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03章 凤瑾元的质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提到小景,凤家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一道道质疑的目光向凤瑾元投了去。
  
  凤瑾元也给问得一愣,可紧跟着面色也阴沉起来,大手一挥矢口否认:“没有为了什么,夫人进门,许了身边的大丫头做屋里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为父听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说得道理是没错,是有很多女人进了夫家门之后,为了留住男人的心,将身边丫鬟也送到房里的事情。只是这事儿出在平常人家到是不足为奇,那康颐至于这样做么?
  
  凤羽珩又淡淡地笑了起来,那笑里藏尽洞悉一切的意味,笑得凤瑾元后背嗖嗖地直冒冷汗。他往后退了两步,特别不想再跟凤羽珩说话,可是没办法,屋里头韩氏越来越虚弱的叫声让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再来求凤羽珩施以援手。
  
  这一次,凤羽珩到是痛快地点了头,只是对他说:“救是可以,救完之后,父亲可得把刚刚敷衍过去的话题再给阿珩好好地做个解释。”说完,不等凤瑾元再开口,她已然跟身边下人吩咐起来:“派个腿脚快的下人到御王府去,把鬼医松康给叫来。”
  
  下人到是听话地去了,凤瑾元却不解地问:“你叫他来干什么?”再指指里屋,“眼下两条人条在里头,救命要紧,这往御王府一来一回的指不定要费多少工夫,你是不是故意的?”
  
  凤羽珩看了他一眼,喝了口茶,慢悠悠地说:“急什么,有本事你就去太医院请个千金圣手来,不然,就只能靠着我。这么好的临床实践机会,本郡主当然得带带徒弟。放心,韩氏死不了。”顿了顿,又来了句:“就算是死了,那也是她自找的。”
  
  凤瑾元被气得语结,一句话也说不出,毕竟凤羽珩说的现状是他无力改变的,他已经不是丞相,再没那么大的脸面能请得动宫里的太医,想要救那孩子,就只能靠凤羽珩。
  
  好在那去御王府请人的小厮脚程够快,鬼医松康很快就被带了来,那人一进屋,谁也没看,直奔着凤羽珩面前就走过来,然后跪下来认认真真地磕了个头,叫了声:“师傅。”
  
  凤羽珩点头,随即拍了拍刚吃完点心的手对下人吩咐道:“备水给我们净手。”再对松康道:“有一例孕妇难产,你且随为师一道进去看看吧。”
  
  松康眼睛一亮,心头阵阵狂喜,他知道,这难产既然能让凤羽珩出手,就一定是十分棘手的病例了,他又要见识到医学新技术,这实在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
  
  医者无关男女,妇科圣手有很多也是男人,对此,凤家人到也没什么意见。只是粉黛被人从里面请出来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还狠狠地剜了姚氏。
  
  凤羽珩进去之后直接遣散了所有稳婆、大夫以及下人,里屋就只留她跟松康还有帮她提药箱的黄泉。松康将一扇屏风搬过来挡到床榻前,再一转头,凤羽珩已经从药箱里取出一套手术刀来。
  
  这套刀具松康并不陌生,他甚至已经学会使用,就是没有凤羽珩用得那么利落。可韩氏不明白这是要干什么,凤羽珩刀子一亮出来,她直觉地以为对方是要杀她,吓得扯着已经嘶哑的嗓子再度叫喊起来。
  
  黄泉最烦这种叫唤,狠狠地道:“再嚷嚷就让你一尸两命!”这话把韩氏给吓得立马就没了动静。
  
  可她这是在生孩子呢,有动静不怕,一没动静,外面凤瑾元心里就没底了,不由得喊了声:“有没有什么事?”
  
  黄泉更烦了,扭头便回了句:“外头的也消停点儿!”外头随即安静下来。
  
  凤羽珩挑着唇看了韩氏一眼,一脸的轻蔑,但还是亲自动手按向韩氏的肚子,又把了脉,再看看宫口开到什么程度,最后,目光在韩氏身下停了下来,眉心微拧。
  
  “果然。”她轻声道,“宫颈停止扩张,胎儿停止继续下降刺激宫缩,必须剖腹。”
  
  “剖什么?”韩氏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置信地又问了一句,“你刚刚说,剖什么?”
  
  凤羽珩没答,到是那松康说了话,“剖腹,腹是什么懂吗?就是你的肚子,把你的肚子给打开,再把孩子拿出来。”
  
  这松康的一手医术就是专门依靠人体拆解试验逐步精湛起来的,虽说跟了凤羽珩之后就不再残害活人,但多年以来身上累积的杀气却不是一天半天就能消退的。从松康嘴里说出这样的话,再配上他那一身腾腾戾气,直听得韩氏止不住地打起哆嗦。
  
  她将目光投向凤羽珩,满心期待凤羽珩能给她一个不一样的说法,能告诉她刚才那人是吓唬人的。可惜,凤羽珩正冲着她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道:“松康说得没错,就是要把你的肚子剖开,然后再把孩子给取出来。至于你的死活……”她冷笑一声,“父亲说了,他只要孩子。”
  
  “什么?”韩氏大惊,当下也顾不上疼痛和虚弱,大声地道:“他怎么可以这样?”一声厮出声,体力也消耗一空,人眼瞅着就要昏迷,却还是撑着最后一点力气挤出一句话来:“那就留着孩子让他养着!凤瑾元,这就是报应!”
  
