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11章 姐的本事你一辈子也学不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三皇子玄天夜突然就有一种想要自杀的冲动,这半年来他曾不止一次地不想活了,但都没有这一次来得这么强烈。
  
  可惜,这种冲动被玄天冥全部看在眼里,他眯缝着面具下面的脸,跟榻上的人说:“男子汉大丈夫,你不战死沙场,也不为国尽忠,躺床上都能被个小姑娘气死,老三,丢不丢人?”
  
  玄天夜闭上眼,再也不想看见这两个人,犹自调整了一下情绪,之后怒声大吼:“出去!都给我出去!”
  
  没一个人听他的。
  
  凤羽珩转身走向黄泉,将她手里原本就提着的一只药箱给拿了过来,然后,鬼医松康眼睁睁地看着她从里头把一套输液的设备给拿了出来。
  
  这松康都看蒙了,这是什么玩意?除了最边上那个东西他叫得上来那是针,其它的没有一样是他能认识的。就连那些透明物体的材质,他分析了半天都没分析明白。
  
  玄天冥却对这东西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还主动给松康讲解起来:“这种叫输液,不懂吧?看到里面的水没,看到这针管里的东西没?水是生理盐水,针管里的是药,混到一起,再把小细针扎到手背上,就可以把药直接输送至人的身体。”
  
  他讲得头头是道,凤羽珩还是纠正他——“那不叫扎到手背上,是静脉。”
  
  玄天冥很大气地挥手:“反正就是那么回事儿,说什么他也不懂。”
  
  松康是不太懂,但他盯着凤羽珩的动作,还是看出了些门道:“是扎到血里。”这是他的理解。
  
  凤羽珩也不多说,静脉滴注刚刚开始,玄天夜便沉沉睡去,看得松康眼睛都直了。
  
  随后,凤羽行当着他的面,用消毒液净手,穿上白大褂,再将刀具浸泡消毒,然后在玄天夜的床榻前拉起一道帘子。
  
  这是她来到大顺朝之后,第一次在空间之外做手术,不过好在不是开腔开颅,只是简单的骨科手术,多加注意,还是可以避免细菌感染的。毕竟她有着丰富的战地医疗经验,前世,硝烟弥漫的中东战场上,她跟同伴抢出来的伤员肠子都流了一地,腿都被炸掉了,她还不是把人拖到稍微安全些的地方就地手术吗?现在的条件跟当时比,已经好上太多。
  
  更何况,那松康只专注着她的治疗过程,对于她是怎么把一个又一个奇怪的工具拿出来的,是一点都没注意,也一点都不关心。玄天冥主动承担了擦汗的工作,直到天全黑下来,凤羽珩终于完成了最后一针的缝合,宣告手术成功。
  
  松康直接就给她跪下了,不跪不行,他的膝盖已经完全被凤羽珩的医术折服。就说这最后一手缝合,这都是他见所未见的。松康觉得,这位济安县主绝对是天底下医术第一人,如果今天错过了她,自己定会遗憾终生。
  
  这整整一天,他在凤羽珩面前跪了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凤羽珩都懒得理她,甚至在给玄天夜治骨伤的过程中,她都没说一句额外的话。现在手术完成,她也只是跟玄天冥说:“接了他腰部和脊椎、颈椎的骨,人能坐着,但肘关节和指关节就不是我该管的事了。腿部也一样。”她说着,撇了松康一眼,“这庸医给治成那个德性,到也不辜负我们送的那一辆轮椅。”
  
  当晚,他们从襄王府出来,鬼医松康着了魔一样地跟在后面。端木青只顾着去看玄天夜的伤势,也没顾得上管他。直到玄天冥拉着凤羽珩的手坐上了宫车,直到宫车已经启动往县主府去,忘川掀了帘子往外瞅了瞅,然后告诉他们:“那人还在后头跟着,摔了几跤,十分狼狈。”
  
  玄天冥有些不解,问凤羽珩:“我本以为你会厌烦那样的人,本想帮你一鞭子把他抽死的。可后来看你又像是想要留着他,究竟是何意?”
  
  凤羽珩轻叹了一声,十分无奈地道:“我的确是厌烦那种人,为了一己私欲残害他人性命,*取骨取器,简直是人间最毒辣之事。可是……”她仰头看他,“玄天冥,世上能懂得并接受这一套理念的人并不多,虽然他只掌握了一个外科手术的雏形,但我有留意观察过,他的手法还是很利落,对医术的悟性也极强。我的师父将那么先进的医术传给我,为的是让我济世救人,可是你想想,凭我一双手,又能救几个人?凭我的精力,哪还有工夫再去培养帮手?而我们今后要面对的、需要这种医疗手段去帮助的人还有很多很多。早晚有一天要再上战场,我不仅是炼钢的人,不仅是神机营的统领,我更是个大夫,这才是我的本职。我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还有救的将士因为我忙不过来而一个个死去,所以,在可能的情况下,我必须为自己培养帮手。”
  
  玄天冥懂了,可又有些担心,“你是相中了松康不需要重新培养,没错,他的确可以最快的进入角色,接受你的医学传授。可是珩珩,那样的人,你有把握驾驭吗?”
  
