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25章 腰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瑾元是带着程氏姐妹一道往襄王府府去的,当然,这么做并不是出于对正妻和平妻的尊重,而是因为他必须得借这二人之人给自己撑一撑场面。
  
  襄王府到底出了什么事,凤家这边还不知道,但凤瑾元在听说皇后派了验身嬷嬷带着完壁天盘往襄王府去的消息时,便已经猜了个*不离十。
  
  可是他心里奇怪,明明沉鱼已经明确地表示过,自己已经完好,他当时看沉鱼的样子不像说假话,后来更是了解到原来沉鱼是花了大价钱去求了凤羽珩。他再不待见凤羽珩,还是相信那丫头的医术的,更何况,凤羽珩很认钱,跟钱很亲,凤沉鱼当时手握沈家的大额银票,以此请凤羽珩出手,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如今看来,他还是少想了一步。自姚氏三人回京后,凤沉鱼多次联合沉家残害对方,凤羽珩虽一一化解,甚至还还以致命之机,但自己的多番维护还是让凤沉逃过了几次本该有的惩罚。他那二女儿是个记仇的,怎么可能任凭沉鱼顺顺利利的嫁入襄王府。
  
  他这样想着,心里更急,一连催了几次车夫快点,终于在车儿一声嘶鸣后,车夫在襄王府门口停了下来。
  
  凤瑾元匆匆下车,大步往里走。程氏姐妹在身后跟着,二人对看了一眼,皆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凤羽珩早有消息递过来,此次沉鱼大婚之事,不但她自己跟襄王妃参与了,就连她们的姑母也有份。这姐妹二人早打定了主意,此番来襄王府,她们要看的不是凤瑾元的眼色行事,而是济安县主凤羽珩。
  
  凤家人一来,院子里原本的议论之声渐渐收了去,有个平日里跟凤瑾元站在一派的官员匆匆上前,府在凤瑾元的耳边将之前发生的事儿简单扼要地说了一遍,凤瑾元听得脸都白了。他几乎可以断定那四个字定是凤羽珩刺上去的,一时间大怒自心头涌起,就想冲进喜堂去质问一番那凤羽珩到底是要干什么!
  
  可当他走进喜堂,一看看到坐在凤羽珩旁边的九皇子玄天冥时,那些已经冲到嘴边的质问就又无奈地咽了回去。
  
  他带着两个妻子向一众皇子行礼,低头时,目光向身后递去,正看到趴在喜堂门槛边上的凤沉鱼,那一脸惨白和嘴角泛出的血迹明摆着告诉他,女儿被打了。
  
  可是凤瑾元能说什么?他敢说什么?凤沉鱼的事他心知肚明,现在只看前史被挖出多少来,一旦那件事情被揭晓,别说凤沉鱼,只怕他这个丞相也不用做了。
  
  他战战兢兢地直起身,看向三皇子,心虚地问:“殿下,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玄天夜沉着脸没说话,到是那端木青开了口:“凤大人,那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败坏名节那是你们家的事,但你们家不要脸,别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们一样不要脸!”
  
  他这话说得极重,一口一个不要脸,打得凤瑾元那脸就跟火烧一样的疼。他一个堂堂正一品大员,被个边界的副都统这样骂,纵是再没理他也忍不下去了。
  
  于是干脆收回那一脸面向玄天夜时的惶恐,冷目与那端木青对视,厉声喝问:“副统领这是在以什么身份与本相说话?”
  
  端木青常年在北边交界之地,心中哪里有官员品阶的概念,再加上他仗着自己是三皇子母族外戚,又统管着北界大部分的将士,性子自然就异于常人的高傲,那股子优越感一上来,哪里会把个正一品的丞相放在眼里,更何况现在还是凤家没理。
  
  端木青腰板又挺了挺,回了凤瑾元道:“我代表端木家族问一问凤大人,你把一个残花败柳当成宝贝送到襄王妃来,究竟是什么意思?”
  
  其实比起凤瑾元,端木青与玄天夜二人更恨的是襄王妃赵柏如。原本迎娶凤沉鱼嫁进襄王府也不过就是一颗棋子,若悄无声息,这事儿就算玄天夜知道了,最多就是将这女人关在府里再不登门,但计划还是要继续进行。可是如今,所有人都知道了,这就逼得他不得不跟凤瑾元讨要一个说法,不得不咬着牙把凤沉鱼这颗棋子彻底废掉。
  
  见凤瑾元站立无语,玄天夜突然就冷哼一声,再看向那个验身的嬷嬷,说道:“既然凤相装傻,那你就带着他再到后堂去验一次吧!这一回,请凤相自己睁大眼睛看清楚,你的女儿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此言一出,凤瑾元一张老脸涨得通红。让他跟进去验自己的女儿?这叫什么话?他一跺脚,为难得原地打转。
  
  而程氏姐妹这时却接到了凤羽珩的眼神示意,于是程君曼主动开口,对凤瑾元道:“老爷,就让妾身跟妹妹随嬷嬷去再验一次吧!”
  
  凤瑾元这才想起还带着两个人,于是赶紧点道:“好,你们快去。”再对玄天夜道:“她们不但是沉鱼的母亲,也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女,让她们去验吧!”
  
