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24章 报大仇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随着她这一声喊,数名暗卫奔着那人展开疾速游了过去。可惜毕竟距离一早就拉了开,那人速度太快,看起来一时半会儿无法追上。
  
  凤羽珩一直憋在心里的那口闷气终于找到地方去宣泄,她直盯着前方那不停游走的人,眼里几乎都能喷出火、滴出血来。她对玄天冥说:“你扶好了我,看我射得那人生不好生,死又不能死。”
  
  话说完,立即伸手入袖,这一次掏出来的不是氧气袋,而是一张精弓和两只长箭。
  
  这弓正是当日在树林里演示追踪箭法如何躲避时用的,此时再被凤羽珩给拿了出来可不是再为演练,而是为了伤人。
  
  她拉弓搭箭,两只箭尖儿全部直对着那渐渐远走之人,瓢泼大雨在清晨下起,江面上全是水雾。这样的环境下想要瞄准那么远的人实在是太难了,玄天冥自认为如果是他来射这箭,只有五成把握才能射中,但也只是射中,再想要挑着身体部位射却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他也发现了凤羽珩这张弓的奇怪之处,弓柄上多了一个东西,圆柱型的,有一指长,两端呈半透明状,其中一头又不是平的,有些凸起。凤羽珩把眼睛紧贴在不凸起的那一端看了一会儿,突然之间弓弦拉满,两支箭齐齐射出,就在这翻腾咆哮着的蓬江面上生生地辟开了一道豁口。利箭迎凤而去,带着轰鸣呼啸向前,从直射到拐弯,竟是随着前方那人游动的曲线一路直撞。
  
  那人半转了头,一眼就看到了那两只直奔他而去的利箭,只一眼便吓了一头冷汗出来。用追踪箭法同时射出两支箭来,这得是把这箭法掌握得多么精妙的人啊!
  
  但这人也算是有些刚毅,一看这箭追踪而来,知道再逃就不明智了。于是脚一踏水,生生地停了下来。
  
  凤羽珩一见他停下,嘴角不由得挑起一弯冷笑。“果然是千周神射,或者是与那神射有着密切关系的人,否则不可能连这追踪箭法的躲避之术也了如指掌。”她狠狠地盯向前方,双目闪出的厉光一如猛兽,就连玄天冥都从未见过她露出这样的表情。
  
  “以为停住了,就能射过去么?”她冷笑声扬得更响了些,身边的暗卫听到之后都觉遍体生寒。“人不动,江水却在动。他更不知,我的追踪箭法加了两道花式,想躲?天下无人!”
  
  话毕,射出去的两支箭也到了那人近前,虽然隔着水雾,但人们依然看到了对面那个惊恐的表情。他已经停住了,箭却并没有按照预想那般在十步之遥也停下来,而是继续呼啸向前,终于“噗”地一声齐齐没入他左右两边肩头。如果这时有人在他身边就能看得出,两边箭射入的位置一模一样,没有一丝偏差。
  
  在水里的人失去了双臂,几乎就等于宣告了死刑,即便双脚能支撑着不沉,甚至还能继续向前游,但速度却减了太多。更何况,双臂中箭,那箭身没了一半进去,力道大得差点儿没把那人给吓死。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想像一个看起来如此柔弱的小女孩居然可以射出这样的箭!
  
  是的,他看到箭是凤羽珩射的了,这人在想,如果他还能活着回到千周,一定要把这个消息传给国君。从前大顺的济安郡主有多厉害那不过是个传说,如今亲眼所见,竟是如此震撼。
  
  可惜,还不等他震撼完,第三支追踪之箭又射了来,这一次,却是直奔他的心口。他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自己以前自傲的一身本事在凤羽珩的面前完全没有任何防御性可言,一如是个孩童在师长面前卖弄般,想想都觉可笑。
  
  利箭穿心,只在瞬间,可穿的却又不是心。就像凤羽珩说的,生不好生,死又不能死。
  
  箭是擦着他的心脏射穿的,直接穿透了后背,比当初那暗卫老六背心处透过的箭尖儿长度还长了两寸。他只觉眼前一花,一阵眩晕匆匆袭来,可随即,两边胳膊就被人齐齐抓住。这么一扯,肩头的疼痛立即就把他要沉睡的意识又给唤了回来,这人就这样,重伤,又保持着清醒,在两名暗卫的拉动下很快就到了凤羽珩和玄天冥的面前。
  
  玄天冥之前着人大致清点了下人数,这一起江难,死亡人数目测至少五十。他心疼的不得了,直到那千周人到了面前时,就像凤羽珩一样,心底的憋闷终于找到了宣泄之处。
  
  他盯着那人,突然就冷笑起来:“这三箭不算,剩下的,一人一箭。”
  
  那千周人没听明白,面上泛了疑惑。暗走冷哼一声给他解释:“你弄沉了船,死了多少人,我们就射你多少箭。你放心,最后一箭射完之前,你绝对不会死。”
  
  凤羽珩此时又从空间里翻了一支针剂出来,二话不说,照着那人的下颌就扎了下去,同时道:“我知道你们这种人多半在身体的某个部位藏了毒,比如说,牙齿。”
  
  她说话间,那人刚好准备去咬碎齿间巨毒之物,可还没等上下牙齿碰至一处呢,突然就觉嘴巴一下就没了力气,明明还只差一点就可以合上,巨毒之物一引发,他立即死亡。可惜,凤羽珩这一针下去,他的嘴巴竟然失去了咬合能力,舌头能动,却不足以让那毒药破碎。
  
  凤羽珩冰冷的声音再度传来:“别废力气了,本郡主不会让你死的。你们要了我弟弟一根手指,本郡主定会把你们千周神射所有人的十根手指都砍下来,我看你们还如何射箭!没了手指的弓箭手,千周留你们何用?”
  
