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81章 意外的消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家人一听章远来了头就大,特别是凤瑾元,章远每次来对他来说都没好事儿,对凤羽珩来说却总是无尽惊喜。现在这大晚上的,凤家又在办丧事,不知道章远特地赶来又有什么事。
  
  不管怎么说,章远是天武帝面前的红人,他来了凤瑾元就必须得带着凤家人集体迎接,更何况,他还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事情,于是急问何忠:“章远可有说来咱们府上是为了什么?是来传旨的吗?”
  
  他怕死了章远传圣旨,好在何忠摇了摇头:“没听说传圣旨,也没见那远公公带圣旨来。”凤瑾元松了口气,不是传旨就好。谁知那何忠紧接着又来了句:“也有可能是口谕吧?”
  
  凤瑾元又一哆嗦,都想骂人了。口谕跟圣旨有什么区别?
  
  终于,他带着一众儿女来到前院儿,就见那章远带着几个小太监正在院子里站着,一见凤瑾元来了,动也没动,只是微微欠身,说了句:“奴才见过凤大学士。”
  
  凤瑾元心里怨气很大,他其实是打心眼儿里看不起太监,他认为阉人很恶心,不男不女的断子绝孙,都不能算是个人了。但就是因为阉人都是为大权力家做事,只要得到掌权者的宠爱,他们这些鸡犬就得以升天。比如说这章远,就是最典型的一个例子。
  
  以前凤瑾元做丞相时,章远多多少少还能给些面子,现在他被贬为五品官了,人家见了他居然连礼都不行,就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好像他个死太监才是高人一等的存在一般。
  
  凤瑾元心里有气,态度便也不是很好,冷哼一声开口问道:“不知章公公深夜来此,是有何事?”
  
  他一边说一边想着要调整心态,不然万一这章远一开口就给他来个“传皇上口谕”,那可咋整?再说,粉黛刚许了五皇子的亲事,他可不能再因惹恼了这章远而给家里生事。
  
  这样一想,凤瑾元之前因章远态度不好而憋闷的心理多多少少也调整过来了一些,于是就想着再说点什么缓气一下尴尬的气氛,可还没等他开腔呢,就见那章远突然就上前了一步,随即一撩袍子跪拜下来。
  
  凤瑾元吓了一跳,心说怎么着,这章远是良心发现知道给自己行礼了?结果就听那章远说:“奴才叩见县主。”他这才知道人家是在跪凤羽珩,气得一甩袖,后退了半步。
  
  凤羽珩上前,将手将章远扶了起来,开口道:“章公公快请起,你服侍父皇有大功,今后可万万不要向我行这样的大礼。”
  
  章远又道:“县主说的哪里话,奴才跪主子,天经地义。”然后半抬了头,又对凤羽珩说:“县主送去的药,皇上吃着很好,一直在念叨着还是县主知道惦记他。”
  
  凤羽珩道:“都是些营养品,父皇平日里按时吃,时日久了身体自然会得到调理。章公公也帮我盯着些,快吃没了时我便再送些过去。”见章远连连点头,她便又道:“不知公公今日到府,所为何事?”
  
  这问题凤瑾元也问过,但章远就没理他,现在凤羽珩再问一次,章远马上就道:“是皇上派奴才过来的,跟县主和三小姐说一声,明日早朝,让县主带着三小姐一起进宫面圣。”
  
  “你说什么?”凤瑾元突然来了这么一嗓子,声音里充满了难以置信。要说皇上想见凤羽珩,这事儿不奇怪,哪怕是让凤羽珩去上早朝,他也都见怪不见了。可是关想容什么事?这开什么玩笑呢?
  
  不只凤瑾元疑惑,其它人也跟着疑惑,特别是粉黛,她突然有一种生不逢时的感觉。好不容易凤沉鱼死了,好不容易凤羽珩跟凤瑾元彻底翻脸了,好不容易她父亲承认她的地位了,谁成想这半路又杀了个想容出来,万一明日早朝上想容得了什么恩典,她还要不要活了?
  
  这一家子都瞪大了眼睛看向章远,章远轻咳了一声,先是跟凤羽珩点了点头,然后又看了一圈,最终目光停留在想容那里,这才又道:“皇上说了,要不是有三小姐最早发现京中动乱并及时上报,只怕昨夜之事会演变成一场灾难,三小姐于京城有恩。”
  
  想容这才明白要自己上朝所为何事,可心中还是止不住地忐忑。她虽然进过宫,但去的都是宴殿或后宫,这上朝从来都是男子所为,女子是连想都不会去想的。可是,皇上却让她跟着二姐姐一起上朝了,她开始止不住地紧张,都不知该说什么好。
  
  好在凤羽珩及时出言替她解了围,却是道:“请公公回禀父皇,阿珩明日定带着三妹妹一起进宫去。”
  
  章远道:“那就好。那奴才就不多留了,这就回去复命。”说完,这才想起来凤瑾元,又对着他欠了欠身,“凤大学士,打扰了。”然后一转身,带着一众宫人离开了凤府。
  
  凤瑾元还沉浸在“三小姐于京城有恩”中无法自拔,他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昨夜动乱之所以能被悄无声息的平复,他这个一向胆小不爱吱声的三女儿居然也有份参与,而且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凤瑾元一时火起,突然就想到如果想容不去报信,那是不是如今坐在乾坤殿里的九五之尊就应该是三皇子玄天夜?而凭着他这么些年与玄天夜建立起来的革命友情,他凤瑾元绝对不会沦落至此。
  
