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39章 有我在,天下就乱不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句烈晒,仿佛让人们看到了一幅炼狱般的画面。
  
  天灾之后烈晒必生疫情,天武盯着凤羽珩问她:“有救吗?”
  
  凤羽珩两道秀眉紧拧在一起,想了一会儿道:“我已经命人把城外尸体都搬到远处集中起来,想要控制疫情,首先尸体必须要焚毁,活着的人也要时刻防范,身体上的任何一个小伤口处理不当都有可能疫变。难民们栖身的环境也要不停的进行消毒,最大限度地隔绝病菌,吃的东西要干净,如遇发热和风寒必须及早救治迅速康复,这样的条件下,一个喷嚏都有可能要了人命,我……”她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话,终于停下时,却是紧握了玄天冥的手,然后目光坚定地看向天武,又说了句:“我出城。”
  
  “不行!”玄天冥第一时间有了反应,反手死死地把她的小手握住,再认真地道:“决对不行。”
  
  天武帝也跟着点头,“有的是人手调派,阿珩,你就不要去了。”
  
  凤羽珩无奈摇头,“不行,只有我才能救他们。我若不去,派出去再多大夫也是无济于事。”
  
  她劝玄天冥:“你要相信我,我有能力保护自己,也绝对不会染上疫情。”怕玄天冥不信,又紧着道:“我可以给自己打针,只要打了那针就不会生病。”
  
  玄天冥不知道她那神奇的针是什么意思,但想想之前几次凤羽珩救人时的表现和那些奇怪的物品,他便知道,这丫头既然如此肯定,那就一定可以保护好自己。于是他点了点对,却是道:“那好,本王同你一起去。”
  
  这一句话把天武给惹毛了,就见他猛一拍桌子,大声道:“不行!”
  
  章远也在旁边劝:“殿下,三思啊!”
  
  或许,凤羽珩的出城天武帝还能够接受,但玄天冥出城他绝对接受不了,他不能让这个儿子再有半点闪失。于是大手一挥,把话封死了——“这件事,朕绝不让步!”
  
  玄天冥盯着天武,好半天不说话,就在凤羽珩觉得这气氛实在是太过尴尬,也想劝着玄天冥放弃出城的想法时,玄天冥突然就开口了,就听他对天武说:“我终于明白为何母妃不愿见你。”
  
  只一句话,天武先前的气势全都没了。他的手还保持着挥动的状态,就那么僵停在半空,面上的怒色未褪,却泛着丝丝死气。他好像又回到了很多很多年前,回到了跟云翩翩在大山里自由自在生活的日子。那丫头扑个蝴蝶都能让他乐上半天,抓鱼时掉到水里都能让他七尺男儿落下泪来。可是后来,瘟疫蔓延,部落里死了那么多那么多人,宫里派人来接,让他必须回宫。他一咬牙将云翩翩带离那个生养她的部落,到是救了她一个人的命,却无奈瘟疫蔓延无法控制,最终,那整个部落覆灭于历史长河中,他又瞒了云翩翩几年,直到事情败露,云翩翩便把自己关进月寒宫里,再也没有见过他。
  
  天武整个人都没了生气,章远担忧地扶着他,不停地冲玄天冥使眼色,就想他能说些好听的。可是天武却摆了摆手,重叹一声,道:“去吧!活着回来就行。救下那些难民,就当……就当为西夜一族做个补偿。”
  
  凤羽珩不明白天武的话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西夜一族是怎么回事。但她并没有太多的好奇心,天灾已致眼前,谁还有心思去探究那些花边八卦新闻。
  
  夜已深,二人从宫里出来时,子时都过了,可街上还是有很多官兵跑来跑去,看得人心慌慌。
  
  凤羽珩对玄天冥说:“其实你不用跟我一起出城的,毕竟京城里也不安稳,人心需要安抚,”
  
  玄天冥拍拍她的肩,安慰道:“京里有父皇,还有七哥。安抚人心这方面,七哥向来比我擅长。”
  
  凤羽珩也知道这个道理,可临出宫时,天武帝那副不舍的样子却一直在她脑子里绕啊绕的,她说:“父皇舍不得你,我出去行,终究我不是皇室中人,即便是有什么闪失,他也不会太心疼。但是你不一样,玄天冥,我看得出,父皇并不想你出去,你若有事,他承受不起。”
  
  “你会让我有事?”玄天冥反问她,“如果我会有事,那你一定也是不安全的。珩珩,有福一起享,有苦就一起担,这没什么,我是男人。”
  
  一句我是男人,凤羽珩再也不好说什么,她能明白玄天冥想要与她一起承担的心意,这事儿如果换了她,也会这么做。
  
  宫车一路行到县主府,玄天冥劝她:“今晚踏踏实实睡个觉,明日一早,我们出城。”
  
  说是好好睡个觉,可谁又能睡得着呢。凤羽珩回了院子后,一头就扎进药室,然后进入空间,将空间里所有抗生素针剂全部都找了出来,挑出能用的放在盒子里。又找了大量的消毒液,喷壶都拿出好多,还有许多必备的药品,感冒药发钱药腹泻药,但凡能想得到的她都提前准备了出来并带出空间。如此折腾了无数次,药室里对满了她带出来的东西,凤羽珩坐在地上,看着周围堆积着的药品,一点都不觉得轻松。因为她知道,光有药品是不够的,不知道玄天歌那边的米粮准备的如何,还有衣物。
  
