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36章 云妃娘娘要发大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玄天冥内心几乎在咆哮,这还是亲娘吗有这样的亲娘吗
  
  他的愤怒没有丝毫掩饰地表现出来,同时还像是宣示主权一般,一把就将fèng羽珩给揽到了身边。800
  
  只是他越是愤怒,在云妃看来就越是有成就感,要知道,她这个儿子可是出了名的难搞定,能气着他一次也是不容易,不容易啊
  
  眼见云妃得意的样子,玄天华也是沐然一笑,如春风一般,紧接着便跟着补了句:“母妃说得极是。”
  
  “极是什么”玄天冥急了,直指向玄天华:“以后不许你跟珩珩单独相处。”
  
  云妃“咯咯”的笑声又再度传来,其间还夹杂着玄天华温和的笑,那母子二人笑得一个比一个开心,就像玄天冥吃瘪是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一般。渐渐地,fèng羽珩也跟着笑了起来,她这一笑,玄天冥也无奈地跟着笑了。
  
  一时间,这观月台下的大殿上,一片笑声洋溢开来,就像是点燃了空气中所有喜悦的精灵,从这大殿之上一直传遍了整个月寒宫,连一众下人们也都禁不住地上扬了唇角,都跟着笑了起来。
  
  玄天冥一边笑一边揽着珩珩,朗声道:“不管配不配,本王就是要定了这个丫头。左右睡都睡过了,退不了货的。”
  
  一句话说得fèng羽珩脸通红,快速地瞄了云妃和玄天华一眼,然后伸出小手毫不客气地在玄天冥的腰上拧了一把,随着玄天冥“嗷”地一声大叫,就听fèng羽珩瞪着眼睛对他说:“我告诉你玄天冥,本姑娘脑子里可没那些个三从四德的怪想法,你休想拿那些女经女德的东西来禁锢我。还有,咱们不是要去北界么正好,七哥也要往东边儿去,你要是欺负我,我分分钟就扔下你投奔七哥”说完还看向玄天华,问了句:“七哥,你收不收我”
  
  玄天华点头,“当然。”
  
  小丫头这才回过头来继续挑衅地看着玄天冥,那俏皮的小模样真是惹得人恼她也不是,不恼她也不是。
  
  众人笑了一会儿,云妃便摆摆手对那监正说:“行了,今儿你讲的几个故事都算有趣,就先回吧待本宫又闷了的时候,你再过来。”
  
  那监正可算是得了赦令,赶紧起身行礼,逃命似的出了月寒宫。
  
  玄天冥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云妃:“人家留在宫里为了占星,怎么到你这儿就给当说书的用了”
  
  云妃一脸不以为然地道:“什么占星不占星的,一年到头有几次异象能给他占闲着的时候还不是没事情做净听些宫女太监嚼舌根子,不然你以为他那些个故事哪来的”
  
  玄天冥气道:“那你怎么不直接找宫女太监给你讲啊听第一手的不是更好吗”
  
  “那怎么能一样”云妃笑嘻嘻地又吃了个葡萄,“宫女太监那都是下人,没念过书,大字都不识一个的,让他们讲能讲出什么好故事来。800说故事这个事儿可是门手艺活,同样的话由不同的人说出来,那你听着就是不一样。再说,钦天监终日占星,占完了不也是上老头子那里去念叨那些玄乎乎的事么,想来他们编巴润色这种事儿已经驾轻就熟了,本宫怎么好再烦劳他人。”
  
  玄天冥无语了,这说得还挺有理。
  
  云妃想了想,又补了句:“还有啊,宫女太监说故事,肯定是跪着说,拘束着呢。而那监正叱,你看啊”她说着,把葡萄盘子放到了一边,端正盘坐,两只手还摆起了架式,颇与那监正有几分相像的感觉。“你看,一手拿着个册子,一手拿着卜卦,这个感觉就比下人们强太多了。”
  
  fèng羽珩都听乐了,她终于明白缘何当年天武帝跟这云妃之间就擦出了火花,这两人才真是良配啊
  
  众人又笑作一团,这时,玄天华突然说了句:“我听说你那个弟弟也要随你们往北边去”
  
  fèng羽珩点点头,“七哥是听父皇说的吧”
  
  “恩。”玄天华道:“之前去跟父皇辞行,听他说起过。也听说那孩子受了些苦,还想着若是出发之前还得空闲,就去看看他。”
  
  fèng羽珩正准备替子睿谢上一番,要知道,子睿对这个神仙一样的七哥哥可是喜欢得紧。可她这声谢还没等出口呢,就听云妃突然提高了嗓门儿问了句:“什么你要带弟弟上战场”
  
  fèng羽珩一愣,没明白云妃这一问的用意何在,不由得脑子里打了迷糊,随即反问了句:“是不是不合规矩”
  
  玄天冥失笑,“你跟母妃讲规矩你得先问问她知不知道什么叫规矩。”
  
  云妃也紧着摆手,“不是说规矩的事儿,我就问你,是不是真的要带弟弟上战场”
  
  fèng羽珩点头,“禁不住他央求,只好答应了把他带上。”
  
  “啧啧”云妃扎扎嘴,伸出手往玄天冥那方向点了点,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瞅瞅你,你媳妇儿上战场都知道带着弟弟,你怎么就不能想着点儿”
  
