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94章 我看谁敢诛姚家九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瑾元不是不要脸,他根本就是没脸。从牢里被放回凤府,才换了身衣裳洗漱一番,转头就杀到郡主府来兴师问罪。
  
  好巧不巧的,姚氏刚好在前院儿坐着,她跟凤羽珩闹得不愉快,晚饭也没吃,就在院子里对着一盘子水果发呆。凤瑾元来时,正好赶上御林军换岗,原本紧闭的府门被打了开,正好让他钻了空子。
  
  到底是凤羽珩的亲爹,御林军拦是拦了,但总不能一脚把他给踹出去,更何况,这凤瑾元一看到姚氏,便主动与她说起话来。他说——“自古以来女人都讲究从一而终,都讲究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姚氏,你都不觉得自己寒碜么?”
  
  姚氏虽说能当着凤羽珩的面给姚家求情,可她对凤瑾元这个人还是讨厌的不行,听到凤瑾元把这样的话说出口,她特别想十分潇洒地甩过去一巴掌糊他脸上。但她到底只是姚芊柔,她不是凤羽珩,她没那个胆子和勇气,就只能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对着凤瑾元气得呼呼直喘,嘴里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都市驱魔女天师全文阅读。
  
  凤瑾元说来了劲,一看姚氏这个样子心里就更来气,不过他却并没有再破口大骂,而是换了一种方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想当年你嫁进凤家,家里待你还是不错的,虽说后来经了那样的事,可你要怪也该怪姚家不争气,他们惹了事连累了你们母子三人,这跟凤家有什么关系?你想想,就算你嫁到的不是凤家,是别的人家,在那件事情上的处理,难道就还能有别的办法?”
  
  姚氏不明白为何凤瑾元突然就与她说这样的话,可凤瑾元的话却成功地让她产生了一番不小的触动,让姚氏不由自由地顺着他指明的方向去想。这一想不要紧,姚氏突然发现,其实凤瑾元说得是对的,这事儿换做任何一家,最终的选择肯定也是一样的。所以,错的不是凤家,而是……姚家?
  
  这突出其来的意识让姚氏有些恍惚,就在她想要再一次思考一遍这个事儿到底是谁对谁错时,却听凤瑾元又接着道:“你若还有身为女人的廉耻之心,就随我回去,我可以当做从前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你还是我凤家妾室。你若实在不想回去也好,那我今日就将子睿带走,他是我凤家血脉,理应住在凤家,与凤家共存亡。”
  
  这话一出,姚氏一下就蒙了,她甚至顾不得去想凤瑾元说的那句“廉耻之心”的混蛋话,满脑子就只剩下凤瑾元要把子睿带走。在她的心里,凤羽珩已经不是女儿了,她就只剩下子睿这么一个儿子,如今凤瑾元要抢,这可怎么办?
  
  姚氏知道凤瑾元说得没错,子睿是凤家血脉,如果凤瑾元要求子睿回到凤府去,这是说到哪儿都说得通的,她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半分立场。如果她想一直陪着子睿,那就只有回到凤家,可是那个凤家……
  
  姚氏一想起来就不寒而栗,记忆中的凤家是会吃人的,而且连骨头都不吐,能在那个大宅子活下来的人,哪一个不是人精中的人精。她自认为没有那个本事,只怕一脚才踏回去,下一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凤瑾元看出姚氏眼中的犹豫,知道她对凤府抗拒,同时也看得出,为了子睿,这女人动了回去的心。于是他再加一把力,劝道:“其实你也不用有所顾及,如今的凤府已经不是往日的凤府了,沈氏死了,沉鱼死了,老太太死了,就连金珍也都死了。对了,还有康颐,那个千周罪妇,她也死了。如今凤府的主母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女,不瞒你说,她们跟你那个女儿是一伙的,你现在回去,府里的人对你只有维护和照拂,再也没有威胁。姚氏,你好好考虑考虑。”
  
  不得不说,凤瑾元的话很有诱惑力,姚氏心里当然清楚如今凤府那边的局势,其实正如凤瑾元所说,现在的凤府真的不同以往了,她也明白,有那程氏姐妹在,她若回去,没有任何人敢动她分毫。
  
  这样一想,姚氏眼中的松动就更甚,就在凤瑾元觉得自己的骗诱已经快要成功时,就听到花廊那头有一个声音传了来,由远及近,清脆,却也渗人。那是他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是凤羽珩在说——“父亲,你抗旨抗上瘾了么?”
  
  凤瑾元条件反射一般地心头就一颤,身子也跟着打了个哆嗦,那样子要多没出息就有多没出息,可偏偏他就控制不了自己内心对这个女儿的恐惧,随着凤羽珩的步步而来,一股无形的压迫感也扑面而来,就连他带来的几个小厮也都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他看着凤羽珩,再看了一眼跟在其身后的姚显,赶紧别过了目光,故意不再去看,却闷着声说了句:“这事儿跟抗旨扯不到一起去,你休得胡言!”
  
