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98章 他怎么哭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再建一个大汉朝 
姚显的出现成功地让凤瑾元吐了三大口血,最后是被下人抬上马车的。
  
  姚显双臂环在身前,看着凤家的车队启程,还不忘提醒程君曼:“记得给他请个大夫,可别气死了回头再怪我。”
  
  程君曼强忍着笑意说:“姚大人放心,会请的。”
  
  终于,凤府门上的匾额被摘了下来,终于,最后一辆马车也行出了巷子,姚显问凤羽珩:“凤瑾元毕竟是她们的丈夫,你说,那程家姐妹有一日会不会与你反目?”
  
  凤羽珩苦笑摇头,“谁知道呢!古代女人的心思总是与咱们那时不同,一夫多妻制,注定了男人就可能把心思都用到一个女人身上,同样的,聪明的女人也会为了家族利益和自身利益,把情感放到后位。我相信她们是聪明的人,进凤家这么久了,她们应该知道若是事事顺着凤瑾元,与他一条心,早晚有一天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反到是跟着我,今生还有一条活路。”
  
  姚显点点头,但还是提醒她说:“你自己也多留个心眼,人心难测啊!”
  
  凤羽珩自然知道人心难测这道理,但她还是愿相信那些从最初就选择站在自己身边的人。这种相信并不是主观的判断,而是一种情绪在驱使她想要多留一些人在身边,比如程氏姐妹,比如安氏,比如想容。她从来都认为“背叛”并非人类天性,只要用心去换,也就不信换不来自己想要的圆满。
  
  姚显带着人去参观凤府了,凤羽珩没那个心情,带着黄泉又回了郡主府去。才一进府门就见清兰迎到她面前,一脸无奈地道:“小姐,夫人在收拾东西,说是要跟老爷子一起搬到隔壁去住混沌幽莲空间。”
  
  凤羽珩的脚步停下,眉心拧到了一起,莫名的烦躁又席卷上来。有时候她真想像玄天冥那样,什么也不管不顾,心情不好了举鞭子就抽人,再不就出去放火。凤羽珩想,这是不是报应?平日里她尽量让自己活得嚣张痛快,可偏偏就有一个姚氏,以亲娘的身份存在于她的身边,她是打不得骂不得,一肚子的委屈都没地方倾诉。姚氏,可能就是她命里的一道坎吧。
  
  她摆摆手,脚步又启。清兰以为她是要去看看姚氏,却发现她竟是转了身又往府外走,不由得又问了句:“小姐不去劝劝夫人吗?”
  
  凤羽珩扔下一句:“她要搬就让她搬吧,跟她说,从今往后,她的事情我不管。缺钱可以找我要,别的就不需要跟我说了。”
  
  清兰愣在原地,看着凤羽珩带着黄泉出了府,心里也有些发酸。她是姚氏的身边的一等丫头,当初却是经了凤羽珩一手挑出来的,跟在姚氏身边一年,看到了凤羽珩对这府里上上下下的好,看到了做为女儿,凤羽珩对娘亲的保护,却也看到了姚氏每次在凤羽珩离开之后就陷入的冷漠和迷茫。她根本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姚氏会这样,当初与凤家那边和离也是她自己选的,女儿这么出息,对她这么好,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这里面的究竟清兰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只知道以后就要搬到隔壁去住了,她很舍不得这座郡主府。
  
  凤羽珩带着黄泉匆匆地拐出巷子,几乎是用逃的逃出了自己的府邸。黄泉为她家小姐叫屈,忍不住道:“夫人也真是的,小姐对她还不够好么?为何要这样子伤小姐的心?小姐——”她扯了扯凤羽珩:“你要实在是气不过,就再去跟夫人谈谈,最起码得让她知道你为她做了多少事,如果没有小姐罩着,她能混得上个一品诰命?她能过得像现在这么舒坦?依奴婢看,她就是太舒坦了,这人一舒坦就喜欢没事儿找事儿,没准儿把她扔到危险的地方,在鬼门关走一遭,她就什么都不想了。”
  
  郡主府的丫头平日里对姚氏还是很尊敬的,但尊敬并不代表她们就能眼看着凤羽珩被欺负。特别是黄泉忘川这才人,她们跟的是凤羽珩,这一生都只听凤羽珩一个人的吩咐,甚至当初玄天冥把她们送到凤羽珩身边时还说过,哪怕有一天本王与凤家二小姐反目,她要你们来杀了本王,你们也必须得听。所以,凤羽珩受了委屈,让黄泉忍,她是绝对忍不了的。
  
  “小姐要是不去,就让奴婢去吧!”她伸手去扯凤羽珩的袖子,“娘不是这么当的,当初沈氏对凤沉鱼都比夫人对小姐好,再这么整,奴婢受不了。”
  
  凤羽珩失笑,“我都受得了,你有什么可受不了的?没事,随她去吧,这事儿不怪她。”
  
  “小姐!”黄泉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家小姐以前可不是这么能忍的人,怎么现在被欺负到了这个份儿上,还能沉得住气呢?
  
  凤羽珩似明白她心中所想,无奈地道:“我不是不反抗,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反抗。她不是凤家那些人,她是鉫的生母,你叫我能拿她如何?”
  
