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10章 两个消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粉黛要杀死新婴,凤瑾元听到的一瞬间,一动没动,他在想着,再拖一会儿,只要能再拖一会儿粉黛就可以把那个孩子给杀死了!只有那孩子死了才能一了百了,只要那孩子死了,他就有把握找出一百种理由来把这件事情给掩盖过去。然后等这阵风声过了,再偷偷的处置了韩氏,他就说么,还是这四女儿最贴心。
  
  凤瑾元像魔怔了一样地展开一连串的幻想,人就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就好像这个消息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是他不动,别人却动了,那些来赴宴的官员全都站了起来,玄天歌以公主身份带着几个姐妹怒气冲冲地就往韩氏的院子那边走。
  
  玄天冥也站了起来,走到这边,拉过他家媳妇儿的小手“跟上!”走了两步,还不忘回头提醒凤瑾元:“还坐着干什么?凤家要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闹出命案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
  
  凤瑾元一激灵,下意识地就站起身跟在玄天冥和凤羽珩的后面,两只脚完全不听他的使唤,就是跟着往前走,哪怕他心里极不愿意去管这档子事儿。
  
  他们这一走,那些大臣们便也跟着过去看热闹,小小的新凤府一下子拥挤不堪。
  
  而此时,韩氏的院子里,粉黛正面目狰狞地抓着那婴孩的襁褓高举过头,那孩子哭得声嘶力竭,五皇子玄天琰一边半揽着粉黛一边也伸手去抓孩子,这才控制住让那孩子没有被扔出去摔死。
  
  可粉黛是真气急了,发起狠来力气也是太大,纵是五皇子和几个丫鬟一起拽着还是止不住她的挣扎。韩氏躺在床榻上不能动,可还是半撑着身子想要起来,大张着口,却不知该说什么。
  
  这孩子生成这副模样她已经快要吓死了,直到今日她才明白,为何这件事情明明当初就有机会被揭穿,想容和凤羽珩却忍了这么久,原来是这样。
  
  韩氏的心都快死了,她觉得就算是十个自己捆绑在一起,也算计不过半个凤羽珩。可她从前偏偏就脑抽,就觉得自己跟粉黛联手便可以得一份先机,结果,她的脑子不够用,粉黛更不够用。这种时候不知道帮着隐瞒,居然还在这儿闹了起来。这事儿闹成这样,还有办法补救吗?
  
  韩氏几乎就看到了自己的死期。
  
  很快地,外头便有人依次走了进来。先是舞阳公主玄天歌,紧接着是几个女孩子,再然后就是玄天冥和凤羽珩,随即凤瑾元,甚至连七皇子玄天华都来了。
  
  韩氏没有力气再支撑身体,一下就跌回到床榻上。肚子上的刀口生疼,她感觉像是要被撕开了一样。
  
  粉黛还在不停地大叫:“你放手!让我摔死他!我一定要摔死这个孽障!”
  
  玄天琰本还想再劝两句,可一看这么多人都进了屋,知道再说什么也没用了。他松开手,退后了几步,面色沉冷下来,决定不管。
  
  没了他的牵制,那些下人根本也挣不过粉黛,眼瞅着她就摆脱了所有人的控制获得自由,眼瞅着那孩子已经从她手里脱手,狠狠地往地上摔了去。就在这时,只见人群里突然有个人疾冲过来,仰面往粉黛身前的地面上一倒,再把双臂张开,那孩子就稳稳地落进了他的怀里。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大家都吓了一跳,就连凤羽珩都带着几分错愕,就听玄天冥在身边悠哉地说:“这人到是比凤瑾元更适合当父亲。”
  
  这话被很多人听了去,人们这才注意到,那个躺到了地上接住孩子的人,正是那个唱戏的月老板。
  
  那月老板愣愣地抱着孩子,还保持着趴在地上的姿势,粉黛被他吓傻了,愣在那里不知所措,幸得五皇子上前扶了她一把,把这人生生拽了开。
  
  粉黛口中还在不停呢喃:“贱种!为什么不摔死他?”
  
  五皇子在她耳边小声提醒:“你再这么闹下去,你姨娘的命也保不住了。”
  
  谁成想,不提韩氏还好,一提到韩氏,粉黛的情绪更加激动“这个孩子是贱种,韩氏就是贱人!只有贱人才能生得出这样的贱种!她们两个都该死,一个都不能留着!”
  
  事已至此,关于这个孩子到底该姓甚名谁再清楚不过,凤瑾元纵是再想为自己找回脸面,也是一点借口都寻不到了。他面上寒意浮起,大步走到韩氏榻边,也不管她是不是刚生过孩子,一把就给拽起来,狠命地摔到地上!
  
