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96章 逗比皇帝补刀太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一阵头大,天武真是到哪儿都不让人省心啊!

“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就打起来了?”她问那丫头,同时脚步加快往自己院里走去。

那丫头一看就是被吓得不轻,府宅里的小丫鬟,这辈子能见着皇上一面就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居然还让她撞见了皇帝跟人打架,这小丫头瞬间就起了一种想法--“小姐,你说皇上不会把咱们都给杀了灭口吧?”

凤羽珩抹了一把额头,“他要是有杀人灭口的觉悟,他俩也打不起来了。”

小丫头拍拍心口,长出了一口气,“吓死了吓死了,小姐您是没看到,这架真是说打就打啊!其实他俩也就是讨论着老爷子到底要不要回太医院去任职,说着说着就动手了,老爷子摔门,皇上就摔茶碗,奴婢跑来报信儿的时候皇上正在威胁老爷子,说他如果不回太医院去就要给他赐婚,让他续弦。”

“……卑鄙!”凤羽珩纠结了半天,觉得用这个词形容天武真是最合适不过了。这老皇帝简直是卑鄙啊!她完全无法想像姚显如果在这大顺朝给她找个奶奶,那得是多么惊悚的一件事情。

凤羽珩做了最充份的心理准备回去劝架,可一进院子,却并没有听到预料之中的打斗声,甚至连天武一惯的扯着破锣嗓子叫骂的声音也没听到。她有些纳闷地看了那丫头一眼,小丫头也奇了怪了,“难道是打累了在休息?”

几人决定悄悄摸进去一探究竟,结果就看到了瘫坐在院子里大树底下,正大眼对小眼的天武跟姚显。

彼时,天武的左小腿还盘在姚显的右大腿上,姚显头发有点散,衣领子有点松,就连腰封都开了。

而天武也没好到哪儿去,金冠掉了,袖口子也被拽开线了,鞋还掉了一只,袜子都褪下来一半。

章远在边儿上找了个小板凳坐着,手里捧着天武掉了的金冠,无语问苍天:“知道的是你俩在打架,不知道的——”他撇了一眼两人那副德行,抽了抽嘴角,实在没忍住,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把谁给强了呢。”

姚显一听这话,赶紧往后退了半个身位,还踹了天武两脚,“起开!把你腿拿走!”

“我不!”天武又往上压了压。

姚显急了,“那你就管管你这个太监,别老搁那儿瞎说。”

天武翻了个白眼,“我要能管得了,他还敢这么说吗?哎呀我就问你,到底回不回太医院?”

“不回!”姚显答得干脆。

天武气得直咬牙,还想扑过去打架,奈何体力实在是有点儿透支,只能往后撑着手臂在地上坐着。动不了手就动口吧,他开始给姚显摆事实讲道理:“你看啊!你走的这么些年,太医院一直群龙无首,朕也从来没想过再找个人替你的位置,你只要回去,就还是太医院院首,全天下大夫的典范啊!”

姚显不为所动,“就是不回!”

“那你到是说说到底为啥不回啊?”天武败了,“为啥啊?”

姚显瞪了他一眼,“我最烦被人强迫,每个人都应该是**自主的,你不过是提供给我一份工作,我喜欢就做,不喜欢就不做,你可以选择留,但当我说不的时候,你也没权利硬留。”

天武觉得姚显说的话就像是顺口溜,他琢磨了好一会儿才琢磨出个究竟来:“你的意思就是,你想干嘛就干嘛,不能被别人管着?就算是朕也不行?”

“对!”姚显点头,二十一世纪的三观又蹭蹭地涌上来了,“工作自由,婚姻自由,生活自由!”

凤羽珩听着不由得在心中暗叹,还是她爷爷牛逼啊!跑古代来跟皇帝讲人权,还讲得这么理直气壮,连打带骂又威胁的,她爷爷可真是千古奇人。

这时,就听天武来了句:“我说你咋添了这么多毛病呢?以前没发现你还有这些个事儿啊?”

姚显微怔,呆坐在地上反应了一会儿,就在凤羽珩有些担心别穿帮时,姚显终于开口说话了——“人都是会长大的。”

我去!

她还能说什么?就连天武都无语了。

随即,姚显似乎也觉出自己这话说得有点儿夸张,于是赶紧给自己找场子:“我的意思是说,人总是会变的,过了这么多年,我也一年比一年老,你没听说么,这人一老啊,就容易添脾气。你想想你自己,现在是不是比年轻那会儿脾气大多了?”

天武没等说话呢,章远又开腔了:“姚大人这话说得可不对,皇上现在的脾气可比年轻时候好多了,至少年轻时候他要跟你打,你指定打不过他。不像现在,多少还能对付几招。”

天武摆摆手:“好汉不提当年勇。”

姚显抽了抽嘴角,跟天武商量:“我其实也不是冲着你不想回太医院,关键是我答应了我们家阿珩,要帮着她在咱们大顺多开几家大医院,让咱们大顺的百姓能够尽早地体验到全民先进医疗,这也是为你分忧啊!”

