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00章 暗搓搓的大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再一次正视现实——她的确是窝在玄天冥怀里的时候才能睡得最踏实。
  
  这一觉睡到次日天大亮,玄天冥刚回京,也任性地没去上朝,就一脸满足相地搂着媳妇儿睡懒觉。
  
  于是,先醒来的某人暗搓搓地干了一件蓄谋已久的大事——摘玄天冥的面具。
  
  她一早就想窥探这面具底下的脸到底毁到什么程度了,只是奈何面具主人防守森严,她几次下爪子都被拍了回来。凤羽珩就有些后悔,还不如当初给他治腿时趁着全麻就掀开呢,她是逞的什么君子呀?她本来就只是个小女子啊!
  
  于是,小女子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将爪子从某人的前胸拿开,缓缓上探。就觉得指尖儿已经能感受到黄金特有的触感,只需再努力一下下她就可以成功了。
  
  可惜,成功之路总是那么坎坷崎岖,就在她的小指头已经够到面具边沿时,一只大掌毫不留情地覆盖上来,然后,她那手就从哪来的又回哪去了。
  
  某人表示不服——“凭什么?想当初就是看在你那张脸的份儿上,本姑娘才给你治腿,结果你这过河拆桥啊,腿治好了就把脸遮上了!”
  
  玄天冥伸手去捏他家媳妇儿的脸:“承认当初你就看上本王了?”
  
  凤羽珩咬牙:“少给我转移话题,现在是说你这破面具,你到底能不能给我摘下来让我看看?万一我能治呢?”
  
  玄天冥揉揉这炸毛小刺猬的头发,松松软软的,好玩极了。“不用治,没事。”他淡淡地说,眼里没有任何波澜。
  
  “恩?”凤羽珩眼睛一亮,撑起半边身子盯着问他:“你的意思是说,你的脸没事?”再一顿,就觉撑起来的半边身子有丝丝凉意,低头一瞅,好么,衣裳都被脱个净光,就剩下个可爱的小肚兜。她怒了:“玄天冥你特么的是不是脱我衣服脱上瘾了?你说我这十三岁的小身板,没胸没屁股的,你有什么好脱的?姑奶奶就是以前太好说话了,所以给你落下了这么个毛病,玄天冥你不要得寸进尺,信不信我把你也给扒了?”
  
  他点头,“信。”然后两眼笑得弯弯,很好,总算是把面具那一茬儿给岔开了。见这丫头一脸心虚地又钻回被子里去,玄天冥笑笑问她:“头还疼不疼?”
  
  “什么?”凤羽珩一愣,就想问什么头还疼不疼?她为什么要头疼?不对,为什么她跟玄天冥睡在一起?这张床到底是谁的?
  
  哦老天!她觉得每次一遇到这种情况,都要不停地考虑是谁的床这个问题,偏偏这种稀里糊涂就被玄天冥给睡了的情况还时常发生,她到底是作了什么孽?
  
  这丫头一脸纠结的小模样总会让他看得舍不得移开视线,可依然会想起昨日大街上那个醉意朦胧满眼挂泪的小人儿,他活到这么大还没因什么人心疼到那个程度,可是昨晚,他竟心酸得想要掉泪。
  
  许是玄天冥注视得久了,缩在被子里的人脑子也回过一些神了,于是,从昨日走进仙雅楼开始,一碗一碗灌酒的画面重新在脑子里复苏开来。
  
  丢人啊!
  
  凤羽珩那个懊恼,再瞅瞅玄天冥,颇有几分尴尬地道:“不好意思啊,让你见笑了。”
  
  玄天冥摇摇头,“没事,本王不会笑话你的。”
  
  她等着他问自己为什么要喝醉酒,可是等了老半天玄天冥都没问一句。再等一会儿,便明白她与他之间本就不需要多说,她做什么他懂,他想什么,她也能猜个大概。就像两人睡在一起,她可以放心地把自己交给他,他也只当她是个小暖炉一样抱在怀里,僭越一分一毫都没有。
  
  凤羽珩也就不等了,她只是认真地问了玄天冥一句话:“如果有一天你也觉得我很奇怪,你会不会……”
  
  玄天冥失笑,伸手去捏她的小鼻子,“本王打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觉得你很奇怪了,你说的那个如果,根本不成立,或者你可以换个方式来问,你问问我,如果有一天你变正常了,我会不会像姚氏那样。”
  
  凤羽珩有些尴尬,特别是在他提到姚氏的时候,她的神情不由自主地现了一丝慌乱。
  
  随即就被拥入一个怀抱中,感觉到玄天冥用下巴抵住她的头顶,正在对她说:“左右也快要回大营了,你就住在我这儿,别回那边了。”
  
  她吸吸鼻子,没说什么,只点了点头,算是同意。
  
  玄天冥一下就高兴起来,拖着她起身,贼兮兮地又道:“洗漱吧!到你的那个乾坤里。”
  
  凤羽珩握拳,“你把我留下,就是为了享用那个乾坤空间吧?”话是这么说,可还是拉着人一头扎进药房,然后她就默默地坐在休息室的床上,听着洗手间的水声,等着玄天冥享受现代化的沐浴设备。
  
  却不知,就在她留宿御王府的这一宿,郡主府那边,姚氏一夜没睡,直到天亮时,竟让她琢磨出一个惊人的决定来!
  
