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02章 双命难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家虽搬了新宅,但家底儿却是比以前薄了太多,无奈之下只能裁减下人以节省开支,这是程君曼的主意。如今门房上也不过有一个家丁在看护着,那人偷懒,寻了阴凉地方躲着,以至于有个来路不明的人一直在这边窥探也没注意到。
  
  凤羽珩来时阵仗有些大了,那人听到动静转身就要跑,凤羽珩双目一凛,立即吩咐黄泉:“抓住!”
  
  黄泉身形一动,快速朝着那人冲了过去,那人根本不会功夫,还没等跑出第三步呢就被黄泉给押了回来。他胆子也是小,才一被捉立即就告饶道:“不要杀我!饶命啊!”
  
  黄泉带着一脸鄙视地把人给拽了回来,到了凤羽珩身边往膝盖上一踹,那人立时就跪到了地上。
  
  “说,趴在凤家门口是干什么呢?”黄泉可是一点都不留情,问话的同时又踹了那人一脚,差点儿没把四十多岁的男子给踹哭了。
  
  凤家的门房守卫也在看到凤羽珩之后立即冲上前来,可凤羽珩面色不善,吓得他也没敢多说话。
  
  那跪着的男人一身灰衣打扮,胳膊上挎着只箱子,被黄泉这么一拉扯间,箱子便散了开,凤羽珩只瞅了一眼便将里面的东西认了出来,而后主动开口道:“你是大夫?”
  
  那人胆子甚小,为了脱罪,凤羽珩问一句她恨不能答十句,立即就道:“小的是大夫,是府上一位有身孕的姨娘请我来的,说是让我想办法混进去给她看胎,可小的在府门口转了老半天,也没找到机会进去都市驱魔女天师。”
  
  黄泉冷哼一声,替凤羽问道:“既然是大夫,你大大方方进去不就得了?为何还要找机会往府里混?”
  
  那人苦着脸道:“因为那位姨娘跟我要了催产药吃,她说此事绝不能同第三个人讲,所以我来凤府一定要偷偷摸摸的。”
  
  黄泉一下就乐了,就连凤羽珩都乐了,只道那韩氏找人也不说找个嘴严的,花钱办事也不多出些银子把这人的嘴给堵住了。她这还没等问的对方就已经把底子都给揭了出来,这样的人,找来有什么用?
  
  凤羽珩吩咐那门房:“把人押到府里去关着,嘴巴堵起来,交给大夫人处理。”然后见那门房一脸错愕的样子,犹自冷哼一声,也没说什么。凤家的事,爱传传去,现如今光景不同,她还真是懒得管。
  
  她带着黄泉进了府门,立即有丫头上前来为她二人引路去韩氏的院子。凤羽珩大概地看了一眼这座新凤府,只觉宅子占地虽比从前的小了不是一点半点,但好在府邸也算精致,不是那么太寒酸。那丫头见凤羽珩打量,便主动介绍道:“这宅子据说是五皇子送的,算是给四小姐的聘礼之一。因着老太太大丧,其它的聘礼都还没下呢。老爷刚搬过来那天就说这宅子有点儿小了,不过现在府里人少,到也够住。”
  
  凤羽珩只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凤家现在人的确是少了,不但主子少,下人也少,这一路走过来,遇到的人连从前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因为宅子小,韩氏的院落没走几步的距离也就到了,离着老远就能听到韩氏的哀嚎,再走几步,就看到想容正站在院门口往外张望着。
  
  见凤羽珩来了,想容赶紧小跑了几步迎上她,正准备张口说些什么,凤羽珩却冲着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什么都先别说,然后拉起想容的手匆匆往里头进。
  
  凤羽珩的到来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且不说凤羽珩现在俨然是凤家人的主心骨,单是她这一手好医术,对于一个即将临产的孕妇来说,就已经是最大限度的保障。
  
  可惜,凤羽珩并不会帮韩氏保胎,这个孩子能不能生得下来,要看韩氏自己的造化。能不能母子双安,也要看她自己的造化。当然,生下来之后能不能过得去凤瑾元那一关、想容能不能放弃当初被溺杀的仇恨,这些,统统都得看韩氏自己的造化。
  
  而韩氏那个人,凤羽珩从来都不觉得是个有福气的,
  
  见她来了,程君曼赶紧先迎了上来,到也没说别的,只道:“稳婆刚到,大夫也请了两个,好像情况不是很好。”
  
  凤羽珩一点都不意外,即便是在二十一世纪,早产一个月的孩子也不能个保个健康,而至于大人,如果身体条件好,断不可能让孩子提前出生。韩氏偷偷吃下催产的药,这个年代的催产类药物,凤羽珩实在不敢相信其安全性,更何况还是偷偷找来的民间大夫。
  
  她拉着想容,找了空座位坐下来,这才淡淡地道:“生不下来就慢慢生,正好等父亲回来,没准儿还能看个第一眼。”
  
