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19章 葬了他们,就去报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让玄天冥试箭,是凤羽珩对自己所用之法最大限度的保证,她必须得让所有人知道,她所教授的方法是对的,只有人们完全相信,才能够最大限度地避免牺牲。/
  
  她冲着玄天冥点了点头,二人也不耽误时间,玄天冥立即下马往前跑了开,来来回回的跑,还划起圈来。
  
  凤羽珩从袖中掏出弓箭,自动忽视了人们看着她把那么一大张弓掏出来时抽动的嘴角,她拉弓搭箭,深吸一口气,瞄准玄天冥跑动的方向。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凤羽珩展示追踪箭法,虽然在大营的时候也见识过,但每一次看都有着与第一次一样的震惊。追踪,追着跑动的目标让箭支自行调整路线,听起来多么诡异,可偏偏就有人能够做到。曾经他们以为千周神射会的这一手,足以击杀他们这些以身法为傲的暗卫们,可如今他们有了济安郡主,她不仅也会追踪箭法,她甚至可以教给他们如何躲避追踪箭法!
  
  大顺的暗卫们心里都憋了股子劲儿,这一招真要学成了,千周的混蛋们,定要让你们为曾经的伤害付出血腥的代付!
  
  凤羽珩的弓已经拉至满弦,玄天冥的跑动也更快了起来,甚至已然运起轻功,身形翻飞,并向远处疾蹿了去!与此同时,就听一声弓鸣突起,凤羽珩放开主弦,箭支破空而去,带起空气中的一阵共鸣。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紧张地看着,只见那箭支呈曲线形奔着玄天冥逃窜的方向射了去,步步逼近,玄天冥往哪边跑它就往哪边追,不管是弯路还是回路,那箭就跟长了眼睛一样紧追不舍。
  
  终于,箭支逼近到三十步之内,玄天冥双耳微动,准确地判断计算好距离,原本疾动的身形突然间定格下来,就像一座雕像,一动不动。(
  
  人们倒吸了一口冷气,甚至有人已经将手捂至心口,这种紧张简直比大难临头还要来得更猛烈些。箭支很近了,如果玄天冥躲不过,那必然中箭,他们几乎不敢想像主帅再次中这追踪箭之后,西北大营还要如何继续下去。
  
  可就在这时,那原本直射向玄天冥的箭就在他定住身形之后,又往前奔了十几步,很快就减了势来。终于,在距其还有十步距离的地方落向地面。
  
  追踪箭法落了空。[]
  
  嘶!
  
  人们再次抽气,纷纷看向凤羽珩,震惊之余又带了叹服。
  
  另一边,玄天冥已经把落地的箭支减了回来,到了近前扬了扬,大声说:“你们可都看好本王适才是怎么做的了?”
  
  暗卫们纷纷点头,齐声道:“看好了!”
  
  “恩。”玄天冥说:“如今躲避之法已经由本王亲试过,事实证明是完全可行的,这就意味着,从今往后,千周神射将不再是我们的威胁。”他顿了顿,看了下暗卫们的振奋,又道:“这次我们也是猜测前面的兄弟八成是遇到了千周人,现在事不宜迟,咱们还得快快追上才是。”
  
  他说完,翻身上马,就想招呼大家继续前进,却在这时,就听到对面密林深处似有马蹄声传来。不快,马蹄还有些紊乱,就从刚刚玄天冥试剑的方向步步逼近,带了血腥之气。
  
  班走身形一动,率先到前方查探,再回来时,却是背着一个重伤昏迷的人,身后还跟着一匹跛脚的马。
  
  众人一愣,纷纷围上前去看,这一看之下不由大惊!原来受伤之人竟是被一箭穿胸,身前的箭尖儿都看得到,血流满了马背,不是红色,而是泛着黑。
  
  有一名暗卫叫了声:“这是老六!”
  
  凤羽珩不认得,她看向玄天冥,就见玄天冥亦是紧拧着眉,伸手按向那人的肩头,轻叫了声:“老六,醒醒。”
  
  班走在她身边小声说:“这是殿下身边的暗卫,负责保护小少爷到萧州的十个人之一。”
  
  凤羽珩心里“咯噔”一声,二话不说,赶紧伸手去搭那人的腕脉,却发现那人脉搏虚弱得几近没有,已经跟死人所差无几了。她又往心口处的箭伤看去,一股股的黑血依然不断发往外冒着,很显然,箭上有毒。
  
  玄天冥问她:“能救吗?”
  