天武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姚显这话一出,他眼睛瞬间一亮,马上就想起这样的话凤羽珩似乎也和他说过。京城里的百草堂一早就有人跟他汇报过,不但大夫手法新鲜高明,还出售很多奇怪的药丸和药片,有个小大夫叫乐无忧,还会做一种叫做“手术”的东西,很多不治之症到了百草堂都能术到病除。当然,他还知道,那些药丸药片都是凤羽珩亲手做的,那些高明的医术,也都是凤羽珩教给大夫们的,甚至那个叫乐无忧的后生,也是凤羽珩女扮男装的。那丫头这么做,就是想要尽自己的能力去减缓老百姓在病痛上所承受的痛苦,的确是在为他分忧啊!

姚显从天武的神态中看出门道,赶紧又加了把劲儿劝道:“就凭咱俩这么些年的关系,那我不得为你分忧解难啊!不得帮着你平定天下啊!是,我回宫了,咱们能没事儿就凑一起喝两盅,可是喝酒重要还是家国天下重要?不得有个孰轻孰重吗?”

章远对姚显这几句话十分的推崇,赶紧赞道:“姚大人心怀天下,这才叫真正的神医啊!”

天武白了他二人一眼,还是有些不乐意,但总的来说也算是接受了。章远赶紧把两人扶了起来,又给天武整理好了衣裳,这才叫下人们给送到屋里去坐着。

这时,厨下的酒菜也端上来了,很快地,屋子里就传出推杯换盏的声音。

凤羽珩松了口气,还好,爷爷这关也算是过了,至少天武并没有怀疑。她还真怕天武像姚氏那敏感,万一让他察觉出不对劲,那才真叫个要了命了。

不过她以前也想过,天武这性子打多少年前就跟姚显交情甚好,想来原本的姚显脾气也跟天武差不太多,爷爷的性子就也很吻合,这才能让这对于姚显来说是单方面的初遇也能没有丝毫违合感吧!

她一边合计着一边往院子里走,章远很快就看到了她,赶紧过来行礼。凤羽珩问章远:“他俩在里头喝,没事儿吧?”

章远摊摊手:“有事儿也没辙啊,皇上不让下人侍候,把人全都给赶出来了。”

凤羽珩拧着眉心往门口瞅了瞅,然后朝着章远一招手,“跟我来!”

于是,章远就跟着凤羽珩一起猫着腰去趴墙角听声儿了。很快地,就听到屋子里碰杯声不断传来,同时夹杂着天武的声音:“我说姚老哥,我不是不理解你的医者仁心,关键你也得理解理解我,你说这么些年我一个人在宫里头,云翩翩云翩翩不理我,老九老九还出去打了两年多的仗,其它的人一个个就跟木头桩子一样,要不就是那群一天到晚叽叽喳喳的这个妃那个妃,我瞅着长得都一样,我都分不出来哪个是哪个。唉,身边来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日子也是憋屈得很啊!”

章远听得直想往里冲,凤羽珩好不容易才给拉住,他气得跳脚:“敢情我这些年的话都白说了不是?他不能一见了姚大人就把我的功劳都抹杀了呀!”

凤羽珩这个劝啊——“父皇喝多了,章公公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章远气得脸都红了,凤羽珩瞅着他那样儿,八成这憋着气儿晚上回宫就得跟天武打起来。也是可怜了老皇帝,傍晚的时候在郡主府跟太医打一架,晚上回去还得在皇宫里跟太监打一架,这一天天的,净打架玩儿了。

这时,屋子里姚显的声音又传了来,首先就纠正了天武一个严重的错误——“姚老哥?我说你这排的是什么辈份啊?我外孙女是你儿子的未婚妻,我比你大一辈呢!”

天武同他解释:“不能那么论!我儿子多,大儿子都奔四十去了,你外孙女才十三,要都那么论,还不得乱套了。咱们个人论个人的,你比我年长一些,就叫老哥。”

姚显合计了一会儿,点点头,“那行吧!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反正你是皇帝。”

天武鼻子没气歪了,“这时候知道我是皇帝了啊?”

姚显也不服:“怎么的?我看你这皇帝当的也不咋地啊!就你身边儿那太监,不也挺不着调的?”

天武一摆手:“他啊!打小儿就那样儿,不着调就不着调吧,平时就指望那么个不着调的给我解闷呢,不然都快憋死了。”

姚显突然觉得这当皇帝也实在是憋屈,跟世人眼里的三宫六院光天酒地完全不一样啊!他端了酒杯,“来,老弟,不想那些个不高兴的,想些有意思的,比如说还跪在前院儿抽嘴巴子的凤瑾元,是不是觉得特来劲儿?来,喝酒!”

天武亦举起杯:“要不我派人把他叫过来,让他跪这儿抽?就当给咱俩下酒了!”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