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22章 沉鱼大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玄天冥的话换来凤羽珩好大一个白眼,然后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往前凑凑,伸出胳膊去勾住他的脖子,神秘兮兮地说:“那你患处有没有什么不良的反应?比如说疼痛?”
  
  玄天冥也不知道这是啥意思啊,于是干脆顺着她的话往下唠:“疼,当然疼,有病能不疼么。媳妇儿,你也给为夫治治。”
  
  他媳妇儿眯着眼,贼兮兮地说:“自古以来东方医术都讲究由内治外,但在我们的医学领域里却有着另外一种说法。”
  
  玄天冥不解:“什么说法?”
  
  “哪疼割哪!”
  
  “……死丫头!”某人传来磨牙的声音。
  
  凤羽珩哈哈大笑,坐石桌上跳下来躲后白泽的身后,“你们家主子要咬人了!”
  
  白泽憋着笑,差点儿都憋出内伤。哪疼割哪,王妃真生猛啊!
  
  这边正说笑着,就见周夫人手里拿了一张贴子走进院来,凤羽珩凑过去一瞧,“是喜贴?”
  
  周夫人笑着说:“王妃看得没错,正是喜帖。”然后再对玄天冥道:“襄王府纳侧妃,给咱们府上送了贴子来,请殿下和王妃一并出席观礼呢。”
  
  黄泉听了这话失笑道:“纳个侧妃,有什么可观礼的啊!”
  
  忘川却比她心细一些,问了句:“是三殿下送来的贴子?”
  
  周夫人摇头,“这场婚事由襄王妃一力操办,贴子也是襄王妃着人派发的。”
  
  玄天冥将疑问的目光投向凤羽珩,他知道这丫头跟襄王妃有些交情,这里头怕是还有些他不知道的事。
  
  果然,这一看过去,正看到凤羽珩那一脸贼笑,玄天冥心里有数了,当下心情大好,把贴子交给白泽,朗声道:“好好收着,界时,本王会带着爱妃一同去观礼。”
  
  大顺朝,天武二十二年的七月二十四,左相府长女凤沉鱼,大婚。
  
  没有十里红妆,没有鼓乐吹打,没有起早贪黑的忙前忙后,甚至老太太连对孙女初为人妇的叮嘱都没有。凤沉鱼只在出门之前,在牡丹院的堂厅给老太太和凤瑾元磕了三个头,说了句:“沉鱼拜别祖母,拜别父亲。”然后就在丫鬟的搀扶下站起身,大红的盖头往头上一蒙,悄无声息的就出了府。
  
  府门口,有一顶大红的喜轿早已等在那里,端木青骑着高头大马,代表三皇子玄天夜前来接亲。
  
  凤瑾元对此还算是满意的,虽是纳侧妃,但有端木青出面迎娶,也算是成全了凤家的脸面。
  
  除了早已跟着玄天冥往襄王府去的凤羽珩外,凤家其它的人集体将凤沉鱼送出了家门,即便是平日里与她三句话都说不到头的粉黛也没有刻意为难,只安安静静地看着沉鱼在端木青掀开轿帘之后腰弯上轿,然后端木青手一挥,轿夫就将喜轿抬起,匆匆地往襄王府的方向走了去。
  
  金珍站在安氏的旁边,下意识地就说了句:“这哪里像是大婚,简直比送丧还要晦气。”
  
  安氏瞪了她一眼,目光中带着警告。金珍也知自己失言,低下头,什么也不说了。
  
  可是谁都明白,金珍说的是实话,就连老太太都望着那渐渐远去的喜轿摇头唉气,然后问向凤瑾元:“这真的是凤家最好的选择吗?”
  
  凤瑾元咬咬牙:“今日不知明日事,如今咱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他一边说一边又往想容那边看了一眼,心里有杆天秤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悄悄的偏移。
  
  凤家这边冷冷清清,因为没发喜贴,所以一个客人都没有,全家人送了沉鱼上轿之后便又回到了牡丹院儿的堂厅,一个个坐在那里,闷不吭声。
  
  与凤家不同的是,今日的襄王府却是热闹非凡的,皇子大臣悉数赶来观礼不说,就连京中大户也都意外地收了喜贴,抬着贵重礼物赶来凑热闹。一时间,襄王府门庭若市,里里外外都挤满了人。
  
  当凤沉鱼的喜轿转个弯往府门口来时,轿里的人就听到前头忽然奏起了喜乐,吹拉弹唱的好不热闹。她有些疑惑,轻掀了轿帘问外头的喜婆:“什么声音?是不是跟别家的喜事队伍碰上了?”
  
  那喜婆说:“是到了襄王府门前了,小姐大喜,别看凤家那头冷冷清清,可这襄王府可是热闹非凡,三殿下为了迎娶大小姐可是费尽了心思呢!”
  