  这样冰冷的话,伴着滔滔江水,再衬着滂沱大雨,就像来自地狱的声音,平静地宣告着一个人的死亡。
  
  凤羽珩冷笑,现在不是审人的时候,时间地点都不对。她的时间不能在这里浪费掉,她还要去救子睿的。于是,面上诡异的笑又再度泛了起来,手腕一翻,另一只针剂在手,却是深度的麻醉药物。一针下去,那人几乎连过程都没有地就陷入了昏迷,她狠命一抓,一把就把人扔进了空间里。那人被扔进去时还撞到了头,反射性地哼了一声,却依然在沉睡中。
  
  玄天冥揽着她,沉声道:“咱们先上岸,再想办法。”
  
  她点了点头,转头去看,见忘川和另一名暗卫正从江岸的方向往回来,那女孩和黄泉被他们先送到了岸上去,此时是回来接应的。
  
  一众人立即一齐向岸边游去,可才游了没多远,忘川忽然“咦”了一声,然后扭头往斜后方看。就见江雾之中,隐隐的有个黑影破雾而来,行势很缓,再等一会儿,却也能观察到江水似乎正在被什么东西逆流推动着。
  
  这时,其它人也发现端倪,不由得停下游动仔细观察。随着那黑影往这边行进,雾中影象也逐渐清晰起来,玄天冥最先反应过来,说了声,“是船。”
  
  这话一出,凤羽珩忽就觉得心口一痛,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揪着她的心一样,十分难受。
  
  她以手抵住心口,靠,在玄天冥身上,气息稍现紊乱。玄天冥急声问:“怎么了?”
  
  她摇摇头,奇怪地道:“说不好,心口疼,像是那船……”再琢磨了一番,突然有一个十分强烈的意识从脑子里冒了出来。随即,一句话冲口而出——“子睿!如果是船,子睿一定在那船上!”
  
  这话完全没有根据,子睿坐的船先走了两天,就算被大风耽搁,也有一天的距离,怎么可能会遇上?可是人们随即也反应过来,雾中的黑影是逆行的,难不成……“是那船回来了!”玄天冥坚定地说:“前面的船返了航。”
  
  一句话,人们都有些惊讶。返航的船并不少见,毕竟有去便得有回,这来来回回的江面上总会有相遇的船只。可子睿的船这时应该还没到青州,怎么可能返回来?
  
  众人疑惑间,班走突然道:“我去看看。”而后一个猛子扎到江里,不多时,身影又在前方二十米外出现,紧接着,竟是运起轻功纵跃出江面,直奔着那船就冲了过去。
  
  凤羽珩在后头喊了一声:“班走小心!”声音混在雨中,也不知道班走能不能听得到。
  
  众人留在原地等待,那船还在往这边逆行,狂风暴雨上,船行得十分小心。就这么等了不知道多久,终于,班走再度回来,钻出水面的那一刻面上是带着兴奋的——“是还没到岸就返回的船,听说是前头遇到了风浪,再走就是送死,无奈之下只能返航。”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道:“船上有可疑之人盯着,我料得不错的话,应该是那伙千周人。”
  
  他说得跟没事儿人一样,可是凤羽珩眼尖,一眼就看到了他身后江水上泛起的一片红色。不由得心头大惊,失声道:“你受伤了?”
  
  不问还不要紧,她这一问,班走就像个泄了力的皮球一样,头一仰眼一翻,身子就往下沉了去。
  
  身边暗卫赶紧把人托起来,手下一摸,这才道:“中箭了。”然后把人转过来一看,箭支正好插在班走右后心。
  
  可能是箭走的过程中遇了水,水下阻力过大,这才导致箭并没有射穿身体,可班走坚持着游回来,几番扯动间,血却是流了不少。
  
  凤羽珩没办法,眼下在江水里实在也没法治伤,她只能把班走放到空间里,留待危机解除再好好去治。
  
  暗卫们再次看着一个大活人就在眼前消失,一个个心都跟着抽抽。他们家郡主,是仙人啊!有人这样想。
  
  前面的船正近了些,差不多五十米的距离了。
  
  凤羽珩一手搂着玄天冥的脖子,人就在他身前冷声道:“玄天冥,咱俩认识这么久了,还真没一起出手跟别人打过架,怎么样,今日试试?”
  
  玄天冥双目放光,凤羽珩这个邀请的诱惑太大了,特别是对方是千周神射,他始终无法忘记当初断腿之仇,今日,这大仇总归是到了要报的时候。
  
  两人相视一笑,就在众人的注视下,齐齐消失!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