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04章 让本郡主跟你叫嫂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按说新生儿普遍体黄,一般也看不太出来是黑是白,但若肤色过重,还是瞅得出一些端倪的。
  
  凤瑾元现在就盯着稳婆手里的新生男婴,越看越皱眉,待凤羽珩出来之后他更是直接了当地问她:“这就是韩氏生的孩子?”
  
  凤羽珩失笑,“怎么,自己儿子都不认了?”
  
  凤瑾元一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孩子为什么这么黑?”
  
  关于孩子是黑是白这个问题,凤羽珩早就有心理准备,甚至她的心理准备还在这孩子出生之前。
  
  当初严冬,韩氏胆大包天去借了个种,殊不知,那戏班子的月老板平日里大白上得多了,白腻子底下却是个黑胎。只不过他平日里上台唱戏白漆上得重,再加上即便是下了台,妆也不会全卸,生活中也习惯了拍几层厚粉。因为他是戏子,人们便也不会觉得有多奇怪,常年的假面下来,便导致了韩氏根本就不知道那月老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是黑是白,是忠是奸。
  
  当然,他也不是黑得出奇,只是相对一般人来讲,肤色确实是暗了些,可偏偏凤瑾元这人白白净净的,是个典型的白面书生,韩氏也是个白里透着粉的美人,要说他俩结合,除非基因突变,否则是万万生不出一个小黑孩儿来。
  
  但世事难料,中间就插了个戏子。
  
  凤羽珩早在收留落水被救的想容之后,就着人调查过,那戏子本来面貌没逃得过班走的眼睛。所以她一直在等,也在赌,就赌这孩子有百分之五十的机率像父亲,先从根本上给凤瑾元一个打击再说。
  
  如今,一切如她所愿,孩子生了个黑乎乎的孩子,虽然长得好看,但跟凤瑾元却没有半分联像。凤瑾元拧着眉瞅着那孩子就是各种纠结,问了凤羽珩是什么原因,凤羽珩也不好好回答,反到是跟着他一起疑惑起来:“是啊,真是奇怪,父亲跟韩姨娘都是白肤之人,怎的这个弟弟这样黑呢?”一边说一边瞄了安氏一眼,然后又道:“这还真是怪了,女儿自小就学医,还真没听说过两个肤白之人会生下个黑孩子。”
  
  安氏心领神会,明白这是凤羽珩在给她创造机会呢,立马就帮起腔来:“不只黑,你们看这孩子的眼神,怎的这样小?老爷和韩妹妹可都是大眼睛,这孩子却生了双标准的丹凤眼,真是奇怪。”
  
  安氏这么一说,众人的视线又都向那孩子的眼睛投了去。这么一瞅,这孩子还真是一双丹凤眼,那双眼睛细长,凤勾外翘,眼稍延伸到太阳穴附近,好看是好看,但跟凤瑾元和韩氏却真真是一个都靠不上相像。
  
  粉黛有些慌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慌什么,几乎就是下意识地冲上前去,拨开人群,把那孩子一把抱在怀里,护得死死的,同时大声道:“谁也不许碰我弟弟!你们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这孩子才这么小,能看出什么黑白和长相?安氏,莫要妖言惑众,否则父亲不会放过你!”
  
  安氏看起来有些害怕,后退了两步看向凤瑾元:“这孩子生得黑,可是老爷说的呀!”
  
  凤瑾元闷哼一声,看了看孩子,又看了眼粉黛,正想要说什么,粉黛却又道:“女儿已经派人通知了黎王府,想必明日一早,五殿下就会派人来送贺礼了。”
  
  送不送贺礼的,凤瑾元到没怎么上心,但粉黛的话他却听得懂,那是在提醒他,有五皇子在背后,这个孩子只要她凤粉黛认,凤家就必须得跟着一起认。现在他是没地位的人,比不上一个与当朝皇子有了婚约的未来正妃。
  
  凤瑾元心头发凉,却还是说了句:“粉黛说得对,这孩子才刚出生,能看出什么。”
  
  凤羽珩笑了笑,开口道:“的确。不过眼下还有个事情想跟父亲问问该如何处置。”
  
  “恩?”凤瑾元眉心一皱,直觉告诉他,能让凤羽珩提起的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但对方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说,他又不得不问问,于是只能问她:“什么事?”
  