  一想到这,凤瑾元心底愤怒的小火苗又开始蹭蹭上涨,看向想容的目光里简直就带着要谋杀的气息。想容皱着眉后退了两步,后背都渗了一层冷汗来。
  
  凤羽珩却在这时开了口,她说:“父亲可真是要好好地感谢三妹妹,若不是她及时发现阻止了这场叛乱,那三皇子或四皇子一旦篡位成功,怕是第一个要除去的就是凤家。父亲如今不过五品小官,家中又没了被道士预言为凤命的女儿,也没了财大气粗的沈家,于三皇子来说,您已是废子一枚。偏偏您还知道他那么多的秘密,好好想想吧,人家坐上皇位,最想要斩草除根的,是谁。”
  
  凤瑾元一激灵,冲昏的理智重新恢复过来,随即阵阵后怕。
  
  凤羽珩说得没错,一旦三皇子继位,最先要除去的就是凤家。而那四皇子,与凤家本就是对立,他与三皇子联手也不过是一场算计,到最后不管谁算计了谁,凤家都不会有好下场。
  
  这样一想,刚刚对想容的怨恨便也逐渐平复下来。凤瑾元心底轻叹了声,没再说话,却听凤羽珩又问了句:“后天扶灵……”
  
  他立即明白她的意思,赶紧改口道:“那自然是嫡子与嫡女该做的事。”一句话,之前对粉黛的承诺悉数作废。
  
  凤粉黛憋屈得想死,要不是有丫鬟冬樱一直在提醒着,她真的能冲上去把想容那张脸给挠花。都说这丫头越长越像凤羽珩,照她看,不但样子像,就连那欺负人的劲儿也像,有这样的两个姐姐在家里,她到底还能不能过得上好日子?
  
  粉黛心头怨气全都写在脸上,凤瑾元见了却也没说什么。他能理解粉黛此时的心情,别说粉黛了,就连他都心生厌烦。有一个凤羽珩就够了,如果再多一个想容,这个家他真的不知道还能控制多久,又或者说,其实早在很久之前,凤家就已经不在他的掌控之下了。
  
  凤瑾元与粉黛二人对视一眼,皆明白对方心头所想,而想容则往凤羽珩边上挪了脚步,一脸的担忧。凤羽珩拍了拍她的手背,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再拉起子睿,一手一个带着弟弟妹妹重新回到灵堂。
  
  不管怎样,老太太的灵还是要守的,但既然她们要早早的去上朝,凤瑾元便吩咐妻妾们夜里就过来接替。
  
  这半个晚上,守灵的人皆各怀心事,明明都是亲人,彼此间却一句话都不说。
  
  直到程氏姐妹和安氏金珍都来了,粉黛再不多留,赶紧让丫鬟扶着她回了玉兰院儿。
  
  安氏早听说想容要去上朝的事,十分担心,却又因自己实在是没进过宫,根本不懂得宫里规矩,不知道该嘱咐些什么,便只能告诉她:“一定要听你二姐姐的话,收起好奇心,不能多说,也不能多看,知道吗?”
  
  想容点点头,“姨娘放心,我都记着的。”说是让安氏放心,可她自己的手心也冰凉冰凉的。一个深闺小姐,却突然要到朝堂上,想容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她知道,要不是有凤羽珩陪着,这个朝她是死也不敢去上的。
  
  安氏来时,跟着的丫头手里捧了许多孝衣,凤羽珩的目光落在那些孝衣上,渐渐地,心头起了些疑惑。
  
  安氏正准备跟凤羽珩再说说照顾想容上朝,这一扭头,正对上凤羽珩目光中的探究,不由得问了句:“二小姐,可是有什么不对?”
  
  凤羽珩指着那些孝衣问:“新做的?”
  
  安氏点了点头,“是新做的,因为老太太走得突然,府里也没什么准备,除去下人们买了现成的孝衣之外,府上的少爷小姐们是需要特殊裁制的,所以耽误了些时日,这才赶出来。”她一边说一边摇头,“好在是五日发丧,若是今天,还赶不及呢。”
  
  凤羽珩道:“做工不错,上头的绣线也挺好。”
  
  因为老太太生前信佛,所以孝衣上有绣了白莲,听凤羽珩提起,安氏赶紧道:“绣线是前些日子从妾身的绣品铺子里拿的,那时还在下暴雨,老太太许是因为出不了屋憋闷得慌,突然说想要绣一副佛像,非得让妾身去拿绣线来,妾身没办法,只好冒着雨往铺子里去。哦对了,金珍妹妹也跟妾身一道去的,那天真危险,回来的时候跟一位姑娘的车撞到了一起,很是危险。”
  
  凤羽珩双眼微眯,已然能脑补出两车相撞的画面来。还有安氏所说的“一位姑娘”,她的脑中几乎立即就映出俞千音的那张脸来……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