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56章 端木家的大阴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之前在楼下那些夫人小姐们说什么来着端木大都统已经娶了第十二房小妾,一个比一个小,最小的这个都还没及笄。: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他携夫人来给端木安国祝寿,为的是想让端木安国给朝廷说句话,让他坐上青州知州的位置,带来的礼物自然贵重。可如今形势又不同了,他想保命,想在这么多官员里脱颖而出留在北界,单凭陆夫人一个旁枝的亲戚是不行的,这点寿礼也是不够的,再加上那个庶女不管用,他必须得想另外的办法。
  
  而这个办法
  
  陆通判的目光在凤羽珩身上迅地扫了一下,心底已然有了主意。
  
  夫妇俩不再说话,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在陆通判眼神的示意下,夫妇二人决定到里间休息。左右事已至此,出不去,就只能在屋里歇着。
  
  凤羽珩帮着铺好了床,再侍候着陆夫人洗了把脸,这才把门关上,退回了外间。
  
  房门关起的那一刻,陆夫人立刻向陆通判投去了询问的目光,陆通判只小声道:“故伎重演。”她便心领神会。
  
  凤羽珩对着那扇门,朱唇轻挑,她是什么人啊活了两世的人精,就陆通判那点小心思哪里瞒得过她。
  
  要把我送进都统府么很好,正愁进不去,你们却给了我一个好机会。只不过需要好好想想,若是做第十三房小妾,到时候把陆夫人这个大妈送入洞房,端木安国会不会直接恶心死
  
  她心下打定主意,便悠闲地躺到外屋的榻上,闭了眼养起神来。
  
  随着端木安国寿宴临近,进入松州的官员是越来越多。当然,这里头多半都是外州省的坚力量,京里那些能上得去朝的官员却是一个没来。毕竟京消息灵通,人们多多少少也知道些北界的事,这趟混水自然是避之惟恐不及。
  
  寿宴前一日,都统府后院儿的书阁里,端木安国端座在太师椅上,下首边坐着的是他的长子,端木聪。
  
  这端木聪今年已经有四十出头,正是那个死在凤羽珩和玄天华手里的端木青的父亲,对于大顺,端木安国的恨那是这么多年卑躬屈膝的国恨,而这端木聪,却是失子之痛的家恨。他做梦都想杀到京城去把凤羽珩和七九两位皇子给一刀剁了,可惜,大顺往北界杀,他们能守,但要指望北界冲出去,却是绝无取胜的可能。
  
  端木安国看了这儿子一眼,深知他心有仇必须得报,这个仇不单是端木聪,就连他自己也是要去跟京城那边算一算帐的。端木青是他最意的一个孙子,能能武,他甚把这北界副都统的位置都为其求了来。却没想到,本只是打算送到京城去历练历练,结果却命丧异乡,这让他如何能甘心
  
  “聪儿。”端木安国开了口,“你放心,青儿的仇为父一定给你机会让你亲手去报,但不是现在,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养精蓄锐,再帮着大顺把千周这个劲敌给好好的树立起来。等到他们斗得两败俱伤时,才是我们真正要出手的时候。”
  
  端木聪深吸了口气,压下心头之恨,点了点头道:“父亲说得在理,眼下大顺有近四十的官员来到北界,还带了家眷,有这些人在,大顺就算不能被我们掏空,也算是掏了一半了。”
  
  端木安国面色依然沉冷,对此并没有太过乐观,他说:“能来北界的,定是没有听说这边局势之人,这样的人对于大顺来说,想来也是无关紧要。但是没关系,再无关紧要,至少人多,他们就是想补这个缺,一时半会儿也是补不上的。这些人必须要把他们留在松州,无论想尽什么办法,就是关,也都得给我关起来。”
  
  端木聪赶紧道:“父亲放心,人都已经分别控制在几家客栈里了,儿子已经派出重兵前去把守。这里是北界,不是京城,他们就算明白过来想要逃,也是插翅难飞。根据进入关州时的名贴记录,咱们这边已经派出大量人手去控制他们的家人。有家人的钳制,这些人不得不听我们的话。”
  
  端木安国心暗叹,他这个长子啊,到底是脑筋不够灵活,心思不够深远,考虑事情也总是奔着一条直线去,从来都不拐个弯儿,这也正是他当初把这北界副都统一职直接给了长孙,而没有给这长子的原因。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北界离土太远,这些人又来自四面八方,你要派出多少人去又或者是送出多少密信去如此大量的调派人手,大顺朝廷怎么可能不知晓。更何况等我们的人找到了那些人家,对方说不定一早就有了防范,又岂能是说制就制得住的。聪儿啊聪儿,你若有青儿一半的机灵,为父也不愁这片土地后继无人。”
  