  玄天夜点了点头,那嬷嬷便又领着人到后堂去了。他知道凤瑾元是故意带了那两姐妹二人来,却在心里暗骂一声糊涂。那两人分明就是跟凤羽珩一伙的,这种时候哪里会帮着他说话。
  
  不多时,程氏姐妹从后堂又绕了回来,那嬷嬷也跟着,随即,凤沉鱼被大力的下人架着又拖到喜堂门口。就在沉鱼的哭喊声中,程氏姐妹齐齐跪到玄天夜面前,由程君曼开口道:“身为凤家主母,没能在家中女儿出嫁之前请嬷嬷来验身,此事是妾身的疏漏。”
  
  凤瑾元一听这话,心里彻底凉了。本还抱着一线希望,可如今却是希望尽毁,他知道,这一次,凤羽珩是下了死手了。
  
  他一股怒火发不出来,憋在心里几乎要把自己给憋疯。不能冲着三皇子发火,没道理跟端木青发火,罪魁祸首凤羽珩他更不敢跟其发火,一转身,就看到还趴在门槛上的凤沉鱼,他终于找到了发泄之地,上前几步,抬起脚猛地就往她肩上踹去。
  
  这一脚虽然比不上端木青那带着内力的劲道,可踹在肩关节处也是很要命的。沉鱼被踹得仰面而倒,就听到左肩“嘎巴”一声,紧接着,左边胳膊就像没了连接,晃晃悠悠地拖在地面。
  
  她疼得差点儿没晕过去,再一看凤瑾元那张绝望的脸,心头的恐惧更甚了。
  
  此时,程氏姐妹还在地上跪着,玄天夜看着这二人,心中有火气想发,却也发不出来。她们虽是凤瑾元的妻,可到底还是皇后的亲侄女,这个面子不能不给。他想了想,突然就把目光投向凤羽珩,开口问了句:“这件事,县主怎么看?”
  
  他问这话时,凤羽珩正窝在大椅子里,扯着玄天华腰间玉佩的穗子玩耍。玄天冥还在边上说:“七哥这穗子是新换的,以前都没见戴过。”
  
  玄天华也不言语,只是笑着又往凤羽珩这边坐了坐,省得她扯得太紧。那俞千音一双眼睛时不时地就往凤羽珩这边瞄,人却是学着凤羽珩的样子,也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只是她比凤羽珩微胖些,窝在那里显得就没有那么好看。
  
  玄天夜的问话来时,凤羽珩把玩的动作没停,头都没抬,只是扬声叫了句:“嬷嬷!”
  
  这屋里能让凤羽珩叫一声嬷嬷的,也就是宫里来的那位,于是对方赶紧上前,在她面前躬了身道:“老奴在,县主有何吩咐?”
  
  凤羽珩再道:“劳烦嬷嬷将咱们大顺律中,女子淫。乱罪的刑罚给三殿下说一说,殿下好像不太清楚呢。”
  
  那嬷嬷点了点头,再回身,朗声道:“按大顺律,女子私通、多夫、淫。乱罪名一经落实,皆处以腰斩之刑。”
  
  腰斩二字一出,凤沉鱼彻底昏了过去。
  
  凤瑾元踉跄一步险些跌倒,幸有下人扶了他一把,而跪在地上的程君曼则郑重地道:“家门不幸,现人已抬进襄王府,一切便听凭殿下处置。”然后二人齐齐站起来,走到凤瑾元面前,程君美说:“老爷,事已至此,大小姐不能保了。”
  
  程君曼也道:“有这样的女儿,我凤家为之不齿。”
  
  她们都这样说,凤瑾元还能再说什么?沉鱼如今已然是个废人,还是一个给凤家丢尽了脸的废人,他自己也明白,再留着这个女儿,凤家就真的要完了。
  
  可他是那么的不甘心,一双含血的眼狠狠地瞪向凤羽珩,满腔的怒火都随着这一望喷发而出,他一时没忍住,突然大吼道:“你到底要把凤家害到什么地步?”
  
  凤羽珩把玩玉穗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可是还没抬头,只是那张小脸冷得就像千年寒冰,任谁看她一眼都全身打颤。
  
  玄天冥手中微动,眼瞅着一鞭子就要往出甩,七皇子玄天华却开口说了句:“凤相,在你眼里,到底什么样的女儿才算是好?一个医术精湛还能为国炼钢的嫡女,你不疼不爱,却偏偏对个残身的庶女抱着莫大野心,你——究竟是想干什么?”
  
  凤瑾元一怔,他没想到这时候开口说话的竟是七皇子这个若仙之人,而且,对方的话也是字字诛心。
  
  是啊,时值今日,在所有人看来,凤羽珩才是凤家的希望,为何他还要一意的抱着沉鱼不放?可是又有几人能明白,凤羽珩,根本就不与他一条心啊!
  
  “呵。”忽然,窝在椅子里的玩穗子的人开了口来,却是毫不在意的冷笑。“许是大姐姐比我长得好看,也有可能是大姐姐身带凤命。总之,父皇的希望在于我,但我这父亲的希望,却从来都不在我身上的。”
  
  “你休得胡言!”凤瑾元吓坏了,这不就是说他跟皇上不是一条心么,这到底还是不是他的女儿?
  
  而这时,一直坐着没说话的玄天冥实在听不下去凤瑾元那一句句无耻之言,干脆地一挥——“你才应该把嘴闭上!要吵架,一会儿本王带你回御王府,咱们好好论论。现在——”他将目光投向已经昏倒的凤沉鱼,挑唇冷笑,“来人,把那个东西给本王押到府衙去,让许竟源好好关着,三日后,行腰斩之刑!”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