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33章 无情姚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子睿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何忠有了一瞬间的失神,可很快他的视线就挪到了那只缠着纱布的小手上。www.xshuotxt.com何忠依稀觉得小少爷的性情定与这次受伤有绝对的牵连,也意识到,这伤多半也是拜老爷所赐。
  
  他半生都服务于凤家,眼睁睁地看着凤瑾元一步一步从新科状元爬到当朝左丞,又从正一品大员一路下跌,如此只得在马场喂马。可何忠心里明白,这些都是活该,大户人家的亲情淡漠到这个份儿上,也是悲哀。
  
  凤子睿脚步匆匆,奔的却是姚氏所在的那个房间。姚显之前说过,姚氏还没有从凤家搬出去,他到是把宅院买了,但那院子有些破旧,正在修缮。再加上还要买下人置办家什,姚氏伤又重,搬家的事就只能暂时往后延。程君曼派了自己身边的丫头到姚氏那边侍候,纵是凤瑾元痛狠姚氏几次三番想下杀手,但碍于在程氏姐妹护着,他也没敢。
  
  姚氏早在凤瑾元离京时就已经清醒,只是精神不济,终日里除了吃饭喝水,就是躺在床榻上发呆。程氏姐妹每天都会过来一趟,说几句话,可姚氏爱搭不理的,慢慢的人家也不愿再来了。姚氏有时候会问问凤瑾元死了没,听丫鬟说还活着,就会激动地闹腾一阵,程君曼专门为她请来的大夫最主要的就是处理这些类似的突发情况。
  
  凤子睿到时,才到门口,就听到一个丫鬟正怯生生地跟姚氏说“听说老爷从昨儿晌午就能试着下地了。”
  
  这一句话就像点了鞭炮似的,姚氏一下就炸了开,随着一声大喊——“什么?”然后直接从床榻上半坐而起,大叫道“他居然可以下地了?不可能!我那一刀刺得很重,不是说他的命根子都断了么?怎么可能这样快就能下地了?”
  
  那丫头都快哭了,一边扶着姚氏,尽可能的不让她因为动作幅度太大而导致伤口迸裂,一边还得不停地劝着“老爷那里肯定是有好药,夫人您可要保重自己的身子啊!”
  
  凤子睿偏头小声问门口的下人“凤瑾元能下地了?”
  
  那是个以前就在凤府做事的大丫头,她很奇怪为什么小少爷居然也直呼起老爷的名讳了,从前她曾听二小姐这样子叫过,可二小姐跟老爷不和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如今,连小少爷也与老爷站到了对立面吗?这丫头隐隐觉得凤家这个地方真不能待了,家宅暗斗她不怕,可现在摆明了是明着斗的,这太吓人了。
  
  想归想,听凤子睿问了话还是赶紧就答“老爷不只能下地,听说已经可以在院子里走动了。”
  
  “他怎么可能好得那么快?”这次就连凤子睿都疑惑了,“请了什么大夫来治的?太医?”
  
  那丫头没等答得,忘川却把话接了过来,冷哼道“他哪里请得起什么好大夫,太医就更是做梦了。少爷不知,凤瑾元身边新换了一批暗卫,据说……”忘川把声音再压低了些,弯了腰凑到子睿耳边,小声道“据说是千周人。”
  
  凤子睿的眉心几乎都能拧出水来,这孩子现在一听千周二字就有些控制不住心头的火气,正待发作,就听屋子里“咣铛”一声,他往里一看,竟是姚氏出手推倒了那个侍候着她的丫头。那丫头撞到桌子上,连带着撞翻了桌上的茶盏。
  
  姚氏就像疯了一样,坐在床榻上大声地嘶吼“你不是过来侍候我的吗?你不是我的下人吗?为何我的吩咐你不听?”
  
  那丫头被撞得头发晕,可还是哭着回姚氏说“夫人让奴婢做什么都行,可是要奴婢去杀老爷,奴婢是真的不敢啊!”
  
  姚氏瞪着眼睛大骂道“没用的东西!不敢杀人怎么能在凤家活下去?”
  
  发泄似的大喊,却是道出了一个真理。一点都没错,不敢杀人,怎么能在凤家活下去呢?
  
  凤子睿终是看不下去了,快跑了两步进了房间,赶紧把姚氏扶住。小孩子尽可能把声音放轻,用很是哄人的声音同姚氏说“娘亲不要生气,身子是自己的,您气病了,或是把伤口撕裂了,心疼的是子睿呀!娘亲不是最疼子睿么?”
  
  姚氏有些没回过神来,刚刚的暴怒让她一直喘着,有些上不来气。子睿的小手一下一下地在她背上顺着,姚氏就觉得抚在自己背上的手怎么感觉不对劲呢?
  
