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89章 达不到默契,也做不到亲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想容这么一说,凤羽珩到是有些意外。她不是不明白这丫头的心思,更何况,玄天华那样的人,是个女孩子都会心动吧!若不是她最先遇到玄天冥……
  
  算了,凤羽珩摇摇头,不想去思考那些有的没的,却是反问想容:“且不说能不能嫁,二姐姐只问你,为何你说你不会嫁?”
  
  关于这个问题,想容早就想过,虽然被问起时神情还是因为突然之间陷入一种思考而有些恍惚,但也很快便恢复过来,她告诉凤羽珩:“因为我既做不到二姐姐与七殿下之间的默契,也做不到二姐姐与九殿下之间的亲密,我想来想去,都不知道该怎么样与他相处,即便是硬搓合在一起,我还是只当他是个神仙。”
  
  到底是小孩子,她给玄天华的定议就是神仙。其实不只想容,就连凤羽珩,有的时候也不知道到底该以什么样的概念却定义玄天华那个个。想来想去,也唯有一句神仙。
  
  她揉揉想容的头:“十一岁,应该还是上学堂的年纪,真不知道这个年代的人造的都是什么孽,竟然要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去承担家族的命运,这么早就要去思考自己的人生。想容,你若信二姐姐,若想过得好,就把这些都忘了,这本就不该是你想的东西,至少也要等到及笄之后再提上日程来。”
  
  还有句话她没说,其实十五岁都是早的,十五岁可以有懵懂初恋,但要她接受十五岁就去嫁人,也是够扯蛋的。之所以她自己对玄天冥没有太多抵触,那是因为她本就是二十几岁人的灵魂,可这个年代把想容这样的孩子都教育成了怪物,就让她不得不跟着忧心。“如果将来我有一个女儿,我一定不会让她小小年龄就陷入其中。”她下意识就把心中想法给说了出来,也立时就看到了想容面上的一阵惊奇。
  
  “二姐姐,想容十一岁,也不小了。”
  
  她失笑,知道这个观念是没办法一时半会儿就能给转变回来的,只能放弃这话题,只告诉想容:“信我的,就别去想,谁也无法预料以后的事,你不能,我不能,七哥同样不能。放宽心,一点一点长大,不急。”
  
  终于到了凤老太太发丧之日,因为凤桐县老家那边已经被洪水冲毁,老太太只能选择安葬在京城西边二十里外的墓地。
  
  这一日,除了有孕在身的韩氏外,凤家其余所有人全部重孝在身,唯一的儿子凤瑾元在最前头挑灵幡,嫡孙凤子睿与嫡孙女凤羽珩首位扶灵,后面跟着的是想容和粉黛。再往后,便是程氏姐妹,安珍和金珍。
  
  一起发丧的有两口棺材,一个装着老太太,还有一个,是金珍的。金珍对外宣称因老太太身亡导致悲伤过度致死,对内的理由就很直接——给老太太陪葬。
  
  而至于金珍到底是怎么死的,没有人会去过问,凤瑾元想弄死金珍,最少也有一百种以上的办法,而金珍该死,这也是毋庸置疑的事。凤羽珩从来都没有圣母心,从前世到今生,她所秉承的原则就是:你对我好,我便对你更好。你对我坏,我就必须让你痛不欲生。在这个原则面前,不分亲疏,任何人都不可碰触,无法改变。
  
  老太太的丧礼办得还算体面,虽说不能与往日他还是正一品丞相时相比,但肯定也比一个正五品官员家的礼节要讲究得多,就连棺木都是上好的金丝楠。
  
  一场丧礼办下来,从初晨持续到晌午,终于法事毕,凤家人集体在老太太墓前磕了三个头,这才算是圆满。
  
  回府的路上,人们都有些沉重。近一年来,凤家陆陆续续的少了好多人,从沈氏到凤子皓,再到凤沉鱼、老太太,再算上个金珍,或许还得把也当过凤家媳妇儿和女儿的康颐与茹嘉计算在内,原本一个名门旺族,竟在如何短暂的时间内就凋零成这般模样。
  
  凤羽珩坐在凤家的马车里,听着车帘外街道的喧嚣,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偶尔经过楼酒里传来的划拳声,还有小孩子的哭闹声,市井民间的氛围充斥而来,她觉得,这才是人间。
  
  生活就该是这般有生气,而不是在凤府那样的大宅院里自怨自艾,或是妻妾姐妹之间斗得个你死我活。她其实并没想让那么多人都走上死亡的路,只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她所想懂得知足。得到了就想要更多,更多了就想要更好,从沈氏到金珍,一个一个自找苦吃,却偏偏凤瑾元总想要把这笔帐算到她的头上。
  
  她问身边的黄泉忘川:“可有听说凤家准备什么时候搬走?”
  