  端木聪被他父亲说得这个上火,可还是没想明白,“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端木安国一声冷笑,告诉他:“何须我们自己动手,只需放出风声去,就说这些官员已经投了北界三省,投了我端木家,他们的家人,大顺朝廷自会替咱们收拾。而对这些人,咱们也不过是一句空口白话便可以轻易控制,难不成你还以为他们有那个本事出得了松州城,自己再去打探吗”
  
  端木聪听了这话,脸上是红一阵白一阵的,赶紧站起身道:“那儿子这就去重新安排。”说完,匆匆离去。
  
  端木安国一声重叹,整个人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原本硬朗的腰板也塌去了些,矍铄的神精也现了几分萎靡,那股子如同这北地冰寒一般的凛冽之气也渐渐褪去,面上覆上一层老态。
  
  他到底是老了,即便不愿承认,可身体却已经开始不时地提醒着他不如当年。千周狼子野心,从始至终都惦记着大顺国土,这没关系,他巴不得千周跟大顺打起来。如果可能,他还会在暗帮着千周一把,最好是能把千周给帮得冲出国门进攻土,这出头鸟一飞,他端木家立刻就会调个头去攻打千周。
  
  端木安国眯起眼,目光又复了那种冷凝之色。当初端木家族先祖与玄家一起打下大顺江山,玄家得了土,而端木家却只得个小将军镇守北地。那时候,北地还没有这么大,这关松江三省也并不在大顺国土范围内,而如今的北界版图,是端木家几代人拼死打下来的土地。端木安国从打接下这任族长那一刻起,就立了势要向玄家讨回一个公道,当然,那三皇子玄天夜不过是他用来恶心老皇帝的一枚棋子,他有自知之名,大顺江山大太,端木家吃不起,可另一个地方,却是志在必得之处。
  
  陆家夫妇本来想假装歇一会儿,两人说说话,谈谈下一步的计策。却没想到,陆夫人假装得太认真了,没多一会儿就真的睡了过去。陆通判没事做,就也只能跟着一起睡。许是舟车劳顿,这一觉就睡到天黑,连晚饭都没起来吃。
  
  凤羽珩可没想跟着他们一起挨饿,午进空间啃了半个肘子,晚上又进空间把剩下的半个肘子吃完,还洗了澡,刷了牙,旅途生活过得十分愉快。
  
  可终也是有没事干的时候,她抱着膝坐在外间的炕上,隔着窗就能看到站在外面的守卫人影。虽说是被变相的囚禁,但端木家到是没在环境上亏待了这些人,北界天寒,都流行盘炕,从里间到外间,热炕烧得特别好,以至于她要坐在被子上才能不被烫到。
  
  凤羽珩能觉查到端木家似乎正在实施一个大阴谋,只是这个阴谋究竟是什么,总感觉并没有表面看起来这样简单。北界投敌,可投去的那个地方,与端木家族之间,真的会成为盟友吗
  
  她拽了被子盖在身上,虽然炕是热的,露在外面的身体依然会感到寒冷。她靠在墙上想着,玄天冥的大军人多,走得慢,还得绕山路,即便再慢,这时候应该也能走完一半的路程了吧她此番冒险独行,那家伙一定气坏了,眉心的那朵紫莲在他动气的时候定是开得更盛,十分好看。
  
  某人开始犯起花痴来,而与此同时,走在山里的那个紫莲男人猛地打了个喷嚏,他吸了吸了鼻子,似乎猜到了什么,不由得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
  
  白芙蓉看了他一眼,小声问白泽:“殿下咋回事”
  
  白泽很能揣测主子的心理,当即就道:“八成是被王妃念叨了。”
  
  “哦。”白芙蓉点点头,“阿珩还有这种远距离控制的功能啊真牛”一边说一边又把身上的大披风裹了裹,越往北走越冷,山里已经上冻了,河面都结了冰,她光是看着就觉得寒,更别说时不时就会有冷风刮来,那才叫彻骨。
  
  白泽笑嘻嘻地说:“你可别表现得太弱了,毕竟这点小寒对咱们王妃来说那可不算什么,你太弱的话容易露馅。或者”他往前凑了凑:“或者你很乐意看到这事儿露馅”
  
  白芙蓉立起眼,强压着声音怒道:“你说什么呢要是乐意看着露馅,我遭这个罪走这一趟干什么在家里当我的千金小姐好不好切”她无意识地摆了摆手,“我真是想不通了,就你这种脑子明显不够用的人,是怎么能跟在九殿下身边的真是替九殿下委屈,居然能忍受你这么多年。”
  
  “你这死女人”白泽气得想要揍人,可这众目睽睽之下他总不能打王妃吧这口气就只能憋着,一张脸通红通红,瞪向白芙蓉的眼睛里明显带着怨毒。
  
  白芙蓉斥鼻,“怨妇似的眼神,好意思瞪呢。”
  
  两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地拌着嘴,在这期间,峡谷的一线天之上,又有一只苍鹰翱翔而过手机请访问: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