说了嘛,朕岁数大了,身体不好,想管也没那个精力。再说,早晚都得你管,你就当练手了。”顿了顿,又不甘心地来了句:“别人想练还没这个机会呢,切!”
  
  玄天冥鼻子差点儿没气歪了,这个老家伙就这个脾气,不管说多正经的事儿用的都是极不正经的方法。
  
  天武也十分给他面子,说不正经就更不正经起来——“再说,朕不还得去追你娘吗?你娘和朝堂,孰轻孰重,你心里没数吗?”
  
  玄天冥翻了个白眼,“你这意思是,母妃比大顺还重要。”
  
  天武张了张口,看那样子是想说对,可到底被章远瞪了一眼之后,那么不上道儿的话还是没说出来,就只能来了一句:“大顺不是还有你嘛!”
  
  凤羽珩知这父子二人一争轮起来也没个完,赶紧出言打断,却捡了一句要紧的跟天武要了个承诺——“千周打下来,真的归我?”
  
  天武点头,“那是自然。”
  
  “好。”她也开心起来,“原本要了千周十株天山雪莲,可我忙着闭关炼钢,听说都枯死了。得了千周之后,那东西可再不是稀罕物,我还得回大顺来开医院,父皇,说好了,开医院时,您可得入一股。”
  
  天武左右也是不明白她所谓的医院是什么意思,想着可能就是那个百草堂吧,大不了就是多开几家,入不入股的能有几个油水捞?干脆地道:“朕到时候给你拨些银子,股就不要了。”
  
  凤羽珩点头,“一言为定。”
  
  玄天冥却从她眼里看出一丝狡黠,心里知道,怕是老头子要被这鬼丫头给坑了啊!
  
  凤羽珩还有一事,她跟天武说:“我得立即把母亲送到萧州去,父皇放心,从萧州回来之后,我直接回大营。”
  
  天武又唠叨了几句,章远催了几次让他上朝,他才磨磨叽叽地又开始穿外衫。
  
  临走了还不忘提醒玄天冥:“说好了打仗的事儿都你俩管啊!”
  
  玄天冥拉着凤羽珩,几乎是逃出皇宫的。
  
  “老头子越老越没个正经。”他在宫车里念叨了一句,却被凤羽珩听在耳里。
  
  她说:“其实父皇也是一心想把皇位传给你的吧?他都做得这样明显了,你该明白他什么意思才对。从前用你的伤势做文章,是想让对手将目标转移至别处,给你最大限度的安全。如今,却是想用自己余生之力来帮忙你尽早的成为一个好的帝王。父皇用心良苦,不管是从君臣还是父子的角度来说,他都该是满分。”
  
  玄天冥叹了一声,拉住她的手,“我知道,只是不想让他服老罢了。”
  
  凤羽珩不再多言,她心知这二人父子情深,不然,天武帝也不可能把这个儿子宠到这个份儿上。
  
  宫车一路行到凤府门口,凤羽珩叫了停,玄天冥问她:“回凤府?”
  
  她点头,“离京数月,怎么说也该回去打个招呼的,再何况,千周一事,咱们总得想个法子尽量拖拖。我想去找找看有没有康颐平日里写的字迹,咱们着人仿一封书信送回千周,报个假平安。”
  
  玄天冥想了想,说:“这样也成,你自己小心些,一夜没睡,要先休息,书信的事还不急。”
  
  “好。”她笑着下车,再扬头道:“有空记得来看我。”然后一提裙摆,转身进了府里。
  
  玄天冥看着她那小模样就好笑,只道他这媳妇凶悍起来像只毒蝎,天真起来却还是个十三岁的小女孩。
  
  凤府的人数月没看到凤羽珩了,冷不丁的她这一进府门,到是把何忠给吓了一跳。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赶紧迎上前行礼:“奴才见过二小姐,二小姐您回来啦!”
  
  凤羽珩一边应着声一边往府里走,就觉得这府里死气沉沉的,也没个动静,想来昨晚定是谁都没睡,这会儿在补眠呢。她想了想,调个方向往添香院儿那边走,这时,就听身后有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了来——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