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59章 本县主可以送你去见老太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顺律法明文规定,在朝官员正三品之上才有纳娶、抬升贵妾的资格。正三品之下,你纳多少妾不管,你对当个妾好一点也不管,但是绝不能有贵妾一说。
  
  韩氏这人满脑子的风花雪月,一心就想着怎么能在府里争到宠爱,能让自己和粉黛的地位能高一点,她哪里晓得什么大顺律法。程君曼这话一出口,韩氏当场就翻脸了——“凭什么不能纳?谁说的不能纳?管天管地,还管别人家府上要纳什么妾?”
  
  这话一出,凤瑾元的脸“唰”地一下就白了,跪在地上双腿都在发抖。程君美二话没说,上前两步扬起手来,对着韩氏的脸蛋“啪啪”就是两个嘴巴子呼了上去,直把个韩氏给打得两眼冒金眼。
  
  凤瑾元到底是惦记着她肚子里的孩子,听到这两声打,回过头来就要相拦,程君曼却又开了口道:“老爷,这两巴掌是在救她的命。”
  
  凤瑾元张开的嘴巴立即就闭了回去。是啊,是在救韩氏的命,他看着韩氏,一副狠铁不成钢的眼神,“正三品以下官员不能纳贵妾,这是大顺律法,这是皇上定的,韩氏,你长了几个脑袋?”
  
  韩氏一听这话也蒙了,随即阵阵后怕。她有几个脑袋居然敢骂皇上?这话要是传了出去,她还有命在吗?
  
  这念头一起,下意识地就转头去看凤羽珩,凤羽珩挑眉问她:“韩姨娘看本县主做什么?是你自己辱骂皇上,怎么,这么多耳朵都听着的,还想往本县主身上栽赃?”
  
  韩氏一愣,赶紧摇头:“没有,没有。”然后低下头去,再不敢多说什么。
  
  凤羽珩却又扬了声问她:“那关于这个贵妾一事,你可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韩氏轻咬下唇,极不甘心地摇了摇头:“没有。”然后嘟囔了一句:“老太太怎的连这个也不知道?”
  
  “哼。”凤羽珩耸肩轻哼,“祖母知不知道,这个得问她自己,你若真是觉得委屈,本县主可以送你去见她老人家。”
  
  “不不不!”韩氏拼命摇头,“我不要去,我……”
  
  “够了!”凤瑾元一声怒喝,“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谁也不许再提。韩氏,你身子重,不用守灵,回去吧!”他一摆手,立即有下人上前将韩氏给搀了出去。
  
  韩氏被凤羽珩和程氏姐妹给吓得根本也不敢在这里呆了,就势就出了去,只是一边走一边喊道:“老爷,可得给四小姐请大夫啊!”
  
  凤瑾元哪有那个心思,到是程君曼叫人将粉黛也抬了下去,又吩咐人去请了大夫上门。
  
  这母女二人刚处理好,厅外,有小厮快步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喊着:“二小姐!少爷回府了!”
  
  一声少爷回府,震惊了灵堂内所有的人,就连凤羽珩都大吃一惊,子睿怎的突然就回来了?
  
  正疑惑间,就见灵堂外头有一个少年正快步往这边走来,那少年一身青衣,意气风发,眉眼间锐利初成,已是翩翩公子之相。
  
  那不是凤子睿又是谁。
  
  她抬步往前去迎,那少年一看到自家姐姐,刚刚还小大人似的锐利双眸里立马就泛开了一层水雾,特别没志气地一头往凤羽珩怀里扎了去,十分别扭委屈地说了句:“姐姐是不是不想子睿?”
  
  凤羽珩的心瞬间就融化了。
  
  要说这个世上除了玄天冥,还有什么人能让她亲近到窝心的地步,又有着不可逃避的责任,那个人就只有凤子睿。可也正因为这样,她不敢与子睿过多的接触,她的仇人太多,若只冲着她来,凤羽珩什么都不怕,怕的就是对方将手伸向子睿。姚氏已经遭过一次毒手,萧山书院的厨房也着过一次火,所幸子睿没事,若是这孩子因为她而受到伤害,她简直不敢想像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凤羽珩定了定心绪,伸手将怀里的弟弟揽住,轻轻地道:“怎么会不想,姐姐每一天都在想子睿,只是子睿要求学,只要学到了真本事,将来才可以保护自己。”
  
  子睿从她怀中仰起头来,补充道:“不只保护自己,还要保护姐姐。”说完,似乎知道凤羽珩要问什么,便压低了声音小声对她说:“是班走哥哥把我接回来的。”然后音量提高了些道:“因为全国多省暴发山洪,好多同窗的家中都遭了难,山长便决定让整个书院休沐一个月。”他说完,从凤羽珩怀里挣脱出来,然后转向凤瑾元,很是像模像样地行了个礼:“子睿拜见父亲。”彬彬有礼,却也失了亲近,就像是对着个陌生的长辈一般,父亲二字于他来说,形不成任何概念。
  
