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90章 钱呢?钱呢钱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话一出,众人齐齐回头,就见人群走出一蓝衫男子,四十多岁,皮肤微黑,身体有些佝偻,面堂发暗,看上去气色有些亏。

有百姓把他认出来,议论道:“这不是东大街升财铺的掌柜么?听说凤家老太太用的棺木就是从他铺子里订的。”

升财铺其实是个棺材铺,之所以叫升财,就是为了讨个吉利取了个谐音,那里是京城最有名的一家棺材铺。而之所以有名,则是因为升财铺里的棺材用的全是名贵木材,又是经老手艺人打制,棺木价格奇高,只有达官贵人才用得起,而且还得是上等的达官贵,光有点小钱的还订不到。

凤羽珩几乎是在听到人们议论说话这人的身份时,一下就想到了老太太今日装殓时用的那副新棺木。她对木材类的东西没什么研究,在二十一世纪时到是知道有很多私人会所里会选用一些名贵木料打制的桌椅,也看到过用金丝楠的,她认是认得,却从来没打听过价钱。更何况,就算打听过,那也是二十一世纪的价,跟现在怎么比。

棺材铺的人站到凤瑾元面前,沉着脸问他:“凤大人说老太太发丧之前让咱们把棺木抬来,可今早伙计说凤家着急走,没备好银子。按说咱们生财铺是不赊账的,这个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而且也没有人在死者的寿材上赊账。但咱们是既然是做这个生意的,就不能干损阴德的事,这边老太太等着入殓,咱们不能就因为这个银子拦着不让装。所以生财铺赊了这笔银子,现在凤大人也回府了,是不是该把帐给结了?”

在那只跟凤瑾元说话的工夫,凤羽珩偏了头小声问忘川:“老太太今早殓时用的棺木,大概是个什么价钱?”

忘川琢磨了一下,道:“太精确的奴婢也不好说,但估摸着,也得二百两往上,因为升财铺的东西没有便宜的,都是二百两起价。”

黄泉接话道:“二百两打不住,那种金丝楠要更名贵一些,估计得五百两。”

凤羽珩的眉心拧了起来,五百两,到也是不多,她到也相信凤瑾元的确是出于孝心,想让老太太死后躺着的地方能更好一些。毕竟老太太生前就爱财,死了总不能太寒酸。

可怪就怪在现在凤府帐上几乎就是空的,各院儿的夫人、姨娘和小姐们都是自己管自己,除了韩氏大着个肚子需要进补之外,公中再没给旁人拨过一文钱,就连以前风雨不误的每月送到同生轩给她和子睿的月例银子,也都两个月没送了。她知道凤府情况,也不想因为那点子钱再多做计较,便也从来没开口要过。

凤瑾元明明知道家里这个样子,他到底是有什么勇气去跟生财铺赊下那么一口贵重棺木的?

这时,想容蹭到了她身边,小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看法:“二姐姐,父亲该不是打了主意,这笔银子想要你来出吧?”

她想起老太太过世后,她心里头总有那么一点点愧疚,毕竟若不是她撺掇和纵容那帮暴民毒打老太太,就也不会给了金珍可乘之机。所以,她曾拿了二百两银子给凤家办这场丧事用。

后来又见老太太尸身实在寒酸,那同样挨了打的赵嬷嬷强打着精神去库房里翻,也没翻出几样像样的东西来,据说是都被凤瑾元给变卖了。她于是又出钱给老太太买了首饰衣物,还从自己那边挑了些玉镯玉板指之类的给老太太戴上。平时散碎银子也又支援了些,光是银两上,算下来也差不多快三百两了。

凤家丧事办得寒酸,怕是连五十两都花不完,这样一想,如果凤瑾元是把那剩下的二百两打算在里面了,只为给老太太买口好棺材的话,那她就再做一次好人,把那剩下的几百两给补上,就算让老太太能踏踏实实的在下面继续享受荣华富贵,可别再赶个什么头七啊周年啊七月初七啥的来趴她郡主府的窗户就行。

她这样想着,就听到凤瑾元扬声说了句:“本官怎么可能欠你一口棺材钱!今日落葬之人不但是本官的母亲,也是咱们大顺济安郡主的亲祖母。济安县主是凤家嫡女,她祖母一向待她亲厚,那口金丝楠棺木是济安郡主送给祖母的。”

一听说是济安郡主送的,那棺材铺的人明显的松了口气,然后看向凤羽珩:“是郡主送的小的就放心了。”他怕凤瑾赖帐,但可不怕凤羽珩赖,因为凤羽珩人品好,根本就不差这几百两银子。

凤羽珩也算给面子,没跟凤瑾元多说什么,只是问那个中年人:“请问那口棺木多少银子?”

