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46章 阿珩,不要让我的心思白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子睿的一句话,换与那暗卫一瞬间的惊讶失神,虽说很快就调整过来,但还是被心细的孩子捕捉到其中异样。
  
  子睿眯着眼睛笑着道:“暗卫姐姐,我说的对吧?”
  
  那暗卫立即否认:“胡闹!云妃娘娘不在宫里还能去哪儿?”
  
  “那就要问你们了。”子睿摊手,“我反正是不知道,不过如果你们也不知道的话,那等明日我外公进宫时,我跟他提提,让他禀告皇上,相信皇上听说之后定会派出大量人力去寻找的。恩,说不定他自己也会出宫去找。唉,皇上出宫,万一被有心之人知道了,那可是要出天大的事啊!”
  
  这孩子一副小大人似的担忧语气,听得那女暗卫后背阵阵发凉。虽然她想不明白这小子是如何得知云妃娘娘不在宫中的,但人家能说得如此坚定,必是发现了端倪,此时再否认怕是无也用了。更何况,这小子万一跟姚神医说了……
  
  这暗卫越想越心惊,再看向子睿时,心念一转,立即便明白过来——“如此威胁必有所图,说吧,你想做什么?”
  
  子睿面上浮现了一丝得逞般的笑容,若熟悉的人看了,定会发现这孩子现在的神情跟他姐姐凤羽珩那是越来越像了。“送我们出宫。”子睿对那暗卫说:“只要你能把我们送出宫,我就绝对不会把这件事情给说出去。”
  
  “你要出宫?”那暗卫一皱眉,随即摇了摇头,“不行,你住在月寒宫是殿下和王妃安排的,也是得到了皇上首肯的,不可以出去。更何况,你每日都要到太医院去看伤,如果出了宫岂不是马上就会被人发现?绝对不行!”
  
  “怎么就不行了?”子睿亦学着她的样子皱着眉道:“你们既然有胆子把云妃出宫这种天大的事情都给瞒了下来,怎么,我一个小小的孩子出个宫,你们就没本事瞒了?去太医院的事情好办啊,你们只要买通一个太医,请他每日来月寒宫走一趟,意思意思不就得了。我外公那边更好办,干脆一推六二五,就全都说这是云妃娘娘的旨意不就完了,难不成还有人胆敢跟云妃娘娘试问真假?”
  
  面前的女子一脸苦色,敢情这小子把什么事儿都已经给安排好了,就等着她上套呢!怎么这事儿偏偏就让她给赶上了?她怎么就那么倒霉?
  
  无奈地叹了口气,告诉子睿说:“此事我一个人做不了主,需要跟管事的人商量一下,你且回去睡觉,明日一早我便给你答复。”
  
  子睿点头:“行,那你们就好好考虑考虑吧!好好想想云妃娘娘出宫这件事情能够引起的一连串严重后果。”
  
  又是一个威胁的小眼神,之后终于拉着樱草回了自己的客寝。
  
  这一夜,月寒宫里的知情人因为云妃出宫被子睿戳穿一事,进行了整整一夜的讨论。她们觉得,子睿的身份比较敏感,打也不能打,骂也不能骂,囚更是不能囚。除了像祖宗一样供着,别无他法。如今出了这个事,除了答应她的要求,似乎也再没别的办法。于是她们最终讨论决定:送子睿出宫。
  
  而这一晚,玄天冥的大军也正走进一处山口,准备在山里过夜,然后翻山绕过那段水路。
  
  初冬的夜里极冷,山口的冷风吹来,更是像刀子一样生生地往脸上刮。将士们到是身强体壮都有功夫在身,再加上常年都在山里扎营,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恶劣的天气,却唯独苦了白芙蓉。这丫头已经把自己包裹得像一只粽子,却依然觉得寒冷难耐。
  
  这丫头此时上下牙齿齐齐地在打着哆嗦,一会儿看看玄天冥,一会儿又看看白泽,再回头望望那些看起来完全没什么反应的将士,挫败地低下了头。她觉得自己简直弱爆了,所有人都好好的,就她冷得不行。可是,真的很冷啊!风顺着山口从深山里头直灌而出,她要不是死死抓着缰绳,非得从马上被吹下来不可。
  
  白泽偏头往她那处看了一眼,他觉得这白家小姐也实在是太可怜了,明明就是个娇弱的大家千金,却要代替一个刀枪剑棒都不在话下的济安郡主,这样的罪她哪里遭得了,万一一会儿不小心从马上栽下来,那岂不是穿了帮?
  
