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499章 九爷怒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readx();御王的宫车调转了方向,一路往县主府行去。.xshuotxt.
  
  玄天冥怀里抱着他家已经睡着了的媳妇儿,一下一下地顺着她的发,同时,身边班走正将这几日郡主府里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
  
  两柱香之后,济安郡主府的大门再次被人一脚踹开,守门的御林军欲哭无泪,这门被皇上一脚给踹了个半残之后他们好不容易给修好,九皇子这一脚下去,估计就直接报废了。领头的人赶紧吩咐下去:“去订新的门,让匠人们连夜做。”
  
  这边刚吩咐完,再往院子里一瞅,他们的九殿下都已经走得没影了。
  
  玄天冥今晚来到郡主府是为了找人,找姚氏。班走提前打听过,因为姚显说今天不是搬家的好日子,所以姚氏如今还住在郡主府里。
  
  他行走带风,周身环绕着一股子肃杀之气,走动间,离着他还十几步远的草木都开始随着那股扑面而来的风势摆动起来。那些郡主府里原本不是很害怕他的下人们,也突然又找回记忆中那些几乎已经快要忘记的、关于九皇子嗜杀无度的传说。
  
  没有人赶拦,直到玄天冥冲进姚氏的院子,一鞭子抽开卧寝大门时,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发出半点尖叫。
  
  下人们跪了一地,从府门口一直到那扇被抽开的寝门前,跪下了就再没敢起来,所有人都在猜测着同一件事:九皇子会不会把夫人给杀了?
  
  这两日,夫人与郡主之间有了些矛盾,好像夫人还对郡主说了很过份的话,那些话偶尔有那么一句两句被他们听了去,听到的人都在心里替郡主抱着不平。九皇子那么那么疼郡主,今晚……是来找夫人算帐的吧?
  
  玄天冥抽开房门时,姚氏正在给子睿绣秋衣袖上的花边儿,被他这么一吓,绣针狠狠地扎进指尖,翠绿的竹子上立时就染了一层血。
  
  姚氏一向胆小,玄天冥汹汹之势吓得她直接从椅子上滑了下来,扑通一下就跪到地上。身边丫鬟也跟着跪,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喘。
  
  软鞭就在地上拖着,根根倒刺看得姚氏差点儿没把自己给吓死,破碎的门板笔直地拍到地上,只差那么一点儿就砸上一个正好从那里走过的丫头。姚氏一下就明白过来,她那样子对阿珩,这九皇子是不会放过她了。
  
  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玄天冥不说话,姚氏她们也不敢说话,双方就这样相对,姚氏看着地面,玄天冥瞪着姚氏的脑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拖在地上的鞭子动了动,姚氏条件反射一般往后头躲了去,直接躲到了清兰的身后。然而,被她所恐惧的那根鞭子却并没有落到她的身上,甚至甩都没有甩起,玄天冥只是手臂动了动,将鞭子往上提了几分。
  
  姚氏面色惨白,怔怔地看着玄天冥,就觉得那黄金面具覆盖下的脸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即便是戴着面具也没有办法掩盖出已经渗到黄金之外的怒意了。她恐惧之色更甚,却终于听到了玄天冥说了话来--“除了躲在别人身后,你,还会什么?”
  
  话题一开,玄天冥心头的愤慨之绪便再收不住,他指着姚氏,字字句句控诉着这个女人身为母亲的种种不该、不公、不配。他说--“你可知本王最初遇见珩珩是在何时何处?是在西北的大山,你的女儿被歹人灌了药,扔到山中乱葬岗,若不是遇到本王,她早就已经死了。如果那个时候她就死了,本王问你,这笔帐你有没有本事去算
  
  ?这个仇你有没有能耐去报?若是没有,你凭什么让她跟你叫娘?怀疑她的医术是吗?那的确是跟波斯师父学的,因为她想让你们母子今后的日子能过得好,不至于饿死病死。怀疑她的功夫是吗?本王教的,因为本王看上了那丫头,愿意倾毕生所学助她成长。怀疑她不是你的女儿是吗?没错,她的确不是从前的凤羽珩,而是涅槃之后的凤凰,对凤家失望透顶憎恨透顶的凤凰,她从西北的大山里欲。火重生,就是要展翅飞回京城,把那些加具在你们母女三人身上的痛苦一一讨要回来。可惜,她的母亲不理解,甚至还帮着那些害她死过一次的人说话,姚氏,你到底是修了几世的福,能够做她的母亲?又是修了几世的福,能让她受尽委屈,还要替你说话?”
  
  玄天冥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拼命地忍下想要挥鞭抽人的冲动,他到后来都不想再去看姚氏那张欠揍的脸。就纳了闷了,是不是凤瑾元的招人烦会传染?姚氏与他共同生活多年,也给染上了?为何他在姚氏的脸上看到了那该死的凤瑾元的样子?
  