  凤家人都知道凤羽珩待韩氏的态度,对她这么说一点都不觉得意外。特别是安氏,她可是记着当初想容落水一事,她等了九个月,等的就是今日,这笔帐,必须得与那韩氏好好清算一番。
  
  韩氏这孩子一直到天快黑还没生下来,人叫得动静越来越小,稳婆端出来的血水是一盆又一盆。
  
  这期间,凤羽珩就坐在座位上喝着茶水就着点心,偶尔跟想容或是程氏姐妹说上几句话,对于就坐在她斜对面的姚氏,却是看都没看去一眼。
  
  众人眼这一切看在眼里,却谁也没多问一句。姚氏回凤家本来就是一件让人们诧异莫名的事,今日再看凤羽珩这态度,母女二人八成是翻了脸。一时间,人们就更不明白姚氏到底为何要这样做。
  
  安氏有些担心,眉心打成的结是越来越重,手里帕子都快拧出水来末世轮回之牧歌。她希望韩氏能把这孩子给生下来,只有孩子生下来了,到时候滴血验亲,才能够给那韩氏最致命的打击。不然,那晚湖边的事,想容没有人证没有物证,就凭她做为受害人的一张嘴去说,没人会信。韩氏一向巧舌,又惯会讨凤瑾元欢喜,没个真凭实据在,只怕到时候遭殃的还是想容。
  
  她的忧心写在脸上,凤羽珩看得清清楚楚,就连想容都扯了她几次袖子。她给那母女二人递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目光,然后吩咐下人:“去把老爷叫回来,若马场那边不放人,就说是本郡主差你们去的。”
  
  得了吩咐的下人赶紧就跑去办差了,半个多时辰以后,凤瑾元终于急三火四地跑了回来,进了屋就要往里间冲,被个正好出来倒水的婆子赶紧给拦下了:“这位老爷,女人生产,男人是不能进的,犯忌讳。”
  
  凤瑾元一眼就看到她端着的那盘血水,吓得倒退两步,又急着问:“怎么出这么多血?孩子呢?孩子有没有事?”
  
  他一心惦记着孩子,韩氏于他来说不过是个续香火的工夫,这种时候如果母子只能活一个,凤瑾元是势必要保孩子的。
  
  可那稳婆却摇了摇头,一脸无奈地道:“老爷要有个准备,那位夫人不是足月生产,身子亏虚太多,这孩子能不能生得出来,还难说呢。”
  
  凤瑾元一下就愣了,还不等他再做反应,就见安氏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几步冲到凤瑾元身边,大声反驳那稳婆--“什么叫不是足月生产?明明就是去年十二月怀上的,眼下九月底,日子刚刚好,怎么就不足月了?”
  
  凤羽珩苦笑,安氏这哪里是质问稳婆,这分明是在提醒凤瑾元这件事情是有猫腻。
  
  凤瑾元也觉出不对劲,但眼下他也顾不上细想,只是听说孩子还没生出来就有些着急,不停地跟那稳婆说无论如何一定要让韩氏把孩子给生下来。
  
  那稳婆也没有办法,只说里头已经来了大夫,也在帮诊,一切都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安氏的声音传到了产房里面,粉黛此时就坐在韩氏的房榻头儿上,一手握着韩氏一手不停地给她擦着头上的汗。安氏的话铮铮入耳,听得她几番惊心。偏偏这时,一个帮诊的大夫也摇头叹道:“不足月也就罢了,我瞅着这八成是有催产的药物入口。”他一边说一边转问粉黛:“小姐,恕老朽直言,都说大宅院里人心复杂,夫人看上去像是……像是被别有用心之人下了药啊!”
  
  他这话一出口,粉黛就觉得握着的那只手突然就一哆嗦,她看向韩氏,就见韩氏又是之前在听到姚氏说话时那样,一脸的惊恐。
  
  她盯看了一会儿,突然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自心底腾升而起。如果真是服了催产的药,她怎么就觉得那不是旁人下的,而是韩氏自己吃的呢?
  
  之前姚氏的话又回响在耳边,她记得姚氏问过这孩子到底是什么时候怀的,其实眼下她也想问问,这孩子到底是什么时候怀的。不过现在不是时候,韩氏危在旦夕,无论如何,保命要紧。
  
  “且不论是不是有人下药,大夫先想办法保住我姨娘和这孩子的命吧!”粉黛看着那大夫说:“我是凤家的四小姐,也是与当朝五皇子定下婚约的正妃,你若保下我姨娘的命,我定有重谢。”
  
  那大夫一听有一皇子的招牌立在那,便也不敢多说什么,继续想办法助韩氏生产了。
  
  而此时的外屋,凤瑾元正苦求他那神医二女儿,求凤羽珩出手保下韩氏肚里的孩子。
  
  面对他的请求,凤羽珩却突然笑了起来,而后点了点头:“可以,不过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凤瑾元一愣,就听凤羽珩又道:“当初康颐一个人嫁给你还不够,非得又悄悄地塞了随身侍女给你做屋里人,究竟是为了什么?”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