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18章 到底她还是不如凤羽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查天查地,终究还是做不到背后去查玄天华。明明知道那个俞千音有问题,明明知道这里面有蹊跷,可是她下不去手,不知道该从什么角度去查这个事。那人到底是玄天华,不是能让她的未婚夫、不是能让她为所欲为的玄天冥,那是一个神仙一样的人,那么好,好到……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去管这件事。
  
  罢了。她轻轻叹息,“得相信七哥,他不说,我便不问,不查。”这话像是说给忘川,更多的却是自言自语的说给自己听。
  
  忘川知道凤羽珩心里难受,还是问了句:“那三小姐呢?”
  
  她说:“让那丫头自己好好想想,若是始终修炼不起一身傲骨,我就是硬扶,也扶不起来。更何况,我不能保她一辈子,人哪,总得靠自己。”
  
  想容也知道,人,总是得靠自己。可是她还不知道怎么靠,她也想不明白,二姐姐明明只比自己大两岁,为什么感觉比自己的姨娘还要厉害?两岁,真的会有这样的差距吗?
  
  从县主府出来,她没回凤府,这丫头从来不敢一个人出门的,今儿许是受了刺激,竟就失魂落魄地走到了大街上。等她回过神来,人已经站到安氏的绣品铺门前。
  
  这铺子不大,经营得却也算是有声有色,每月有盈余能给安氏和想容补贴好多,还能存下一笔。安氏就是靠着这个,给想容存了一份还算是丰厚的嫁妆。
  
  想容站在这绣品铺门口,想着安氏说过,待她出嫁,这铺子就是她的嫁妆,哪怕她以后得不到夫君的宠爱,身边无子可依,有这铺子在,总也不至于让她饿死。
  
  可想容其实是不想要的,一来这铺子也是安氏的依靠,她带走了,安氏怎么办?生活在凤家那个吃人都不吐骨头的地方,没有个生活来源做依靠,能行吗?再者,她带走了又能如何,如果未来的夫君不疼她,她要这铺子又有何用。活着,真的那么重要?
  
  神情恍惚地胡乱想着,这时,就听铺子里有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是个女孩在说话——“那只帕子真好看,我要了。”
  
  想容又往铺子里看,就见有个穿着湖蓝色长裙的女孩正站在铺子里,伸手指着一条绣帕跟伙计说:“多少钱都可以,那帕子我要了。”
  
  伙计却一脸抱歉地道:“这位小姐,真对不住,这帕子是旁人订下的,怕是不能卖给您。要不您再看看,有别的相中的,给您少算些银子。”
  
  那女孩半天没说话,想容皱了眉,就想进去帮着劝解一番,这时,就听那女孩的声音终于传了来:“没事,那我改天再来,如果那人不要了,就让给我,如果被取走,我就再来挑别的。”说话间,爽快的性子一览无余。
  
  想容有些羡慕,很少有这般好性子又爽快的女子,有点像她的二姐姐,也像那个郡主玄天歌,
  
  正想着,就见那个女子已经转身从铺子里走了出来。想容一怔,好像呼吸都跟着停顿了一瞬间。
  
  那是……七殿下身边的女子,叫什么来着?二姐姐说过,好像是叫……俞千音。
  
  她愣在原地,正好那俞千音出来时与她走了个顶头碰。那女子看到想容,好像也努力地回想了一下,然后突然“呀”了一声,指着想容说:“我见过你,就在县主府的门口,你是县主的妹妹,对吧?”
  
  想容没想到对方竟会主动与她说话,一时有些不知该怎么接,可俞千音性子活泼,想容不说话没关系,她可以自己顺着往下唠,于是她又开了口,直接问道:“我叫俞千音,你叫什么名字呀?”
  
  想容怔然道:“我……叫凤想容。”
  
  “凤想容,真是个好名字。”俞千音的称赞十分真诚,然后又看了看想容,再由衷地赞道:“长得也好,七哥提起过你呢。”
  
  她这么一说,想容心底的一根神经就被触动了,下意识地就问了句:“七殿下他说我什么?”
  
  俞千音笑嘻嘻地往前走,想容想都没想就在后头跟着,俞千音走得快,想容一路提着裙摆,生怕把人给跟丢了。
  
  好在俞千音也并没有吊她胃口,很快便告诉她:“七哥说济安县主家里还有两个妹妹,她与其中一个很是亲厚。”
  
  “就这样?”想容不死心,“七殿下只是说了这些?”
  