  她这么一说,黄泉也是没了辙。是啊,生母欺负自己的女儿,又能拿人家如何呢?不由得摇了摇头,继续跟着凤羽珩漫无目的地走。
  
  终于,凤羽珩的脚步停下,再一抬头,却是已经到了一片湖前。湖中间便是玄天冥的仙雅楼,湖边正有个船夫同她打招呼:“小姐是要去仙雅楼吗?快上船吧!”
  
  凤羽珩想都没想,带着黄泉就上了船。这一下午,她在仙雅楼喝了整整一坛的女儿红,黄泉一开始在边上看着她喝,后来被勒令陪她一起喝,直到最后被凤羽珩给喝得差点儿趴下,终于最后一碗酒见了底。
  
  凤羽珩站起身,晃了几下,黄泉有心搀扶,可她自己都快站不稳了,哪里还能扶得住别人。
  
  好在仙雅楼的掌柜早有准备,见凤羽珩一直喝一直喝,他便带了人亲自等在雅间门外,待凤羽珩一出来,赶紧就过去扶,将两人扶到楼下,又亲自送上船,然后又看到暗卫班走现身,这才稍微放了心导演巨星。
  
  可凤羽珩下了船之后拒不坐马车,她说想在街上走走,哪怕一步三晃,她还是想在街上走走。
  
  班走没办法,只能顾了辆马车把已经醉到不醒人世的黄泉给塞进去,再吩咐车夫回郡主府,然后自己扶着凤羽珩开始逛大街。
  
  这时天色已晚,古代街上没有路灯,只靠天上月光和街道两边热闹的店铺里传出的光亮照路。也有不少跟凤羽珩一样喝醉的路人在七扭八歪地寻着路回家,班走在街边买了一条大披肩盖在凤羽珩的头上,人们便也只当这是个身体不好的姑娘在由家人扶着,偶有奇怪的目光打量过来,却也并没有驻目太久。
  
  可凤羽珩走得一点都不老实,偶尔快跄几步,偶尔干脆停住脚来,但多半时候却是靠在班走怀里的,任由班走紧箍着她两边上臂,保证她不会摔倒。
  
  其实凤羽珩酒量不错的,一坛子女儿红,黄泉分了一半,若放在平时心情大好的时候,那点子酒多半她让多话一些话,多唱两首歌,却不至于醉成这样,醉到眼泪都流出来了。
  
  好在班走买的大披肩把她的头脸都给遮了住,她纵是在里头哭,也没人能看到。
  
  但人一哭,身体不由自主地就会抖动,班走忽然发现她这情绪变化,只觉得心里堵得慌,瞬间就产生了想要找人打架的冲动。
  
  可他什么都做不了,他必须得把凤羽珩安全送回去。这些日子府上夫人的咄咄相逼他都在暗处看在眼里,就连那日忘川黄泉回避,凤羽珩与姚氏在前院儿说的话他也都听了进去。班走就不明白了,有一个这么好的女儿,那女人为什么还不知足?居然口口声声说这不是她的女儿,难道人就不能变吗?人就必须要一辈子懦弱到底吗?姚氏自己不上进,还不让她女儿反击了?
  
  班走想,自己是孤儿,从小到大不知道有父母在会是什么样的日子。他从前也幻想过,如果自己父母健在,那样的生活该有多么幸福。可自从跟了凤羽珩,看到她的爹和娘,班走就再也不去幻想父母健在了,他甚至庆幸自己无父无母,不然一旦摊上这种爹娘,他可没凤羽珩的好脾气,怕是夜里做梦都会把那两个人给活活掐死。
  
  凤羽珩哭的动作幅度更大了,他握着她的肩,心里阵阵难受,便同她商量:“要不我背你吧?”
  
  凤羽珩摇头,到是也回了句:“不用,我要是连路都走不了,就更得被人欺负了。班走——”她叫了一声,抬起手来去扯盖在头上的披肩,只一拽就被她给拽了下来。“班走,别给我盖这玩意了,我还想看看街景,我想看看这座玄天冥拼死保护下来的京城,到底是冷的,还是热的。”
  
  班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能由着她瞎闹。凤羽珩一会儿跑几步,一会儿又跳几下,她甚至会扯着一个孩子问:“你娘对你好吗?你喜欢你的娘亲吗?”
  
  那孩子吓得直哭,被身边的家人一把抱走,离得她远远的。
  
  凤羽珩站在原地,鼻腔里的酸劲儿又泛了上来,就那么愣愣地看着那孩子离去的方向,眼泪扑嗒扑嗒的掉了下来,弄得班走措手不及。
  
  却在这时,有辆极大的马车从正前往缓缓而来,街上的人纷纷让路,有善意的百姓提醒她:“快让让,可别挡了贵人的路。”
  
  可凤羽珩脚下就跟生了根似的,一步也迈不开。
  
  不只他迈不开,就连班走也一动未动,因为他认得出,那辆极大的马车根本就是辆宫车,白玉为框,软烟罗做帘,一个戴着黄金面具,眉心处嵌着一朵紫莲的男人正坐在车厢外面,直盯盯地看着他身边的女子,目光深邃,双目微红……
  
  而他身边的女子也在同时抬起一只手臂往那宫车处指去,半晌,说了句:“玄天冥,他怎么哭了?”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