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19章 跟本县主走一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一声通报,在场所有人都蒙了,想容看着那丫头身后跟着的人,一颗心又突突地跳了起来。
  
  那步家的下人也有几分意外,但对方是王府的人,还是淳王府的,他绝对是不敢有任何不满的表现。于是侧过身子,给那人让出一条道来。
  
  安氏面色不太好看,以眼神示意想容,可想容哪里还顾得上看她,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个淳王府派来的丫鬟。
  
  那是个大丫鬟,看上去得有十七八了,仪容仪态落落大方,先是上前跟想容行了礼,然后又冲着安氏俯了俯身,这才道:“淳王殿下从外省回来,带了些新鲜玩意,特地给济安县主和三小姐都预备了一份。”她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东西递到想容跟前,然后道:“也不是什么贵重的,就是些果干,是那边的特产之物,三小姐不要嫌弃。”
  
  想容连连摆手,“不嫌弃不嫌弃。”她有些慌乱,有些欣喜,也有些不知所措。把果干亲手接过来,直接就抱在了怀里,就像抱着珍宝,傻子都能看出来那一脸喜色。
  
  步府来人有些尴尬,他觉得自己好像现了一个秘密,一个或许连自家主子都不知道的秘密,这凤家的三小姐,心里有人啊!
  
  安氏看出气氛不对,赶紧就打圆场,笑着跟淳王府的丫头说:“姑娘是从县主府那边来吧?”
  
  那丫头点头,“正是。”
  
  安氏拉着想容,暗里用力捏了她一把,又道:“县主自小就跟三小姐交好,平日里有什么好东西都会想着给三小姐留一份。没想到七殿下送的果干,三小姐也有幸能跟着尝尝呢。”
  
  那大丫头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安氏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便也不说穿,只是冲着二人笑笑,躬身告退。
  
  那步家的下人也没有再留的道理,便也打了招呼,随着丫鬟一起出去了。
  
  人前脚刚走,安氏一把就将想容手里抱着的果干人抢了过来,厉声道:“三小姐!你要清醒一些!今日你这般态度若是传到了步家去,日后可有你苦果吃!就是你待嫁的这几年,凤府也不会给你老脸色!”
  
  想容被她吼得也来了脾气,小脸蛋涨得通红,与安氏抢了几次那果干没抢来,干脆转过身,手臂一扬,一下就把桌上放着的步家送来的东西全都扫到地上。
  
  步聪送来的也不是什么好玩意,不过是刚刚在街上买的一些小点心,想容这么一扫,点心落地,摔得稀碎。
  
  安氏气得扬起巴掌就想打人,可到底那手还是没落下去。因为面前这个丫头不但是她的亲生女儿,还是凤府的三小姐,她虽是生母,可是做为妾室,却连打上一巴掌的权利都是没有的。
  
  母女二人就这么对峙般互相看着,忽地一下就齐齐掉了眼泪。安氏一把将想容搂到怀里,无奈地说:“孩子,你要怪就怪娘亲,是娘亲没本事,只能给人家做妾。如果我是凤家主母,也许……也许能如了你的心意。”
  
  想容身子一震,赶紧从安氏的怀里挣脱出来,然后瞪着大眼睛看向安氏:“姨娘,你万万不可这样想。想容从来没有嫌弃过你,更没埋怨过你只是个姨娘。主母之位不是什么好东西,万万不可觊觎。更何况……”她心里一酸,“就算我是嫡女,同七殿下……也是不可能的。”
  
  安氏叹了一声,一边给想容擦着眼泪一边说:“我也就是打个比方,什么主不主母的,姨娘没那个心思。只盼着你能嫁个好人家,安安稳稳的过完后半生。只是你得记着,除非你有二小姐那么大的本事,不然,哪家的女儿,都是这样的。”
  
  想容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是让她去学凤羽珩的本事,打死她也做不到的。小丫头伤心,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而这时,同生轩内,凤羽珩正坐在屋里吃玄天华送来的点心,忘川和黄泉一边一个站在她身侧,黄泉面色尤其不好,一脸愤恨地说:“我就是看不上她那样儿,什么都学小姐,哎她到底是打哪儿听说的小姐这些习性?”
  
  忘川劝她:“你也别太激动,万一人家的秉性就是那样呢?”
  
  “怎么可能!”黄泉翻了个白眼,“要不咱就赌点儿什么,她要真是那样,我就……我就……”就了半天也没就出个所以然来。
  
  凤羽珩摆摆手,打断了二人对话,到是问了句:“你们猜猜,那俞千音是谁送过来的?”
  
  “恩?”二人不解,忘川想了想,问道:“小姐的意思是,那人有来头?”
  
  凤羽珩耸肩而笑,“能逼得七哥就范,或者说,能让七哥不得不陪着她演下这场戏,对方的筹码是什么?”她在问两个丫头,可同时自己也在思索,却始终不得其中关键。
  
  她有些心烦,这时,外头有丫头进来通报说:“御王府来人了。”
  
  三人往门口去看,一眼就看到面色不太好的白泽。
  
  凤羽珩冲他招手:“白泽,进来。”
  
  白泽进来时,那是一脸的不开森啊!黄泉就纳闷儿了,“殿下罚你了?”
  
