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15章 出了门的女儿,不能再进姚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玄天冥的到来似乎又给了凤羽珩生的希望,有些涣散的意识渐渐地被拉了回来,玄天冥的话音还在继续,依然在跟姚氏说:“从此以后,她不再是你的女儿,自生自灭,随你心意。”
  
  话落,身起,她整个儿人腾了空被他抱了起来,匆匆往屋外走去。
  
  凤羽珩身心疲惫,无力再去思考,便也没看见与玄天冥的脚步交错着进了屋的姚显和凤子睿二人。
  
  姚氏被玄天冥临走时扔下的那句话吓得不轻,正发愣地躺在那里不知所措,看到姚显来了,就像看到了主心骨,轻轻地抬了手想冲姚显招一下,却猛然间看到了姚显那双眼里迸射出的跟凤羽珩几乎一模一样的目光。就连子睿在看向她时,都满带着失望。
  
  那孩子这一次没有扑到母亲的身前,而是与姚显并齐而站,在离着床榻两步远的地方拧着眉心瞅着姚氏,半晌,终于开口道:“姐姐没日没夜的救你,没日没夜的守着你,可是你刚刚说了什么?别以为我没听见,母亲,你太让人心寒了。”他别过头,看向玄天冥二人远离的方向,倔强的抬起小手,抹去了滴下来的眼泪。
  
  姚氏下意识地摇着头,呢喃地说:“她不是你姐姐。”再看向姚显,努力地向他倾诉道:“她不是阿珩。”
  
  姚显当然知道那不是真正的凤家二女儿,可那是他孙女,失去一世又重新得来的孙女。要不是凤羽珩心里还挂念着这个娘,他真想把这女人给掐死算了!他的宝贝孙女前一世不明不白地死亡,这个仇无处可报,这一生可绝对不能再被人欺负喽!
  
  他指着姚氏,一字一句地道:“不管你认不认,我认!你若执意如此,干脆连我这个爹也别认算了。”
  
  姚氏一怔,突然很害怕地急声道:“不是,父亲,你们都被她蛊惑了,她真的不是阿珩啊!”
  
  “那又怎样?”姚显瞪大双眼看向她,狠狠地警告:“她就是我的外孙女,我姚显这辈子就只认这么一个外孙女,你,爱认不认。”他一甩袖,冷冰一声,再道:“我会在别处为你另置宅院,请好护院和下人。郡主府你不配住,而至于姚府,出了门的女儿,不能再进姚家!”
  
  姚氏似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突然就有一种恐惧匆匆来袭,她好像明白了什么,指着姚显说:“你也变了,你也不是?”她这话是疑问,并不肯定,因为姚显本身的性子与凤胤几乎如出一辙,就是对她冷了些。
  
  她说姚显变了,可姚显却告诉她:“所有人都变了,人不可能在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还保留着原本的心境。所有人都在成长,却只有你,一成不变。你……”
  
  他想再劝说两句,可又觉得跟古代这女人说什么都是废话。他这人本就跟天武一样,没那些个多愁善感,性子大气洒脱,让他对着躺在床上的一个病病歪歪的女人说话实在是一种煎熬。再说,他不是她真的爹,哪来那么些的亲情。
  
  姚显摆摆手,干脆地道:“你且先在这府上养养伤吧,养好了之后我会派人接你出去。如果凤瑾元要去府衙告你行刺,那谁也没办法,如果他不告,也是看在阿珩和九殿下的面子上。你记住,你终究是要靠着阿珩活着,别把自己的路都堵死了。”他说完,又看了眼子睿,问他:“你怎么说?回郡主府,还是留在这里,还是跟外公走?”
  
  子睿摇了摇头,“这仨个地方哪儿都不去,我去御王府,请姐姐派几个人送我回萧州。”
  
  姚显点点头,拉着子睿出去了。
  
  这房间里就只剩下姚氏一人,当然,暗处还有没撤走的暗卫,至少能保证她在凤家的安全。
  
  姚氏张着空洞的眼无意识地望着床顶,她就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相信她的话呢?这个阿珩真的不是她的女儿啊?真的不是啊!
  
  玄天冥抱着凤羽珩回到御王府,松康和黄泉二人也跟了回来,对于姚氏的所作所为,这二人虽然没亲眼看到,但也多少能猜出个大概。
  
  黄泉告诉松康:“姚夫人可是没良心呢,你不知道小姐待她多好,可她就是不知足。”
  
  松康本就不是什么善类,他也就是跟着凤羽珩才往正道上走了起来,如今看到凤羽珩被欺负成这样他就特别不理解:“师父她亲爹不好她都下得去手收拾,怎么换了亲娘就不行呢?要我说,这种娘就不应该要了,不如交给我把她大卸八块了去,还能练练医术。”
  
  黄泉听得直反胃,“你能不能别再提那种练医术的招儿了?要是让小姐听到,小心又要惩你。”黄泉瞪了松康一眼,转身走了。
  
  松康也知自己再想那些事情会被罚,便也没多说什么,自己到厨房那头找鸡鸭练手去了。
  
  而卧寝里,玄天冥凤羽珩二人就偎靠在床榻里,他没放手,一直把人揽在怀中,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在她额前分开,不停地揉按着两边的太阳穴以缓解她的头疼之症。
  
