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57章 我吃你家饭还是喝你家水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白芙蓉以前从来没觉得鹰是一种如此讨人厌的生物,她甚至还羡慕过苍鹰可以翱翔天际,却不知如今,只要一看到鹰飞,一听到鹰鸣,就会引起心底恐慌。那种恐慌带动着心脏一颤一颤的,差点让她连坐都坐不稳。
  
  白泽仰了头,盯着那只盘旋了两圈的苍鹰看了一会儿,笑她说:“怎么,白大小姐怕鹰”
  
  白芙蓉没吱声,眼睛盯着前头很认真地在骑马,过了一会儿突然把头转向玄天冥,开口问他:“听说阿珩培养了一支神射,箭法婉转盘旋直射皆可,不知道咱们这一行里有没有带着那支神射的人”
  
  没等玄天冥说话,白泽先不干了:“喂你打这个干什么”
  
  白芙蓉笑了笑,淡淡地说:“没什么,就是想问问看,天上那只鹰,能不能把它给射下来。”
  
  恩白泽皱眉,“射它干什么”那是你们的联络暗号,真要射下来了,你岂不是要遭殃
  
  “闹得慌。”白芙蓉揉了揉太阳穴,“就是看着它在天上飞,就觉得闹得慌。特别是它一叫,我就头疼。”
  
  “就飞着吧。”终于,玄天冥开口了,却是道:“觉得闹就不要看,至于声音,听习惯就好了。”
  
  白芙蓉没说话,半低了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玄天冥的声音却又传入耳来,竟是对她说:“对于不喜欢的东西,躲着是没有意义的,一箭射死也解决不了根本。射了一只还有另一只,鹰么,总是多得是。除非有一日你不再怕它,它们的存在才不能对你有半点威胁。”
  
  白芙蓉心一动,脸色立时发了白,死抓着缰绳的手也有些发抖。再偷偷去看玄天冥,却发现对方完全没有看她,好像刚才的话不过随口一说,是她想得多了。
  
  白芙蓉深吸一口气,将情绪重新调整好,然后笑着对白泽说:“殿下说话就是又难懂又有道理。”虽是笑着,心底却泛起苦涩。
  
  阿珩啊阿珩,白芙蓉目视前方,心默念着,你应该已经到了北界吧我不管你有什么计划,总之,快一点吧,我好像拖不下去了。
  
  这一次行军,连着整整两天一夜,直到人困马乏,终于找到了一处适合扎营的山谷。
  
  近几日一直都在下雪,纷纷扬扬的,虽然不大,却一直不见停。山无人清扫,气温又比外界偏低,一来二去的,这雪也积得快要没膝。
  
  扎营时,将士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清理出一大片空地来。玄天冥的营帐扎在最间,被将士们严密地围住,没留一丝缝隙。
  
  白泽安这营时,特地留意了白芙蓉,却见对方看到这样的安排并没有任何异议,反到是营帐扎好之后一头就钻了进去,理由是:“我在外头逗留久了容易被将士们认出来。”
  
  白泽对着玄天冥摊了摊手,就听玄天冥道:“不用管她。人若有心,断不会做害友之事。人若无心,杀了便是,还管她作甚。”
  
  白泽深以为然。
  
  这一晚,玄天冥借口与副将商议军大事,晚了便在副将营里留宿。
  
  丑时三刻,飘雪的夜里四声鹰鸣再起。白芙蓉将头缩进被子里,双手死死地捂住了耳朵,拼了命的想要把那鹰鸣隔绝开来。可惜,鹰鸣的穿透力十足,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是声声入耳,刺穿耳膜,直入神经。她开始头痛,牙齿咬住下唇,尽量不让眼泪夺眶而出。
  
  渐渐地,情绪忍了住,人却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
  
  她无奈地起了身,将披风披好,穿起鞋袜,匆匆往帐外走了去。
  
  白泽的帐子与她这边不过半臂之隔,那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压根儿就没睡,总之白芙蓉这边才刚掀开营帐的门,那边的人就探出头来,问她:“上哪去”
  
  白芙蓉白了他一眼,问道:“白泽,你烦不烦我每天晚上起来你都问我上哪去。人有三急,我还能去哪”
  
  白泽指了指她的帐子,“里头有夜壶。”
  
  “我不习惯。”白芙蓉实话实说,“毕竟我不是阿珩,我与你们也没亲近到那个程度,有些事情我希望你们给我留点尊严。”
  
  白泽摊摊手,人家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他要是再追问也是太不地道了,便只好道:“去吧,别走太远就成。”
  
