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84章 赏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再建一个大汉朝 
章远一嗓子皇驾到,大殿之上,所有人齐齐跪倒,就连一向不守尊卑的玄天冥都一脸正色,恭敬又严肃。````
  
  凤羽珩拉着想容跪下,与一众臣工一齐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叩拜声止,又过了好半晌,天武帝终于走上大殿之上的高台,面对一众臣工坐于龙椅之下,然后轻轻抬手:“众卿平身。”
  
  人们这才又呼呼拉拉地站了起来,却依然低着头,人人都在猜测,经了那一场动乱、歇了一天的早朝,今天终于又恢复如常,天武帝究竟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有人将目光偷偷地往四皇子玄天奕那处投去,就见那人到也算是一脸平静,可目光中却再也没有以往的那种光彩和期待,一片死灰,生气全无。
  
  还有人往凤羽珩和凤想容所在之处瞒了一眼,心说济安县主上朝,想必又有好处可捞了。
  
  当然,对于凤羽珩从天武那里捞好处,人们也不觉得有多意外,毕竟凤羽珩的功绩摆在那里,给什么样的嘉奖都是应该的。他们只是在想,皇上今日究竟会不会如臣子们猜测的那样,会借此机会宣立储君。
  
  所有人心里都揣着疑惑,天武坐下之后许久都没有说话,只以冷目扫视下方,当目光落在玄天奕那处时,是藏不住的凄凉和失望。
  
  玄天奕到也是有些动容,嘴动了动,像是想说什么,却终究什么都没能说得出来。
  
  第一个站出来打开这尴尬局面的人,是京兆尹许竟源。他做为这京城的父母官,在经了如此大事之后,再次上朝,手里拿着两张折子。一份上面奏的是动乱之后对敌党的追捕与剿灭情况,另外一份,则是他的请罪与自愿卸任的折子。
  
  他走出臣工队伍,站到大殿中间,再上前两步,将手中折子递给传物的太监,然后一撩官袍跪在大殿之上,朗声道:“京中动乱,经查明,最终锁定源首为三皇子玄天夜与四皇子玄天奕,另,东界步军统领步聪与北界副都统端木青亦参与其中。罪臣端木青已在作乱时身亡,臣在九殿下的统领下也已将两位皇子缉拿归案,只有那步聪仍出逃在外。京中百姓略受惊扰,但危害不大,现已恢复正常生活,臣已命人加强城内巡视与城外防守,以保京城无忧。”他说完这番话,冲着天武郑重地磕了三个头,再道:“臣任京兆尹一职,数月来自信兢兢业业为皇上分忧为百姓造福,可功过不能相抵,这场动乱之所以能够发生,归根结底是臣的错。臣不求皇上饶命,自愿卸下要职,自愿请罪求死。只希望皇上能准许臣帮着九殿下将这一案查完,给皇上和百姓们一个交代,届时,臣就是死,也瞑目了。”
  
  他说得认真,一点都没有贪生之意,天武知道,这许竟源是跟他家老九一伙的,这人为人正值,是非分明,嫉恶如仇,办事也算干脆利落,就这么给杀了他自然是舍不得。但京中出了这么大的乱了,做为一方父母官,他一点代价也不付出是不可能的,好在这人不糊涂,主动提出先审了案再请死罪,到是也给他自己留了一个缓合的机会。
  
  天武点了点头,道:“准奏。”没有多余的废话,就像今日这早朝,该说该做的,天武一早就已经想好,包括许竟源的这番所为,其实也在他的意料之中。眼看着许竟源谢恩又退到臣工的队伍里,他轻咳了两声清了清嗓,终于再度开口,为人们心中一直猜测着的一番事宜做了最终的陈述。他说——“襄王府,即日起重归国库所有,府内下人及妻妾发配边疆为奴,永世不得回京。襄王玄天夜,剥爵位,贬为庶民,三日后,斩首!”
  
  斩首二字一出,一直强作冷静的四皇子玄天奕终于绷不住了,腿一哆嗦,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大殿之上,手腿上的镣子落于地面,打出了清脆的响声。
  
  大臣们也倒吸了一口凉气,夺宫篡位,即便他是皇子,也免不了一个死的下场。人们将同情的目光投向跌跪在地的玄天奕,心里都明白,只怕这个四皇子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果然,就听天武又面无表情地道:“平王府,即日起重归国库所有,府内下人及其妾室发配边疆为奴,永世不得回京。平王玄天奕,剥爵位,贬为庶民,三日后……”
  
  “父皇!”玄天奕突然大喊一声,趴在地上就想往前爬去,却被突然冲上来的御林军死死押制住。同样的宣判,一模一样的话,他就怕他父皇再说下去,后面两个字就是斩首。他还不想死,他才二十多岁,他还没有娶正妃,他又没有像玄天夜那样带着私囤的兵马去围皇宫撞端门,凭什么跟老三一个下场?他真害怕了,即便被御林军押着,还是拼命地仰起头冲着天武帝高喊:“父皇,儿臣知道错了,都是三哥撺掇我的呀!父皇!”
  