  凤羽珩拧着眉,只说:“我试试。”然后伸手入袖,很快拿了副手术用的胶皮手套出来,戴上之后才往那伤口处按去。这一按之下,更多黑血流出来,伤者神经反射性地动了一下,人却还是没有醒来。她无奈地跟玄天冥说:“我可以动手术给他拔箭,也能止住血,但我解不了毒。”
  
  凤羽珩此时此刻觉得特别的无力,华夏五千年的智慧不正用在正道上,歪门邪道也用了不少。她有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内伤外伤都不在话下,却唯独这个毒药,如果没有对症的解药,即便她是来自后世的凤羽珩,也是束手无策。
  
  “郡主,真的没救吗?”有暗卫与这老六熟识,心中不忍地问了一句。
  
  凤羽珩也是没办法,只能实话实说:“别的什么都好办,就是这个毒……已经入心了。”
  
  人们皆是叹了一声,他们都看得出来,这人伤得如此之重,黑血横流不说,就连脖子处的皮肤都改了颜色,明显是毒已攻心。千周这种番邦小国最是擅使毒药,而且他们那地方偏北,到处都是茫茫的雪山,雪山上有什么东西能研制出什么样的毒药,大顺人根本就搞不明白。济安郡主说能把穿心的箭伤治好已经是奇迹了,让她解这已经攻心的毒,就算是神仙,也治不了。
  
  众人看着这已经陷入深度昏迷,气若游丝,眼瞅着就要断气的老六,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可他们到底是训练有素的暗卫,早在成为暗卫的第一天起就明白自己的使命是什么。为主子生,为主子死,不可以眨一下眼睛。生与死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瞬间而生的凄哀也很快便退了下去,有人说:“他拼着这样的伤往回跑,肯定是有消息想要带回来。”
  
  玄天冥点了点头,再想想,问凤羽珩:“可有办法让他暂时清醒?”
  
  凤羽珩想了想说:“办法有,但他伤的太重,这办法用过之后只怕效力一失,人会立即毙命。”
  
  “用吧!”玄天冥没有一丝犹豫,可看向那老六的目光中却带着无限的心疼。“这笔帐我们都记着,总有一天,要去跟债主把帐讨要回来!”
  
  凤羽珩不再犹豫,伸手入袖,很快便掏出一支针剂来。她一边操作一边给众人解释:“这是强心针,可以让濒临死亡的人出现短暂性的清醒,但时间很短,而且效力一失,这人马上就会死亡。”她说话间,针头已经扎进那老六的肌肉里,开始缓缓地往里推注。
  
  不多时,一针管的药液全都推了进去,再等片刻,原本深度昏迷的人突然一下睁开了眼睛。他像是不敢相信似的看了看玄天冥和凤羽珩,目光中一片茫然。
  
  凤羽珩主动开口道:“你叫老六是吧?我们发现你时,你正在昏迷在马背上,马是往京城方向跑的,你受伤太重,我只能暂时的用药物令你强行苏醒,但这种药物有个致命的副作用,就是效力短暂,而且失效之后,你……”
  
  “马上就会死是吧!”那老六已然清醒过来,随即摇头,“没事,属下拼着重伤往回赶,目的就是为了能迎上主子们。我长话短说,护送凤家少爷的队伍遇到了追袭,对方是千周人,擅使箭,而且箭招诡异,竟与当初射了殿下的那种箭下一般无二。我们十个暗卫全部中箭,其余九人当场就死了,我命大,还留了一口气,在那帮人走了之后骑了他们扔下不要的伤马返回报信。凤家少爷被那伙人虏走,往……往北边去了。”
  
  他说到这里,突然瞪大了双眼,体内产生巨大的痛苦让他承受不住,双眼外凸,就像马上就会爆裂出来一样。
  
  凤羽珩抓着他的手,大声道:“老六,谢谢你,谢谢你们所有人。你放心,十条命,我凤羽珩定一条不差地给你们都补回来!”
  
  她能感觉到握着的手颤抖得俞发严重,那人目中渐露不舍,一一扫过围着他的众人,拼着最后一丝力气说了句:“兄弟们……还在,在前面!”最终,沉沉死去。
  
  一时间,气氛压抑到了极点。就连玄天冥都双眨红,愤怒掩饰不住地迸发出来。
  
  凤羽珩强迫自己最先冷静,然后迅速地着手处理起尸体,一边用大块儿的酒精棉擦着尸体上的血迹一边说:“大家立即动手挖个深坑出来,咱们不能让兄弟就这样弃尸荒野。”
  
  人们听了吩咐立刻着手挖坑,凤羽珩处理尸体十分专业,甚至把心口那一箭都给拔了。只不过箭拔出来之后却没扔,只收回了空间。黄泉问了句:“小姐留着那箭干什么?”
  
  她冷哼出口:“留着有一天遇到仇人,再送还给他!”
  
  她说话时声音凄厉,莫大的仇恨弥漫在这山林间,也感染着身边所有人。暗卫们对她不停地从袖子里掏送东西已经不再诧异,所有人都在等着有朝一日为那十名死去的兄弟报仇。
  
  终于,深坑挖好,凤羽珩从空间里拿出白布来将尸体裹住,由玄天冥亲自送入葬坑,再一齐填土。班走寻了块木板来,玄天冥匕首刺上那人的名字,插入土包中。
  
  人们对着荒野孤坟深鞠一躬,而后上马,玄天冥指着前方说:“还有九个兄弟在等着我们,葬了他们,咱们就去报仇!”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前后翻页,上下(↑↓)上下滚用。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