  凤羽珩与玄天冥二人从空间里出来时,正好听到外头有敲门声,随即便是黄泉的声音传来:“小姐,殿下,起了吗?”
  
  玄天冥应了声:“进来。”
  
  黄泉推门而入,看到凤羽珩时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昨天小姐没咋地丫鬟喝多了,这事儿是有点儿丢脸的。不过此刻她也顾不上再提醉酒一事了,黄泉匆匆上前,一脸忧色地对凤羽珩道:“小姐,夫人回凤府了。”
  
  话说完,就等着凤羽珩再多问几句,最起码也得有个惊讶不解的过程,然后她好把今早姚氏如何决然出府的经过再讲上一遍。可等了半天,凤羽珩却一句也没问,只是愣了半晌,而后平淡地说:“回就回吧,我总不能把她囚禁在府里,她要做什么,要去哪里,是她的自由。”
  
  黄泉堵在嗓子眼儿的话就没说出来,又见玄天冥正冲她微微摇头,便决定把后面的话给咽回去,只又安慰凤羽珩道:“左右现在凤家那边也没什么要紧的人了,大夫人和二夫人也会护着她的。”说完,轻叹一声,便没有再开口了。
  
  凤羽珩也当没有这回事,扯着玄天冥吃饭,吃完了饭又笑嘻嘻地伙同前来找玄天冥汇报工作的王卓,将事先掏出来的几道菜装了食盒让王卓带到山牢里去送给俞千音。
  
  玄天冥看她这小动作搞得起劲便也没多理,自顾地站在院子里与白泽说话:“派人盯着凤府那边,盯紧姚氏,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
  
  白泽是知道玄天冥昨晚到郡主府去警告了姚氏一番的,听他这么说不由得奇怪,“主子是担心姚夫人与凤大人联手,对王妃不利?”一边说一边还摇起了头,“不至于吧?”心说这要真是亲爹亲娘联起手来坑闺女,那不用郡主和殿下动手,他白泽就能提剑杀入凤府,把那两口子都给砍了。
  
  可玄天冥却摇了头,苦笑道:“她还不至于真的下手对自己女儿如何,只怕她这次回到凤府动机不好琢磨,总之盯着点就是。”
  
  王卓从御王府出来后直接又进了宫,自打上次京城大乱之后,王卓这个京门提督便又晋升了一级,如今已然可以自由在皇宫与京城之间往返。
  
  他今日是受凤羽珩之托来给关在这里的俞千音送饭的,这个宗隋六公主被玄天华收拾一番后,留了一身的皮外伤,虽不致命,可在阴冷的山牢里伤口得不到好的治疗,疤结了又裂,裂了再结,一来二去的就挂在了身上,再也去不掉。
  
  化名俞千音的李月从来也没想过,自己居然翻船在玄天华的手里,她就纳闷了,所有人都说大顺的七皇子是个神仙一样的人,无喜无怒,无忧无怨,没有什么人能让他多上心一分,也没有什么人能激起他的情绪波澜。
  
  可当她真正地与之接触,却发生根本不是外界传的那么回事。玄天华的确是长了一模神仙相,但他的心却是活的,他也会生气,也会烦躁,甚至也会用一根绳子把她拖在地上跑。李月对此万分纠结,有的时候她真怀疑是不是找错了人,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大顺的七皇子。可若是错了,这天底下又有什么人能长成那样?
  
  王卓提着食盒到天牢时,就觉得这宗隋的六公主已经快要疯了,牢房守卫说:“她每天就不停地叨唠什么七殿下七殿下的,有的时候还问我们是不是有两个七殿下。”
  
  王卓摆摆手让那守卫下去,然后他走到牢门前,将食盒里的饭菜一盘盘都拿出来摆到地上,也不管牢里的人有没有在看他,只自顾地说:“郡主说了,有些事情她不点破并不代表她就不知道,不要试图在她面前搞小动作,论起玩儿阴的,她才是祖宗。”
  
  里面的人终于不在自言自语,而是尖锐地问了王卓一句:“什么郡主?谁是郡主?”
  
  王卓冷笑,“忘了告诉你,济安县主现在已经是济安郡主了,如果有一天宗隋能把你赎出去,可要记得备一份厚礼呢!”
  
  王卓没有多留,摆好饭菜就走了开,俞千音却愣愣地看着那些饭菜,再度陷入了崩溃中。
  
  一模一样,连上头她动过几筷子手脚都认得出,这就是洪灾时那几盘被她下了药的饭菜。被拖回京城那晚凤羽珩就提起过,她始终当那是玩笑,却不曾想到,事隔这么久,这几盘菜居然还在!色香味似乎都与之前没有半分差别,好像洪灾那晚就是昨天。
  
  李月觉得自己有些神经错乱了,那几盘菜就像魔鬼一样侵蚀着她的神经,她拼命地后退,一直退到墙根儿底下,却还是止不住瑟瑟发抖。
  
  凤羽珩邪门!这是从这一刻起,李月脑子里唯一的念头。
  
  这几日,搬到新宅的凤家也是乱作一团,先是姚氏突然回来了,紧接着,不出两日,韩氏小院儿里突然传来一声大叫——“姨娘要生了!”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