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17章 两个女儿的亲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这头一摇,直接把想容的心给摇沉了,有一种再没任何指望的感觉由心而升,再转回头去看凤瑾元时,目光中就只带了两个字:认命。
  
  紧接着,凤瑾元又再度开口,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话:“前些日子步家人上门替东界统领步聪提亲,中意的人是想容,为父与你祖母商量过,已经应下了这门亲事。”
  
  想容下意识地后退两步,被安氏接在了怀里。凤羽珩也将眉心拧了起来,她万没想到,那人居然是步聪。
  
  步聪……她在心里合计着,一直以来步家支持的都是四皇子玄天奕,想容嫁给步聪,这摆明了凤家是要为自己多寻一条路,可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直接把女儿送进平王府去?
  
  凤羽珩在合计,沉鱼也在合计。她知道,家里不可能孤注一掷地把希望都寄托在她一个人身上,这两个妹妹早晚都要送到王府里,送到皇子身边。可是没想到,凤家将另外一份希望,给了步家,给了四皇子。
  
  她沉了沉心绪,主动开口道:“恭喜三妹妹了。”
  
  她开了口,韩氏跟金珍便也一前一后地说:“恭喜三小姐。”
  
  程君曼看着想容,心里轻叹,却还是随着众人的话道:“三小姐亲事已订,接下来就要着手交换庚贴,行纳采之礼……”她顿了顿,问凤瑾元:“老爷,步家可有说三小姐嫁过去,是正妻还是侧室?”她没有说做妾,毕竟是丞相的女儿,即便不是正妻,也不可能只为小妾。
  
  凤瑾元看着想容那一脸人生已经走到尽头的模样,心里就不痛快,当即怒哼了一声,道:“你不要以为家里不为你多做思虑,向来庶女为侧,那步聪又是驻守一方的大将军,按说你嫁过去,能做个侧室已经不错,但为父还是为了争得了正妻之位。想容,你好好想想,凤家待你是薄是厚。”
  
  这话想容听不进去,但安氏却是上了心。她自然明白这东界将军正妻之位是有多重,想容能有这般造化,说实在的,是凤家的厚待了。
  
  她当即表了态,扯着想容一并跪下来,对着凤瑾元和老太太磕头,口中道:“谢老太太成全,谢老爷运筹。”
  
  可是想容一句话都不说,被安氏扯着,机械般地磕头,面上死寂般的表情,看得凤瑾元和老太太一脸愤恨。
  
  这愤恨不只他二人,沉鱼和粉黛也有。沉鱼是万没想到想容居然能做那步聪的正妻,这算什么?虽然她嫁的是皇子,但到底只是个侧妃。同样是庶女,想容却能坐拥将军府正妻之位,这叫她当姐姐的脸往哪儿放?
  
  粉黛也气,她甚至瞪了韩氏一脸,狠狠地道:“你瞎恭喜什么?”
  
  韩氏这才想起五皇子那档子事,当下也为粉黛遗憾起来。
  
  这一日及笄之礼,订下了凤家两个女儿的婚约。特别是沉鱼,婚期就在五日后,散了礼,老太太赶紧就着人去置办嫁衣了。
  
  想容是被安氏拖着往回走的,直到走出凤家人的视线范围,这才开始苦心劝慰:“我知道你不甘心,也知道你心里装着另一个人,但是想容,你虽然叫我姨娘,可我毕竟是你的生母,就算全天下的人都害你,我也不会。老太太说的没错,女儿家的婚事本就是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是凤家的妾,在你的婚事上是说不上话的,本来我以为你会像大小姐那样,被送进皇子府,做个侧妃或是小妾。但是没想到,凤家为你求来了步将军正妻之位,想容,你不要再闹,这算得上是恩典了。”
  
  安氏苦口婆心,话也句句在理。可是想容听不进去,她也不认为这是恩典。对她来说,嫁给步聪,那就相当于向凤家妥协,用自己的一生,去换凤家一时兴起的交易。这笔交易无论成与不成,搭上的都是她一辈子的年华,而她,便再也没有任何指望,再也不能去做那场不切实际的梦,再也不能日日想着那个人,也再没有机会去听二姐姐的话,自己来规划自己的人生。
  
  她心中一动,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不该如此不甘的。正如安氏所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至少现在看来,比沉鱼嫁到襄王府为侧妃要好上许多。她原本就是个安份又安静的性子,原本从出生那日起就注定了该是这样的命运,她从小就知道的,早就接受了的,为何现在却变了呢?
  
  想容停下脚步,歪着头认真地想,半晌,终于让她想起来,有一些跟以前不一样的想法,是二姐姐教给她的。
  
  凤羽珩曾对她说,人这一生,短短几十年,就算你敞开了活,你还能活到一百二去?所以,别太去在意别人怎么看你怎么想你,就做你自己该做的事,如果有人逼你干什么,你若不喜欢,直接拒绝。自己的人生是要自己做主的,就算对方是爹娘,他们也无权干涉!
  
