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38章 最不愿看到的事情发生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县主府大门一开,外头立即有一人跌了进来,凤羽珩将人接住,就见一身湿透的白芙蓉摔到她身上,两手死抓着她的胳膊,身体冰冷,牙齿都在打哆嗦。
  
  “芙蓉!”凤羽珩叫了她一声,把人从地上扶起来,再往后面看,现她坐的马车已经被雨打坏了,车夫站在暴雨里,一副快要坚持不住的样子。“快把那车夫接进来,带进府里休息。”她吩咐门房,然后再对忘川说:“文宣王府我看来是去不成了,你去找黄泉,你们两个去一趟吧,打听清楚萧州的情况。”
  
  忘川点头,看着外头黄泉已经赶车到了,赶紧就冲进雨里。
  
  凤羽珩带着白芙蓉回了自己了的院子,还等不及下人给她拿换洗的衣裳,她便抓着凤羽珩急声道:“阿珩,好可怕,外面好可怕!”她一边说话一边打着哆嗦,凤羽珩这才现,白芙蓉打哆嗦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她害怕。
  
  “你看到了什么?”她问白芙蓉:“你从哪里来的?府上吗?你的马车很结实,如果只是在京城里走,不会漏成那样。芙蓉,你是不是出城了?”
  
  白芙蓉点头,“对,我出城了,父亲在暴雨之前出去看一块老玉,今日派人送了信说会回京,我便带了暗卫出城去接。可是阿珩,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她越说越恐惧,最后整个人都缩到椅子里,脸色煞白。
  
  凤羽珩心中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随之面色也沉郁下来,“看来……我最不希望的事,到底还是生了。”她呢喃轻语,再看向白芙蓉,问她:“城外,是不是死了很多人?”
  
  白芙蓉点头,大喘了几口气,急声道:“死了好多人,每一个水坑里都堆满了死人,每一颗树下都堆满了死人。那些人被雨水冲泡得完全变了型,有些尸体的头泡得比脸盆还大,有的根本都看不出来是人了。父亲说眼下天气还是会热,天灾之后日头暴晒必有疫情,让我来请你想个办法。”白芙蓉看着凤羽珩,目光中尽是期待。
  
  凤羽珩心里也没底,她没想到城外的情况已经那么糟糕,她问白芙蓉:“怎么会有那么多人?”
  
  白芙蓉告诉她:“都是往京城逃难来的难民,有的死在路上,有的因为进不了城就死在城门口。”
  
  她听出门道:“进不了城?”
  
  白芙蓉点头:“没错,难民们只是把京城当做一个精神支柱,只想着京城一定不会被水淹,却不想自己在京城根本无亲可投。那些说出亲人所在的,城守都立即派人去查,查到了就放行。可是没亲人在的,就绝对进不来。其实……”她顿了顿,再道:“父亲说,其实很多人是饿死的。”
  
  “我知道了。”凤羽珩摆摆手,示意白芙蓉不要再说下去,她心绪有些乱,虽然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想过,可真的生了,还是让她这个有着后世思想的人有些接受不了。
  
  “阿珩!”白芙蓉又叫她:“父亲说,想要控制疫情,唯有你能做得到,你能想想办法吗?我怕……我怕……”她的话又不顺畅起来,脸色也更白了些,好像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人都坐不住了,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抓着凤羽珩急喘着说:“我怕那些难民太过饥饿,会……会……”
  
  “会吃人。”她将白芙蓉没说出来的话脱口而出,而后自己也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冷颤。
  
  饥荒难,人相食,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芙蓉,先冷静下来,你听我说。”她稳下心绪,按住白芙蓉的双肩,手上用了些力气,就像是想把自己的力量传递给对方一样。
  
  白芙蓉到是真的在她这样的注视下平静了许多,就听到凤羽珩又道:“疫情控制固然重要,但那毕竟是要等雨停了才能做的事,现在当务之急是安抚难民,绝对不可以出现人相食的情况,知道吗?”
  
  白芙蓉下意识地点了头,可还是有些迷茫:“我们该怎么做?”
  
  凤羽珩告诉她:“我给你准备新马车,你去找天歌,请她以郡主的身份出面去米商手里买米,没有青菜就用咸菜,至少得保证还活着的难民们每天都能喝上两碗粥。只有让人们活下去,才不过出乱子。”
  
  白芙蓉也只事态紧急,稳了稳心绪,立即站起身点头道:“好,我这就去。”
  
  凤羽珩走到柜子前拿了件雨衣给她,再亲自送人出门,白芙蓉这边刚走,很快就有一堆官兵急匆匆的从府门前跑了过去,又是抱又是抬的有很多东西,还有一些木头架子。其中一人奔了她这边来,凤羽珩一看,还是老熟人。
  
  “王卓,你们这是要去哪?”她主动开口问道。
  
  来人正是王卓,一身蓑衣戴着斗笠,满脸都是雨水。他跑上前,扯着嗓子说:“县主,九殿下吩咐咱们到城外去搭帐子给难民避雨!”
  