  他说的话一半真一半假,故意将那些凤羽珩抵死不愿说出口的原因全部都揽到自己的身上,就只是想让这个女人知道,她的女儿为了保全她的命,是有多么的不容易。
  
  他深吸了几口气,话还没有说完,还得继续,他告诉姚氏--“凤家作死,阿珩给他们收拾了多少烂摊子,你以为若是没有阿珩的功绩,就凭千周人刺杀皇上的事,凤家能如此轻易的就逃过劫难?凤瑾元败光了整个凤家,老太太的丧礼都是阿珩出钱办的!那口六百万两银子的棺木都是阿珩出钱给打的,这样还不够?你还想要求她去做什么?凤瑾元一次次对你的一双儿女下杀手,你女儿心软,念及生父之情一次又一次的饶过他,姚氏,你可曾想过凤瑾元请来的杀手举着长刀去砍你的儿子和女儿的场面?叫你一声夫人,是对你的尊重,你若自己不要这份尊重,那就跟凤家人没有任何的区别。觉得现在回到凤府不会被欺负了是吧?本王告诉你,那是因为你的女儿提前铺好了路。别以为本王现在不怎么杀人了,你们一个个的就都有恃无恐,本王告诉你们,不想杀,却不代表不会杀。好好的一个孩子住在自己用功绩换来的郡主府里,却终日里被亲娘甩脸色看,姚氏,你好大的胆子!不认女儿吗?可以,那现在你就给本王听清楚,凤羽珩她不再是你的女儿,她是本王的王妃,是当今圣上的儿媳。你,在她面前,什么都不是!你,好自为知。”
  
  最后一句话说完,玄天冥再不愿多看这女人一眼,转身大步而去。
  
  姚氏终于再跪不住,瘫坐到地上,她想找个丫鬟支撑一下她疲惫又受了极大惊吓的身体,胳膊一抬,却扑了个空。
  
  没有丫鬟扶她,甚至平日里贴身侍候她的清兰也只是跪看着她,却无动于衷。
  
  姚氏从清兰的目光里看到了一丝疏离,她心下一惊,众叛亲离的感觉匆匆来袭,挡都挡不住。可她依然执拗地认为这是清兰身为下人对她的不尊,甚至认为这一切都凤羽珩指使的,她指着清兰大叫道:“你也是她的人对不对?是她安排过来的!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要我的命吗?”
  
  清兰眼泪都快出来了,她一把抓住姚氏的手腕苦求道:“夫人,您醒醒吧!只要您肯醒,生活就还会像从前那样继续。小姐怎么会要您的命,她爱您护您都来不及啊!当初夫人中了离魂散,小姐为了给夫人报仇,把三皇子都给打成了重伤,她回来之后什么都没跟您说,可是夫人您知道吗?就因为那个事儿,她在皇宫里跪了一天一夜啊!膝盖都跪肿了。”
  
  姚氏怔怔地听着清兰的话,面上情绪似有反复,却还是不停地摇头,她说:“可是我骗不了自己,她不是我的女儿,她真的不是。”
  
  清兰气得发狂,要不是面前这个人是夫人,她真想扬起一把掌把她给打醒。可到底是不能,做为下人,她能做的也就只有苦口婆心地劝,可清兰也就不明白了:“夫人为什么就说小姐不是您的女儿啊?她是跟以前长得不一样了?”
  
  姚氏摇头,“完全一样。”
  
  “那为什么您说不是啊!”清兰都无语了,这女人脑子有病吧?
  
  可姚氏拍着自己的心口一遍一遍地说:“我能感觉到!我就是能感觉得到!那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女儿,她的一点点变化,我都感觉得到!”
  
  清兰想起之前玄天冥说的话,便又地对她说:“如果夫人指的是小姐性情大变,那么,九殿下说得对,在经历了那样的悲惨命运之后,人会变是正常的。相反的……”她看了看姚氏,咬咬牙道:“相反的,绝处逢生,却依然没有任何改变,夫人,您这样的人,才叫奇怪。”清兰冷下脸来看着姚氏,最后一次提醒她:“如果您再执意这么闹下去,那么,她就真的不再是你的女儿了。”
  
  姚氏一惊,下意识地就问:“那她是谁?”
  
  “是御王妃。”
  
  姚氏有些害怕了,如果凤羽珩真的不再认她这个娘,那……她是不是就真的失去了女儿?“让我想想,你让我想想。”
  
  玄天冥的宫车依然在京城的大街上前行着,却是离郡主府越来越远。怀里的小丫头迷迷糊糊地醒了一下,扯着他的袖子往脸上抹了一把,再抬起手就要去抓他的脸。
  
  他无奈地把那只小手给握住,就听边上班走问:“殿下这是要带主子回御王府吗?”
  
  玄天冥挑眉:“不然呢?”
  
  怀里的丫头听到这话突然就笑了起来,迷糊着说:“好啊!去御王府,找玄天冥,就只有他不欺负我。”
  
  某人鼻子发酸,将怀中人又揽紧了些,“跟着我吧,再也不能放你离开我的身边。”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