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28章 夫君,我的嫁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人就是这样,有些事情你没做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是不敢做的,或不能做的。www.xshuotxt.com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可当你真正做了,那马上就会变成:这也没什么!
  
  子睿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举起刀去切别人的手指头,可世事总是难料,就像他也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手指头也会被人切掉一样。凤羽珩的话一遍一遍在他脑子里回想着——“人不狠,站不稳!人不狠,站不稳!”
  
  姐姐说得对!想要强大,必须得狠!
  
  子睿一咬牙,手中军刀挥动,五个还活着的千周人只眨眼之间便被这孩子收去了所有手指。
  
  那些人到也是钢强,硬是咬紧了牙关一声都没吭。可死亡来临了就是来临了,子睿此刻的疯狂纵时凤羽珩都无法拦住,五个人,转眼成尸。
  
  他心里的恨其实并不只是在这些千周人身上,他最恨的那个人是他的父亲,他知道,今日这些刀砍下去,就是在练习,早晚有一天,他的刀会架到凤瑾元的脖子上,管什么天打雷劈,管什么谴不谴,那样的父亲,他死也不想再要!
  
  凤羽珩上前几步把那孩子从后面揽在怀里,她能感受到这孩子全身都在颤抖着,那颤抖中有恨意,也有恐惧,第一次杀人的恐惧或许会在他心中留存很多年,甚至一辈子,但同样的,有了这样的恨和恐惧,他就不会像姚氏那样讲什么大义,他今后的路,就不会走得那样憋屈。
  
  玄天冥命人处理尸体,再一扭头,准确地盯上了那个一直躲在角落里不敢上前的船老板。他冲地人招手:“你过来。”
  
  那船老板一直在那处躲着,早把两边人对峙时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他知眼前这伙人的身份,此时一听玄天冥叫他,立即连滚带爬地上了前,扑通一下跪到地上,大声地道:“小民叩见九殿下!殿下饶命啊!”
  
  玄天冥冷笑,“你何罪之有?为何求本王饶命?”
  
  那人再度叩头:“小民实在不知那些是千周人,错放了他们上船来,这就是罪,小民认罪,但求九殿下饶恕一命。”行船多年,他很聪明,知道什么人惹得起什么人惹不起,也能看出来跟什么样的人连道理都不能讲。玄天冥就是这种!好好认罪,没准儿还能有一命在,但若死咬着不认,对方一巴掌就能把他给拍死。热门
  
  玄天冥看了他一会儿,到也没多说什么,行船无外乎收钱载客,大顺国土混进了千周人,是他玄家的错,并不是百姓的错,说起来,是他让自己的子民受到惊吓了。
  
  他心底轻叹一声,话音也缓合过来,“起来吧,此事与你们无关。”随即又问:“你的船为何又返了回来?”
  
  那船老板暗松了口气,然后答道:“行程中遇到了风浪,实在没办法走,这才不得不调头。不瞒殿下,这样的调头在蓬江上每月都得有上数起。特别是深秋季节,江风太大,不调头就容易翻船。”
  
  玄天冥点了点头,以往他往这边走时也听过说这种情况,便也不再多问,只是道:“你去吧,好好开船,把这一船的船客平安送回起点。”一边说一边又往江里看了看,活着的人已经全部上岸,死去的人已然沉入江中,他心中又是一阵刺痛。“阿珩。”他半低了头轻语,“拿些银两给船客们吧。”
  
  凤羽珩点头,往玄天冥身边靠近了些,从袖子里掏了一只小包袱出来。包袱里头尽是些银元宝,五两一只,一共有一千两。
  
  玄天冥把银子递给白泽,吩咐道:“分给船客,一人一个,就当给他们压惊。”白泽点点头,带着忘川和班走快步而去。玄天冥又问那船老板:“现在是要继续返般航吗?”
  
  船老板点头,“回殿下,是。”
  
  “恩。”他摆摆手,“去吧!”
  
  船老板赶紧恭身告退,不多时,大船又继续航行开来。有三名暗卫在玄天冥的示意下,带了凤羽珩给的银子,跳到江里往岸边游去,毕竟那里还有才上岸难民,用这船载着肯定是不行,人太多,都上来的话船的载重就会出现问题。不过好在可以先在岸上找个附近的村落住下,有黄泉和暗卫在,又有银子,暂时的安抚还是可以做到。
  
  有船工给他们腾了几个雅厢出来,众人分散开住了进去,凤羽珩和玄天冥带着子睿同住一间。子睿还是有些吓着了,再加上之前几日颠簸,进了雅厢之后倒到床榻上就开始睡觉。凤羽珩心疼地抚着那孩子的头,无奈地把那一身全湿的衣裳都给脱了下来,再想想,干脆三人一起进了空间。
  