  想到衣物,凤羽珩哀叹一声,再度返回空间去将雨衣一件一件地往外拿。好在空间里这种非耗材类的东西只要拿出来就会自动补充,否则她还真是没有办法。
  
  她折腾了整整一宿,东西把药室堆得满满的,可还是不够。但也不能再拿了,东西太多,运到城外也是个问题,她将忘川叫进来,吩咐道:“快去备车,把所有的东西都装到车上。记着,车要结实,防雨布层一定要厚。”
  
  忘川告诉她:“小姐放心,您发给下人们的雨衣昨夜连着拆了好多件,拆好的都用来贴补马车了,现在车厢外头都是用雨衣包着,绝对不会漏雨。”
  
  她这才放下心来。
  
  匆匆吃了早饭,玄天冥的宫车已经到了县主府门前,不只他一辆,还有玄天歌的车,车上还坐着白芙蓉、任惜风,和风天玉,以及她采买到的所有粮食都用几辆大马车装着一并等在府门口。
  
  凤羽珩将清玉留在府里照顾姚氏,自己带着忘川黄泉还有装着物资的几辆马车加入了车队。
  
  正准备走时,想容穿着雨衣从府里匆匆地跑了出来,急着叫了她一声:“二姐姐!”
  
  凤羽珩回头过头大声道:“你留在府里,哪也不要去,听话。”
  
  “不是这个事!”想容急道:“我不是要出城,只是想到城外的人都穿着湿透的衣裳,即便有了帐子避雨,有了粥喝,可那样的衣物穿在身上也是会生病的呀!二姐姐,现做衣裳肯定是来不及的,我院子里有以前穿过的旧衣裳,都很干净,我已经叫人回去拿,不如咱们多找一些旧衣裳送过去吧,能发给多少人就发给多少人!”
  
  凤羽珩眼一亮,这一点她之前确实百忽略了,想容的主意甚好,用旧衣物可比做新的省事多了,也不浪费。只是凭几人之力,又能凑出多少旧衣裳来呢?
  
  这时,跟着玄天歌一起来的任惜风在后面一辆宫车里扬声道:“这样吧!我跟天玉留下来,带着三小姐一起收集衣物,自家的不够咱们就去别人家要,京城里这么多大户,不管是主子的还是下人的,只要干净干爽就行,不挑好坏,收集到一车就送出去一车,如何?”
  
  风天玉点点头,“这是个好主意。”然后冲想容招手:“三小姐,到我们这里来。”
  
  想容开心地往后面跑,玄天歌又分了一辆马车给她们,凤羽珩见一切安排妥当,赶紧催着车夫赶路。
  
  玄天冥告诉她:“东面和南面的城门集中起来的人最多,北边和西边相对少一些,已经派将士过去了,宫里也拨了几名太医跟着,问题不大。难民最多的就是南面,因为南方雨水多,逃难过来的人自然也就多,咱们先往南边去。”
  
  车队一路往南城门而去,终于停下来时,就听到前方似乎有轰隆隆的声音。她皱眉:“还在打雷吗?”
  
  玄天冥紧皱着眉,“恐怕不是雷声。”
  
  话音刚落,就听外头有个声音扬了起来:“是王爷和县主到了吗?”
  
  他们听得出,说话的人是王卓。忘川走上前将宫车的帘子掀起来,就见王卓冒雨站在外头,大声地道:“王爷,不好了,外头的难民要闯进来,正合力在撞城门呢!”
  
  二人听了一阵头大,赶紧起身将透明雨衣穿好,然后一齐出了宫车,一边走玄天冥一边问:“城外没有搭帐吗?”
  
  王卓说:“搭了,可光搭帐没有用啊,他们主要是没有吃的,昨夜又死了好多人,多半是饿死的。今日一早难民们就跟商量好了似的,全部集结到一起,拼了命的往城门上撞。”
  
  玄天冥气得怒吼一声:“胡闹!进来就有吃的了吗?他们是逃难还是抢劫?”
  
  见他发了怒,王卓不敢再说什么,生怕玄天冥一恼火再下令把人都给杀了。
  
  可事实上,玄天冥却并未存过那样的想法,他只是紧紧拉着凤羽珩一起往城楼上走。身后,玄天歌和白芙蓉也跟着,所有人都面色低沉,心里发慌。
  
  待众人终于站到城楼上时,凤羽珩低头往下去看,就见到数不清的难民一片一片地聚集在城外,有病得饿得实在动不了的,就在泥坑里躺着;有体力还行的人,就拼命地往城门上撞;有孩子在不停地哭;有老人和女子跪在地上默默祷告。
  
  她粗略地估计一番,外头难民最少得有上万人。
  
  被玄天冥握着的手逐渐冰冷,即便是她凤羽珩,在面对这样的场面时,也不由得心生恐惧。
  
  城门被难民的血肉之躯撞得震天响,不时就有撞成重伤的人被替换下来,一声一声的“放我们进去”充斥入耳,脚下的城楼似乎都跟着打起颤来。
  
  玄天冥感受到她的情绪,握着她的手便又紧了紧,然后俯在她耳边轻轻地道:“别怕,有我在,天下就乱不了。”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