  她愣愣地看了子睿一会儿,再半回身把子睿的手拉过来,这才看到他手上缠着的纱布,和那断掉的一指。
  
  姚氏几乎吓傻了,一下就把子睿的手给扔了开,像是拿到了很吓人的东西,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冷静下来,疯了一样地问“你的小指呢?子睿,你的小指呢?”
  
  到底是小孩子,纵是他带着一肚子火气回到凤府,纵是他在人前那样冷脸冷眼,眼下面对娘亲,他也是脆弱的。子睿鼻子一酸,别过头去,眼泪差点掉了下来。
  
  姚氏见他不说,赶紧就问忘川“怎么回事?不是说子睿回萧州去上学了吗?他姐姐呢?”
  
  忘川认真地给姚氏讲“少爷本来是往萧州去上学的,小姐派了十名暗卫护送,可半路遇到了千周的杀人,不但劫持了少爷,还……断了少爷的小指。”
  
  姚氏一听到“断小指”这话,神经一下就崩溃了,忘川的话还在继续说,她说“那些千周人之所以知道少爷的行踪,是凤家老爷凤瑾元给报的信。”可这话姚氏根本就没听进去,她满脑子都是“子睿在上学的路上被人劫了”这个概念,然后随着她几乎是病态般的想像力,这概念直接就转化成了一句话——“阿珩为什么不保护他?”
  
  忘川皱了皱眉,心底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可还是解释道“保护了,小姐派了十名暗卫护送少爷前往萧州,可惜,对方来的人是千周神射。”
  
  “我问她为什么不亲自送子睿去萧州?”姚氏再度吼了起来,什么千周神射,她根本就不明白那代表着什么,她只知道她的儿子手指断了,造成这个伤害的最根本原因,是凤羽珩没有亲自去送。“我的儿子才这么小,他还不到十岁,他能跟谁有仇?为什么会被人劫?”她呢喃自语,旁若无人般,哪怕伤口处已经渗出血痕也浑然不觉。姚氏犹自地分析着,“子睿不过是个孩子,不可能有人会去劫他,他是跟他姐姐一起走的,所以,要劫的人应该是……”她眼一亮,“是他姐姐!”姚氏抬头看向忘川“对方要杀的人应该是凤羽珩对不对?她没亲自去送子睿所以躲过一劫,人家便把这笔帐算到了子睿头上,对不对?”
  
  忘川对姚氏佩服的简直五体投地,她没办法跟这女人对话了,干脆冷哼了一声,扭过头一言不发。
  
  可姚氏见她不说话便又来了劲儿,从来慈爱的那个母亲完全不知道哪里去了,如今变得尖酸刻薄,竟与从前那沈氏没什么两样。她瞪着忘川道“被我说中了,所以你就不说话了!那你怎么还有脸来见我?我知道这不是她的亲弟弟,所以她不心疼,有危险自己躲了,却把子睿推了上去。她害死我的女儿,我没有找她算帐,她为什么还要害死我的儿子?我跟她到底有什么仇啊?”
  
  姚氏放声大哭。
  
  凤子睿几乎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站在床榻边惊恐地看着自己的母亲,一遍一遍地问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母亲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这还是当年那个带着她们在西北的山村相依为命的母亲吗?
  
  他看着姚氏一句一句的质问忘川,刚刚还因为母亲的关怀而酸楚的鼻子瞬间就清明起来,心底那股滔天的恨意再度上扬起来。
  
  他转身喝问凤家下人“不是叫人去通知凤瑾元我回来了吗?去了没有?人呢?”
  
  这边的下人哪里知道凤瑾元那头怎么回事了,但少爷问了却又不能不答,只好说再去看看。于是,两个小丫头一路小跑的离开了屋子,姚氏的哭声还在继续,哭得凤子睿心里火气越来越旺。
  
  这孩子终于是忍不住了,火气无处发泄,四下瞅了一圈。刚刚那被摔倒的丫鬟摔到的桌子一下入眼。他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竟是快走了两步到那桌前,一把就将桌子给抓了起来,然后猛地往对面一甩。
  
  “砰”地一声,那桌子撞到柜子上,摔歪了一条桌脚。
  
  子睿这么一闹到是把姚氏的哭声给吓了回去,她怔怔地看过去,就见子睿扬起自己断指的手对她说“我不管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也不管你认不认姐姐,我只告诉你,我这手指是千周人剁掉的,而那些千周人根本就不是想要杀掉姐姐,他们的目标原本就是我!而我的行踪,是凤瑾元那个王蛋透露出去的!母亲你听到了没有?是我的父亲,是他告诉千周人来把我劫持走,是我的父亲,是他——想要我的命!”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