  他这样一想,赶紧就打马到了白芙蓉身边,正想解下自己的披风给白芙蓉披上,这时,就见玄天冥已然将自己的披风解下,长臂一伸,亲手披到了白芙蓉身后。伸出去的手很快便又收了回来,马却往白芙蓉这边靠了靠,小气提醒她:“再坐得直一些。”
  
  白芙蓉感激地看了玄天冥一眼,二话不说,先直了身子,然后麻利地用那披风又给自己裹了一层。
  
  白泽赶紧跟身后将士状似闲聊地说:“郡主近日身子有些不适,许是从秋入冬,有些小风寒。”
  
  将士们一个传一个,总算明白为何郡主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的样子。
  
  大军进山之后又走了十里,终于在一个山坳处停了下来,玄天冥下令安营一夜,然后带着白芙蓉到了一处白泽找到的山洞里。
  
  山洞里有将士已经提前升好了火,白芙蓉裹成那样进去,到也没人能认出她到底是不是凤羽珩。
  
  生火将士退出后,山洞里就只留白泽一人看守,玄天冥坐到火堆旁边,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白芙蓉也坐过来。
  
  白芙蓉连连摆手,捂在面上保暖的狐狸毛领子往下扯了一把,总算是把嘴给露了出来。她大喘了几口气坐到了玄天冥对面,然后笑嘻嘻地说:“殿下身边的位置是阿珩专用的,我可不敢坐,芙蓉坐在这边就好。”
  
  玄天冥到不觉怎样,双眼透过面具射出平淡又坚毅的光,他拍拍自己的心口告诉她:“本王的女人在这里,与我身边坐着的是谁没有关系。在外人看来,你现在的身份是阿珩,所以我才邀请你坐到这边来,说到底,还是做给旁人看的。”他说完,自顾地起身,走出山洞去视察将士扎营。
  
  白芙蓉吸了吸鼻子,又往火堆前凑了凑,实在是太冷了。
  
  白泽没有跟着玄天冥出去,而是挤到了白芙蓉身边,贼兮兮地问她:“你怕王妃不?”
  
  白芙蓉身子挪了挪,撇嘴道:“不要离得太近,我现在可是济安郡主呢!”说完,自己就打了个哆嗦,然后念叨着:“阿珩啊,我这也是为了大局着想啊,你可千万不能掐死我。”
  
  白泽“切”了一声,“还是怕。”
  
  “这不叫怕!”白芙蓉给他讲:“好姐妹之间不存在什么怕与不怕的,只有她为我着想,我也为她着想。”
  
  白泽却告诉她:“大话别说太早了,这一路凶险,暗中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没准儿走着走着,突然之间就被人一箭给射死了。”
  
  白芙蓉一哆嗦,咧开嘴欲哭无泪:“那你们还是把我送回去吧!白泽,你可一定要保护我,我死事小,问题是阿珩丢不起这个人啊!那么厉害的济安郡主要是被一箭给射死了,那才是天下的大笑话!”她说到这,忽然面色一变,认真地问了句:“对了,我想起个事来,阿珩平日里走到哪身边都跟着忘川和黄泉,现在她们不在这,会不会露馅儿?”
  
  白泽一扬手:“你可拉倒吧!露什么馅儿啊,她逛街带丫鬟还行,谁听说上战场还带丫鬟的。”
  
  “那就好。”白芙蓉点点头,又问白泽:“你说阿珩瞎折腾什么啊,单独行动多危险,九殿下也真是放心。”
  
  白泽耸耸间,站起身来,道:“不放心也没用,你也不是不知道王妃那个脾气,她决定的事情哪一样是能改变的?算起来,她这时候应该是在船上呢,她们走的是水路。”说完,没在山洞里多留,追着玄天冥一起去巡营了。
  
  白芙蓉半侧着身,看着白泽离去的背影,面上却泛了个苦笑上来。“如果真的走着走着突然就被一箭射死,那就好了。阿珩,你走到哪里了?你知道吗?千周是一个要命的地方,是一个掉进去就会让人爬不出来的深坑,那个国家充满了阴谋,人心与朝政的复杂程度远不是一个大顺可比。你若去了便会知道,大顺是一个多好的地方,大顺的皇帝是多好的一个人。阿珩,你千万要小心,你若出事,我此番费尽心机,就没了任何意义。”
  
  这一夜,大山里的寒风刮得鬼哭狼嚎,侧耳听去,就好像有无数厉鬼呼啸在风中,专摄人的心魄。
  
  山洞里,玄天冥睡在外面,白芙蓉一人睡在靠里的位置,火堆依然燃着,白泽坐在火堆旁边亲自守夜。
  
  大约丑时许,山谷中划空而过一只苍鹰,煽翅间发出四声鹰鸣。
  
  面对山壁睡着的白芙蓉突然之间睁开眼睛,那四声鹰鸣让她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儿,同时,心底升起一股慌乱与烦躁。可惜,再怎么慌乱烦躁她还是想起来,因为她知道,四声鹰鸣,就代表着这附近有人在等着她,她必须得出去一见。
  
  白芙蓉小心翼翼地起身,抓起一件披风在手里,轻手轻脚地往外挪去。
  
  这时,山洞口突然有个声音传来——“你要去哪?”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