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47章 阿珩,我只能帮你这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cpa300_4();白芙蓉抬起的脚还没落下就生生止在了半空,顺声望却,但见白泽正透过火光向她看来,眼中寒光迸现,衬上山洞外当空而来的朦胧月光,怎么看怎么让人心颤。
  
  白芙蓉心里“咯噔”一下,可也马上便调整过来。她知道,白泽是一直坐在火堆旁的,于是夸张地长出一口气,一边拍着心口一边对白泽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再掂着脚走到山洞口,指了指玄天冥,小声道:“别把殿下吵醒了。”
  
  白泽挑挑眉,“你要干什么去?”
  
  白芙蓉一瞪眼:“要你管!”
  
  白泽眯起眼看了她一会儿,然后站起身就要跟上去,白芙蓉气得抬脚就要往他身上踹,被白泽躲了。
  
  “你这女人有病吧?”白泽拍了拍被沾到灰的袍子角,一脸愤怒地瞪着白芙蓉,“我跟着你是为你好,大半夜的你万一被老鹰叼走了呢?”
  
  “我又不是小鸡!”白芙蓉也怒了,“大半夜的我想解个手你一大男人还得在后头跟着,这也太要命!你要再这么整,这活儿我不接了。”
  
  白泽无语,好心当驴肝肺,“去吧去吧!懒得理你。”气恼地又坐了回来,堵气般用木榻一下一下地捅着火堆。
  
  白芙蓉“哼”了一声,快步绕了出去。
  
  就在她绕出山洞没多久,原本一脸怒气捅着火堆玩儿的白泽,突然动作停了下来,眼里又泛起一丝狡黠,然后扔了手中木榻,悄悄地在后头跟了上去。
  
  白芙蓉绕过营帐,不时看向天空,那只苍鹰盘旋了一阵,便朝着一个方向冲落下去。她脚步加快,爬了段小山坡,然后钻进密林,奔着那苍鹰下落的地方快步走了去。
  
  她不会武功,即便再警觉,再知道走路的时候要左顾右看,却依然发现不了身后跟着的白泽。可同样的,白泽也没有办法更接近一些,毕竟一个白芙蓉好对付,但那半夜召唤她的人,却不知隐藏在何处,人又有多少。
  
  就这么往前走了大约半柱香的工夫,白芙蓉突然之间就被人从侧后方捂住了嘴巴用力往旁边拽了去。她吓出一头冷汗,脚下挣扎了几下,就听到有个声音自脑后传来:“别动。”她一惊,立即意思到对方正是自己要出来见的人。心下稍微平静了些,不再挣扎,待对方把她放开,她回头去看,这才发现那是个蒙面的黑衣人,黑布巾遮着面,只露一双狭长的眼睛在外。
  
  那人盯着白芙蓉看了一会儿,冷声道:“有没有人跟出来?”
  
  白芙蓉面上现出厌烦之色,也带着怒气道:“有没有人跟着,这种事应该归你们管!我又没你们那么大的能耐,怎么可能知道有没有人跟着。”她心里憋着一股子火气没处发,一看到这些黑衣人气就不打一处来。
  
  对方到也不跟她一般见识,只依然用那种冷冰的语气问道:“可确定那济安郡主是提前往北界去了吗?”
  
  白芙蓉反问:“你们光指望着我吗?自己就不去查?”
  
  那人说:“查过,但没查到。”
  
  白芙蓉心中一动,面上却是冷哼道:“那就对了。”
  
  “你打听到了什么?快说。”那人开始催促,“眼下不是说话的时候,你也无需同我别扭,我不过是办差的下人,有什么话,待回去之后去跟主子说。”
  
  白芙蓉摆摆手,“我知道。济安郡主的行踪已经打听到了,你们都选错了方向,她根本就没往北界去,而是回了京城。”
  
  “回京城?”那黑衣人一愣,明显信不着的语气,“怎么可能回京城,你确定?”
  
  “反正九殿下是这样说的。”白芙蓉皱眉道:“我整日在军中,听到的就是这样的消息,你若不信就自己再去查。还有,我没必要骗你们,孰轻孰重,我还分得清楚。”
  
  那黑夜人看了白芙蓉半晌,似乎在判断她这话的真假,良久,终于留下一句“但愿你真分得清楚”,然后飞身而起,眨眼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白芙蓉紧绷着的神经一下松懈下来,腿一软,一下跌坐到地上。
  
  太没气魄了,她暗自埋怨自己,才说几句话而已,腿肚子都在打哆嗦。可是……“阿珩,我也只能帮你这些,虽说他们调头之后在京城找不到你,还是会继续往北追,可好歹也能给你多争取一些时间。阿珩,你要做你的事,那就快一点,晚了的话,我也无能为力了。”白芙蓉呢喃苦叹,而后扶着边上的树站了起来,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后,便匆匆往回走去。
  
  就在那黑衣人离开的同时,白泽便调了头悄无声息地回到山洞。他看到了白芙蓉与那黑衣人接头,也听到了二人谈话,只是他不明白,为何白芙蓉要说谎?这细作都已经当了,为何报出去的竟还是个假消息?
  