  韩氏刚好摔到孩子旁边,那月老板却像见了瘟神一般迅速爬起来躲得远远。
  
  韩氏一点力气也没有,下身又开始流血,肚子上的刀口也撑开了,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可凤瑾元根本不解气,他左右瞅瞅,发现没什么可用的家伙,干脆就转向凤羽珩,朝她伸手道:“借你的鞭子一用!”
  
  凤羽珩很大方地把鞭子从袖子里掏了出来,凤瑾元一拿到手,想都不想,猛地就往韩氏身上抽了去。鞭子上的倒刺刮得韩氏血肉模糊,凤瑾元却直到这时才体会到为什么他这二女儿如此喜欢抽人,竟是这般解气。
  
  他一口气抽了十鞭子下去,韩氏已经被抽得奄奄一息,他自己的胳膊也快要累得抬不起来了。凤瑾元就纳了闷了,这鞭子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可用起来怎么这么沉?他使起来尚且费劲,凤羽珩那小细胳膊到底是怎么挥舞生风的?
  
  眼见他这也抽得差不多了,有官员提出意见来:“这件事情应该交由官府查办,包括这个戏子,都要一并送到府衙去。”
  
  京兆尹许竟源也在今日宴席之列,一听这话立马上前,连同他带来的几名随侍官差一起将那月老板扣押,韩氏也给架了起来,只是对那个不停啼哭的婴儿就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凤瑾元一看京兆尹居然把衙门的官差都给带来了,他便又开始琢磨起今日之事定是有人提前策划好,一切都是有准备的。
  
  可再有人故意策划又如何?若他的妾室自己不干出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来,人家再怎么策划也是没用的。
  
  这个孩子的归属成了问题,才刚出生的孩子总不能一起去牢里,一时间,人们都没了主意,不知怎么办好。
  
  这时,一直未曾发表意见的七皇子玄天华开了口,把这个孩子问题给做了定论,他说“孩子刚刚出生,送到哪里去都不合适。凤家既然已经请好了奶娘,那就别再烦劳他处了,留在凤家吧!”
  
  “什么?不行!”凤瑾元下意识地就发出抗议,这抗议声中还带着满满的愤怒。
  
  玄天华看了他一眼,依然是那一派云淡风轻之气,却是在用一种不容质疑的声音同他说:“凤先生这是对本王的决定表示不满?”
  
  他这话说完,许是怕他太没有力度,玄天冥突然朝着凤瑾元伸出手去,指了指他手里的鞭子,勾勾手指:“还回来。”
  
  凤瑾元对九皇子的服从几乎是无条件的、不受控制的,人家手指一勾,他立即就把鞭子给送还回去。鞭子一到玄天冥的手,就见他突然挥扬起来猛地往地面上一抽,“啪”地一声,青砖地面上生生地被他给抽开一条裂痕。“刚刚七哥的决定,本王是赞同的。”他撇了凤瑾元一眼,“你还有什么意见?”
  
  凤瑾元张了张口,到了嘴边儿的话就没说出去。可是他心里窝着火,这股火气没处发,就化为郁结之血,猛地一下袭涌上来。他压制不住,喷腔而出。
  
  这一大口血吐出来,凤瑾元直接晕倒。
  
  “你家老爷晕倒了,快去请大夫。”玄天冥冷声吩咐,然后再扬声对一众官员道:“今日这喜宴就到此结束吧,有没吃饱的就到前院儿再吃点儿,有热心的,今后就多关注一下衙门对这起案件的判罚。凤家,啧啧,总是这么不让人省心。”
  
  他耸耸肩,再不多说什么,拉着凤羽珩转身就走。
  
  凤羽珩临走时,刚巧与姚氏擦肩而过,姚氏没看她,目光却是投向凤瑾元那边的。
  
  直到出了府门上了宫车,凤羽珩的神情都有着几分恍惚,玄天冥纳闷地问了句:“怎么了?”
  
  她摆摆手,皱着眉说:“没事,许是我多心了。”再顿了顿,又道:“可我怎么总觉得我母亲的神色有点不对劲呢?”
  
  玄天冥想了想,干脆跟白泽吩咐:“派人盯着姚夫人,有情况立即回报。”
  
  白泽点了点头,转身出了车厢去向暗卫发消息。可凤羽珩却还是觉得阵阵心慌,她以手抵住心口,整个儿人都靠在玄天冥身上。
  
  黄泉有些不放心,说道:“要不……小姐今晚干脆留在凤家吧!”
  
  凤羽珩摇头,“留了也没什么用。”
  
  玄天冥把人揽在怀里,一下一下地顺着她的发,轻轻地说:“没事,即便有事,那也是她自己的决定。既然管不了,那就给她做个靠山吧!”
  
  这一晚,关于凤家那边,有两个消息先后传回了御王府,第一个是“凤瑾元吐血病倒,姚夫人主动请命贴身侍候。”
  
  第二个是“不好了!姚夫人刺杀凤瑾元,一刀捅进了小腹,凤瑾元反击,也刺了姚夫人一刀”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