  白芙蓉抬步匆匆而去,穿过一支支军帐,往山间丛林绕了进去。
  
  白泽依然在后头悄悄跟着,只是他的心情却早已经不像之前跟踪白芙蓉那般平静。当初是抱“捉贼捉脏,捉奸捉双”的心态去跟踪的,可自从上次听到白芙蓉跟那黑衣人说的话,之后的两个月又看着白芙蓉隐含着的那种矛盾与挣扎,他突然就觉得,一个女子活成这样儿,也是挺苦。只是这里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白芙蓉不说,九殿下不问,这事儿就这么僵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这一次,白芙蓉走出挺远,还拐了两个弯,终于,天上的苍鹰朝着一个方向渐渐冲落下去,白芙蓉也脚步加快,往那方向紧着跑了两步。
  
  山里积雪厚,这条路又是往山上去的坡,白芙蓉稳着走尚且打晃,这一跑就更是不稳,几次险些跌到。
  
  白泽在后头看着着急,总有上前去扶一把的心,然而,他始终是个不可以露面的跟踪者,前面那个是他的跟踪目标,这一把,扶不得。
  
  白芙蓉艰难前行,终于到了地方,脚下却又猛地打了个滑,整个人扑通一下栽到雪里。白泽看到她那张这两个月来一直冻得煞白的小脸全都埋进了雪里,也不怎的,心里就跟着一揪,脚下控制不住就快了两步,就想别管她是出来干什么的,这种时候再不去帮忙可太不是个男人了,大不了就说自己是奉了殿下的命为了保护她才跟着。
  
  主意都打定了,脚步都迈出了,甚至手都伸出去了,却在这时,突然在白芙蓉摔倒的斜侧方出现了一名黑衣人来。
  
  白泽的脚步生生止住,赶紧找了棵大树做为掩体把自己藏了起来。可那男人却并没有去扶白芙蓉,只是在她身边站着,低头看着。白芙蓉自己挣扎了好半天才把身子撑起,连白泽都看得出她因为雪地寒冷而打起哆嗦来,那站在她身边的黑衣人却依然无动于衷,只是问她:“你怎么来得这么慢”
  
  妈的这叫什么男人白泽心里腹诽着,再去看白芙蓉,却见她虽然不再趴在雪地里了,却没站起来,只是在雪地里坐着,仰头去看那黑衣人,咬牙切齿地道:“是你那该杀的老鹰把我领了这么远的路,你看看这漫山的雪,我得是能走得多快才能达到你的要求”
  
  那黑衣人罩着面,看不到表情,但露在外的狭长双眼却始终冰冷无情,也完全没有因为白芙蓉的话而有半分觉得是他的错,只是依然用那种无情的声音同她说:“之所以如此难耐冰寒,就是因为你从小没有生长在北地。主子说了,你若从小养在千周,定不会是如今这般孱弱。”
  
  “哼。”白芙蓉冷哼,人还是在地上坐着没有起来,依然仰着头道:“你们主子说得到是不少,可既然他什么都说,你们为何还要这般态度对我我若真是那人的亲生女儿,对你们来说,我也算是半个主子吧”
  
  那人目光闪过一丝轻蔑,毫不客气地告诉她:“现在肯定不是,你若真想当我们的主子,就该好好的听话,好好的为千周做事,而不是吃里扒外,帮着那帮人来欺骗我们。”
  
  “吃里扒外”白芙蓉气性也上来了,下意识地就想站起来与之理论,可才一起便马上又坐了回去,面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白泽看着直皱眉,双眼死盯住白芙蓉的脚,心里揪得有些难受。这时,白芙蓉的话便又传了来,是反问那黑衣人说:“说我吃里扒外,如果你们是里,那我从小到大吃你们什么了我是喝千周一口水了还是吃千周一碗饭了你们那该死的主子是过我一身衣裳穿还是给过我一只镯子戴什么都没有凭什么说我吃了你们的你他妈是不是瞎了”
  
  一个女子突然破口大骂,纵是那黑衣人也有一瞬间的错愕,但很快便又恢复过来,冷冷地看着白芙蓉,沉声道:“这么说,是承认你欺骗了我们那济安郡主,根本就没回京城对吧”
  
  “我骗你们”白芙蓉依然是那副要炸毛的语气,直瞪着那黑衣人说:“我到真想骗只管生不管养,凭什么在我长大之后又逼着我非得帮着千周可是你们卑鄙的抓了我的父亲,你们告诉我如果不说实话,不配合,就要把他折磨至死我白芙蓉这辈子没什么亲,就那一个父亲是我的命,为了救他,我欺骗好友,背叛好友,还伤了人家的妹妹,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的父亲。做都做了,我为什么还要骗你”
  
  那人死盯盯地看着白芙蓉,像是要从她的神态,她的目光,以及她的话语里寻出破绽,却终究还是徒劳。此刻的白芙蓉气得全身都发抖,狠狠地瞪着他,但却是这样的瞪,这样的狠,让那人觉得她说得似乎是真的,可是
  
  突然,冷剑出鞘,死死地抵在白芙蓉的脖子上,那人说:“我们并没有在京城找到那济安县主”手机请访问: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