  凤羽珩指了指粉黛护在怀里的孩子说:“之前稳婆和大夫也都提起过,韩姨娘这孩子不是足月生的,但我们从去年底父亲离京之日算起,到现在,孩子其实是足月的。”
  
  凤瑾元愣了愣,这才记起之前的确是有稳婆说过什么不足月的话,当时他光想着孩子能不能顺利出生,把这个事儿就给岔了过去,如今凤羽珩这么一提到是又想了起来,于是赶紧又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凤羽珩耸耸肩:“我个人到是没什么意思,只是今日来时,在府门口看到个人鬼鬼祟祟的正往里面张望,抓住问了一下,那人竟然招认说是给韩姨娘诊脉的大夫,他不但负责给韩姨娘诊脉,前些日子还给了韩姨娘一副催产的药……”
  
  “你住口!”粉黛突然又大叫起来,情绪比之前还要更加激动,要不是怀里抱着孩子,只怕她都要扑上来跟凤羽珩拼命。即便是有孩子在,还是管不住腿脚,情急之下抬了脚就要往凤羽珩身上踹。
  
  凤瑾元这回到是聪明了,抬手就把粉黛那脚给挡了下来,瞪着眼怒声道:“你干什么?成何体统!”
  
  粉黛被气急了,大声道:“父亲没听到她在那儿含血喷人吗?我踹她一脚怎么了?我也是皇子正妃,她也是皇子正妃,从殿下们那边儿论,将来她还得管我叫声嫂子,我踹她一脚怎么了?”
  
  此时此刻,凤瑾元真想到黎王府去问问,那五皇子到底是怎么看上这个白痴丫头的?还非她不娶了,不但散了府里所有女人,现在连正妃之位都许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所有人都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粉黛,程君美气极反乐,咯咯咯地笑了一阵,然后突然停下来,冷声道:“四小姐别忘了,你这个所谓的弟妹,可是圣上亲封的从一品郡主,有府邸,有封地,那是靠着自己实打实的功绩一点一点拼出来的,你哪来的自信去踹人家?”
  
  粉黛脸色泛白,这个道理她当然懂,可是懂归懂,事情逼到这个份儿上,她若不逞这个强这样子说,都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事到如今,她再傻也能想得出韩氏的这个孩子是有猫腻的了,但这话别人能说,她可不能说,她必须得找个机会跟韩氏好好问问才能再做打算。
  
  抱着孩子的粉黛有些发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的,不太敢看凤羽珩的目光,躲躲闪闪的,到是有些心虚的样子被凤瑾元瞧在眼里。
  
  凤羽珩挑着唇,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再开口,却是在埋怨粉黛不知好歹:“本郡主不过是想为韩姨娘出口气,毕竟有人竟胆敢给凤家女眷下药,这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定要明查。否则,昨日害韩氏,明日害的,可就是四妹妹怀里抱着的那个孩子。”
  
  程君曼立即把话接了过来:“没错,这事凤家绝不姑息。”说着,半转了头跟身边丫鬟说:“去,带着二小姐抓住的人到府衙报官,就说有人毒害凤家女眷。”
  
  那下人看都没看凤瑾元,答应一声就去了。凤瑾元本不想把这事闹大,可程君曼发了话,他知道,拦也是拦不住的。隐约觉得这里面八成有事,而且还是什么好事,他心里烦躁,越看那孩子越觉得别扭,干脆不干,抬步就要走。可这脚步刚抬起来,还没等着地呢,左腕却突然被一只像似铁钳一样的手死死抓了住。冰冷无情,紧得几乎要将他腕骨拧断一般。
  
  凤瑾元吓了一跳,猛地回头去看,就见凤羽珩正瞪着眼向他看来,同时说:“父亲,孩子我给你救回来了,女人的命我也给你保下了,下面咱们到书房去,把今儿这筹码好好清算一下。”
  
  凤瑾元想起之前那档子事,他想赖帐,可凤羽珩却已经拉着他往外走。快到中秋的天气已经有点儿微凉,他额上渐了冷汗,被风一吹,隐隐的就有些头痛。
  
  新府很小,凤瑾元的书院也不能像从前松园那样气派,院落面积缩小了一半不止,房间也只有一间。
  
  凤羽珩是头一次来,不过引路的下人却一点都不敢怠慢,一直把人带到房门前,然后伸手一推,待凤羽珩拉着凤瑾元进了去,这才又把房带上。黄泉双臂环在身前就在门口站着,那下人瞅了她一眼,低着头离开了。
  
  进了屋的凤羽珩这才松开凤瑾元的手腕,犹自往椅子上一坐,开口道:“既然不给我交待,那便让我来猜猜吧。父亲,那千周的长公主康颐处心积虑地嫁进凤府来,不只是为了想与您合谋推三皇子上位,继而拿回北界三省那样简单吧?”
  
  凤瑾元一哆嗦,没吱声。
  
  凤羽珩又道:“康颐自己嫁过来不行,还给你送了个丫头,并且不养在府里,这便相当于是千周在你这里下的双重保险。康颐若出事,至少还有个小景,小景若出事,康颐也能提前知晓。这样算来,小景肯定不是一般的丫鬟,但她究竟是什么身份咱们暂且不论,父亲,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手里……是不是握着什么千周想要的东西?”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