  凤羽珩几乎失笑,两个人半斤对八两,就不要谈谁报应谁了好吗?
  
  她再不多等,示意松康帮忙把韩氏整个儿人给翻转过来,还在肚子下面给她垫了一只大枕头,以便让脊背呈弯曲状。
  
  扯动间,巨大的疼痛把韩氏从昏迷的边缘又给拉了回来,这种死不了又活不下去的感觉让韩氏几乎痛不欲生,可随即到来的巨痛又让她产生了一种已上断头台的错觉。
  
  是凤羽珩在她脊椎骨上打麻醉针了,这种穿刺性的麻药打法最是让人疼痛难忍,松康明知这是麻醉针,可还是有点分不清楚韩氏到底是疼昏过去的还是被麻醉过去的。
  
  黄泉留在屏风外守着,而里面,凤羽珩开始为韩氏实施起剖腹产手术。
  
  松康熟练地给凤羽珩打下手,也再一次见识到了凤羽珩这种精湛又骇人的医术。凤羽珩的手术一边进行一边给他讲解,她不求松康一次就能学会,但至少这也是一个初次接触与认识的机会,她相信以松康的资质,最多三次,这人便可以自行操纵这种手术了。
  
  说起来,凤羽珩也不是专职的妇产科大夫,她甚至在前世所接触到的病人多半都是男子。不过医学都是相通的,更何况她在上学的时候就跟着老师在妇产科实习过半年多时间,剖腹产手术做为妇产科最基本的科目,接触还是不少的。
  
  当然,会做手术却并不代表也能保住韩氏的命,凤羽珩有把握救人,凭的是前一世的经验累积,但在没有心率监听等先进医疗的辅助下,她还是不太放心松康独自进行这种全麻性的大手术。
  
  这次手术时间并不长,从麻醉药打下去,再到孩子的第一声啼哭,即便凤羽珩谨慎再谨慎,也才用了两柱香不到的时间。她偷偷看过空间里的挂钟,二十四分钟。
  
  孩子的啼哭惹来外屋凤瑾元的一阵欢呼,此时于他来说,孩子生下就好,至于孩子的娘,是死是活已经不重要了。反到是粉黛的声音扬了起来,是在问:“姨娘怎么样?有没有事?”
  
  凤羽珩听着烦,一边缝合一边开口跟黄泉说:“告诉他们,母子平安。”
  
  黄泉立即把这话传了出去,同时也把孩子交给了等在外头的稳婆去处理,自己又急匆匆地回到里屋来。
  
  凤羽珩的缝合技术很高,动作十分快,但她一边缝着一边还是在想,一定要培养一些能够配合她进行手术的人,最起码缝合这些事就可以交给助手来完成,不需要占用她的时间。这种高效率或许现在不太能体现出来,可她早晚有一天是要陪着玄天冥一起上战场的,到时候争分夺秒地救人,助手给不给力就能看出差距了。
  
  终于,最后一针缝完,她站起身来,长出一口气,松康很是上道地拿了帕子给她擦汗。凤羽珩问他:“先后顺序和要领,你记下了几成?”
  
  松康想了想,保守地说:“九成。”
  
  凤羽珩点头,她了解松康,对方说九成,那基本就是十成。不得不再次感叹这人的医学天份,这要放在二十一世纪,只怕成就要高过她数倍。
  
  “记下就好。”她平静地说:“虽然不建议你主攻千金一科,但本郡主的徒弟,我还是希望你能多学一些。”
  
  松康激动地搓着手,不住地点头,同时也问凤羽珩:“师父就快要回大营去了,我……能不能跟着?”
  
  “能。”凤羽珩很直接地道:“不但到大营要跟着,将来我与殿下出征,你也得一同随军,可愿意?”
  
  “愿意!”松康想都没想地大声应下来,“师父去哪我就去哪!”
  
  她淡淡一笑没再多说,只吩咐忘川:“叫两个丫鬟进来吧。”
  
  很快便有两个丫鬟走了进来,凤羽珩将一些术后护理知识讲给她们听,再告诉她们韩氏不出半个时辰就会清来,待确认两个丫头都记下了,这才转身带着松康走出里间。
  
  谁知,才跨到外屋一步,听到的第一句话竟是凤瑾元的一声质疑——“这孩子怎生得这样黑?”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