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58章 瞬间心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白芙蓉就那么仰着头,凭风雪直打在她那早已经冻得惨白的脸上,甚至连睫毛都盖住了雪。脖间的寒剑冰冰凉,却凉不过她已经半死的心。
  
  “找不到是你们没本事,若是消息错了,那便是九皇子有意透露了假消息给我。如今摆在面前的就是两种结果,一,你们蠢笨;二,我的身份暴露。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不怕死,你就是一剑把我杀了,这荒山野岭的也不过是多一具尸体罢了。能做的我都做,能说的我也都说,至于我的父亲,若我白芙蓉真的保不住他,那也只能说这是他自己的命数本就该是如此,谁叫当初他遇上了那个女人,谁叫当初他们生下了我。世间因果循环,一报还一报,我们女最终是死是生,都数天意。”
  
  她垂下头来,面露哀伤,再说出的话却是带着极度的不解:“我从前听说千周国君对她十分爱戴,若我真是她多年前失去的那个女儿,为何如今会是这般待遇他不接我回去好好宠着,反到让我做这些丧尽天良又危险至极的事,当真可笑。”
  
  她越说话语越是冰冷,到最后冷极反笑,“你杀吧,我死了也好,就不用再这样辛苦地活着。告诉你们的主子,我这一生,只想做白芙蓉,不稀罕千周皇室。”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直到那寒剑上都覆了半指的雪,终于,剑身缓缓由回,那黑衣人的语气也软了下来,道:“主子是很疼爱你的,只是如今大顺与千周大战在即,他也是着急罢了。既然你说她回了大顺京城,那我们就再回去找找。你继续留在军探查,有可疑之事定要记下来。”说完,一闪身,消息在雪幕之。
  
  白芙蓉保持着原本的姿势一动不动,就那么坐在雪地里,心口起伏着,明显的紧张过度。
  
  白泽藏在树后,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终于确定对方已经彻底离开,这才闪身出来,快步往白芙蓉那边跑了过去。
  
  白芙蓉听到有人跑来,浑身一震,她以为那黑衣人又回了来,下意识地就喊道:“滚都滚来了,还回来干什么”一偏头,看到的却是已经到了她身则的白泽。
  
  她愣在当场,嘴还张着,面上表情还是那种透着绝望般的狰狞,可心里却是猛地开始狂跳,一种比之前还要恐惧的感觉匆匆来袭,吓得她大口大口地喘起粗气。
  
  人下意识地就往后退去,一动间,崴伤的脚又是一阵巨痛传来,疼得她额上直冒冷汗,可还是忍着疼继续后退,好像白泽是洪水猛兽一样,靠近一步就会把她给吃了。
  
  白泽看着面前这女子,也不怎么的,那种揪心的感觉又泛了起来。他定了定神,努力地让自己看上去正常一些,这才开口问白芙蓉:“你是不是邪了梦游呢吧”说话间,又恢复了往常那股子臭屁模样,剑眉一立,傲气猖狂。
  
  白芙蓉一愣,后退的身子缓了住,怔怔地看着他。
  
  “啧啧。”白泽嫌弃地看着她,“大冷天儿你坐雪地里干什么拉屎也不用坐着啊”
  
  这话一出口,白芙蓉立马就炸了“滚你还要不要点儿脸了有当着女孩子的面这样说话的吗还是殿下身边的人,怎么殿下那股高贵的气度你一点儿都没学来滚给姑奶奶滚远点儿”虽是叫骂,但心底的恐惧和压抑感却是立时减缓了许多。
  
  白芙蓉想,这也亏得找来的是这个粗神经的白泽,若换了旁人,只怕就凭自己刚才那一句话,就要引起怀疑了吧
  
  白泽见她面色缓了下来,心底也跟着松了口气,刚刚那一瞬间,他还真有点害怕这丫头过于紧张,再把这个事儿给挑开了、谈崩了,那他就不得不扮作黑脸,将人押送到殿下面前。哪怕这个事情殿下早已心知肚明,但心照不宣时,他还能保她一下,一旦窗纸挑开,这人必死无疑。
  
  “人不大,脾气不小。”白泽翻着白眼看她,“跟你说个玩话笑而已,至于像让狼撵了的似么我是好心好意看你出来那么久还不回去,就来迎迎你,走了半个山头才把你找着。我说白芙蓉啊白芙蓉,以前我只知道咱们家那位王妃忒野,管不住,没想到能跟她一起混的果然个个女豪杰,你这让人操心的本事可一点儿都不比王妃祖宗小。”他一边说一边去拉白芙蓉,“这么大的雪你就搁地上坐着,也真够可以的,有那么热吗”
  
  白芙蓉气得用力一甩手:“你别拽我要能起得来我至于跟这儿坐着吗我要不是脚崴了我至于这么久都不回去吗算你有良心还知道出来找我,原本我都做好了在这儿坐一宿第二天全营将士都发现济安郡主失踪的准备。”白芙蓉此时此刻真是万分感谢自己摔那一跤时崴了脚,不然白泽这一关还不好过呢。
  