  俞千音眨了眨眼,似乎在想容的眼神里看出了什么,面色略微的怔了下,却又很快恢复了常态,然后又笑着道:“还有啊!七哥说,那个与县主交好的妹妹他见过几次,是个很可爱的丫头。”
  
  这话一出,想容的心紧跟着就颤了几颤,面颊微红,脚步也跟着乱了起来。可是,俞千音那一口一声七哥,叫得她也是烦躁,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只能一路跟着,看着俞千音对这京城的万般好奇。
  
  没多一会儿,两人便上了一座小桥,下方是缓缓流水,在这样闷热的夏季里,到也显出几分清凉。俞千音很开心的样子,拉着想容在桥身上跑起来,一边跑一边说:“你不要一直沉闷着,不要总踩着细碎的小步子,跑起来,迎着风跑,那样的感觉才叫自由。我刚认识七哥的时候,他就是这样拉着我一直往前跑,我当时就想,如果前方没有尽头,就这么一直跑下去,我也是愿意的。”
  
  想容没来由的腿就是一软,偏巧有一队喜轿从桥的另一边抬过来,喜乐吹打,听得她心烦意乱。
  
  这桥有点窄,俞千音拉着想容侧了身,说:“办喜事嘛!让人家先过。”
  
  可抬轿的轿夫也不怎么的,脚一偏,一肩膀就撞上了想容。想容本就腿软,这一下没站住,整个人往后一仰,直接就往桥下面栽了去。
  
  俞千音吓坏了,大声叫着——“凤想容!”然后伸出胳膊去拽,可惜,只着到了想容的半片衣角。
  
  想容仰面而落,眼看着俞千音伸出手来却没抓到她,然后就只能站在桥面上干着急的大声叫她的名字,忽然就想到,如果她二姐姐在,一定会飞身而起,直接从桥上跳下来把她拽住,然后再带着她重新飞回桥面上去。这个俞千音,到底是不如她的二姐姐。
  
  她闭上眼,就等着投身水面,她甚至已经做好了被淹死的准备。
  
  可惜,那一声拍水声迟迟没有传来,后背没有着到水面前点,却是被一只大手稳稳托起,然后突然腾空,向斜侧方窜了出去。
  
  想容吓坏了,赶紧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一张男人的面孔。那人二十不到的样子,一脸英气,托着她就像托着一只小猫,丝毫感觉不到人家费什么力气,就那么稳稳当当地落回地面,惹得先前因她落水而阵阵惊乎的百姓纷纷鼓掌。
  
  想容脸上腾地一红,赶紧就从他身上跳了下来,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恭身下拜:“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那人没说话,她心起疑惑,站直了身再抬头去看,却怎么看都觉得面前这人有几分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她偏头认真去想,想了半天却一无所获。这时,那救命恩人到是开口说话了,就听他道:“你不必谢我,我救自己的未婚妻,责无旁贷。只是,你做为凤家的女儿,这个样子,也实
  
  在是有些太弱了。”
  
  想容神经一震,再一看对方,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觉得眼熟,这人是步聪,刚刚被宣布了与她订亲的东界统领,步聪。
  
  她有些不知所措,低下头,不想再跟对方说话,可心里却一直都在想着步聪刚刚的话。
  
  太弱,又一个人说她太弱,难道她真的已经弱到给旁边人都造成负担了吗?可是,要如何才能强起来?
  
  胡闹思绪间,俞千音也从桥上跑了下来,围着想容转了两圈,然后长出一口气:“还好你没事,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县主交待了。你没事就好,我答应了七哥要回府吃饭,那我就先走了。”
  
  这俞千音真是说走就走,等想容回过神来,她都已经走出老远。想容微皱了皱眉,再看了一眼步聪,便也道:“多谢步将军救命之恩,我也要回去了。”说完,竟效仿了俞千音,二话不说,大步离去。
  
  步聪冷眼瞅着那远去的背影,缓缓摇头。只道凤瑾元啊凤瑾元,你打得可真是个好主意,若不是步家也刚好不愿把宝都押在一个四皇子身上,这门亲,他还真是不愿去结。可是再想想,刚刚那女孩眉眼间与凤羽珩的几分相似,却又轻牵了下唇角,目光也不再那般凛冽。
  
  想容是一路逃回凤府的,安氏不知她去了哪,只当是一直都在同生轩那边,知她心绪不宁,也没多问。
  
  可是谁也没想到,就在想容才回府没多一会儿的工夫,外头就有丫头来报:“三小姐,步将军派人来给你送东西了。”
  
  这话听在安氏耳朵里算是好事,赶紧笑着让人进来,可想容却琢磨不透那步聪到底是什么意思。明明在河边已经把她贬得一无是处,为什么转过头来就又送礼上门?
  
  这时,丫头已经领着来人进了屋,就见那人手里捧着几个果品匣子,面无表情地跟想容说:“三小姐,这是步将军给您送来的压惊礼。”
  
  想容皱着眉,不想接。安氏没明白什么叫压惊礼,想容什么时候受惊了?正准备叫人把礼物收入,这时,外头又有丫鬟跑了进来,急匆匆地道:“三小姐,淳王府派人过来给您送东西了——”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