那中年人道:“正常来说应该卖六百两,但既然是郡主出钱,您给五百两就行了,这只是木料和手艺人的工钱,咱们铺子的那份儿,小的不赚。”

一下就便宜了一百两,凤瑾元眼睛又有点儿发红了,他这二女儿面子居然这样大,竟然能让生财铺的掌柜主动降价,还足足降了一百两!

他这边惊叹着,却听凤羽珩开口道:“不必。”

凤瑾元急了:“阿珩,一百两也是钱!”

凤羽珩白了他一眼,一脸的嫌弃,“这种事情哪有讲价的?你听过谁家办丧事还到棺材铺去讲价的?”

人们议论纷纷,“是啊!哪有人买棺材还讲价啊!”

那中年人赶紧劝架:“不是不是,不算讲价,是小的自己愿意降的。”

凤羽珩却还是那句话:“不必。”

凤瑾元闷哼一声,“行,反正是你出银子,你爱给多少给多少。”说完,他抬了步就要进院儿。目地已经达到了,当着这么多百姓的面儿给凤羽珩戴了顶高帽,这笔银子她不出也得出,不然就会落人口舌。

眼瞅着凤瑾元负着手悠然自得地往府门里头走,凤羽珩眨眨眼,突然意识到一个事情,她这个爹根本没打算把那二百两银子拿出来呀!这是打算让她自己出六百两。

凭啥?

娘死了,当儿子的一个子儿没出,却让孙女又是银票又是首饰衣裳的搭进去一千多两,这是哪家的规矩?

她开口喊了一声:“父亲是回去拿银票吗?”

“恩?”凤瑾元停住脚步扭头看她,不解地问:“拿什么银票?棺木是你给你祖母买的,让我拿什么银票?”

凤羽珩心说这个老不要脸的果然是想耍赖啊,她心头火起,冷声问向程君曼:“本郡主前前后后拿了近三百两银票给祖母办丧事,截至今日,所花费多少?”

程君曼自然明白凤羽珩是什么意思,一提起这个事儿她心里也一肚子火,当即就就:“阿珩你给的银票一共两百八十两,老爷只留了八十两给我,剩下的二百两他全都拿走了。那八十两如今仅剩余二十两不到,这个事儿我本是想老夫人落葬之后回府来好好与你说的。”

当着外人的面,程君曼没有称她郡主,因为她知道人言相传之畏,她一叫郡主,那保不齐明日京中就会有传言说济安郡主仗着自己的位份,连家中主母都不放在眼里。

凤羽珩没顾得上想这些,只是听到凤瑾元只给留了八十两办丧事时,心里的火气就又熊熊而起了。

凤瑾元没想到凤羽珩会把那些银票给算在里面,更没想到程君曼居然还把这事儿当场就给说穿了,他面上有些挂不住,不敢与凤羽珩对视。

那棺材铺的中年人尴尬地站在原地,有些纠结自己这钱该怎么要。升财铺开了这么久,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事儿呢。

好在凤羽珩并不想让人家生意人为难,当即便把瞪向凤瑾元的一双厉目收了回来,然后伸手入怀,从空间里调了六百两银票出来。“这是那口棺木的钱,你拿好。”她将银票递过去,总算是把那中年人给打发走了。

那人临走前还十分鄙夷地看了凤瑾元一眼,弄得凤瑾元的脸更不知道该往哪儿搁了。

他想回府去,可是很显然,凤羽珩并不想就此放过他。有些人自己给脸不要脸,那她就再没必要给他留面子,不是选在这府门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让她认下那口棺木的钱吗?可以,她就算给老太太尽个孝,那没什么。不过现在再想进府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就听凤羽珩冷声开口,一个问题铮铮地抛了来:“父亲拿走了给祖母办丧礼的二百两银票,是做什么用了?”

凤瑾元的冷汗都冒了下来,就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特别是凤羽珩说话时,特地强调了“给祖母办丧礼”,这一下就把这件事情的性质给抬到了一定的高度上,他该怎么说?

一时间,场面十分尴尬。

偏偏这时,一直站在凤羽珩身边没有说话凤子睿突然来了句:“父亲可能是去买苏绣了,那日姐姐去上朝,我看到父亲拿了一块绣品出门,子睿认得那是苏绣,是很贵的。”

凤瑾元一怔,有些惊讶地看向子睿,完没想到自己的小动作居然被这个儿子看在了眼里。他心里有些紧张,慌乱间顺口就扯了个理由:“是给你祖母用的,放到棺里了。”然后悲伤之绪又泛了上来:“你祖母生前就喜欢苏绣,不管多贵,为父都得给买来。”

这一般话说得人们到是有些动容,甚至围观的百姓里有些女子已经抹起眼泪来。

可站在一旁的安氏却纳闷地说了一句话:“妾身绣品铺子里的绣娘说,两日前老爷去拿了一副苏绣,并未给钱。”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