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58章 老太太遗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眼瞅着凤瑾元就要吐血,凤羽珩手指夹针,迅速往他喉间扎了一下,那已经涌过嗓子眼儿的腥甜之气一下就又咽了回去,呛得凤瑾元好一阵咳嗽。
  
  宫女和太监齐齐递过了一个鄙夷的目光,然后跟凤羽珩告辞离去。
  
  那跪在地上的小厮一把抱住凤瑾元的大腿,哭着说:“老爷,二小姐把您从大牢里接出来,是回家奔丧的呀!老太太她……去了。”
  
  “什么?”凤瑾元一口血咽下去,眼前还有些发黑没缓过来呢,一句老太太去了,差点儿又把他给吓吐血。好在这一回凤瑾元算是上道儿了,抓着那小厮紧着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而凤羽珩却已经抬步往府里走了去,一边走一边也问那小厮:“宫里的太医和仵作来过没有?”
  
  那小厮在衡量了凤瑾元与凤羽珩对这个家的影响力之后,选择先回答凤羽珩,就听他大声道:“来过了,重要的事情都交待了两位夫人。”
  
  凤羽珩点点头,带着两个丫头进了府门。那小厮回过头来,这才把白天发生的事情跟凤瑾元都讲了一遍。
  
  他讲的时候还特地强调是老太太自己主动惹事,买通了一群暴民去编排二小姐,二小姐今日才回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老太太就被暴民给打了,抬回府后不治身亡。
  
  可他虽然说得明白,凤瑾元却根本听不明白人话,对他来说,老太太就是凤羽珩给害死的,是凤羽珩教唆那些暴民行凶。杀人偿命,凤羽珩必须血债血偿!
  
  他的火气“腾”地一下上来,一把推开那小厮,几乎是用冲的就朝着凤羽珩追了去,那气势就像要把他那二女儿给手撕了,为老太太报仇。
  
  可惜,凤瑾元这人总是太高估自己,他一个文官,跟个会武功的丫头动手,不是作死么。
  
  凤羽珩头都没回,甚至连她的两个丫头都没搭理后方情况,只是在凤瑾元的一只手爪子探到她脖子根儿处时,突然一个旋转,人就像鬼魅般眨眼的工夫就绕到了凤瑾元的身后。
  
  于是,掐脖子就换了位置,变成凤羽珩去掐住凤瑾元。
  
  她身量矮,要掂起脚才能够得到,但却站得十分稳当,半点都不摇晃。
  
  凤瑾元此刻怒意未褪,恐惧却已起,凤羽珩冰凉的手指掐在他的脑后,他毫不怀疑自己若再逆她的心意,那丫头会直接拧断他的脖子。
  
  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额上冷汗淌了下来,凤府上下一片凄哀之色,灵幡挑得到处都是,所有下人都穿着素服扎着孝带,大半夜的,看起来十分湛人。
  
  可凤羽珩的话更湛人,她说:“我本无意把你怎么样,但你若实在思念祖母,我就送你下去陪她老人家。”
  
  凤瑾元一句话都不敢再说,哆哆嗦嗦地站在院中间,脑子里一会儿是老太太的脸,一会儿是凤羽珩的脸,哪一个都让他心颤。
  
  这时,程氏姐妹从牡丹院儿的方向走了出来,一看这场面,那姐妹二人对视一眼,无奈摇头。
  
  程君曼快走了两步,到了凤瑾元面前,无视他被掐住的脖子,开口道:“老爷,母亲被暴民殴打,幸亏二小姐及时制止,又将那些暴民押送到了府衙,妾身已经去官府报官了。不过……”她顿了顿,又道:“那些暴民犯的只是殴打朝廷命官家眷的罪,母亲的病……是被人在药里下了毒。”
  
  凤瑾元瞪大了双眼,他不敢说话,怕一牵动脖子凤羽珩就把他给掐死,可还是从目光里透出了质疑。
  
  程君美开口道:“管家何忠拿着二小姐的腰牌到宫里请了太医和仵作,经验查,是母亲最后吃的那副药里被人下了毒,死因是中毒。”她看了看凤瑾元,说:“老爷可要念着二小姐的好,否则母亲可就真的是死不瞑目了。”
  
  凤瑾元脑子里一点想法都没有了,老太太去世的悲愤终于袭上心来,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滚落。
  
  凤羽珩没再说什么,松了手,几乎在她手松开的一瞬间凤瑾元就往牡丹院儿冲了出去。
  
  程氏姐妹却没走,程君曼往四下看了看,见没人,这才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道:“太医说了,那毒药的性子十分之烈,不像是中原的毒。”
  
  这话凤羽珩听过两次,看来的确是异邦毒药无疑了,可是……“最近府里可有人与异邦人接触过?”这些日子暴雨成灾,如果有别有用心的人趁这机会混进京城来,也不是不可能。
  
  程君曼轻叹了声,“我查过了,没有发现异常,只是那人选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下毒,八成是冲着县主来的,县主万事要小心才是。”
  
  她点点头,“我知道了。凤家这边的大丧你们就多操点心,我明日还是要进宫,搞不好又要晚些时候才能回来。另外……”她有些犹豫,想了想,干脆问了这两姐妹:“你们懂得多,帮我合计合计,这个事要不要子睿回来奔丧?”
  