  玄天冥带着沉睡子睿先洗了澡,然后换做凤羽珩。这空间里凤羽珩一早就备过三人的衣物,此时刚好派上用场。
  
  全都换洗完,三人这才又出来,安顿好子睿之后,玄天冥说:“上岸之后要速去萧州,通知衙门往这边救人。”
  
  凤羽珩一边把在空间里做好的面条往外端,一边答话道:“江里的人怕是捞不上来了,这件事情我有责任,我……应该回京向父皇请罪的。”
  
  玄天冥无奈地摇头:“归根结底是为了炼钢术,珩珩,你要知道,如今的大顺就同从前的宗隋一样,铁精烫手,炼钢术更加烫手。这是大顺必须要承受的代价,说起来,到是大顺对不起你,和这孩子。”
  
  她亦苦笑,“很多事情就是赶得巧了,事情都撞到一起,到最后,也说不清是谁对不起谁。”
  
  还是像在上一条船上一样,凤羽珩在空间里端了好多面条出来,叫了人来分别往其它的雅间送。她又想了想,便从空间里又拿出许多糖块来,亲自走到船舱,分发给那些被之前的情况惊吓到的小孩子们。
  
  暴雨在这日晌午停下,很快便现了大太阳,人们也都跟着松了口气。船老板几次过来问玄天冥这边想吃点什么,船上有几条江鱼,可以炖了吃。玄天冥想了想,便吩咐他将鱼炖了汤,但不是给他喝,是分给船上所有船客。那船老板二话不说点头照做,到也是利落。
  
  折腾了一番,众人皆是疲惫,凤羽珩亦倒在床榻里边紧挨着子睿睡下,最边上睡着玄天冥,双手紧揽着她,生怕这死丫头睡不踏实再一脚把他给踹到地上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午夜,凤羽珩是被热醒的,梦里就觉得好像是有只火炉贴在身边,这念头刚起,她心中猛然一动,双眼立即张了开来。
  
  几乎就在她睁眼的同一时间,玄天冥也把眼睁了开,随即小声问她:“怎么了?”
  
  凤羽珩赶紧往子睿身上扶了一把,果然极烫。
  
  “子睿发烧了。”她坐起身来,把子睿放平,伸手入袖掏了只体温计出来。
  
  玄天冥也坐了起来去探他的头,然后又抓起断了指的左手,看了一会儿皱着眉道:“淋雨到是小事,主要是伤口发炎。”
  
  凤羽珩目中愧色又起,他赶紧同她说:“这件事情你不必太过自责,子睿是凤家的孩子,他的出身注定了这一生就要历经磨难,所以,这不是你的错。”
  
  她也知道不全是她的错,可若是能再小心一点,若是早一点把追踪箭法的破解之法告诉暗卫们,子睿肯定就不会被劫走,那十名兄弟也不会惨死。到底还是她的疏忽,这个责任想推脱都推不掉。
  
  凤羽珩扯了扯嘴角,笑得比哭还难看,“人各有命,我到是想看看,那凤瑾元的命,最后会落到谁的手里。”
  
  玄天冥冷哼,“那人现在还不能杀,千周另三分之一地图的事总是要弄个清楚,不过你们要报仇还是可以的。”
  
  凤羽珩明白他的话,终于笑了起来,“是啊,死太便宜他了,当个活太监,然后,本郡主还有一百种方法上他生不如死。”
  
  体温计显示子睿高烧三十九度,凤羽珩把他抱到空间里,打了退烧针,又用冰袋敷了额头,直到体温降下来之后才又抱出空间。
  
  玄天冥不得不感叹:“你那一方乾坤可真是好,这种情况若换了旁人,急都要急死了。”再想想,又问她:“你打中千周神射的那些东西是什么?”他一直对这件事情怀有极大的好奇心,对于玄天冥来说,那种东西简直跟凤羽珩的乾坤空间一样,是超过他眼界之外的东西。凤羽珩用那种东西杀人的过程他记得清清楚楚,甚至看清楚了是凤羽珩勾动了一个地方,然后便从那个圆口子里射出了一种东西。跟弓箭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却比弓箭小太多,也快太多,他不明白。
  
  凤羽珩知道玄天冥早晚会问到这个问题,枪支一但拿了出来,就再也不能当做没有发生。这事即便玄天冥不问,她也会主动说出来,只不过有些观念上的东西她自己都还在纠结,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如果不好说,那就不要说。”玄天冥见她眉心紧拧着,心中十分不忍,伸手去抚她那眉心,同时也把自己的问话收回。“你就当我没问好了,我早说过,有一些不好解释的事情,即便我问了,你也可以选择不说。珩珩,我不会怪你。”
  
  她失笑,摇了摇头,“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伸手入袖,不一会儿,两柄左轮手枪就拿了出来。她将其中一柄递到玄天冥手里,郑重地道:“夫君,给你,我的嫁妆。”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