  他百思不得其解时,白芙蓉回来了,依然是小心翼翼的,依然摆着一张臭脸给他看。白泽瞪了她一眼,没吱声,直到看着白芙蓉躺下,这才又往火堆里再添了两把柴,火烧得更旺了些。
  
  与此同时,玄天冥原本紧闭的双眼也猛然张开,眼中一片清明,哪里有半点惺忪样子。他盯着白芙蓉的背影,眉心紫莲因情绪波动颜色又深了几分。
  
  夜晚,江风又硬又冷,即便是住在雅厢里,门缝依然会透进风来。
  
  凤羽珩抱膝坐在睡榻上,身上裹着个毛毯,黄泉对于她家小姐突然之间就从袖子里拽出这么大三张毛毯来的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还在凤羽珩的要求下把其中一张送到了忘川和元飞那里,另一张送到了通舱去给分散在那边的仇书。
  
  两人就并排在榻上坐着,黄泉一边摸着手感好到她完全想不出到底是什么材质的毛毯,一边跟凤羽珩说:“这么冷的天,小姐你猜,忘川跟元飞是不是也像咱们这样挤在一起,盖着同一张毯子啊?”
  
  凤羽珩眼瞅着这丫头眼里冒出了熊熊八卦之火,她用力地点了点头,“恩,一定是这样的。”
  
  黄泉拍着床榻大笑,“果然是女大不中留,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
  
  凤羽珩却并不看好这一对,“其实我是打算把忘川许配给班走的。”
  
  “恩?”黄泉一怔,下意识地就摇头道:“不行不行,他俩不合适。”
  
  凤羽珩眨眨眼,眼中有一丝得逞的情绪一闪而过,没有被黄泉捕捉到,只是问她:“哪里不合适?”
  
  黄泉也说不出哪里不合适,就只一个劲儿地说:“班走不喜欢忘川的。”
  
  “那他喜欢谁?”
  
  “他……”黄泉嘴巴一开一合的,却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她也不知道班走喜欢谁,不过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个驳论,“暗卫怎么可能会有感情呢?”她告诉凤羽行:“我们所有人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只有在这世间没有自身牵挂,才可以留在主子身边做事,才可以一心一意只为主子而活。所以,班走不可能喜欢上任何人,就算他真的对谁动了心,也……也绝对不能说出来,因为一旦说了,下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黄泉越说越落寞,眼底的那种哀伤根本就掩饰不住,可凤羽珩也并不去猜穿,只是拍拍黄泉的手背说:“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你们现在跟着我,我就是你们的主子,所以,规矩我才说了算。”
  
  黄泉眼一亮,而后立即又黯淡下去,她说:“奴婢知道小姐待咱们好,可这是我们的职责,不可以因为主子待下人好,下人就真的不拿自己当下人。”她想了想,又道:“或许……并不是不可以有感情,只是这种感情在这世上就只能付给一个人,那就是我们的主人。”
  
  凤羽珩心中有所触动,却也只化为了一声哀叹,她摆摆手:“罢了,不说这个,咱们在那陆通判面前冒充右相大人的家眷,可别露馅了才好。”
  
  “小姐放心。”黄泉告诉她,“这种事情几年前咱们也干过,那时还是殿下主张的,右相大人也知道这个事儿,所以遇到外面有风声说有人冒充他,他便会先跟殿下去确认,若是我们这边的人,他自会配合。”
  
  凤羽珩点头,“那就好。”她揉揉额头,想躺下,又觉得睡不着,便跟黄泉说:“我到甲板上去转转,你睡吧,不用跟着。”
  
  黄泉哪里肯放下,下了地就要跟她一起去,却被凤羽珩给拦了下来,“你别去了,哪有两个丫鬟都到甲板上吹风的,不得留一个随时听着主子召唤么。放心,我去寻仇飞说说话。”
  
  黄泉拗不过她,便只好一再地提醒她多加小心,这才放她出去。
  
  甲板上江风刮得脸都生疼,凤羽珩在围栏边站了一会儿,思绪静下来,尽可能的去感受周围环境,待初步确定并没有可疑人藏匿后,这才转身往普通舱那边走去。
  
  仇书被他们留在普通舱里,为的是监视这一船的人,但凡发现可疑目标,就要想办法,或是杀,或是躲。
  
  普通舱在船尾处,比雅厢要往下走几步阶梯,中间隔着一段仓房。就在凤羽珩走至最后一间雅厢时,忽然听到里面似有熟悉的声音传来。
  
  她身带功夫,耳力极好,一听之下便将屋里的人给猜了个十之**。就听其中一个女声说:“老爷,你怕什么,那右相家的公子是真是假都不知道,再说,即便是右相,他也得给端木大都统几分颜面不是。”神医嫡女
  
  ———————————————————————————————
  
  第547章阿珩,我只能帮你这些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