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14章 穿越身份被识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对于姚氏,fèng羽珩心理终归是有一些愧疚,她答应原主替之报仇,后在回京路上被fèng瑾元劫杀,与fèng府为敌的心便从那时起坚定起来。她其实很想与姚氏亲近,不为别的,单是这身体最本能的反应,以及姚氏那张与她前世妈妈一模一样的脸,就让她没有办法对这个女人无动于衷。
  
  可她到底是瞻前顾后了,树敌太多,fèng羽珩从不怕那些人与她为敌,却总担心人家曲线报复。她把子睿送到萧州,把姚氏固固地看在郡主府里,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却从不敢过于亲近,就是怕别有用心之人见她对母亲弟弟情深义重,再千方百计地对他们下手。
  
  可不亲近又有什么用呢她与他们到底是有着最亲近的血源关系,不管亲不亲近,事实都摆在那里。从上次姚氏中了离魂散时她就已经意识到了,可惜,却已经太晚。
  
  刻意的回避让姚氏的心与她逐渐疏离,做母亲的人最是心思细腻,特别是对自己的女儿,哪怕是有一丝一毫的变化都看得出来。原主性子再淡,对娘到是很亲的,她在不知不觉间露了马脚,直到今日方后知后觉。
  
  fèng羽珩握着姚氏的手,轻轻地说:“没死,不过也活得不痛快。娘亲很勇敢,那一刀扎在他的命根子上,男人的根本已经废了。”
  
  她用叙述式的语气道来,就像在讲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气氛轻松,甚至还挂着淡淡的笑。
  
  fèng羽珩昨日听班走提起过一件事,那天她在仙雅楼醉酒,回府的路上遇到刚从大营回来的玄天冥,玄天冥看到她那样子非常心疼,冲到郡主府去找姚氏帮她算帐了。玄天冥跟姚氏说了好多话,告诉姚氏她这一身功夫都是自己教的,他与她早在西北的大山里就认识,所以她现在会那么多厉害的武功并不意外。
  
  fèng羽珩想,原来姚氏回到fèng家,目的就是想要杀死fèng瑾元,她一定是想通了,想要为儿女讨回公道,报了那几年西北之仇。虽然中了这一刀险些丧命,但fèng羽珩心里还是高兴的,姚氏终于想通了,终于不再排斥她,甚至都不再纠结什么父不父亲的,自己提刀上阵剁了fèng瑾元这个不要脸的。那么从今往后,她们母女之间的隔阂,也就迎刃而解了吧
  
  她心里有些激动,再开口时,声音都带着几分急迫:“娘亲放心,阿珩已经把你治好了,咱们只需再养些时日就可以回到郡主府去,以后阿珩定会好好照顾娘亲,不会再让娘亲受到一丁点儿伤害。800”
  
  她从急迫,到柔声细语,说到后来,竟还带了些讨好的意味。这一刻,fèng羽珩的确是想讨好姚氏的,只要姚氏能好好的,不再去想那些真真假假,她就带着她好好的过日子,不过她人在哪,都会记得家里还有一个娘亲。
  
  fèng羽珩怀着满满的信心和热情看向姚氏,可是很快地,火一样的热情却在姚氏那冰冷又陌生的眼神中逐渐冷却下来。她在姚氏的眼中看到了疏离,看到了绝望,也看到了一种无可奈何。
  
  她有些害怕了,颤着声音问:“娘亲,你怎么了”
  
  姚氏终于把那样冰冷的目光从fèng羽珩身上收了回来,无神地望向床顶,半晌,终于开了口,冷冷地道:“谢谢你的好意,我不回郡主府了,现在我的父亲回到京城,我与他一并住着就好。我没本事为自己的女儿报仇,也不想再拖累你。你是个做大事的人,没有我,你可以活得更自在。”
  
  fèng羽珩的手猛地一哆嗦,一阵深深的寒意从头至脚蔓延开来,冻得她牙齿都在打颤。
  
  “娘亲,你在说什么女儿听不懂。”
  
  姚氏再次看向她,微皱起眉来,到看得十分认真。可看到最后还是摇了头,轻轻苦叹,“我的女儿死了。”
  
  fèng羽珩几乎疯了一样地大叫起来“没有我就是你的女儿我就是你的女儿啊”一边说一边用手去摸自己的脸,又把额前的碎发全部撩开,再指着自己的脸不停地跟姚氏说:“你看看,你好好看看,哪里不一样你为什么总说我不是你的女儿我就是阿珩啊货真价实,如假包换”她说到最后几乎声嘶力竭:“妈妈,你为什么就不认我,为什么就不认我啊呜”
  
  头一次,在姚氏面前放声大哭,她说到最后的时候有一句失言,看着姚氏的脸,一声妈妈就叫了出来。姚氏原本还在她的示意下仔细去观察她的脸,甚至都有些恍惚,一模一样的容颜,这不是她的阿珩又是谁
  
