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16章 小姐也有怕的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沉鱼行及笄礼这天,襄王府热热闹闹地来下了大聘。
  
  之所以说热热闹闹,并不是因为襄王府下了多重的礼,也不是因为吹拉弹唱造出了多大的声势,而是因为来的一群人手里提着的东西--活鸡、活鸭、活鱼!
  
  凤羽珩最先崩溃了!
  
  她这辈子加上辈子,不怕枪不怕炮,不怕天灾*,也不怕毒虫毒蛇,但她有个致命的弱点,她怕一切长翅膀的东西,其中尤其以鸡最为严重。
  
  年前遇苍鹰突袭时,她面上谈定,心里却已经被吓了个半死,可好歹那只是鹰不是鸡。眼下,八只活鸡被人拧着膀子提进来,她一下没控制住,“嗷”一嗓子就猫到安氏身后去了。
  
  安氏也被她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诧异地问:“二小姐怕鸡?”
  
  凤羽珩脸都白了,“鸭,鸭也怕。”
  
  安氏心里还纳闷,小时候没见二小姐怕过这东西。不过再看那几只大公鸡,一个个斗着鸡眼立着鸡冠,的确是很凶的样子,就连想容也有点不敢看,她便也理解了。于是赶紧调了下身位,把凤羽珩给保护起来。
  
  忘川跟黄泉两人都无语了,太丢人了,小姐居然怕鸡!就想用眼神去表达一下自己的鄙视之情,却见凤羽珩脸色煞白,猫在安氏身后眼睛死死地闭着,连耳朵都给捂起来了。她俩无奈,只好分站到安氏两边,再给挡严实点儿。
  
  古时下聘,称“六礼”,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这六礼,当初凤羽珩小时候跟玄天冥订亲时,走的那是认认真真,后来她们回京,周夫人再来下大聘过大礼,也是一切依礼而为。
  
  然而今日轮到沉鱼,一切可就没有那么讲究了。两家只不过在之前互相交换了庚贴,其它的程序便都一切从简。
  
  可是说是一切从简,凤家人也万万没想到,襄王府竟然能给简成这个样子。
  
  聘礼是由王府管家送来的,虽说当初御王府送聘礼时来的周夫人也算是个管家,可这管家跟管家却不同。周夫人是一品诰命,是可以出入皇宫的,襄王府这位算什么?充其量跟何忠是一个档次。
  
  凤瑾元的脸都有点挂不住了,再听听何忠照着礼单给他们念:“襄王府向大小姐下聘,活*只,活鸭八只,活鱼八条,鸡蛋一百个,红糖二十斤,粉条二十斤,四季衣裳四套,馒头一百二十个,女儿红五十坛!”
  
  没了!
  
  凤沉鱼的脸也扭曲得有几分变形,不过这一次她到是多了几分理智,主动走到老太太和凤瑾元的中间,然后一手一个将两人轻做安抚,再主动开口,跟那襄王府的管家问道:“请问管家伯伯,这聘礼,是襄王殿下亲自示下的吗?”
  
  凤沉鱼生得极美,特别是她面带淡笑情绪平和时,最是光彩照人。襄王府的管家其实也知道这样的聘礼实在是太寒酸了,这凤大小姐不但是当朝左相的长女,她还生着这样倾国之姿,当配得起最丰厚的聘礼。然而……
  
  他苦笑摇头,“殿下重伤在身,聘礼是王妃备的。”
  
  只这一句话,就是在告诉凤家,这是襄王妃的意思,女人嘛,帮着自家男人给别的女子送聘礼,这个心情是可以理解的,所以聘礼备成这样,你凤家也不要太委屈。
  
  沉鱼到也真的是松了口气,连带着凤瑾元和老太太的脸色也没有那么难看了。不管怎么说,这是女人间的争风吃醋,在所难免,今后沉鱼嫁过去,能不能把这局面扳回来,那就要看她自己的本事了。
  
  聘礼到府,接下来的事就由程氏姐妹全权接手。这礼虽说寒酸,却也是平常百姓家里最常见的。沉鱼是庶女,自然不能按着嫡女的标准去要求,不管怎么说,亲事订下才是最要紧的。
  
  程氏姐妹将聘礼收下,然后再留管家喝茶,可那管家说了还要回去复命,便也没多留,匆匆走了。
  
  程君曼笑着对凤瑾元说:“老爷,您看大小姐的嫁妆还要不要再加一些?”
  
  凤瑾元没说话,老太太到是怒哼了一声道:“还加什么?我到觉得咱们给多了。怎么说也还有套黄金头面,只那一样东西就比襄王府送来的所有物件儿都值钱!”
  
