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66章 京中异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玄天华等人完全想不明白那两匹马是怎么倒的,但这一倒,马车自然也不能幸免于难,坐在里头的人不出意外地被翻了出来。
  
  几人瞪大了眼睛往前去看,可惜,今晚月亮昏暗,京郊漆黑一片,又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即便是有一定夜视能力的玄天华和暗走,也无法将那倒地之人看清。
  
  心急之时,突然的,就在他们身边,有一束光亮朝着那被掀翻的马车就照了过去。那光不似月光那般覆盖极广,就像是专门为了那个落地之人而亮的一样,呈柱型,针对性极强地就照了过去。
  
  玄天华来不及思考这光,定睛往那光束的落点上看去,就见那落地之人刚好也瞧着他们这边抬起头来。
  
  而立男子,一脸倦容,可也就在抬起头的一刹那,倦容褪去,换上了一抹狡猾的笑。
  
  那张脸像极了三皇子玄天夜,身量也像,可是眼神不像。玄天夜虽阴谋阳谋在握,虽日日想着篡位逼宫,可他的眼神里更多的是凶狠,而不是这种带着奸诈的狡猾。
  
  几人一怔间,就见那人抬起手往脸上一抹,就那么一下子,那张原本与玄天夜像到九成的脸突然就变了样,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面孔。
  
  玄天华下意识地就说了句:“易容。”
  
  凤羽珩抚额,“真有那玩意啊?”可随即便正色起来,众人相互看了一眼,皆在对方的目光中看出与自己同样的想法:果然,上当了!
  
  玄天华扯了凤羽珩一把,急声道:“快跑!”
  
  话音一落,却听到车队那头也传来一个声音——“想跑?没那么容易!”
  
  一瞬间,四面八方涌出来的暗哨将他五人团团围住,车队里所有的人都抽刀拔箭,阵阵寒光逼来,混战一触即发。
  
  此时,京城县主府内,凤子睿正缠着她三姐姐撒娇——“一会儿就要去守灵了,三姐姐就带我去一趟吧!咱们快去快回,不会被发现的。”
  
  想容嘟着嘴巴捏他已渐圆滚的小胖脸,摇着头道:“你要非得吃那家的红豆酥,我叫下人出去买就是了。再过半个时辰都不到咱们就得去那边守灵,万一回来晚了,父亲又要不高兴,咱们何苦惹他?”
  
  “三姐姐!”这孩子特别会戳人软肋,他知道想容最受不了什么,于是就把自己的小脑袋拼命地往她怀里钻,还拱啊拱的,像只小胖球,可爱极了。“三姐姐,你知道人家只是想出去转转嘛,求求你带我去好不好?你看,娘亲在休息,外公也在休息,咱们悄悄的出去,就告诉下人我们到凤府那边去了,好不好?”
  
  想容最喜欢这个弟弟,抱在怀里是疼得没法没法,子睿用这种招数来求她,小丫头也是招架不住,没办法,只得点头同意。
  
  两人贼兮兮地出了府,坐上马车,赶车的车夫苦着脸说:“少爷,三小姐,这要是被县主知道,老奴可是要挨骂的。”
  
  子睿拍拍他的肩:“你就放心吧!姐姐要是怪罪下来,我一定替你撑腰。走,我们去城西买点心去!”
  
  那马夫无奈地打了马,马车在京城的大街上驰行起来。
  
  子睿久未回京,一心想看看京里,小胖手掀着车窗帘子不肯放下来,想容便也只好跟着一起往外看。
  
  可当马车驶出凤府门前的巷子,一直行到大街道上,行了半柱香的工夫她便发现好像不大对劲,今晚的京城似乎有些不同。官兵在夜里巡城很正常,可巡城的官兵她以前也见过,提灯佩刀,皆着布衣。可今夜的巡城官兵竟是着了重甲,长刀未入鞘,直接就握柄在手,提着的灯笼也比以往亮上许多,而且……她仔细回想,京兆尹安排的巡城官兵以前都是提长灯的,今儿这些人怎么换了圆灯?
  
  这种奇怪的感觉随着马车往城西奔去是越来越强烈,有越来越多的重甲官兵入了她的眼,就连子睿都看了出来,纳闷地问了句:“是不是因为洪灾刚过,所以京里不太平,巡夜才这般森严?”
  
  想容心知当然不是这样,洪灾是外头的事,京城可没有洪灾,城外的难民也都安置好了,根本不可能闹事,这些重甲官兵有问题。
  
  眼下时辰还不算太晚,街上稀稀落落的还能看见些人,酒楼茶馆的生意还在照做,她们要去的那家点心铺子也关门算晚,子睿要吃的红豆酥买到了最后五块儿。
  
  子睿有心在外头多逗留一会儿,被想容拒绝,她以凤夜丧事为借口告诉他:“毕竟祖母大丧,咱们偷偷出来买点心就算了,若再到别处,怕是被人看到了会说闲话。”
  
  子睿也是个明事理的孩子,想容这样说了,他便不再要求,主动对那车夫说:“咱们回府吧!”
  