  她这才明白过来那些官兵抬着的木头架子是做什么用的,可是……“雨这么大,搭帐子管用吗?能不能让他们进城来?”
  
  王卓连连摆手:“县主,人太多,进来就乱了。再说,就算进来,也没地方给他们避雨!”
  
  凤羽珩知道这是现实,一个国家,哪里都可以乱,唯独京城不行。据白芙蓉之前的说法,外头的难民已经达到一个十分庞大的数量,都放进城里来肯定会乱套。
  
  她不再拦着王卓,只是提醒他:“光搭帐子不行,还要命人把尸体搬到远的地方,集中到一起,回头我想办法焚烧。”
  
  王卓点头,大声道:“县主快回屋吧,属下这就去办差!”说完又冲进了雨里。
  
  凤羽珩看着兵官越跑越远,忧心又起。雨下得这么大,搭帐子有用吗?城外难民到底有多少?得搭多大的帐子?
  
  她想了一会儿,转身回去,叫了清玉到屋里来,摊开纸一边在上面写着什么一边说:“一会儿你差人去一趟百草堂,照着我写的药材名字让那边把药材留好,另外吩咐王林腾出一些人手,要手脚麻利的,懂得药理知识的,以备后用。”她说完便落了笔,将纸往清玉手里一塞,“你不要自己去,差人去送就行,然后赶紧回来,咱们进宫。”
  
  外头的暴雨依然势不见弱,甚至还夹带着冰雹,县主府已经将所有的马车再加厚两层,以防不测。凤羽珩带着清玉坐着宫车往皇宫去,经过御王府时,特地停下来打听了一下,得知玄天冥也在宫里,便催着车夫加快脚程。
  
  皇宫所有宫门紧闭,御林军搭起岗蓬,可还是能被雨淋得全身都湿透。见有车辆停在宫门口,守卫们赶紧上前。天武帝早有吩咐,时下天灾,在朝官员必有要紧奏报随时进宫,虽说宫门紧闭,但遇有禀报灾情的官员,无论何时都必须放行。
  
  因着雨大,守卫们也没看清楚来的是什么车,就准备上前问问,凤羽珩已然掀了车帘子露出头来。他们一看是济安县主,便是问也不问,直接就把宫门打了开。其中一个为的人还说:“县主不用下车了,就坐着宫车进吧!九殿下早知县主会来,已经吩咐过了,让您一入宫就往乾坤殿去。”
  
  凤羽珩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催着车往乾坤殿的方向赶。宫车一直走到乾坤殿的广场前才停下来,清玉撑起一把凤羽珩准备的伞挡在上方以免被冰雹砸伤,而后,两人穿着雨衣和雨靴走进雨里,一步步朝着乾坤殿而去。
  
  才走到殿门口,就听到天武帝一嗓子吼了起来:“还要再下五天?再下五天皇宫不都得给淹没了?京城都这样,外省可怎么活?不行不行,这事儿你们得想想办法,不能再让它这么下。”
  
  紧接着又有一个声音无奈地道:“皇上,天象所示,臣是真的没有办法啊!”
  
  “没办法就想啊!”
  
  “人不能跟天斗啊!”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谁也不让份儿。凤羽珩快走了两步,这才现跟天武帝说话的那个人,她也是见过的,虽说算不上熟,但也有印象。她走上前,先是跪下来给天武帝行礼,道了声:“儿媳叩见父皇。”
  
  天武帝赶紧摆手,“快起来,就等你呢。”
  
  凤羽珩起身,看了眼边上站着的玄天冥,而后,目光又往那个之前与皇上说话的人身上投去。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面上挂了淡笑,轻点了点头,主动道:“钦天监监正大人,有礼了。”
  
  那监正身子一晃,下意识地后退半步,然后神情一凛,赶紧回礼:“下官,见过县主。”
  
  天武帝有些不耐烦:“别整那些个没用的,阿珩,你快过来。”他冲凤羽珩招手,直到她人走到玄天冥身边,两人一齐站到自己身侧,这才又道:“他们钦天监说这雨还要再下五日,你说这可该如何是好?”
  
  玄天冥亦有些无奈,“你问珩珩也没用啊!她本事再大,还能管得了天去?”
  
  凤羽珩点头,“父皇,天要下雨,谁都拦不住。但京城外堆积的难民必须要妥善安置,否则难民闹事不可怕,可怕的是万一有居心叵测之人混迹其中,就很难控制。”
  
  这个道理人人都明白,玄天冥说:“已经加派人手往城外驻扎,咱们大营里也调了五千将士出来。本王已命人到城外搭帐,先把人安置下来再说。”
  
  凤羽珩也道:“我看到王卓了,搭帐是一方面,我也命他着人去处理尸体。天歌此时应该也在联系米商供米,必须要让难民能吃上饭,民以食为天,只有不饥饿,才能不闹事。”
  
  她转头再问那钦天监监正:“大雨过后,是什么样的天气,能测出来吗?”
  
  那监正叹了口气,语带绝望地答:“烈晒!”[本章结束]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