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91章 天要下雨爹要纳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安氏的话让凤瑾元有些动怒:“你那个回头我自会把银子补上,跟这事儿无关。”
  
  安氏顶风作案,又来了句:“可三日前老爷还拿了一副苏绣,却是给钱了的,而且刚好二百两,是付的银票。”安氏万分不解,“老爷,您买那么多喜绣干什么?”
  
  这一句喜绣,把所有人都给说愣了。所谓喜绣,并不是说单独的绣品种类,而是指那些能够用在喜事上的绣品,比如说大婚、生子,比如说金榜提名时,一般颜色艳丽图案有喜庆寓意的,便被人们笼统的称之为喜绣。
  
  可凤家这些日子正在办丧事,凤瑾元买喜绣干什么?
  
  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凤瑾元,程君美最是嘴快,最先说了句:“母亲换棺时,新棺里可并没有放什么苏绣,老爷确定那些绣品是给母亲买的?”
  
  凤子睿也一边琢磨着一边说:“我看到父亲出门时,揣起来的苏绣的确是红色的。先生说了,丧事不宜用红,父亲不可能连这一点都不知道,所以,那些东西不是给祖母的。”
  
  由一个小孩子把这事情一语点破,凤瑾元的脸更没处放了,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要见人,更恨不能把这些个妻妾子女统统都给掐死。
  
  他到底还是要脸的,眼瞅着这事情要控制不住,赶紧给何忠使眼色命其将府门口的百姓都给赶走。何忠看了眼凤羽珩,见其没表态,便硬着头皮带了家丁赶人夜天子。
  
  那边下人清场,这边,凤瑾元就跟他二女儿商量:“有什么事咱们能不能回府说?”
  
  凤羽珩看了他一眼,反问道:“刚才那口棺材的事,父亲怎么不想着回府再说?非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逼着本郡主出了六百两银子?”话是这么说,却并没有再刻意为难,而是转身率先进了凤府,一路往牡丹院儿的方向走了去。对于这个爹,她觉得最后一点点耐心也快要被磨完了,这个人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也从来都不知道什么人该算计什么人不该算计。想这凤瑾元当年一举拿上金科状元留京任职,姚家也不知道是费了多大的力才把这种庸才扶上丞相之位。
  
  凤瑾元在后头一路紧跟着,却也不忘狠狠地剜向安氏几眼,家丑不可外扬,为何他家里的这些个事却总能闹得人尽皆知呢?
  
  他这边百思不得其解,而远远在后头跟着的粉黛却悄悄地跟身边丫头说:“回去问问姨娘,近几日可有收到父亲送去的苏绣。”
  
  一行人终于回到堂厅,这里原本还布置成灵堂,老太太清晨起灵之后下人便把这屋子恢复如初,凤羽珩找了自己的位置坐下,后面跟进来的人便也依次落坐。
  
  凤瑾元很不要脸地坐到了以往老太太的位置上,在他看来,现在这个家里没有老太太了,他就是最大的,理应坐到那里。可是很快的他就发现不对劲,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他投来,眼神里传达的意思分明就是两个,一个是质疑,一个是鄙视。
  
  他有心发怒,心里却又十分没底,有些忐忑,更有点害怕的意思。
  
  程君曼首先开了口,说出来的话却是让所有人都一愣,她说:“前些日子我跟君美进宫去见姑母,陪着姑母用饭的时候就听姑母提起过,说剿杀千周余孽时,人头数好像不大对劲,说是有一个跟着康颐的丫鬟并不在名单之内。后来再打听,就说是那丫头早几个月前就因为犯了错,被康颐给打死了。当时咱们谁都没当回事,主子打死个奴婢也是常有的事,更何况还是个千周的奴婢,可这事儿却也不怎的,竟总在我心里搁着,怎么也咽不下去呢?”
  
  她像是在说家常一翻提起这个话,凤羽珩顺目去看凤瑾元,却见凤瑾元的脸色愈发的惨白,手都不由自主地轻轻哆嗦着。
  
  凤羽珩挑起唇角笑了笑,跟程君曼问道:“不过是个丫头,母亲为何又提起这个话?”
  
  程君曼琢磨了一会儿,再道:“我是在康颐之后进的凤府,我们姐妹来到凤府之后也没怎么留意她身边的下人,说起来,也确实是记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少了一个。不过……偶尔能听到老爷在梦中呓语时叫过一个名字,好像是……”
  
  “是不是小景?”程君美把话接了过来,“姐姐也听过这个名字?”
  
  程君曼点头,“就是这个小景,原本没觉得有什么,毕竟老爷就算是在外头有个红颜知己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可今日也不怎的,总能想到那个千周的丫头,许是我多心了。”
  
  凤瑾元内心的恐惧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下人给上来一盏茶他都不敢去端,生怕手一哆嗦茶就打翻了。
  
  偏偏这时,粉黛那头的丫头赶了回来,走到粉黛面前小声耳语了几句,就见粉黛的脸也跟着黑了下来,然后转过头来质问他:“父亲的苏绣不是送给我姨娘的?”
  