  凤羽珩这会儿到是好了些,可那股子害怕的感觉却依然还在。姚氏的话在她脑子里一遍一遍地回响着,就像控诉,诉她侵占了这具身体,并提醒着她,早晚有一天必须要再还回去。
  
  凤羽珩死抓着玄天冥的胳膊,整个儿人都在发抖。她突然就想到一件事情,于是开口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若是假的,你……”
  
  “是大山里给我治腿的那个丫头就行。”他耸耸肩,又道:“其实假的更好,若真是姚氏的那个女儿,我才不娶,那种爹和娘也生不出什么好闺女来。”他说着,捏了捏这丫头的脸逗她:“怎的?你反悔了?”
  
  “才不。”她往他怀里又缩了缩,头疼到是又好了些,于是仰头问他:“我们什么时候回大营?我想回大营了,我的新钢还炼着,钢器还造着,我怎么可以一直待在京里,这是不行的。”
  
  她面上带着乞求,又有着些许的讨好,看得玄天冥好一阵心疼。
  
  “你好好睡一觉,睡醒了我们就出发,好不好?”
  
  她点点头,想了想,又撒娇道:“那你把面具摘下来吧。”说话间,困意来袭,意识也有些模糊,嘴里嘟囊着:“颜值高就得起点实在的作用,用来催眠吧!”然后再抓了抓他的胳膊,“最好一觉醒来已经在去大营的路上,那才叫惊喜。”说完,沉沉睡去。
  
  玄天冥失笑,偏了头,朝着门口轻唤了一声:“白泽!”白泽立即推门而入,然后就听玄天冥吩咐道:“往宫里传消息,告诉老爷子,就说明日一早本王就带着济安郡主回大营了,京城这边就让他自己好好看着,实在看不明白,就让七哥费点心吧。”
  
  白泽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已经沉睡的凤羽珩,担忧地问了句:“王妃没事吧?”
  
  玄天冥说:“没事。”想了想,又道:“凤家那边还是多盯着点,那姚氏虽然没良心,但却不能让有心之人以此来威胁郡主。”
  
  “主子放心吧。”白泽脸色不太好看,憋了一会儿,没憋住,还是把内心想法说了出来:“依属下看,那女人不如死了,真是拖她闺女的后腿。”
  
  玄天冥摆摆手:“这样的话且莫再说了,她是死是活那是她的命,总不能脏了咱们的手,更不能堵了珩珩的心。你去吧!”
  
  白泽转身要走,却又想起一事,赶紧又道:“对了,主子,凤家小少爷来了,说是他想回萧州,请王妃派几个人送他一程。”
  
  玄天冥想了想,到是不反对,“这样也好,家里爹闹娘闹的,对他也没什么好处。你多派几名暗卫跟着,一定要确保他的安全。另外取一万两银票,以济安郡主的名义分发给那些受灾学子的家人。”
  
  白泽摸摸箅子,“主子为王妃想得还真是周到。”说完迅速后退几步,生怕玄天冥揍人,然后躬了躬身,一溜烟的出屋了。
  
  玄天冥摇头轻叹,“这些个人,真是越来越不怕他了啊!”
  
  他将怀里的丫头放回床榻里,调整好枕头,盖好被子,然后再抬起手,把面上的黄具面具给摘了去,就放在二人枕头中间,这才笑了笑,将小人儿一揽,脸贴着脸,安然入睡。
  
  这一觉睡的有点儿乱,凤羽珩想,也为什么会梦到娶媳妇儿?是她在娶还是玄天冥在娶?怎么鼓乐吹打大红绸子大红花全都挤到御王府里来了?还有人在不停地跟她说着恭喜恭喜。
  
  她试图问问旁人这到底闹的是哪一出,可却没有人肯回答她,人们只是个个挂着笑脸,面具一样。她一偏头,就看到玄天冥也穿了身大红袍,头戴红冠,没戴面具,眉心那朵紫莲映上这大红袍子,是越看越好看。可她心里就别扭了,自己还穿着里衣呢,明显是刚睡醒,玄天冥要跟谁结婚?
  
  她意识到这一定是个梦,强迫着自己从梦中醒来,一睁眼,就见玄天冥正睁着一双大眼睛瞅着她。面具没戴,额间莲花配着他还有些朦胧睡觉也显得懒散。
  
  她皱了皱眉,伸手就去掀被子,再往玄天冥身上瞅,直到确定他并没有穿红衣,这才放下心来。
  
  不由得长出一口气:“还好是做梦。”
  
  话刚说完,却突然间就听到有鼓乐声入了耳来,还有唢呐吹打,奏的是喜乐,欢腾非常。
  
  她腾地一下坐床榻上坐起,瞪着玄天冥开口就问:“你真要娶媳妇儿了?”
  
  猜你喜欢: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