  可这一声妈妈出口,迅速将姚氏的恍惚打散了去,她清醒的神智又恢复过来,立即摇了头道:“不是我是母亲,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自己不会认不出。虽然你与她一模一样,虽然你这身子的确就是她,但你终究不是我的阿珩。不过谢谢你替她活下去,也许她此时也正在替另外一个人活着,我现在若认了你,有一天我的阿珩如果再回来,她就没有母亲了。”
  
  已经濒临崩溃边缘的fèng羽珩猛地一下怔了住,就像被冰冷的水从头到脚浇过一遍,那股子寒意越来越重,重到她几乎站立不稳。
  
  终究是母女连心,姚氏,她是发现了什么吗
  
  同样的质疑曾经步聪也向她提出过,她最初也有些担心,可后来见识过俞千音的易容术之后,她便知道步聪的怀疑仅限于易容的层面,可是姚氏,却是透过这张脸皮透过这具身体,真正地看到了本质。
  
  她有些心慌,到底是心虚,突然一下被人如此清楚地拆穿,fèng羽珩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个话接下去。
  
  她踉跄地后退了两步,绊到了椅子,扑通一下摔到地上。姚氏眉眼间现了一丝不忍,可是fèng羽珩却明白,那种不忍不是对她,人家只是心疼这具身体,生怕她给弄坏了。
  
  眼泪大滴大滴地滑落下来,完全不受控制,心里那么多委屈无处倾诉,她想叫人去找姚显,只有她的爷爷才能理解她,才能不把她当成怪物。可黄泉昨晚也一夜没睡,被她打发去休息了,班走应该在附近,可她也早有吩咐在自己跟姚氏说话的时候,班走不可以现身。
  
  如今,孤身一人面对这个最根本的问题,fèng羽珩觉得那么无力,好像姚氏再多说两句她就必须得灵魂离体,把这具身体还给人家。她就像是一个偷了东西的小孩,站在东西的主人面前,接受着主人家的指责,一点狡辩的能力都没有。
  
  她就这么坐在地上不停地哭,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后来,许是姚氏心软了,主动开口跟她说了句:“你别这样,我不会说出去的。”
  
  fèng羽珩的脑神经又被狠狠地刺激了一下,突然就疼了起来,疼得她抱着头坐在地上开始打起哆嗦。
  
  姚氏问她:“你怎么了”
  
  她想说没事,可头疼得厉害,根本说不出话来。
  
  姚氏见惯了fèng羽珩强势的样子,从不认为她有一天也会生病,也会虚弱,也会这么的孤立无援。所以,她不觉得fèng羽珩是真的头疼,她以为fèng羽珩是装的,是故意做出样子给她来看,以博取同情。她的脸色更沉了几分,再次开口,冷声道:“我都说了不会揭穿你的,你还要怎样非得逼着我跟你演出一场母慈子孝的戏来吗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我不跟你问我的阿珩去哪儿了,我只求你,放过我吧。”
  
  fèng羽珩越听越心凉,越听越绝望,有一种崩溃汹涌而来,瞬间就压过了那生疼的脑神经。她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突然就抬起了头,直盯着姚氏大声道:“那你问啊你问我就告诉你我告诉你,真正的fèng羽珩死在西北荒山的乱葬堆里,那个破村子里有一男一女给她下了迷药,扔在乱葬堆里准备晚上再拖出来卖到醉花楼但他们万没想到,fèng羽珩的身体太弱,那点子本来不致命的迷药对她来说却是毒药,她被那夫妇二人给害死,临走了还要我给她报仇。”她冲着姚氏嘶吼着“你知道她要报的是什么仇吗不是那对夫妇,她是要我给她报fèng家的仇,她要我替她在fèng家这里讨回公道她最恨的是fèng家”
  
  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把这些话给说了出来,脑子里那根疼痛的神经又开始拼命的运转,她疼得眼泪不受控制地流,而床榻上躺着的姚氏却已经被这真相震惊得张大了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原主死去的真相,fèng羽珩第一次说出来,她本不想跟任何人说的,可姚氏这一关她过不去,她觉得如果不实话实话,这一关永远都过不去。可是说出来之后呢她头痛欲裂,实在也没心思去想以后该怎么办,可门外似乎有敲门声传来,一下一下,越来越急。
  
  她尽可能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去听,很快便听出来是子睿的声音,那孩子正在叫着“姐姐,你怎么啦姐姐是不是你在哭你快开开门,让我进去”
  
  那孩子也不知道喊了多久,后来,就听到“咣啷”一声,房门被人很暴力地踹了开,随即,一阵疾风直扑而来,一双有力又踏实的手臂把她给环抱住,有只熟悉的大掌在她头上不停地轻抚着。
  
  恍惚中,她听到玄天冥在说:“珩珩不怕,就算全天下的人都不认你,我认。”
  
  手机请访问: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