  她一听说这样的喜乐吹拉是为了迎娶自己,那颗原本已经沉到谷底的心便又怂恿着复苏起来。她知道,三皇子是在乎她的,这种在乎,她有信心在喜帕掀开的那一刻,上升到顶锋。
  
  终于,喜轿到襄王府门前落了地,依然是端木青掀轿帘,再由喜婆搀着她一步一步往府门里走。凤沉鱼曾经为了自己的大婚,从十岁那年便开始着手准备,所有的流程,所有的环节礼仪,所有的讲究她都一清二楚,不管是嫁给王候将相还是直接进宫,她都能够保证自己仪态万千绝不出错。
  
  可惜,万全的准备等到了今日真正出嫁却半点都没用上,没有人踢轿门,没有人射下马箭,没有火盘给她跳,甚至连亲自迎亲的新郎官都没有。一切的一切都跟她幻想过的人生不同,虽然此刻两耳听到的热闹喧哗也带着浓浓喜气,比刚从凤家出来时会让人痛快许多,可也不知怎的她就是心慌。这一慌,脚下步子就也跟着乱了起来。
  
  喜婆俯在她耳边轻声提醒:“大小姐不要怕,女子出嫁都要经这一次的。现在在您两侧是大开的宴席,来客从院子里挤到了府门,要不是襄王府够大,真的装不下呢。”
  
  沉鱼带来的陪嫁丫头听了也跟着道:“小姐,三殿下真的有心,这场面怕是迎娶正妃,也不过如此吧?”
  
  沉鱼的心又狠狠地揪了一下,慌乱更甚。
  
  此时,诸皇子已经在喜堂落座,三皇子玄天夜也穿了一身喜服坐在轮椅上等着新娘的到来。可是这人眉头紧锁,脸上丝毫喜气也没有,无论怎么看也没办法让人联想到他就是今日的新郎官。反到是襄王妃里里外外地张罗着,十分卖力。
  
  玄天冥带着凤羽珩也在一旁坐着,一边摇着扇子给他媳妇儿扇风,一边小声地问:“你跟襄王妃这唱的到底是哪一出戏?”
  
  凤羽珩挑眉:“哪有?没有没有,没唱戏。”
  
  玄天冥表示不信:“襄王妃恨老三恨得牙都痒痒,要不是跟你一起演戏,她会这么卖力气的帮他娶侧妃?”
  
  玄天华坐在边上,听到他二人的对话也笑了笑,亦凑过来道:“是不是戏,一看便知,九弟,戏底提前揭开,可就不好看了。”
  
  玄天冥翻了个白眼,又瞅了瞅那坐在老七身边的俞千音,面色愈发的沉了下去。
  
  凤羽珩自然也看到俞千音是跟着玄天华一起来的,那女子今日穿了件淡紫色的纱裙,头发束得很是简单,就在脑后编了条小辫子,余下的就披散着,到也是别致好看。玄天华凑过来与他们说话,那俞千音便也往前凑了凑,扯着玄天华的袖子轻声说:“七哥,听说凤家的大小姐是个绝世美人,真的假的?”眉眼神态,竟看得凤羽珩自己都有几分恍惚。
  
  这时,襄王妃从外头快步进来,到玄天夜身边同他说:“新娘子马上就要进喜堂了,殿下快准备一下。”
  
  玄天夜还是那一张怒脸,他始终不明白为何襄王妃一定要给他大操大办这纳侧妃之礼,也拒绝过,可是对方以“要给凤家和济安县主面子”为由,把他的拒绝轻松地挡了回去。再加上他后来一想,也的确是不能太冷着凤府,好歹还要借凤沉鱼的凤命传说重新起势,便顺了她的意,将这喜宴应了下来。
  
  可当今日,所有皇子、在京官员,甚至稍微上点档次的平头百姓都被请进府时,玄天夜突然就嗅到了一股子阴谋的味道。可这阴谋是什么呢?
  
  思绪间,新娘子已经在喜婆的搀扶下走进了喜堂,俞千音突然小声来了句:“人长的再好看,心毒那也是没救的。”然后便是一脸不待见的模样,小下巴微扬着,像极了骄傲时的凤羽珩。
  
  玄天华侧脸向她看去,目光中带了探究,却终究是没有停留,很快地便转了回来。而凤羽珩却精准地捕捉到了那俞千音眼里闪过的一丝不甘,还带着一点点愤怒。
  
  这婚事是由二皇子亲自来主持的,原本这活儿应该由大皇子玄天麒来干,无奈他此刻正躺在御王府的床榻上,动都不能动,更别提来观礼。
  
  可二皇子玄天琰也是挺尴尬,纳个侧妃而已,还整这么一出,一拜天地还好说,这二拜高堂该怎么拜呢?拜谁呀?
  
  他正发愁,边上早就坐得不耐烦的小皇孙皇飞宇突然扬着清脆的童音喊了一嗓子——“书上说过,只有正妻才能行夫妻之礼,三叔,你是不要三婶了吗?”
  
  小孩子童言无忌,这话一出,简直就是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玄天夜瞪了他的王妃一眼,却听襄王妃道:“殿下虽然是纳侧妃,但这侧妃可是左相府的大小姐,倾国倾城的第一美人,如果连个大婚之礼都没有,这辈子岂不是委屈?”说完,又对玄飞宇道:“飞宇,书上说得没错,但事在人为,长大你就明白了。”她说完,还将头转向凤羽珩这边,又问了句:“县主,我说得没错吧?”
  
  凤羽珩笑着点头,“没错,多谢三嫂大度,能圆了大姐姐一个新婚的梦,这可是我凤家最漂亮的女儿,也是我凤家调养得最好的一个女儿,三哥,你有福了。”
  
  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喜堂外突然有下人喊了句——“皇后娘娘贺礼到!”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