  程氏姐妹对子睿了解不多,但却知道那是凤家唯一的少爷,还是凤羽珩的胞弟,自然不能怠慢。对于回府奔丧一事,程君曼到也有一番看法:“按说老太太过世,少爷做为唯一的孙子,又是嫡孙,理应回来的。但近日洪灾,从京城往萧州去的这一路都被暴雨冲毁得差不多了,就算现在去信,或者派人去接,这一来一回的,肯定赶不上发丧。”
  
  程君美说:“道理是这个道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借着这个说事。”
  
  凤羽珩摆摆手:“无所谓,谁愿说谁就说去,我就不信,本县主冒死救回来的百姓们会听信那些个话来跟我生疏了去。子睿不回,其它的,你们二人看着办吧。”她说着又跟忘川道:“回府去取五十万两银票来,凤府公中没什么银子,好歹应个急。”
  
  程氏姐妹到也没同她客气,正想说让凤羽珩回去歇歇,一个丫头却从牡丹院儿的方向跑了过来,急声道:“夫人,二小姐,你们快去看看吧,韩姨娘和四小姐在灵堂闹起来了。”
  
  凤羽珩眉心微皱,一边往灵堂走一边问那丫头:“四小姐身上的伤无大碍了?”
  
  那丫头说:“脸还是肿的,眼睛都挤到了一处,但能走路,她一定要来给老太太守灵,结果一看到老爷回来就大哭。”
  
  说话间,几人已经走至牡丹院儿,刚出了回廊就听到粉黛“嗷”地一嗓子叫了起来——“父亲!那是祖母的遗愿,你若不遵,祖母在九泉之下也闭不了眼啊!”
  
  韩氏的哭嚎声也传了来,连哭边道:“老太太临去前最惦记的就是妾身肚子里的孩子,她说到死都没看上一眼大孙子,让老爷一定不能亏待咱们娘仨。”
  
  “放肆!”突然一声厉喝,来自程君曼,就见她脚步加快,几步就到了那韩氏跟前,厉声道:“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怎么就断言是孙子?还有,就算是孙子,也绝不是大孙子。韩氏,莫要信口胡言!”
  
  程君曼平时很少发火,但却并不代表她不会发火。宫里头调教出来的女子哪一个能没有点子手段,她突然发了怒,韩氏下得一声哭嚎都憋了回去。
  
  凤瑾元此刻正跪在老太太的灵前,这娘俩一闹,他气得火冒三丈。凤羽珩他不敢也没本事打,但凤粉黛可是任他**的,当即起身,二话不说,照着粉黛就一脚踹了过去。踹完女儿又想踹小妾,可脚抬起来,对上韩氏的肚子,就只能再老老实实地放回去。
  
  可是这一放回去,粉黛可就倒了大霉,她老爹的火气没处发,全都朝着她去了,白天就被人打成了只猪头,夜里又挨了凤瑾元一通拳脚,当即就又昏死过去。
  
  韩氏哭得都没了好动静,想上去拉,可是程君曼早就命了一众下人将她拦住。好不容易凤瑾元打累了,停手停脚了,韩氏却又不知死活地来了句:“老爷,老太太遗愿,抬我为贵妾,这可是老太太亲口说的呀!”
  
  同样在旁边守灵的安氏都无语了,她觉得再不说句公道话这韩氏真当她是死人啊,于是开了口大声道:“老太太临去前妾身一直守在榻边,怎的就没听到这样的遗愿?”她说完又看向凤瑾元:“老爷,事实上老太太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的,那碗药刚一灌下去老太太就咽了气,哪来的工夫说什么遗愿?”
  
  金珍也在边上附和:“安姐姐说得都是真的。”
  
  韩氏不甘心,又道:“是之前老太太同四小姐说的,千真万确!老爷,老太太的话不能不听啊!否则,老太太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你的!”
  
  一屋子人都无语了,这韩氏是疯了不成?她这是诅咒谁呢?
  
  凤瑾元已经气得快没气儿了,他干脆谁也不理,一转身又跪到老太太灵前,闭了嘴,一句话都不说。
  
  程君曼看了一眼韩氏,又看了一眼已经昏迷的粉黛,面上怒色终于达到了一个顶点。就见她上前几步,盯着韩氏扬声道:“我们凤家如今只是正五品官员之家,到底是谁给的你胆子想要做贵妾?谁批准的区区正五品官员就可以纳贵妾?”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