  殊不知,两人一个硬着头皮骗人,一个却是心甘情愿被骗,到也是一拍即合。
  
  白泽的心又揪了起来,再开口说话时,声音便轻缓了许多。他说:“既然脚崴了,就更得我扶着了,不然你要是自己能起,何苦还在这儿坐着。来吧”他把手再次伸了出来,“起来,我拉着你走。”
  
  白芙蓉心一动,好像寒风吹着雪花进了眼睛里,冰得眼睛发酸。
  
  她随意地在脸上抹了一马,大咧咧地抓住白泽的手就要往起站。这一下,站是起了起来,可试着走路时就发现根本就没有想像的那样美好,她的左脚好像是肿了,胀得鞋子紧贴脚面,难受得紧,别说走路了,着地都疼。
  
  白泽看出她的不对劲,低下头往其脚下瞅了瞅,眉心便拧成了一个结。
  
  “肿得像个馒头,鞋都要撑破了。”他吸了吸鼻子,“罢了,估且让你占回便宜,我背着你走吧。”
  
  白芙蓉知道眼下不是逞强的时候,不说回去晚了会不会惊动玄天冥,单单那黑衣人刚走不久,万一再杀个回马枪,她的力气可就都白费了。于是点了点头,看着白泽背对着她蹲下身来,整个儿人毫不客气地趴了上去。
  
  白泽起身,还把人往上掂了掂,然后一边走一边说:“真沉,平时也不知道都吃了些什么,怎么长这么多肉。人家都说女孩子还是纤细轻盈一些好,你这样的怎么嫁得出去。”
  
  白芙蓉拧着他耳朵还口道:“反正姑奶奶没吃人,反正姑奶奶不嫁给你,你管我沉不沉”
  
  “我这不是替白家未来的姑爷着想嘛你说你吃得太多,万一以后人家不喜欢你,娶一院子小妾,那可怎么整”
  
  “男人不都是娶一院子小妾么”她轻哼了声,“我都不在意,你跟着操的是什么心。”
  
  白泽告诉她:“那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人,所以你说你不在意。等有一天你喜欢上哪个男子,他身边哪怕再出现一个女人,你都要跳脚的。”白泽说得有板有眼,就像个爱情专家一样给白芙蓉认真地分析着。
  
  白芙蓉咯咯地就笑了起来,在他背上一起一伏的,有点点柔软触上白泽的背,很轻,不仔细感受都觉查不到。那种感觉很微妙,白泽红了耳根子,再说起话来较之前便又和气了些。他问白芙蓉:“笑什么呢”声音很轻,听得白芙蓉也有一刹那的失神。
  
  可她也很快便恢复正常,将脑子里那股莫名的思绪给甩了开,对白泽说:“我笑你跟个过来人似的,还什么都懂呢。是不是你身边女孩子太多,有人吃醋了”也不知怎的,说到这个话题时,白芙蓉突然觉得自己的话语也有股子酸意,对于刚刚自己的一番分析开始紧张起来,好像生怕白泽会点头,赶紧又补了句:“不过你天天跟在殿下身边,也没那个工夫。”
  
  白泽似听出些门道来,唇角不自觉地悄悄上扬,然后老实地说:“我当然没有,这都是听王妃说的,她说过,如果咱们殿下要是敢找别的女人,找一个她杀一个,找两个她砍一双,完了之后还得把殿下也给剁了。啧啧,你是不知道,咱们家王妃可凶了呢。”
  
  “恩。”白芙蓉也带着笑意点了点头,“阿珩是对的,我如果也能遇到那么一个人,定也会如此说。”刚刚飞扬起来的神采却在说完这句话的一瞬间又黯淡下来,她还有这个机会和资格吗这一路无异于行走在刀尖儿之上,怕是到了北界,这事儿拆穿之后,她的命也就该终结了。
  
  白芙蓉不想再说话,搂着白泽脖子的胳膊又收得紧了些,小脸趴在他肩头,面上尽是无奈。
  
  白泽也不再吱声,把人又往上掂了掂,揽紧了些,脚下步子加快,甚至运了轻功,直奔着营地而去。
  
  白芙蓉的伤脚是松康给看的,对于她假扮凤羽珩一事,别人不知,这松康却是瞒不住。毕竟他是凤羽珩的徒弟,若是真的凤羽珩在些,两人怎么可能全程没有交流。
  
  松康很聪明,并不问凤羽珩动了哪里,尽心地给白芙蓉治伤,只是在回营时小声问了白泽一句:“我师父她不会有危险吧”
  
  白泽拍拍他的肩,“你放心,殿下不会让她出事。”
  
  玄天冥坐在这睡帐的另一头,双臂环在身前,淡漠地看着这一切,心思却早已经飘远,飘到了那个白雪皑皑的北界之地,飘到了那个他作梦都想搂在怀里的死丫头身边手机请访问: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