  她的话让其余人更加疑惑,如果是凤瑾元偷偷的花了银子就想讨怀孕的韩氏一个欢喜,这事儿怕是程君曼她们多少也能接受,也能咽得下。毕竟怀孩子是喜事,用几幅喜绣买韩氏和开心也不算什么,可眼下粉黛却说没有给韩氏,那这个东西的去处就可想而知了。
  
  凤羽珩笑着看向已然面色惨白的凤瑾元,然后开口问了安氏:“那些日子祖母也曾让安姨娘帮着料理过府上的事,姨娘可记得康颐带进来的人都有哪些,都叫什么名字?”
  
  安氏答:“具体的记不清楚,但因为她是千周人,所以带进来的下人都是有明确记录的大上海1909。”她一边说一边对身边丫鬟道:“去公中取名册来,就说二小姐要看。”
  
  那小丫头正要往出跑,突然,就听“砰”地一声,凤瑾元猛地一拍桌案,一幅豁出去了的表情写在脸上,大声道:“不必了!那个少了的丫头就是小景,她如今在京郊的别院里,已经有七个月的身孕,我正准备过些日子接她回府,既然你们提前知晓了,也好。”
  
  这话一出,屋内众人反应各不相同,凤粉黛震怒,安氏想容面露失望,程氏姐妹霍然而起,子睿一脸嫌弃,凤羽珩则咯咯地笑了起来。
  
  凤瑾元无视其它人的情绪,甚至连站起来的程氏姐妹他都没理,就只瞪着凤羽珩,就像是在看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般,狠狠地质问:“你到底在笑什么?”
  
  凤羽珩又笑了一阵,终于停了下来,却是反问他:“父亲连我在笑什么都不知道?那本郡主问问你,你刚才说了什么?”
  
  凤瑾元一幅破罐子破摔的即视感,完全不知道脸为何物地答道:“我说接小景回府,让她肚子里的凤家骨肉认祖归宗!”
  
  “哦。”凤羽珩点点头,没再与他对话,而是转回头跟程君曼说:“母亲派人去趟衙门吧,既然父亲想要拉上咱们一家人的命人那千周人陪葬,那咱们对他也就不必再顾及什么亲情,去跟衙门的人说,咱们自愿脱离凤家,退族谱,退宗籍,从此以后各不相干。”
  
  “你在说什么?”凤瑾元更怒了,指着凤羽珩道:“现在当了郡主了,你看不上这个家,要走你自己走!”
  
  回答他的人却不是凤羽珩,而是程君曼,只听她道:“我同意郡主的安排。”
  
  程君美也说:“虽然被叫一声二夫人,但我们还没有那么老,没活够呢,不想死。”
  
  安氏也说:“我的想容还没有出嫁,我总得留着命看她嫁人才是。”
  
  就连粉黛都表了态:“父亲,你想要儿子,韩姨娘肚子里也怀着呢。你想要女人,天下女人这么多,要谁不行,非得要千周人?你这不是拿咱们全家人的性命在开玩笑么。”
  
  凤子睿年纪小,他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做任何评论,却把自己的小手塞到凤羽珩手里,无声地告诉凤瑾元,无论何时何地发生了何事,他都是站在自己胞姐这一边的。
  
  再一次的众叛亲离,这种滋味凤瑾元不是第一次尝试到,人们说的话他不是没听进去,也一直都知道千周人的身份敏感,这事儿一旦揭穿,怕是整个凤府都要跟着陪葬。可他的确是喜欢小景那个丫头,几乎是在康颐带她入府时看到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后来想尽办法把那丫头弄出凤府,偷偷地养在外面,就想着这个风头一过再把人给接回来。却没想到,今日触不及防的被揭穿,让他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
  
  凤瑾元咬了咬牙,说出一句特别不要脸的话来:“只要你们不说,这事儿就传不出凤府,她也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女人。”
  
  凤羽珩实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活了两世,见过那么多人,不要脸的也见识过,凤瑾元却首当其冲地能够称雄。
  
  奇葩中的佼佼者,极品中的vip啊!
  
  她抬起手指轻点自己的额头,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似乎都在等着她下个决定,就连凤瑾元都用一双满含期待的眼向她这边看来。
  
  凤羽珩突然就觉得得好笑,当爹的要娶个女人,现在是在等着当女儿的点头?
  
  心里觉得好笑,人便也真的笑了起来,只是笑过之后却对忘川说:“去把之前离开的那队官兵再给叫回来,跟他们说,凤瑾元欺君这事儿本郡主不保了,让他们赶紧把人给抓走!”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