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08章 好戏登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说是戏就是戏,没有别的理解,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随着凤羽珩先前话一出,就见府门外一伙戏班子在白泽的亲自引领下走了进来,那为首之人一脸俊俏模样,皮肤却是黝黑,与那俊俏面庞和长长挑起的丹凤眼着实不搭。
  
  玄天冥朝凤羽珩这边看了一眼,二人对视,同时泛起了抹笑来。
  
  是啊,办喜事就要唱戏,玄天冥居然请了这个戏班子到凤府来,真真儿的是好戏一场。
  
  凤家如今的府邸比较小,不可能再像从前的凤府那般还有专门的戏园子和戏台,所以这伙人一进来,立即就有下人在这当前院儿收拾出来一片空间,几张桌子也配合地往两边挪了挪,就听白泽道:“有喜事当然就得有戏听,咱们御王殿下特地请了这个戏班子入府来给这喜宴助助兴。”
  
  有人喝得多了些,扬声问道:“这是哪个班子啊?是齐家班还是赵家班?”
  
  白泽摇头,“也不是什么有名的班子,听说他们在京城都没有实在的落脚地儿呢。”
  
  众人不解:“这样的戏班子还劳九殿下亲自去请?凤家如今虽非官眷,但好歹有郡主在,这样的戏班子是不是有点儿上不得台面儿啊?”
  
  白泽摊摊手,一脸无耐地道:“也是没办法,毕竟这喜事是为凤先生添丁而办,听闻那位生下新丁的妾室很是喜欢这个戏班子,在怀着身子期间就将他们请入府中来唱堂会,一住就是一个多月啊!”
  
  “哦!”众点头,“原来是这样。投其所好,御王殿下做得对。”
  
  不过又有人问了:“前头站着的那位小哥可是台柱子?瞅这模样到是甚好,怎的出来唱戏也不上个油彩?这么素面朝天的就来了?”
  
  那人一边说一边指去,所指之人不是别个,正是这戏班的台柱月老板。这人垂首立在白泽身后,一腔苦水无处可诉。
  
  他可是头一回以这般面目见人,母亲给他生了一俊俏惹人的五官,却偏偏让他这肤色承袭了父亲,黝黑难看,让他嫌弃不已。平日里都涂脂抹粉才肯见人,而所见之人也习惯了一个戏子脂粉气重,并不觉有他,这冷不丁的让他就这样顶着本来面目示人,这月老板全身都不自在。
  
  更何况,今日来的地方他直到刚刚才知道,居然是凤府!
  
  这凤家新搬了宅子,搬到哪里他还未来得及去打听,突然就有人出了大价钱请他们唱堂会。他也没多想就跟着来了,这在府门外头还好,突然一进来,一看到凤瑾元,这究竟是什么地方立马就明白过来了。且听刚刚那些对话,这场戏还是唱给那个新添的男婴的?
  
  月老板暗里心慌,突然就明白过来,这一切其实并不是偶尔,他与韩氏的事情也并不是滴水不漏。背后有一双眼睛已然将这一切看得明明白白,今日这一出,想必是有意安排,是福是祸就得看他的造化了。
  
  人们的议论还在继续,对于月老板没上油彩这件事,白泽给出的解释是:“要看就看最真实的,唱的本身就是戏了,还戴着副面具就显得太没诚意。”
  
  他这话说得完全没有道理可言,唱戏不戴面具,那唱的到底是自己还是戏中之人?可这话人们只敢在心里腹诽可不敢说出口来,白泽就代表玄天冥,他的意思自然就是玄天冥的意思。在这大顺朝妄想跟九皇子讲道理,那不是饱了撑的就是不想活了。
  
  于是人们将这一页掀了过去,开始催促着赶紧唱戏。
  
  而今日御王殿下和济安郡主心情甚好,不但乐呵呵地跟着人们一起起哄,济安郡主更是扬声道:“既是唱堂会,那就可以由着咱们来点戏,不如你们就唱一出……《养恩》吧!”
  
  此言一出,满院子人都怔了下,纷纷向凤羽行看过来,皆不明白她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养恩》是一出戏,说的是一个孩子跟着养父过了十几年,他的生父又找上门来,这孩子就在生父和养父之间开纠结了,不知道该跟谁一起过。
  
  今日凤府是贺添丁之喜,凤羽珩却点名要听《养恩》,凤瑾元面上就有些挂不住了。可是现在玄天冥在场,他是几次冲动涌起来想要指责,却又生生地吞了回去。
  
  凤羽珩却是理都没理他,只顾催着那月老板道:“赶紧的,这天都快黑起来了,你唱罢这一出,就该让奶娘把孩子抱出来给大伙瞅瞅了。”
  
  那月老板一听说孩子要抱出来,心中不由得有些动容。他当初帮了韩氏那一把,虽说也有他自己的私心在,也是觊觎韩氏的那副媚态。但如今孩子都生下来了,到底血脉相连,说他不想看一眼那是假的。更何况,他还指望着用这事儿再从韩氏那里套些银子出来。
  