  “对!”她突然喊了一声,吓了安氏一跳,然后就见想容面上瞬间死灰一去,竟是浮上了一层光晕来。她抓着安氏的胳膊说:“姨娘先回去,我有点事要去找二姐姐。”说完,转身就跑。
  
  安氏先是一愣,紧接着便一跺脚,连声哀叹。她想也知道想容是要去搬救兵了,可莫说这事儿凤羽珩兴许管不了,即便能管,那将来怎么办?想容心里惦记着的人是七殿下,那个看上去都不像能沾染红尘俗世的人,有盼头吗?如果七殿下不行,那将来还能是谁?有比步聪更好的人选?
  
  她看着想容的丫头要从后面追,无奈地叫了声:“算了,别追了!让她去吧,总要彻底死心了才好。”
  
  想容这一跑就是直奔府门,府中的小姐按说是不能随意出府的,要跟老太太或是主母请示,然后由那边示下,门房才能放行。但想容说她只是去隔壁县主府找二小姐,这个到被允许的。
  
  于是她追着凤羽珩就到了县主府门口,御林军一见是她,顺利放行。
  
  终于把人追上时,凤羽珩都已经走回了自己院子,想容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光顾着喘,话都说不出来。
  
  凤羽珩笑她:“早跟你说要锻炼,我不在家里,你又荒废了吧?”
  
  想容喘了好一阵,总算能说出话时,是死抓着凤羽珩的胳膊,几乎是哭着哀求:“二姐姐,求你帮帮我,想容不想嫁给步聪。”
  
  凤羽珩当然明白这丫头到这儿来是什么意思,拉着人坐到院子里的石椅上,这才道:“亲事是父亲订下的,按说,我没有道理反驳。更何况,无论从哪方面来看,步聪许你正妻之位,你都是高攀的。”
  
  “我不要高攀!”想容有些激动,讲话的声音也大了起来,“他是不是将军,许不许正妻,我都看不上!我不喜欢的,即便是皇上,我也不嫁!”
  
  这话一出口,想容自己都愣了,然后就有些蒙,再然后就开始害怕。
  
  这么大逆不道的话,若是让人听了去,还有她的活路吗?她小心地四下转头,这院子里的下人不少,走来走去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就是凤羽珩身后也站着忘川和黄泉。那样大声的说话,这一院子人肯定都听到了,可是……
  
  想容就纳闷了,这要是在她自己的院子,这样的话一出,安氏指不定就要吓得关窗关门,然后再狠狠
  
  地敲打所有下人谁也不许往外说半个字,接着就是一连几天的提心吊胆。可是同生轩这边,为何大家听了就跟没听似的,连点意外的反应都没有?
  
  她正纳着闷,黄泉却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开口道:“三小姐不用害怕,在咱们这边啊,你爱说什么就说什么,没有人管,也没有人会往外说。”
  
  凤羽珩点点头:“更何况,你说得没错,只要自己不喜欢,天王老子也不嫁。”
  
  “二姐姐答应帮我了?”想容一下子又来了精神,“二姐姐能帮我退掉这门亲事吗?”
  
  凤羽珩不答,反问她:“你早晚要嫁人,今日退了步家,明日就还会有别的家,想容,你哪个都不嫁,那你想嫁谁?七哥?”
  
  她直接说出七哥二字,就像拍在想容的心脏上一样,又疼,又舍不得放开。
  
  凤羽珩知道这丫头的心思,她不得不提醒想容:“你要想好,那可能是一条永远也没有尽头的路,不管你如何努力,都走不到头。”
  
  “我知道。”想容低下头来,拧着自己的手指说:“我没想那么多,姨娘说我不该有那样的奢望,能嫁给步将军为正妻,是凤家的恩赐了。可是二姐姐,想容不甘心,你帮帮我,求你。”
  
  “你是要我帮你退了这门亲事,还是让我帮你嫁到淳王府呢?”她认真地看着想容,面色凝重。
  
  想容说:“退亲。”
  
  凤羽珩摇头,“其实,哪一个我都帮不上忙。想容,你摆脱了今日,还会有明日,我不可能每一门亲事都帮你退掉,所以这件事归根结底还要靠你自己。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靠别人不行,你得自己强大起来。想想二姐姐以前怎么教给你的,你若真的不甘心,就自己去争。你才十一岁,这亲事即便是订下又能如何?四年,四年的时间,足够很多事情了。”
  
  她不知道这样说想容能不能明白,就看着那个还是梳着丸子头的小丫头若有所思地离开,心头终究是有些不忍。
  
  她吩咐忘川:“去查俞千音。”
  
  忘川没有疑义,点了头就要走,可才一转身,却又被凤羽珩给叫了回来——“等等……算了。”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