  沉鱼面色微变,她还真怕老太太说要把那东西也收回,于是赶紧把话接了过来:“那个就不算是嫁妆了吧,祖母就当是给孙女留个念想,毕竟母亲……毕竟沈氏留下的东西也没有什么了,算孙女求祖母,今后不管孙女有多大出息,都会记得祖母恩德。”
  
  她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老太太还能说什么?只唉了口气,再不说话了。
  
  此时,凤羽珩终于从安氏背后钻了出来,面色还是不太好。安氏赶紧叫人给她换了茶,然后在边上轻言安慰。
  
  本以为这聘礼收了,及笄礼也行过了,差不多就该散去。前院儿空场上也没什么遮挡物,日头烈,空气也闷,韩氏那头都觉得实在太闷热,叫下人一直在摇着扇子。
  
  可就在这时,凤瑾元突然又一甩袖,扶着老太太一起回到主位上又坐了下来。众人皱眉,心里明白这定是还有话说。于是一个个的止住细语,将目光往主位上投了去。
  
  开口的是凤瑾元,话未出口前,目光却是往想容那边投了去。只这么一眼,就把想容给看得猛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地就往凤羽珩身边靠,面上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恐惧。
  
  凤瑾元顶是厌烦这个三女儿跟凤羽珩如此亲近,可眼下看她二人站到一处,怎么瞧都能瞧出个五六分相似来。
  
  他平了平心绪,轻了轻嗓,然后开口道:“沉鱼今日及笄,终身大事也算订下,襄王府与我们凤家早有约定,及笄礼五日后便是大婚。”他一边说一边看向沉鱼,“只是这大婚之礼怕是要从简。”
  
  沉鱼心中幽幽叹息,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亲耳听到自己父亲这么说,心里却还是有些不大痛快。
  
  但她为了能顺利嫁入襄王府,早就在暗里告诫过自己,不管是多苛刻的待遇都忍着。所以,这大婚办与不办,对如今的沉鱼来讲,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她要成的是事,早已不再是所谓的面子。
  
  沉鱼上前一步,给凤瑾元行了个礼,很是善解人意地道:“女儿都明白,如今朝中局势不明,凤家本就该低调行事,切不可因为女儿的婚事再生波折。更何况沉鱼是庶女,襄王殿下纳的也是侧妃,女儿只需有一顶轿子抬进襄王府里,就够了。”
  
  凤瑾元看着沉鱼的倾国容貌,自己不甘心,对这个女儿也实在是心有亏欠。可是眼下他要说的事情,毕竟不是以沉鱼为主,便只点了点头,顺着自己刚才的话继续道:“府中嫡女……阿珩的婚事也是一早就订下的,说起来,就是想容和粉黛还没论亲。”
  
  这话一出,想容面上的恐惧之色更甚了,粉黛也有几分不甘。她原本是有亲事的,可硬是被凤家给退了,如今两个姐姐都订给了皇子,那她怎么办?
  
  这丫头心里巴望着凤瑾元能够回心转意,能够再考虑一下她跟五皇子的亲事,眼神儿巴巴地递了过去,却现凤瑾元看都没看她,目光依然投向想容。
  
  想容身体紧绷,就像是在等着宣判一样,连带着安氏也紧张起来。她心里有数,凤家可能光指望着三皇子,在如今这样的局势下,一个皇子已经保不了凤家,他们必须多做几手准备。那么……想容的这门亲,会订给谁呢?
  
  女儿是娇客,养来就是为了嫁个好人家,助母族一臂之力的。更何况是庶女,这种时候,就该由庶女往前冲,说是女儿,可是跟工具又有什么区别。
  
  “今日……”凤瑾元的话音又起,一字一句地道:“今日除了沉鱼及笄,想容的亲事,家里也做了安排。”
  
  “不要!”突然一声拒绝的声音传来,是想容下意识出的,就像疯了一样,不停地喊着:“不要!我不要订亲!”
  
  “胡闹!”老太太怒了,“哪家的女儿不订亲?哪家的女儿不出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容得到你说要或不要!难不成,你以为凤家会养你一辈子?”
  
  安氏见老太太是真生气了,说出来的话也是没轻没重,心里虽不痛快,却也明白是想容失态在先,赶紧就站起身,一边拉着想容,一边给老太太和凤瑾元说好话:“老太太息怒,老爷息怒,三小姐年纪还小,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有些失态了。”然后又扯了扯想容,示意她赶紧陪不是。
  
  可是想容都傻了,满脑子就想着凤家要给她订亲了,可是她不想嫁,或者说,凤家订的这门亲,肯定不是她想嫁的那个人,怎么办?该怎么办呢?
  
  她下意识地把目光往凤羽珩那边投去,眼里全是泪。
  
  凤羽珩看着这丫头,原主小时候的记忆又翻涌上来。那时,她在亭中习字,这丫头顶着两个包子头,远远地躲在石头后头看着,小脸蛋肉滚滚的,像个瓷娃娃。还有,她外公姚显来府上看她,带了好多好东西来,她那时性子淡,明明知道有一双小眼睛巴巴地看着,却从来不曾想过把手里吃不完的零食分给想容。还有,姚家落难,她们母子三人被赶出府,临走时安氏拽着子睿的衣领子,避过人的耳目,往那孩子的衣裳里塞了一把碎银子。
  
  这些记忆一齐涌来,凤羽珩一下就明白,这身体里存在着原主的本能思想,这种思想想她帮助想容,原主是喜欢这个妹妹的。
  
  可是……凤羽珩皱起眉,看了她好半天,就在想容觉得已经有希望扭转局面时,却看到凤羽珩微微地摇了头……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