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97章 好一盘下酒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窗根儿底下,章远哭丧个脸问凤羽珩:“郡主,奴才就那么不着调吗?”
  
  凤羽珩劝他:“父皇喜欢才是正经的,太着调了你就跟其它的太监没两样,得不了父皇欢心。”
  
  这话章远爱听,马上就高兴起来。凤羽珩再趴墙根儿听了一会儿,叹道:“刚才还打架呢,这会儿气氛到是挺融洽啊!”
  
  章远点头,“可不么,再往下就该拜靶子了。”
  
  正说着,就听到里头天武突然一嗓子喊了起来--“章远!”
  
  “哎!”章远答应一声,赶紧就跑了进去,不多时又再跑出来,冲着凤羽珩挤挤眼,说道:“皇上让奴才再去给添个菜。”
  
  凤羽珩皱眉,还添菜?这是要喝到啥时候?天都黑了,难不成还要住这儿?她琢磨着皇上要是不走,就得去淳王府搬救兵了,总不能让皇上留宿宫外吧?这万一要是出点儿什么闪失,她万死也负不起这个责任啊!
  
  凤羽珩在外头几番踱步,连带着忘川黄泉也紧张起来,忘川甚至已经命人去备车,准备随时往淳王府去找玄天华。可很快地,黄泉往院门口一指,说了句:“菜,菜来了!”
  
  众人扭头去看,就见章远领着一只直立行走的猪正往这头走来,时不时地还催促着:“走快点。”
  
  凤羽珩揉揉眼,“这年头猪都能听得懂人话了?”
  
  忘川点头,“还能走路呢。”
  
  黄泉则哈哈笑得极没形象,还伸手指过去说:“凤大人自己把自己抽成了个猪头,别说,乍一看还挺可爱。”
  
  这笑声让凤瑾元极没面子,他很想狠狠地瞪黄泉一眼,可眼眶都是肿的,眼睛侧一点都跟着一起疼,就只能认命地跟着章远进了屋。
  
  几人又趴回墙角处听着,很快便又听到“啪啪”的抽嘴巴声音。
  
  章远再退出来时,就告诉凤羽珩:“皇上说了,凤大学士还挺下酒的。”
  
  天武与姚显的这顿饭足足吃到亥时末,最后还是玄天华亲自来了,才把天武从酒桌上给架了下来。而另一头,凤羽珩也跟班走一起架着姚显。
  
  随即,她跟玄天华二人苦笑对视,皆拿自家老爷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凤瑾元的嘴巴还在那儿抽着,人都已经抽木了,脸肿得都看不出五官来,胳膊也快抬不起来了,抽的力道变小,速度也越来越慢,他用仅存的意识在等着天武帝最后的发落重生科技狂人全文阅读。
  
  然而,天武喝得五迷三倒,整个人趴在玄天华身上,嘴里说出来的话都前言不搭后语的,一会儿是邀姚显跟他回宫继续喝,一会儿又跟章远说晚上去月寒宫唱歌,一会儿又叫凤羽珩把玄天冥给弄回来他想儿子了。好不容易看到了凤瑾元,却是问了句:“你这老匹夫怎么跪在这儿?”
  
  姚显抢着说了句:“不是你叫他过来下酒的吗?我跟你说,这王八犊子欺负我孙女,你赶紧的给个话!”
  
  天武一听这话就炸了,“什么?他敢欺负阿珩?”然后用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向凤羽珩:“那你咋不抽他呢?”
  
  凤羽珩吸了吸鼻子,咬牙道:“父皇你要是下个令,我现在就抽。”
  
  玄天华一副憋着笑的模样,可余光扫到凤瑾元时,还是带了一丝凛冽。
  
  “这么的吧!”天武用尽后一丝清醒发落了凤瑾元:“朕缺个喂马的,就你吧,明天一早你们就从凤府搬出去,三日后天马场报到!哦对了,既然你就是个臭喂马的,无品无阶,朕就不能给你房子住了,你自个儿张罗住的地方吧,朕要回宫了。”
  
  说完最后一句,人往玄天华身上一倒,睡过去了。
  
  章远长出了一口气,“可算是睡着了!”然后赶紧张罗一个跟着来的大力太监把天武给背了出去。
  
  凤羽珩这边也叫人赶紧把姚显给送回院子去睡觉,再叫人把凤瑾元也给扔回凤府去。
  
  终于从一团乱中解脱出来,却见玄天华还站在原地没动,就那么默默地看着她。忘川黄泉二人知他们定有话说,识相地出了屋子,把空间给他们腾了出来。这屋子里一空,凤羽珩到有些不自在,尴尬地冲着玄天华笑笑,说了句:“大半夜的麻烦七哥,真是不好意思。”
  
  玄天华攒了下眉心,眼中有丝微怒一闪而过,他不解地问道:“什么时候起,我们竟生份到要这般说话了?”
  
  凤羽珩眨眨眼,也有些纳闷自己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这么一打岔,尴尬之绪到少了许多,她笑嘻嘻地摆摆手说:“可能是我被父皇和外公给闹腾糊涂了,阿珩跟七哥不需要客气。”
  
  玄天华目中的忧色却并没褪去,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出口,而后道:“若凤瑾元实在欺你,你就像父皇说的,直接抽他吧!”
  