  玄天冥一愣,随即反问:“怎么着要不你也给我生个弟弟让我带着”
  
  云妃往前挪了挪身子,柔声叫了句:“乖冥儿。”
  
  玄天冥一哆嗦,身上瞬间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你好好说话。”
  
  云妃的声音更轻柔了,“这就是好好说话。”再往前挪挪,“娘亲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玄天冥瞬间心里瞬间就升腾起一种“不好”的感觉,既不自称本宫,也不对他说母妃,这娘亲都整出来了,能有什么好事儿。他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不行。”
  
  云妃眼一立,“什么叫不行我话都还没说呢你就不行,你跟谁不行呢没大没小。”
  
  玄天华赶紧走过来,在云妃身边坐下,“母妃有话慢慢说。”
  
  云妃缓了两口气,抓着玄天华递过来的手,总算是借了点儿力量,这才稳住情绪,终于把自己的目的给道了出来:“阿珩上战场都能带弟弟,那你能不能带娘”
  
  这话一出,别说是玄天冥了,就连玄天华都下了一跳,两人齐声道,“不能”
  
  而后玄天冥气恼道:“长能耐了是不是你还想逃宫了刚才那说书的说什么来着那个蓝嫔,是不是就因为逃宫被抓住之后给仗毙了”
  
  “哎呀”云妃无奈地道:“我就说你们听故事得好好听,不能溜神,听头不听尾的。那蓝嫔是要跟侍卫私奔才被仗毙的,再说,想要仗毙她,不还得有个先决条件,得先把人抓着吗一,我是你娘,这不算私奔。二,有你出手没人能抓得住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什么就这么定了不行”玄天冥态度十分坚决,“你别打这个主意,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在宫里头待着,老头子你见不见无所谓,但若想出宫,没门儿”
  
  他把话封了死口,不容做一丁点改变。
  
  云妃是他生母,自然知道自个儿子这个脾气,虽说气恼,却也是无可奈何。这孩子取了她与玄战二人性格中最锋利之处,简直是集二人叛逆不羁任性妄为之大成,云妃有时就想,能活到今天也不容易啊没让他那些个心怀鬼胎的哥哥给弄死,真心的不容易啊
  
  她幽幽地叹了一声,把目光投向fèng羽珩。
  
  fèng羽珩知她是什么意思,想着这是要打感情牌了,赶紧把头低了下来,身子又往玄天冥怀里钻了钻,干脆当没看见。
  
  云妃到也不气馁,这俩人不成,这身边不是还有一个呢么
  
  于是她又将头转向玄天华,一脸可怜巴巴的模样就望了过去。
  
  这云妃也不知是如何保养的,三十六岁的人了,却还跟个小姑娘似的,脸上一道皱纹都没有,神态也是千娇百媚,双瞳剪水,任谁看了都免不了怜惜几分。
  
  可惜啊,面前这俩虽然是货真价实的男子,但却是她的儿子,她这一招儿对天武甚是有用,对玄天冥玄天华那就真是一点儿用都没有。甚至玄天华一见云妃这小眼神往自己这儿瞅了来,当时就乐了,无奈地道:“母妃。”
  
  云妃伸手抓住他的胳膊,哀求道:“冥儿不带我去北边,一定是觉得北边冷,怕我受不了。华儿乖,娘亲知道你最好了,从小到大就你最懂事,你带娘亲出去好不好你不是往东界走吗那边气候好,四季分明,听说太阳都要比京城的明媚得多,你带娘亲去见识见识吧”
  
  要说玄天华这辈子最拿之没有办法的女人,一个是fèng羽珩,一个就是这云翩翩。对于这个养母,他向来都是有求必应,别管云妃提多过份的要求,他都一定会想办法做到。就像两年前有一次天武见天儿的站在月寒宫外头闹腾,把云妃给惹毛了,非得说让他悄悄的把自己带出宫,上淳王府住一阵子去。那时候玄天冥还在西北打仗,他真是冒着被天武打死的危险把云妃给偷运了出去。这女人在淳王府嚣张了一个多月才肯回宫,他又不敢说是云妃出宫了,弄得淳王府上上下下都以为若仙一般的七皇子终于肯近女色,还直接养到府里来了。
  
  这兄弟一个刚,一个柔,就这么一起惯着这个母妃,直把个云妃给惯上了天,现在连战场都想去了。
  
  玄天华想都没想就摇了头,认真地说:“不行这一次,真的不行。”
  
  云妃咬牙,“为什么你为什么就是不想让我看到东界明媚的阳光”
  
  玄天华唇角直抽,他突然觉得,他娘亲这种生物,就应该让fèng羽珩那样的高手来对付,只有这两人的嘴皮子才是一个级别上的,而他跟玄天冥,根本就是没得配啊
  
  他还是摇头,“京城的阳光也不错,母妃就凑合看吧”
  
  “真不行”
  
  “不行。”
  
  “那”云妃冷哼一声,“那算了。”手一挥,转身就又坐回远处。
  
  这事儿就算这么过了,却不知,此时此刻,云妃娘娘已然开始蓄力,为自己即将要展下的秘密行动谋划起来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