  二人摇了摇头,忘川说:“只知道五殿下给了凤大人一笔银子让他从小姐从中换回地契,还听说五殿下又给了凤家一处宅院,算做四小姐的聘礼。想来,凤家应该会搬到那处宅院去,而皇上后拨过来的那一个,就没听说该如何处理了。”
  
  黄泉把话接了过来:“还能如何处理,保不齐就是卖掉换成银子,然后过不了几日就又挥霍一空了。”
  
  凤羽珩却摇了摇头:“朝廷拨给官员的宅子是不能变卖的,但可以抵押。不过凤家眼下应该也不是很缺钱,他还不至于马上就打那宅院的主意。”
  
  “小姐担心这个干嘛?他们搬就搬去呗,咱们有郡主府,不管凤家搬到哪儿,您都是可以名正言顺的不去的。”黄泉心直口快,很干脆地说:“那一家子人,小姐最好有多远就躲多远,一生不来往才对,奴婢都觉得多看凤大人一眼就能少活一年。”
  
  凤羽珩失笑:“哪有你说得那么严重,咱们也不必刻意去躲,左右也要回大营了,这几日你们就准备一下,咱们尽快动身。”
  
  两个丫头点点头,忘川又道:“之前夫人一直想到萧州去陪少爷,现在姚神医回来了,想必姚人也不会再想着去萧州。到是少爷那边,休沐也总有个头儿,再京中最多再留不到二十日,就还得送回萧州去。”
  
  凤羽珩微皱了眉,从京城到萧州虽不是很远,却也要走上几日,虽然有高手护着,但每次子睿来来回回她都十分担心,这次也不例外。可这又是没办法的事,那孩子要上学,总不能一直待在京里,想了想,便道:“到时看能不能脱开身,我亲自送他一趟吧,正好也想拜会下叶山长。”
  
  凤家的车队终于行回府门前,却不料,府门前被许多人围堵住,有百姓,也有官兵。
  
  凤羽珩下意识就皱起了眉,心头烦躁腾升而起。凤府就没一日安生的时候,老太太刚刚落葬,这还没等进府门的,怎么又有事儿找上来了?
  
  她有心不管,可自己坐的车马毕竟已经停到了这里,如果转身就走实在也是有失她一国郡主的风范,不由得在心底暗叹一声下了马车,抬步就往人群里走。
  
  虽然都还穿着孝衣,但人们还是一眼就把凤羽珩给认了出来,并主动自觉地给她让了一条路。以至于凤瑾元都还被人们堵在包围圈里,凤羽珩却最一点阻碍都没有地就穿了过去。
  
  当她站上府门前四级高的台阶上,这才转了身往那人群里看,等在这边的官兵最先上前,冲着她齐齐下跪,大声道:“属下叩见郡主。”
  
  凤羽珩的心绪不是很好,凤家的事已经让她十分厌烦了,此刻看到兵官再来,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于是开口问道:“可是来缉拿凤大学士归案的?”
  
  为首一人抬头看她,道:“回郡主,正是。”
  
  这一句话可把凤瑾元给听糊涂了,缉拿他归案?归什么案?凭什么要缉拿他?
  
  他面上怒气顿现,指着凤羽珩道:“你胡扯什么?”随即又质问那些官兵:“你们好大的胆子!本官究竟犯了什么案子?”
  
  那为首的官兵不卑不亢,面对凤弄瑾元的质问平静地道:“凤大人忘了吗?当初郡主把您从大牢里接出来,只是为了给凤家老太太奔丧,如今老太太已经落葬,凤大人那没结的案子自然得到官府去给结了。”
  
  凤瑾元大怒:“哪里还有没结的案子?本官已经将这凤府地契亲自送到许竟源的手里,经他备案的字据都还在,你们莫要信口雌黄!”
  
  那官兵就不明白了,“凤大人,您还地契是还地契,跟结不结案可是两回事。咱们许大人给您立的可不是少张地契的案,而是欺君。”
  
  欺君二字一出,凤瑾元就觉得好像有一盆凉水从头灌到脚,心都凉了半截儿。他突然意识到的确是自己想错了,地契虽还,可转欺君之罪却没人能有那个胆子给他免了,除非皇上主动说不追究。但就凭天武帝那个脾气,怎么可能不追究?他骗的可是章远啊!
  
  这么一想,凤瑾元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点点自信又被瞬间击垮,他晃了几晃,要靠程君曼的搀扶才能站得住。
  
  府门前围了好多人,尽是京中百姓,个个对着他指指点点,脸上毫不掩饰地露出嘲讽之情。
  
  凤瑾元这张老脸挂不住了,他转头向程君曼投去求助的目光,就想让他这位正妻给想想办法说说情,这时,却听凤羽珩突然开了口,声音中带着些疲惫地道:“这件事情本郡主自会进宫去跟父皇求情,老太太头七还没过,你们且先回去吧。跟许大人说一声,就说这事儿本郡主管了。”
  
  许竟源本就是凤羽珩这边的人,京城衙门凤羽珩说得很算,一听她说这事儿管了,官兵们便再不多说,又给她行了礼,从地上起了来,看都没看凤瑾元,转身就走。
  
  凤瑾元有些纳闷,怎的这个一向都是与他做对的二女儿突然发了善心,也能给他平事儿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没有被官兵带走这总归是一件好事。凤瑾元微微地松了口气,正准备说点什么,这时,就听人群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凤大人,你的罪有郡主帮您杠了,那是不是也把咱们之间的帐给算一算?”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