  “胡言?”凤羽珩话声提高了几分,语带疑惑,“父亲难道不想让子睿上学了吗?子睿的老师可是云麓书院的山长叶荣,连皇上都认了他这个师弟,可是你现在却要把子睿禁锢在凤府里不让他上学,这不是抗旨是什么?”
  
  凤瑾元一愣,随即冷笑一声道:“我可没有说不让子睿上学。”
  
  凤羽珩不解之绪更甚了,她还特地看了一眼愣在那里的姚氏,然后再问他:“既然让子睿继续上学,你拿这种破事儿威胁我母亲回凤府去干什么?子睿用不了多久就又要回萧州了,一年到头也回不来两次,我母亲回凤府去就能守着儿子了?”
  
  凤羽珩的话突然一下就把姚氏给点醒了,她心里一惊,下意识地就质问起凤瑾元:“你骗我回去究竟有何用意?”
  
  动机被猜穿,凤瑾元那张脸是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十分精彩网游之卡片掌握者最新章节。他吱吱唔唔了一会儿,突然来了句:“我想接回你母亲不行吗?我想她了不行吗?”
  
  这话一出,别说是凤羽珩,就连姚氏都笑了。她一边笑一边看向凤瑾元,就像在看一个傻子,可她觉得自己也是傻子,刚刚要不是阿珩来,她差一点就被骗了。子睿是要上学的,这个学一上就要好多年,而且书院在萧州,凤瑾元就算把子睿接回凤府去,那孩子又能在凤府住几天?还不是要离开京城去上学,凤瑾元刚才明显就是在用这种手段诓她回去。姚氏认定凤瑾元这么做一定是有什么阴谋,因为她太了解凤瑾元了,那个人从来不做没有目地的事情,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着强烈的目地性,这次也一样。
  
  想到这里,姚氏又问了句:“你说吧,是有什么目地?”
  
  凤瑾元气得眼睛都要喷火,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凤羽珩瞅着面前这人,就觉得凤瑾元也老了,三十五岁出头的年纪,看起来像是快四十。特别是他从丞相之位上被降下来之后,这种老态就愈发的明显起来。
  
  当然,她可没心思同情这人老或不老,她只是想不明白,一个人,放着好日子不好好过,非得去算计自己的子女,算计自己的妻妾,这到头来又能给他带来什么?
  
  她开了口,冷声道:“目地是什么,父亲不敢说么?那就让阿珩来替你说吧!我母亲和弟弟对你来说不过是两个人质,你是想把他们身在身边,握在手中,以此来牵制我,对吧?”不等凤瑾元回答,她又继续道:“你在外头养着个千周的小妾,你舍不得那小妾死,想把她接回府里来,可惜全家人都反对。你就想让我首先同意,你知道只要我一点头,其它人就算心里不情愿也得跟着点头,对吧?所以,为了你外头的女人和孩子,你不惜利用这边的女人和孩子,凤瑾元,你是不是闲着没事儿的时候把自己左半边脸的脸皮给撕了下来,贴到右半边去了?所以才导致你现在一边没脸,一边二皮脸?”
  
  她说的话实在够重了,这也就是凤瑾元被她呛白习惯了,心理承受能力也练了出来,不然换了任何一个人,被自己的女儿这样说,还不得一口老血喷出来气死。
  
  当然,这都是他自找的,父不慈,就注定子不孝,一个千方百计想要设计陷害自己女儿的父亲,凤羽珩还留着他一条命在,已经算是太仁慈了。
  
  凤羽珩的话让凤瑾元静立沉默了好半晌,他并不是在反思,反而是在庆幸。用姚氏和子睿来牵制凤羽珩,这点凤羽珩算是猜对了,想要换她同意小景入府,这一点也猜对了。但还有一点,凤瑾元心里直念着阿弥陀佛,幸好凤羽珩没有猜到,那就是他想要留姚氏在身边,以便于在凤羽珩与玄天冥二人出兵攻打千周时,他手里还能有一张王牌。
  
  不过这事儿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至少今日不能,因为凤羽珩已经在怀疑,他若再坚持,很难保那个聪明的丫头会想到这一层。
  
  凤瑾元故做成怒的样子,转身就要离开,可他又实在是不甘心。又回了下头,正好对上同样怒目而视过来的姚显,心里的火气便又腾升起来。
  
  他干脆又回过身,指着姚显大声道:“姚显!当年你们姚家犯下大罪,被圣上发配荒州。如今既没有回京的圣旨,也没有特赦,你就这样明目张胆地回到京城,这才是抗旨!你们姚家当诛九族!诛九族!”
  
  咣啷!
  
  突然,郡主府的大门被人一脚从外头踹了开,就听一个声音大喝而起——“妈了个巴子的,朕到是要看看是谁敢诛姚家九族!”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