  白泽摇头。
  
  忘川也问:“有难办的差事?”
  
  白泽还是摇头。
  
  最后凤羽珩来了句:“怎么的?上街被人抢钱包了?”
  
  白泽先是一怔,然后竟然点了点头。
  
  黄泉气结,“你多大个人了,居然还能被抢钱?”
  
  白泽这才道:“不是我被抢,是……王妃啊!”他看向凤羽珩,那小模样都快哭了,“那个鬼医什么康的,太费粮了!还费鸡。”
  
  这话把凤羽珩都给整糊涂了,“费粮我能理解,可能是吃得多,但这费鸡是怎么回事儿?”
  
  白泽告诉她:“那鬼医什么康的,说是要练习医术,可他以前都是拿活人练的,现在不行了,他就改用活鸡。这几日下来,死在他手里的鸡已经有两百多只了,御王府上顿下顿的吃鸡肉,殿下都要受不了了。”
  
  凤羽珩抚额,特么的松康你是不是傻啊!她还真是头一回听说有人拿鸡练手学医。
  
  白泽又道:“主子让我来跟王妃问一声儿,这么祸害鸡,对医术的进步到底有没有用?如果没用,就不给他鸡杀了。”
  
  凤羽珩摆手,“没用没用,完全没用。不过他要是愿意杀鸡,那就让他杀啊!他要能把全天下的鸡都给我杀了,本县主分分钟就收他为徒。”
  
  两个丫头也想起来她怕鸡的事儿,于是点头道:“对,让他继续杀吧,你们要实在吃不了,就往城郊庄子里送点儿,那些孩子们可爱吃着呢。”
  
  白泽连声道:“对啊!怎么忘了这茬儿。那行,属下回去就告诉那什么康的继续杀,只要有出口,不让咱们府里自行消化,杀点子鸡还是供得起的。”
  
  凤羽珩表示很满意,然后又道:“我知道殿下的意思,那松康总是得沉沉他的性子,也去去他的戾气,那个人能不能用,该怎么用,我还得再想想。”
  
  白泽正色道:“那就成,另外,大营那边也有消息传来,炼钢进行得一切顺利,请王妃放心。”
  
  凤羽珩听这个消
  
  息还真的是松了口气,一直以来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个炼钢的事,生怕出了差错。本想着回京之后就去萧州,然后立即回营,谁成想又出了这么多事,她除了感叹世事无常,就是抓紧时间把事情度解决,除此之外,再无它法。
  
  白泽走后,她问忘川:“襄王妃那边都嘱咐好了?”
  
  忘川点点头,“依着小姐的叮嘱,已经全都跟王妃交待好。襄王妃请皇后娘娘给安排了宫里最有经验的嬷嬷备着,大婚当日便从宫中直接入襄王府,断不会出差错。”
  
  “很好。”她双眼微眯,兴致似乎比之前好上许多。
  
  凤沉鱼,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
  
  “饿了。”她心情大好,吩咐黄泉:“快去跟那个仙雅楼请来的厨子说,让他给我做个肘子吃。”
  
  黄泉笑嘻嘻地出去了,忘川说:“小姐晌午就吃得少,晚膳多用些。”
  
  这话其实不用忘川提醒,凤羽珩这人从来不会在嘴上亏待自己,仙雅楼的大肘子,她一个人就能独自消灭一整个。
  
  只是今儿这肘子端上来,才吃了没几口,心情就又有些低落下来。
  
  忘川不解,问道:“小姐这是怎么了?”
  
  黄泉干脆地说:“是不是肘子不好吃?这厨子要么就是少放了料,要么就是换个厨房不会做菜了。”
  
  凤羽珩摆摆筷子,又继续去挑那肘子的皮,一边挑一边道:“不关人家厨子的事,这肘子还是跟以前一样好吃,我只是一吃它就能想到那俞千音,心里像堵着个疙瘩,真心烦。”
  
  “奴婢也烦她。”黄泉哼了一声道:“要说小姐爱吃什么,这个到也是不难打听,毕竟每次您去仙雅楼都是必点那两道菜。可那俞千音做得也太明显了些,她当谁都是傻子呢?”
  
  凤羽珩半天没吱声儿,但挑皮的筷子却顿了下来,不多时,一个主意在她脑中打起。她吩咐黄泉:“去,你跟那厨子说,让他再做一只肘子,这回要多放糖,做成甜口的。”
  
  黄泉不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只当是她家小姐突然又想吃甜的,便又下去吩咐。
  
  半个时辰后,另一只大肘子也端了上来,凤羽珩瞅了一眼那肘子皮的光泽,便吃一定是没少挂糖。她面上的笑再度堆了起来,眯弯了眼告诉忘:“去,找个食盒装起来,你们两个陪本县主走一趟。”
  
  “小姐是要去哪?”
  
  “去哪儿?”她耸肩冷笑,“不是有人也爱吃肘子么,那咱们就做一回好人,给她送去——”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