  凤瑾元看着这个半年多没见的儿子,不由得生出几番感慨。打从凤子皓死了之后,他对这个儿子是越来越满意,也越来越想要上心。可无奈,人家是师帝叶荣的入室弟子,是当今圣上承认的师弟,常年都在云麓书院求学,他别说想上心对待了,就是连见一面都难。
  
  他心中感慨,下意识地伸出了手,想要抱抱这个儿子,却听子睿又道:“子睿回来匆忙,直到进了京才得知祖母离世的消息,心中十分悲恸。”说完,转过身冲着灵堂就跪了下来,实实在在地磕了三个头,然后再道:“不孝孙儿子睿给祖母磕头了,子睿常年求学在外,没能在祖母面前尽到孝道,是子睿的不是,还望祖母在九泉之下莫要怪罪。”
  
  凤瑾元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有些尴尬,可子睿是在给老太太磕头,他又不好说什么,只好一脸阴沉地把手放了下来,然后说:“你刚回来,先去歇着吧。”
  
  子睿没起身,只是回过头来跟凤瑾元说:“子睿不累,子睿今晚给祖母守灵。到是父亲应该回去歇着才是,牢里日子清苦,父亲刚刚才出来,定然疲惫。”
  
  凤瑾元心头火起,冲口就问:“你听谁说的为父入了大牢?”
  
  子睿摇头,“谁也没听谁说,父亲身上还穿着囚服呢,猜也能猜到也是刚刚回府。”
  
  凤瑾元这才想起自己回来之后都没来得急换身衣裳,不由得懊恼起来,再也顾不上说别的,转了身匆匆走了。
  
  一见凤瑾元走,那金珍想了想,竟是一咬牙也跟了出去。安氏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真不知道他们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凤羽珩轻笑,“管他们呢,爱想什么想什么,只要别把主意打到我们头上,就好。”她说完,上前把子睿给拉了起来,指着程氏姐妹说:“子睿,见过两位母亲。”
  
  子睿也不多问,凤羽珩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当即便给那二人行礼问安。程君曼对子睿喜欢得不得了,又碍于老太太大丧,她身上也没揣什么好送的物件儿,便只得说:“好孩子,回头母亲再把礼物补给你。”
  
  凤子睿瞧得出他姐姐跟这两位母亲关系亲厚,便也没有客气,当即点了点头,“多谢母亲。”
  
  凤羽珩劝着程氏姐妹和安氏:“你们先回去吧,今儿头一晚,理当小辈们守灵,我亲自带着子睿和想容留在这边,明日一早再来换我们就行。”
  
  人们对此到是没有什么意见,毕竟这是规矩,只是程君曼说:“县主明日还要进宫,今晚还是好好休息,这灵守不守……没事的。”
  
  凤羽珩摇了摇头,“不碍,这灵是我心甘情愿来守的,毕竟那是我的祖母。”她说完,挥了挥手让三人回去,没再说什么,拉着子睿又跟想容一起跪了下去。
  
  那三人见她执意如此便也不再阻拦,只嘱咐了几句便离开灵堂。想容许久不见子睿,正用手跟他比划着,小声说:“你又长高了。”
  
  没有长辈在,子睿总算也恢复了些小孩子该有的活泼,毕竟老太太于他姐弟二人来说并没有多亲厚,他是想挤出眼泪也挤不出来,干脆作罢,拉着想容很是嘴甜地说:“三姐姐越来越漂亮了。”
  
  想容喜滋滋地捏他的小脸,“真是会说话啊!”
  
  这一宿,姐弟三人,到也没有守得多煎熬,只是子睿舟车劳顿,到了下半夜时靠在凤羽珩身上睡了起来,一直睡到次日天蒙蒙亮才醒了来。
  
  程氏姐妹来得很早,子睿这边才刚醒她们就到了,到了之后赶紧赶人:“天亮了,你们快回去睡觉,这里有我们在就行。”
  
  安氏也很快就来了,凤羽珩见没什么事,便拉着两个孩子回了同生轩。
  
  子睿和想容累得不行,倒头便睡,凤羽珩却只是眯了不到两个时辰便又起了来。她没时间睡,今日要去景王府,还要进宫去给云妃看诊,昨天接了谷贤妃的礼,总得过去支会一声,这么一圈下来怕是又得到晚上。
  
  她留了忘川在这边照顾子睿,自己则带着黄泉出了门去。县主府门外,班走亲自赶着宫车停在那里,看到她出来,面无表情地扔了句:“孩子给你带回来,怎么谢我?”
  
  凤羽珩白了他一眼,“什么孩子,那叫弟弟。至于谢你,要不我给你放几天假吧?”
  
  班走摇头,“那你还是别谢了。”然后指指身后宫车:“上车吧!”
  
  凤羽珩正准备上车呢,这时,就听到凤府那头突然传来凤瑾元的一声大喊——“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