  凤羽珩噗嗤一下就乐了,“七哥,你现在说话怎么越来越像玄天冥了?”她凑上前,伸出手在玄天华面前晃了几下,“都说七哥是神仙,温文而雅,一笑春风。可是只有我知道,七哥也会说这样的话,也是有七情六欲的。”
  
  玄天华亦失笑,伸手把她在自己面前晃悠的小手给抓了下来,无奈地道:“我从前只是觉得事不关己,亦不愿为外人动我心绪,芸芸众生于我来说,不过一般面貌,没有什么你我他之分。可我到底还是这尘世之人,像神仙,却不是真正的神仙。所以,珩珩你看,我终于也会了发怒。可是,这样……是不是不好?”
  
  凤羽珩赶紧摇头,“不是不是,这样很好。”然后再盯着玄天华看了一会儿,突然又笑了,笑完之后就还是摇头,这次却是说:“的确不好。地气这种东西不是所有人都能接的,七哥你还是适合接仙气啊!”她一边说一边笑,一边笑一边把玄天华往外推:“父皇还等着你送他回宫呢,别让他老人家等急了。”
  
  玄天华无奈地被她推着出了府门,他就想问问凤羽珩是不是也喝酒了,怎么感觉这丫头也有些微醺呢?
  
  终于,天武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开,凤羽珩站在府门口一直看到车队拐出巷子,这才在黄泉的陪伴下转身回府。
  
  她情绪不是很高,心里总觉得堵得慌史上第一祖师爷全文阅读。伸手往心口按按,却没按出丝毫缓解来。
  
  黄泉有些担心地问她:“小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请个大夫来看看?”
  
  凤羽珩摇头,“请什么大夫啊,我自己就是大夫。”
  
  可黄泉也有自己的道理:“医者不能自医,小姐见过哪个大夫能给自己看病的?”
  
  这点凤羽珩到也无法反驳,的确,医者不能自医,她也没见过哪个大夫能给自己动手术的。不过她还没那么严重,不过是心里头装的事儿太多,都堆在一起,有些透不过气罢了。她很想好好地睡上一觉,什么也不想,不想姚氏一日比一日更甚的生疏和冷淡,也不想玄天华目中有意无意流露出的复杂情绪。可惜,日子总是无法平平淡淡地继续下去,她好不容易回了院子,好不容易洗漱完毕准备躺下,忘川却匆匆进来,说了一个很让人心烦的消息:“程大夫人派人来报,别院里的那个千周丫头,跑了。”
  
  凤羽珩瞬间就有一种想冲到凤府去把凤瑾元给剁了的冲动!
  
  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千周,为什么要是千周呢?如果凤瑾元只是在外头金屋藏娇,她连管都不带管的,毕竟年代不同,这个年代的男人有三妻四妾的权力,只要你有钱,只要你养得起,你养一百个也没人管。可偏偏他就养了个千周人,还带着大肚子跑了。
  
  凤羽珩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总觉得那小景如果找不到今后定会有麻烦,她吩咐忘川:“赶紧派人去找,从郡主府调暗卫出去,分两路,以别院为中心,一路向北寻,一路往京城找。”
  
  黄泉皱眉:“小姐是怀疑她会回京城?那丫头能有那么大的胆子?”
  
  “哼。”凤羽珩冷哼一声,“不是她有多大的胆子,只是防着她知道灯下黑这个道理。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最安全,咱们不能忽略。快去吧!”她推了忘川一把,“务必要把人找到?”
  
  忘川点点头,留下一句:“程大夫人也暗里派了人去找,咱们这边再加入,相信用不了多久那人就能找回来。”
  
  这一宿觉,凤羽珩几乎就是半睡半醒,根本也睡不踏实。翻来覆去的,脑子里全是事儿。
  
  她忽然有些想玄天冥了,虽然那家伙只要一得着机会就往她被窝里挤,可是不得不承认,只要玄天冥在身边,就算有天大的事,她都能睡得踏踏实实,那种安全感是任何人都取代不了的。
  
  就这么迷迷糊糊地一觉到了天大亮,黄泉侍候她起身,告诉她忘川亲自带了人去寻那小景,然后又说:“小姐吃了早饭之后还是到凤府那边去看看吧!皇上勒令他们今日搬家,咱们以前留在府中的东西也得拾掇拾掇。”
  
  凤羽珩也想起这么档子事,但却摇了头说:“去看看行,但东西就用不着收拾了,只派人看着别让凤家人给顺走了就行。”
  
  今日的凤府十分混乱,这宅子住了二十来年,就算早有心理准备要搬家,实际操作起来还是一团乱。
  
  凤羽珩到时,就见凤瑾元顶着颗猪头正在前院儿指挥下人把一口口大箱子往外头的马车上搬,见她来了,习惯性地就想斥责几句,可脸上的疼痛瞬间又把他的思绪给拉回现实。凤瑾元终于意识到,这个二女儿,真的不能惹。
  
  凤家搬家,足足从清晨搬到午后,终于所有人都集中在府门前,就连想容都要送安氏往新府去时,程君曼突然说了句:“也不知道这府邸的下一任主人会是谁。”
  
  凤瑾元冷哼一声,没说话,在他看来,能住进这座府里的,不是皇亲,也得是朝廷要员。可却在这时,就听到打从郡主府那边传来了一阵哈哈的笑声。众人顺声望去,就见姚显正带着一众下人往凤府这边走来,一边走一边道:“新匾拿回来了没有?赶紧把写着凤府那块给我摘下来,从今往后,这就是我姚家的新宅!”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