  凤羽珩的目光中透出一丝深远以及坚定来,她说:“不是把握,而是靠我的本事。那松康痴迷于医学,只要他初心不改,我这儿,便有穷其一生不吃不睡都学不完的本事。”
  
  玄天冥还能说什么呢,轻掀了车帘,对外头赶车的白泽说:“吩咐暗卫,将人带回御王府去。”然后再对凤羽珩道:“这人我帮你先看着,你需要的时候派人到王府去提就好。”
  
  她“噗嗤”一下笑了起来,派人去提?提货么?
  
  凤羽珩靠在玄天冥身上,微闭了眼,脑中思绪翻腾起来。
  
  鬼医松康,她给那人一个机会,如果是个提得起来的人才,日后她保证给那松康最畅快的医学人生。但如果他死性不改,一身因致死太多*而留下的阴森之气不去,那到时候,她必将亲自送他进那鬼门关,绝不多留一刻。
  
  这一夜算是好眠,除去玄天冥死活不乐意走,在县主府赖了大半宿的事之外……
  
  次日,凤羽珩觉得,她回来这么久了还没跟凤家人真正见上一面,想来也不是很好。于是吃过早饭,便带着忘川到舒雅园去给老太太请安。
  
  她到时,凤家女眷都已经聚齐在这边了,老太太正在嘱咐韩氏:“跟你说过多少回,再有三个多月你也就该生了,现在身子重,天气也热,就不必每日都过来请安。”
  
  韩氏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面上笑得像朵花似的,娇着声道:“妾身不累,给老太太请安尽孝,这是妾身应该该做的。”
  
  “我没说你累。”老太太不待见韩氏,特别不爱看她娇笑的样子,总觉得是个狐媚的笑,尽透着风月巷子里的味道。“我是怕累着我的孙子。”
  
  韩氏脸色立马就沉了,委屈地看了粉黛一眼,粉黛就想去跟老太太理论。可这时,就见程底姐妹突然站了起来,目光齐齐看向堂厅门外,面上也浮了笑意。
  
  人们反应过来,也跟着往那边看去,这一看才发现,竟是着了一身淡色长裙的凤羽珩带着丫头走了进来。
  
  老太太有些发愣,她没想到凤羽珩会来,特别是那天听凤瑾元说这个家已经被凤羽珩收去做主之后,就更觉得这个孙女不会再把她这个老太太放在眼里了。可是眼下人就来了,还面上挂笑,站到她面前俯了俯身,道了声:“孙女给祖母请安,数月不见,祖母身子可好?”
  
  老太太愣在当场,一时没搭得上腔。
  
  到是程君美提醒了她:“母亲,县主和你说话呢。”
  
  老太太这才回过神,赶紧说:“好,好,我身子好着呢。”
  
  凤羽珩没在意她不自然的神色,只是淡淡地道:“那就成。”然后自顾地走到一直空着的嫡女座位上坐了下来。
  
  一时间,这堂厅里现了几分尴尬。到也不是所有人都尴尬,想容坐得离她不远,中间只隔了个沉鱼,她斜着小脑袋去看凤羽珩,眼睛里透满了喜悦。
  
  凤羽珩也冲着她笑笑,然后主动开口道:“原本听说三妹妹被送到了庵里,我还想着给父皇看过钢刀之后就抽空到庵里去看看的。”
  
  听她这样说,想容有些激动,小脸蛋都泛了红,安氏也很是感激地冲她点了点头。到是韩氏和粉黛,极不乐意地翻了个白眼。
  
  老太太其实心里明白,当初加害韩氏那个案子审得不清不楚,想容多半就是个替罪羊,但后来凤家不愿意往深里揪了,便在她这里把那事儿就给了了。本来打的是凤羽珩跟安氏母女不再亲厚的主意,却不想,凤羽珩对这想容依然要多上几分情谊。
  
  她怕凤羽珩跟凤家算这个帐,赶紧就把话岔了开:“阿珩,昨日到襄王府去,你大姐姐的庚贴可送到了?”
  
  凤羽珩点了点头,“送到了,不但送到,还给三殿下治了伤,不至于让他在婚礼当天还连床榻都下不了。”
  
  凤沉鱼心里一惊,冲口就问:“怎么是你去治的?不是说端木青带来了鬼医松康?”
  
  凤羽珩笑着问她:“大姐姐是觉得,我的医术不如那松康?”
  
  程君曼把话接了过来:“县主医术连皇姑父都说是天下第一,怎么可能还不如个北界的游医。”
  
  她一张嘴就把皇上给抬了出来,凤沉鱼还敢说什么?千般不愿都给堵了回去,强忍着把后头的话给咽回了肚里。
  
  然后,就听凤羽珩对着程君曼说:“今日阿珩过来,除了给祖母请安,还想跟母亲商量商量大姐姐的嫁妆问题。”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