  一出《养恩》,就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唱起,用没化油彩的脸来唱戏,让人们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好在这月老板嗓子是真不错,渐渐地人们便也听出瘾头来。
  
  凤粉黛死盯着那唱戏之人,手里的帕子几乎就要被她给撕碎了。陪在她身边没走的五皇子看了一眼,不解地问:“你是不是不舒服?若是不舒服就回去歇着,左右这里人多,不会有人介意是不是少了一个。”
  
  粉黛像是没听到他的话,理都没理,依然死盯着那个戏子,脑子里交替而来的两张脸,一会儿是这月老板,一会儿又是韩氏昨晚生下来的孩子。
  
  同样黝黑的皮肤,几乎一模一样的丹凤眼,她的心扑扑地跳了起来,几乎就要蹿到嗓子眼儿。额上的汗也一点都不吝啬地滴了下来,她始终记得当初凤瑾元刚刚离京韩氏就请了这个戏班子入府,始终记得那时候她只是信口胡绉地说韩氏有了身孕。可就在这戏班子离开凤府之后,又过了不出一月,韩氏就真的怀上了。她年纪小,对很多事情都不懂,但这一年半载的到也比从前知晓了更多的事,女子若真害喜,有孕一月后就该开始了,何以韩氏过去了两个多月才有感觉?
  
  粉黛越想越不对劲,脸色越来越白,玄天琰在边上看着不免着了急,伸手扶了她一把道:“回去吧,我送你。”
  
  粉黛几乎是被玄天琰强行给拉回院子去的,她如今依然和韩氏住在一起,玄天琰送到院门口就没再进去,只嘱咐粉黛说:“保重身子,别的事情且莫多想,你就当现在是暂住凤家便好,以后嫁到黎王府,就没这些个烦心的事儿了。”
  
  他到是好意,可惜,粉黛现在脑子发懵,根本也没听进去他说的是什么,只顾着往院子里冲,进的却是韩氏的房间。
  
  而此时,前院儿的戏还在唱着,《养恩》是一出长戏,没个半个时辰是唱不完的。凤羽珩拿了只鸡翅膀慢慢啃着,想容坐在她身边,眼睛死盯着已经安氏那里。
  
  安氏此时已然走到凤瑾元身后,像是在跟他说着什么,可惜离得太远,她听不到。
  
  凤羽珩却是精通唇语,把安氏和凤瑾元的对话看了个明明白白,那二人正在说——
  
  “老爷,没想到九殿下今日能把这个戏班子请来,虽然他们名气不响,但唱得可是真的好。当初老爷离京往北界去镇灾,韩妹妹就请了他们进府唱堂会,可惜,妾身没福份,也没怎么听。”
  
  凤瑾元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一定的程度,冲口就问:“这戏班子是什么时候入的凤府?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安氏再道:“老爷才走没几天就入府了,住了月余才离开。”
  
  凤瑾元气脉有些急,一张脸憋得通红,而安氏却已经离了开,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着。
  
  想容着急,扯着凤羽珩的袖子问:“二姐姐,你知道姨娘在跟父亲说什么吗?”
  
  凤羽珩淡笑道:“你姨娘在给你出气呢,她告诉凤瑾元当初这戏班子进凤府和出凤府的时候。”一边说一边朝凤瑾元呶了呶嘴:“你看他现在那面色,再看看那月老板的肤色长相,咱们这位父亲有的时候是脑子不太够用,但也不是真的傻,甚至在某些地方还算是精明的,你觉得,他就不会起疑吗?”
  
  想容也是恨那韩氏恨得紧,不只把她推下水那样的仇,单是那韩氏如此不守妇道,也是让她不能容忍的。可她还是担心自己的姨娘,不由得呢喃道:“姨娘是为我出气,可我就怕父亲把火也发到她的身上。”
  
  凤羽珩失笑,“你怕什么?凤瑾元如今不过是个喂马的贱民,他就算要发火又能如何?草菅人命?他现在可没那个权利。等着看吧,好戏还在后头呢。”
  
  说话间,已经有个嬷嬷跑到前院儿来,愣愣地问了凤瑾元一句:“老爷,小少爷那边已经包裹好了,这就可以抱出来。”她只是得了吩咐一会儿要抱小少爷出来给大家看看,还当这是喜事,再加上这嬷嬷嗓子粗,嗓门儿亮,这一句话几乎好几桌的人都听了见。
  
  凤瑾元是想拦也拦不住,再加上有人立即嚷着要看孩子,没办法,便只能由着那嬷嬷把孩子抱到前院儿来。
  
  按说孩子才刚出生一天,就算抱出来也不过就是意思意思,走个过场再抱走就行了,谁也不会真的围上前去看。
  
  可这些人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受人鼓动,竟然一个个儿的都站起身来往前围了去,皆伸长了脖子去打量。不多时,就听有个疑惑的声音高扬起来:“这孩子小脸儿可真黑,半点不像凤大人的白净,简直跟那戏的黑戏子有一比了!”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