  回来这一路,子睿有些乏了,没再去看外头的街景。到是想容来了精神,主动掀开车窗帘子往外去看。只是掀帘子的动作很小,只敢露出一双眼睛,可即便是这样,还是让她看到了一个熟人。
  
  她眯起眼往对面胡同里看去,马车跑得虽快,她却还是看到一盏圆形的灯笼突然落地,随后,一盏长形灯笼立即点亮,映出一张熟悉的脸——步聪。
  
  她看到了步聪,只一下下马车便已经跑了远去,可步聪那张脸她还是看得清清楚楚。还有那两盏灯笼交替亮起,竟是持圆灯的人突然死去,有人用刀子捅进了他的胸口,人倒灯熄,新的替代者随之而来。
  
  想容的心砰砰直跳,一把将帘子放下来,手都有些哆嗦。
  
  子睿看她不对劲,疑惑地问道:“三姐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
  
  想容摇摇头,“没事,咱们快点回去吧,千万别耽搁了守灵。”
  
  子睿点点头,主动叫那车夫——“把马打快一点!”
  
  马夫很乐意两位小主子想快些回家,立即甩鞭打马,车速快了许多。
  
  终于到了凤府门口,想容带着子睿下了车,亲自把子睿送到府门里,然后交到何忠手上,叮嘱道:“送少爷去灵堂。”
  
  子睿不解地问她:“三姐姐,那你呢?你不进去吗?”
  
  想容骗他说:“姐姐想回县主府去换身衣裳,你先过去,三姐一会儿就来。”说完推了他一把,“快去吧!”
  
  看着何忠牵了子睿的手穿过前院儿往牡丹院儿走,想容赶紧回身出府,快步往县主府那边跑去,到了门口就问御林军:“二姐姐没出府吧?”
  
  守门的将士一愣,随即道:“出府了,早就出去了,在二小姐跟少爷出去之前县主就已经带着两个丫鬟离开了,是骑马走的。”
  
  “不在府里?”她心里着急,一跺脚,干脆一转身又钻进了马车里。
  
  那车夫一愣:“三小姐,您这是还要去哪?”
  
  想容压低了声音道:“快,我们去淳王府。”那车夫一愣,明显的有些吃惊,可是想容突然神色凌厉起来,告诫他:“赶紧走,别多问。”
  
  车夫一凛,突然就觉得这三小姐有一种二小姐上身的感觉,于是再不多问,赶紧的扬鞭打马,往淳王府的方向奔了去。
  
  想容这一路上默默祈祷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好歹马车顺利到了淳王府门口,她一掀帘子,瞅瞅车后头也没有什么人跟上来,赶紧就下了车。
  
  淳王府门前的侍卫认识想容,毕竟她之前也来过,而且洪灾时她四处去筹衣裳,把整个京城都走遍了。虽然此时天色已晚,但她毕竟是济安县主的妹妹,这个时候过来定是有事,可是……可是殿下不在啊!
  
  还不等想容开口,就有侍卫先问了她:“三小姐可是来找殿下的?”
  
  想容点点头:“对,我找七殿下有急事,快,快帮我通传下。”
  
  “殿下不在府里呀!”那侍卫跺了跺脚,“要不三小姐进府去等等吧!”
  
  “不在?”想容有点小崩溃,京里明显是出了事,可二姐姐和七殿下都不在,这该如何是好?
  
  她站在淳王府门口想了一会儿,终于做了另一个决定。回身上车,吩咐那车夫:“走,御王府!”
  
  车夫觉得他家三小姐一定是疯了,虽然他不敢问为啥又要去御王府,可直觉告诉他,只怕是真的有事,不然三小姐不可能这么着急。于是手里马鞭催快了些,马车一路往御王府急驰而去。
  
  淳王府想容去过,但这御王府她还是头一次来,还是自己来的。好在她跟在凤羽珩身边的时间长,与玄天冥接触得到也不少,也一起吃过团圆饭,不会显得太过生疏。
  
  终于,马车又停在了御王府门前,想容跳下车,抬头一看,却觉得这御王府门前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同样都是王府,但这里的守卫却比淳王府多了三倍不止,整个府都快要被围起来了。守卫们个个面色严肃,一下就让她将这一切与京城里的异动联系了起来。她有些紧张,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好在有人把她认了出来,上前主动来问:“是凤家的三小姐吗?”
  
  想容这才回过神来,总算又想起自己来的目地,于是赶紧道:“是我,我有急事求见九殿下,他在府里吗?”
  
  谢天谢地,那下人点了点头,“殿下在,三小姐请随奴才来。”
  
  她跟着那人一路往御王府里走,也顾不上多看,都不知道走了多远,就听到前头有歌舞声传来,随即便是一个人的说话声,他说——“九弟,你说这柄剑真的会是古物吗?”
  
  这声音让她一怔,脚步猛然停住……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