  越喊越绝望,越喊就没错得天武帝眼中的神情越冷,终于,玄天奕不喊了,僵硬的身子也卸了力来。御林军见他不再挣扎,便松了手退出大殿。玄天奕从地上爬起来,重新跪好,什么话也没再说,就只是低垂着头在那里跪着,等着最终的宣判。
  
  他以为自己死定了,可却在天武帝又开了口之后听到对方说:“平王玄天奕,剥爵位,贬为庶民,三日后,终身监禁。”
  
  这个决定让所有人都十分意外,就连凤羽珩都起了疑惑。她将目光投向玄天冥和玄天夜,却见那二人气定神闲,根本没有任何意外之色。她便知道,他们定是知道天武最终要做的决定,只是两个儿子不同的对待,这里面是不是有些其它的原因?
  
  她心里想着事情,对朝上其它的事便也不太上心,隐隐约约地就听到玄天奕在给天武谢恩,然后被人带了下去,天武帝又说将端嫔打入冷宫,后面的就干脆没再听了。直到想容用力地扯她的袖子她才回过神来,纳闷地看了想容一眼,就见想容拼命地给她使眼色,这时,就听大殿之上,天武帝突然一声大喝——“凤羽珩!”
  
  她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来了句——“到!”声音高亢嘹亮,一如前世在部队时被长官点名答道一般。
  
  这一嗓子把所有人都给震住了,臣工们个个蒙圈,谁也不明白这济安县主演的是哪一出。
  
  玄天冥不由抚额,这死丫头,脑子里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到是玄天华主动开了口,用他一惯的那种淡然又能定神的声音同她说:“父皇在叫你,还不快上前去!”
  
  经这一提醒,凤羽珩立马反应过来,暗骂自己一声糊涂,赶紧快步上前,于大殿中间跪了下来。
  
  天武抽了抽嘴角,真有一种冲动想把下头跪着那丫头的脑袋给掰开啊!她到底在想啥啊?走神儿走到朝堂上,千古奇闻啊!
  
  他看了一眼玄天冥,见对方也正在看他,赶紧就递了一个带着讯息的目光过去:你媳妇儿真是奇葩。
  
  玄天冥却一点都不以为意,同样用一个眼神反驳:这样的才叫我媳妇儿。
  
  天武撇撇嘴,小声嘟囔了句:“真是鱼找鱼虾找虾。”
  
  章过在边上听着了,赶紧提醒他:“上朝呢!”
  
  天武翻翻白眼,没再吐槽,只是金口一开一合,将昨日傍晚才做好的决定给说了出来——“济安县主心怀天下苍生,大顺洪灾,她不顾生死安危出城救治灾民,并解时疫之难。端木青作乱,她亦第一时间冲出城去追捕,并终将那贼臣截获。除此之外,济安县主为大顺炼钢,首柄钢制武器早已成功出炉,并由平南将军亲自试器通过。她于大顺有功,也有恩,即日起,晋封从一品济安郡主。现县主府更名为郡主府,赐原济安县所属都郡封地,赏金,赏奴,赏牛羊牲畜。”
  
  凤羽珩瞪大了眼睛看着天武帝,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她一个官员之女,就算是与玄天冥情投意合,就算是为大顺做了许多事,可封个县主也已经不错了,郡主一向可都是皇室之女可封的呀!
  
  见她发愣,天武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问道:“你可是有不满意的?”
  
  凤羽珩赶紧摇头,“儿媳不敢。”
  
  天武一跺脚,“那你到是谢恩哪!”再瞪了一眼章远,小声说了句:“怎么的,你没提前跟她吱会一声?瞅把她给惊的。”
  
  章远抹了一把根本就没有的汗,说了句:“奴才是想给县主……哦不,是给郡主一个惊喜。”
  
  天武闷哼一声,惊喜?看那丫头是只有惊,没有喜啊!他就不明白了,受封郡主,那是多大的荣耀啊!怎的这丫头还不见高兴呢?
  
  章远适时地提了句:“九王妃跟舞阳郡主可是好姐妹。”
  
  天武明白了,赶紧又道:“朕今日并非只嘉奖封奖你一人,你出城镇灾,我皇家的舞阳郡主也一并跟了出去,即便是千金之体,还是一直留在城外为灾民熬粥,这些,朕都记着。今日你的封赏在前,后面便朕要给舞阳郡主的旨意。”
  
  凤羽珩一偏头,就见玄天歌正从大殿之外步步走到自己身边,与她一同跪下,然后就听天武又道:“舞阳郡主玄天歌,即日起,晋升正一品舞阳公主,赐文宣王府右侧空宅为公主府。另,任惜风、风天玉、白芙蓉三女亦于此次洪灾中立有大功,故,任家,风家,白家,三家加封九锡,三女按县主制享朝廷之俸。”他说完这些话,大手终于一挥——“你们,谢恩吧!”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